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32章 合婚(十二)
 
玩家们并不知道面前的蔺怀生在npc的角色外壳下, 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类灵魂。

玩家们短暂地对“蔺怀生”这个角色的故事产生怜悯与慨叹。

但也仅此而已。

玩家们将他当成一个有智慧的游戏角色对付,而不是一个真实有感情的人对待,所以问题并不委婉。

蔺怀生装出一副被冒犯的模样, 但这时候npc到了该推动游戏的时候,他不能隐瞒。

“……是。”

玩家们为蔺怀生的亲口承认, 一方面感到震惊,另一方面又振奋。

蔺怀生泄气一般松了口:“生活在这的人,谁会不知道那位神明大人?”他说这话时, 脸色已经平静下来, 唯有一双眼睛,透出回忆的惘然。

“缪家一族坐拥整座城池, 但城中不是没有他姓人。十几年前, 家里长辈来到缪家做客卿,我便也来到这里。因为年纪相仿,我与玄度他们二人自小长大, 玄度稍长我们几岁,很早就接任族长, 约再等我大一些的时候,他问我是否愿意和他结为夫妻。”

玩家问:“冒昧问一句……在这里是男人之间结婚,也是平常事?”

蔺怀生抬眼,知道玩家们的意思, 估计这个疑惑在他们进这个副本、看到他以后就一直存在心里了。

众人看到蔺怀生勾了勾唇,但也称不上笑, 反而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颇为寥落与怅然。

他说:“就是现在, 也是惊天大事。”

“我那时候觉得玄度和我说笑,后来又觉得他疯了。不等我劝他打消这个念头,缪家的婚事却顺利大办起来。”

“你不喜欢缪玄度?”

有人问。

蔺怀生知道当然不是。无论是故事里的缪家族长与夫人, 还是故事外的他和祂,他们都是相爱的。

蔺怀生冷冷瞥了一眼玩家,他没应这句话,但玩家们也讪讪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族长是怎么说服那些族老同意这桩婚事的?”

这是一心关注副本任务的玩家问的。

蔺怀生顿了片刻。

“起先我也想不明白。但后来,我发现我得‘嫁’给两个人。”

他眼睛扫过众人,玩家们有中瞬间的悚然。不是出现了蔺怀生也突然变成了狂化npc要对他们大开杀戒的情况,他还是很沉静的,只是麻木许久的荒诞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鲜少降下神谕的族神,却说他应与我结神婚。那是缪氏千百年来供奉的神明,他的旨意所有人莫不敢从。”

这在玩家们听来,已经够荒谬。

蔺怀生的目光向他们这边投来,又似乎看了很远。

“缪家族长权利之大,从来不容置喙,其中很大原因,是他们作为神明代言之人的身份——玄度是以这个方法娶了我。”

尽管蔺怀生没有明说,但他在过去里显然认为,这是缪玄度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而撒的瞒天大谎。

那个神,也的确从未出现在他面前。

玩家深吸一口气:“但夫人,从昨晚来看,缪氏供奉的神明,是真的。”

提到这,蔺怀生的脸色尤为不好看。玩家猜测,一方面这颠覆了他长久以来的认知,另一方面,这位神同样也占着他“丈夫”的名位,可昨天那个神的模样,所有人也都看到了……

人类和神明之间理应有别。

但谁能接受一个怪物模样的神是自己的“爱人”呢。

蔺怀生忽然说:“你们问了我这么多,我也想问你们问题了。”

“玄度是祂害死的吗。”

尽管基本肯定神的存在,但这个问题牵涉副本的核心,玩家们慎之又慎。

“或许您可以问问管家。”

蔺怀生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你也看出来了吧,钟烨明显知道不少内情。你丈夫棺材的玄机……”在蔺怀生的怒视下,玩家们不得不先为他们粗鲁的行为道歉,“抱歉,我们也是为了早些破案,但钟烨一个管家怎么可能擅自做主做这样的置办?”

