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28章 合婚(八)
 
新床很快就搬来了, 钟烨还很“贴心”地令人布置好了床品。

缪嘉阳没有关注到蔺怀生对这张新床的在意,他以为这只是一张很普通的床,一张完全抹去了他那死去哥哥缪玄度痕迹的新床, 而只属于他和生生……如果这样说,那也真有些特殊。

但一旁那个安静又本分的管家, 却向坐在床边的夫人投来心照不宣的眼神。

严格来说, 他才是第一个在这张床上留下痕迹的男人。

蔺怀生敷衍地回应缪嘉阳迟来、汹涌的爱, 他这幅样子落在钟烨的眼里, 让钟烨叹息,紧接而来是一种冒犯的情感:钟烨对夫人产生了居高临下的怜悯。

他觉得夫人真可怜。

床本来是最柔软的承载, 现在却成为见证他“不忠”的伤害。

但没有人会保护他的坚贞。

大家都希望他沉沦。

而为了安抚他, 钟烨又有了一种慈悲,觉得自己应该对生生更好一些, 更帮他一些……管家已经自然地在心里把对蔺怀生的称呼改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 钟烨谦卑地像一条狗, 跪在蔺怀生的脚边,仰望他,垂涎他, 又说着保证乖的话。

“夫人, 需要我帮您晚上去引‘他’过来……”

即便是蹲下来、跪下来,他依然很高, 黑色的衣摆在青灰色的地面上流泻,漫在主人的脚边,变成困住他的泥潭。

蔺怀生垂在身边的手抵住了钟烨贴近的脸, 这是属于族长夫人的冷淡推拒。但祂这时候又拿下巴轻轻蹭着蔺怀生的掌心, 让蔺怀生心软。蔺怀生和祂就在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间玩转紧张与舒缓。

“不。”

蔺怀生嘴上不留温情, 但手指又轻轻在祂的下巴间划过, 划得祂心里发痒。

“我自己弄。”

等到蔺怀生最终把手抽回去后,祂在心里悠悠感叹道,看来在这个故事里,“缪玄度”那个身份的祂更占便宜,生生多偏爱祂啊……

……

深夜,玩家们遭遇到了令人崩溃的事。

死寂的灵堂,飘摇的招魂符。

这些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当他们揭开棺盖后,缪玄度的尸体不在其中。

“怎么会没了呢!”

“该死,去哪里了……”

先前探查灵堂的玩家并非全数,后来又和缪嘉阳这边起了争执,玩家们心里也犯嘀咕,不知道究竟是真的见了鬼,还是有人在搞鬼。

所以明面上他们安分了,却在躲过了npc们的监视后,由队伍里的大佬带着,一齐再次到了灵堂。

玩家中特别怕这类东西的人受不了了,绷着一张白脸紧张兮兮地警惕四周,他现在觉得是真的起了尸,而缪嘉阳实际上就躲在暗处,对他们这些活人的鲜肉垂涎不已。那些鬼故事里不是都说这种僵尸是靠吃人肉来维持活动的么……

团队里的智囊消解了众人的恐惧。

“我想到缪玄度可能在哪了。”

……

就在玩家们前往灵堂的路上,另一边,蔺怀生却从灵堂出来。

但他不是一个人。

可准确来说,他也的确是一个人。

因为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怪物。

但‘他’很乖,两只手很别扭地被蔺怀生攥在一起,他也没有挣扎发狂,甚至潜意识里知道要把尖锐的指甲藏好,不可以划伤蔺怀生。

“嗬……”

“嗬、嗬……”

但他也没有那么乖,总是发出声音,像一个一定要得到回应否则就不高兴的孩子,以及一生只效忠一个主人的狼犬。无论是孩子还是狼犬,他情感的投注都是那么纯粹而唯一,交付了主动权,甘愿被支配,相应需要被填平的渴望也就越多。

蔺怀生知道有的时候祂也会完全放松地和他玩,不以主神的意志,而是把自己完全地当成角色本人。就像曾经的绑匪先生和联邦军官。

但后来所有的祂,在离开本体前往游戏副本时,身上都统一携带了只对蔺怀生一个人特殊的基因,所以无论是哪一个祂,都是那个爱蔺怀生的祂。

蔺怀生现在把缪玄度带走了,就要竭力照顾他,更要安抚他的本能。蔺怀生真怕他再嚎两嗓子,就要把玩家引来,只好低声先说。

“你乖一点。”

“不要说话。”

“玄度,我这会带你走。”

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死尸现在僵化的感知,他安分下来,乖顺地配合蔺怀生的一切行动,只是初从棺材里走出来,他还有些弱小,更不习惯已经僵硬的躯体,蔺怀生几乎是半牵半扶着缪玄度。

缪玄度面如谪仙,却不是弱不禁风的那种男人,与他那弟弟一样,姓缪的男人似乎血脉里就天生是高的,于是,两个人的姿态间,似乎更像是他搂抱着蔺怀生。

他们就这样缓慢地挪移着,走完了这条夜里无声的小路,月光洒在小石子上,留下树影和他们的影子。

曾几何时的无数月夜,也许他们都这样携手慢慢走过这条回到屋子的路。

蔺怀生总算把缪玄度带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他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他要把缪玄度藏起来、养起来。生离死别后骤然失而复得,蔺怀生这个角色表面平静,但实际上一定高兴得发疯,哪怕在他面前的是一具恐怖的、异化了的僵尸,但他也一定会费尽千方百计,只为了留下缪玄度,留他再久一点。

为此,族长夫人一定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而最终,他也得到了一张特殊的床——一口棺材床;他可以长长久久地永远和夫君继续在一起。

“到了。”

蔺怀生所扮演的这个角色需要长舒一口气,而蔺怀生被祂这样赖着走了一路,现在能放下这个很有分量的“甜蜜包袱”,也真的有点想松一口气了。

听到蔺怀生的声音,缪玄度又不安分了。

“嗬——”

蔺怀生领着他走到床榻边,再教他坐下来,缪玄度行动上乖得很,但眼睛却一刻不眨地只看着蔺怀生,那条僵了的舌头了尝试发声——当然,硬邦邦的死尸怎么还能动舌头。

他这样一副自顾自陷在自己世界的模样,让人觉得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会被教着在做什么。

蔺怀生想教他认床,特别是学怎么开阖这副阴阳棺材床,这样平日里缪玄度就可以躲在棺材里修养,听说亡了的丈夫和他的妻子要是仍能以阴阳床的形式睡在一块,对死人的滋养是极有好处的……

但缪玄度没那么配合。

“嗬嗬——”

蔺怀生无奈了。

“你想说什么?”

他耐心询问,但心里免不住想,难道这个祂走的是这种纯纯让人怜惜且无可奈何的傻子路线?

缪玄度咧开他那口异化出了獠牙的嘴,给蔺怀生看他的四颗森白的獠牙和没那么好用的舌头,然后献宝一样,给蔺怀生惊喜。

“生……生……”

“生生……”

他这个死掉的怪物,复苏以来学会的第一句话,也是喊蔺怀生的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