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23章 合婚(三)
 
神会不会照顾人?

蔺怀生没有见过别的神, 无从得知,但他有了他的神,并认为他的缪斯好过这世上也许还有的其他一切神祇。

神如果会照顾人, 是出于神性的慈悲和大爱,对人类这种如蜉蝣一般的生物的怜悯。

但蔺怀生的神, 还比他神多了一份只给蔺怀生的爱。

这让这份照顾都因为独一无二的限定,而难以再有。

蔺怀生不知道别的神会不会懂爱情,如此违背神性,是难以再有,蔺怀生也自私地希望不会再有。

他爱第一, 爱独一无二, 他爱祂,连名字都为祂取,祂该独一无二, 然后祂的爱情也是。

蔺怀生公然地抱住祂。

“你总算来找我了。”

祂用钟烨的皮囊说:“我一直都在的。”

一开始祂还以为这又是蔺怀生独有的那种坏孩子式的甜蜜埋怨, 但祂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并且懊恼而忐忑。

现在的祂小心翼翼, 抱着蔺怀生的手力道都那么轻。

“生生,你不喜欢这次的游戏吗?”

祂咽下了后半句,祂更担忧的是,蔺怀生是不是不喜欢这样故态复萌、塑造了那么多身份模样的祂。过去的那些“祂”的部分在祂的灵魂里叫嚣,挤得头破血流,就为了能够更多地爱蔺怀生。如果祂的生生不喜欢这样……

“不。”

蔺怀生的回答打断了祂的胡思乱想。

“我只是自己违反了游戏的规则。”

“我想你了。”

游戏很好玩, 可现在更重要的意义是有缪斯陪着他一起玩。

蔺怀生知道这里一定是祂的游戏世界, 不需要怀疑。每一个热切来爱、且最爱蔺怀生的人,一定是祂。但蔺怀生还是想喊一喊祂。

从前的蔺怀生可以说是个小疯子,他的疯是因为他骨子里从来没有过畏惧。飓风那么自由, 谁能约束他。

那么现在,是爱让一个人改变?爱令人生怖,祂窃喜,又有惶恐,窃喜祂能,又惶恐祂何德何能。祂甚至不知道这种改变对于蔺怀生来说是不是好的,说不清楚,所以甚至反过来让祂开始为蔺怀生担忧。

祂抱着蔺怀生,手在收紧,而头又垂着来贴,祂总是这么抱蔺怀生,尽可能地要贴在一起,希望借这个姿势让蔺怀生需要祂,而祂也需要对方。

“我是第一次爱一个人。”

祂轻声说。

“生生,也许我总会有做不好、做错的地方,你要告诉我。”

“你一定要告诉我。”

祂已经不是祂自己世界里的最战无不胜。

有人、有东西已经永远地战胜了祂,拥有了祂,并且教会一个神明敬畏和惧怕。祂的惶恐藏得那么深,连同祂安的那颗心一起长在身体里,可能也要永永远远长在一起。而蔺怀生是一把刀,剖开神的身躯,让祂的心脏得见天日,然后帮祂刮掉那些长在肉里的烂疮。

“我也是。”

蔺怀生这么告诉祂。

他望过来的眼睛里也有忧切,那么得全心全意,柔软得缪斯一方面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这个唯一属于人类的器官马上就要爆炸,另一方面又觉得那就索性炸了吧。

祂的生生告诉祂,他也有一样的心情想法。

“我只是想你了。”

蔺怀生再次说。

“我不喜欢单调喜欢多彩斑斓,这些‘你’在我看来就是斑斓,而我爱斑斓也爱唯一,你也是我的唯一。”

蔺怀生总是这么敏锐。

他似乎完全明白缪斯内心里真正惶恐的是什么。

他的这种直觉,让他孤勇敢疯,让他一往无前,现在这些终于轮到对祂的爱里,让缪斯坚信祂拥有了最好的。祂的爱人来自人类,但已经超脱人类,是祂爱情的唯一怀想,以及唯一生机。

“我知道了。”

祂被安抚了,巨型凶兽收敛所有的爪牙,心甘情愿地栖息在柔软的爱人身边,而祂自己的内心也变得十分柔软。

“我来见你。”

“每一个我,都会来见你。”

就像蔺怀生明白了祂的未尽之语,缪斯似乎也明白了蔺怀生的言外之意。

游戏本身不是最重要的了,他们彼此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蔺怀生噗哧笑开。

他从管家的怀里退出来一点,手指向后面的那个乌木色棺椁。

“包括这个你?”

哪怕被调侃,祂依然面不改色,只要不攻讦祂的爱,祂就那么无敌。

管家钟烨温柔说道。

“现在总是麻烦生生来见这个‘我’。”

也就是说,之后很有可能躺在棺里的那个“祂”会亲自来找蔺怀生。

那还真是人鬼情未了。

说不定就像那些玩家猜测的一样,副本的名字就已经透露关键讯息——

“头七”。

蔺怀生以前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好奇,随之而来当然还有兴奋。

他还是那么爱玩的。

“那我拭目以待。”

钟烨的眼睛亮了亮,显然祂听进去了,即便当下什么也没有说,但一定会在私下里绞尽脑汁作出更好的设计,为讨蔺怀生欢心。

就在这时,管家忽然向门外偏过头去。

祂侧耳听了一会,和蔺怀生说:“有玩家摸过来了,应该是想来调查谬玄度的死因。”

蔺怀生了然:“那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支走你。”

祂说是。哪怕在神明的眼中,人类心里的这些算盘和计策祂一看就知,但有时候祂也不得不假装一个瞎子,配合这些玩家的演出。

否则很多人类在游戏世界连第一个副本估计都呆不下去。

“我得走了。”

祂这么说,但还十分从容和坦然地为蔺怀生理了理头发,这种细致又内敛的温柔,让蔺怀生一下子吻合了方才午后睡时的遭遇。

“刚才那会,第一个在我床边的是你。”

当然都是祂,只是严格来说,是管家钟烨这部分的“祂”。

钟烨轻笑。

“我想你了。”

这是蔺怀生之前说的话,而祂也是这么回应蔺怀生的。

玩家们来得迅疾,连蔺怀生也听到屋外的声音了,而在这时,钟烨却更贴近。所谓的咬耳朵是真的咬耳朵,轻声细语伴随着唇齿对耳垂以及周围皮肤的舔舐,管家的呼吸和爱语全部灌进蔺怀生的耳朵里。论力度,又不是明枪暗箭,但更让蔺怀生招架不住,蔺怀生靠在祂怀里的身体开始发烫发软。

蔺怀生以前从来没感觉自己敏感,他现在总算知道了。

“夫人,等会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祂哪怕就分开这么一会,也表达祂极度的不舍和依恋。

“今晚见,我来找你,好不好。”

如果真的刻板遵守原来人设,那这位忠心耿耿的管家的感情可能永远无法得见天日,但祂现在明白了,所以祂的爱有了更灵活变通的表达。

也就是说,祂的花样更多了,现在是一个渴望犯上僭越的管家别有心机的试探。

祂恭敬又谦卑的是脸,目光却放肆得很,代替唇先来吻夫人。祂知道生生一定会答应,就像他们先前已经达成共识的那样,想见对方的时候就应该去见,那答应了管家放肆请求的夫人会是什么样的?要用多么平静的表情和口吻来掩饰这种“受迫偷欢”的紧张乃至惶恐。这些当然都是假的,但当祂带入身份假设的时候,好像自己就真的是狼子野心觊觎夫人的管家,而生生就是那个可望而不可得的高天孤月。祂就兴奋了。

“好不好。”

“今晚不走正门,夫人你留一扇窗子给我,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好不好,夫人……”

蔺怀生也有了一种灵魂被刺激的感觉,这一点上他们总是最合拍的。

“好。”

“今晚我是你的。”

蔺怀生看到管家愈发幽暗的眼睛,在灵堂前长明灯的映照下,黑到极致,眼睛里的火光竟然变异成了金色的丝线。蔺怀生知道祂这是兴奋过了头,如果马上要撞破笼子出来撒野的凶兽。而蔺怀生也最享受驯兽的过程。

“但现在,我是我夫君的。”

夫君这两个字,蔺怀生念得很轻,落到祂的耳朵里,又是那么重。

钟烨目光如灼,一墙之隔,玩家几乎已经要推门而进。

钟烨更温柔了,祂露出比一开始说照顾时还要更关切与迷恋的神情,好像每为祂的夫人做一次事情、满足他一个愿望,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餍足。

“夫人要留下来?”

“那些人估计会想方设法骗你走。”

管家搂着蔺怀生,亲亲他,耳鬓厮磨缠绵到了极致。

“但我有一个办法。”

说着,钟烨牵着蔺怀生往灵堂正中间的棺椁走去。无数盏的长明灯忽明忽灭,如果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为夫守丧的俏寡妇和家里的管家迫不及待地搞在一起,棺材里的丈夫就是死,也该气活了。

钟烨不止带蔺怀生过来,祂还把棺盖直接掀开了。

“族长就在这里。”

“棺里很宽敞,而且棺盖一合,也不会有人发现,您可以在里面躲一会,更可以好好陪陪祂。”

管家贴着蔺怀生的耳垂,克制地亲吻,也是蛊惑。

“族长祂也很想夫人。”

我想你。

哪怕你就在我的面前,我也忍不住因为莫须有的分离而难以专注。

我会分裂更多的我,每个我都来得到你的关爱。

这样,我们就永不分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