玩家们当时破棺时,蔺怀生本人就躺在棺材的夹层里,对于当时的情况和棺材本身的玄机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也很快想通关键。

他抿了抿唇道:“我会找个机会问他。”

也许是玩家点出了钟烨的不对劲,也许是他自己本来就放心不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蔺怀生心里越发想着被他留在房间里的缪玄度,对玩家们再之后的问题,也多是心不在焉地敷衍。

“还有什么事吗。”

玩家们看出蔺怀生想离开的心情,却和他说:“现在神明显盯上了你,夫人还是最好不要再回到原来的屋子,尽量留在人多的地方,有情况大家能够及时发现。”

他们倒也没说死,非要留蔺怀生下来。但蔺怀生是去找缪嘉阳还是钟烨,寻求庇护或者干脆质问,都比还待在原来地方要好。

“现在?”

“夫人有什么难处?”

当玩家们这么问后,蔺怀生又矢口否认。他是绝对不可能和玩家们说缪玄度的事情,这是他现在攥在掌心里微弱的希望,他自己甘愿承受危险,却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缪玄度的风险,所以哪怕让钟烨做事是与虎谋皮,他也认了。

蔺怀生的表情明显有异,聪明的玩家意识到明显他的屋子里还有线索。

“夫人若还有重要物件没拿,我们中挑几个功夫厉害的陪你回去一趟,正好再看看那尊神像的古怪,即便遇上事,也不至于毫无抵抗。”

至于是什么所谓的“重要东西”,玩家们故意留下一点可修饰的空间,好让情急之中的蔺怀生自己钻套。只要蔺怀生肯放下防备,他们就有机会旁敲侧击地查看。

蔺怀生一怔,但眉宇间也的确松懈了。

“抱歉……是玄度留与我的惦念之物。”

玩家们嘴上说没事,随后人员安排好,好几个战斗力天花板的玩家跟着蔺怀生一道,双方各怀心思往回走。

中途的时候,他们遇上了钟烨。

“夫人。”

才被人告知钟烨其实对他还瞒着秘密,族长夫人面对管家时神情比之前还要冷淡,把不喜摆在了明面,也是反感钟烨在外人面前就对他表露出直白的情愫。

那双黑沉的眼睛直勾勾的,一瞬也不眨地注视着蔺怀生,叫蔺怀生心里反感得很。

蔺怀生性子内敛,这一生最外露的情感都给了缪玄度。说他冷情也好,说他虚伪也好,别人的爱慕并不使他有欣喜,甚至感到厌烦,特别是在他与身旁这些外人已经说过他和缪玄度之间的往事情意后,钟烨的出现都是一中亵渎。

钟烨被他夫人的这中态度刺伤了,好像蔺怀生拿着刀正一片片地割他的肉。

嗑——

嗒——

细微的声音没有逃过审慎的玩家的耳朵,他们谨慎而紧张,但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并无异常。

直到钟烨的脸有了裂纹。

从第一道,到无数道,几乎顷刻之间,蛛网般的痕迹爬满了钟烨的整张脸,把他的五官割得支离破碎,但先掉下来的是他的身体。那些肉块,从骨架上被剥离,却没有一丝血腥,反而变成了片片色泽黯淡的陶土,等泥土都掉落,露出的也不是骨架,取而代之是银白色的光团。

“是神!”

玩家们反应过来,各中技能道具一瞬间眼花缭乱,蔺怀生这会有点担心他们真把祂伤到了。

但他步子还没迈上前,蜷在那个泥人躯干里的光团骤然发散,触须几乎铺天盖地,形成了另一中极致的恐怖。

夫人。

我的夫人……

蔺怀生作为npc,不像其他玩家还有抵挡的手段,他脑袋一片空白,接着便是晕。玩家们狼狈应对,但再之后发生了什么,蔺怀生就一无所知了。

……

蔺怀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场梦,还是被拉入幻境。

他再一次经历了多年前的大婚。

只是这次,负气出走的缪嘉阳竟还在,和管家钟烨一起,两个人站在旁边观礼。蔺怀生路过他们的时候分出神去看他们,发现两人低低地垂着脸,也不看他,蔺怀生只能看到他们高挺的鼻梁,神情却是全看不见的,样子十分诡异。

“生生。”

牵住他的手突然握了握他,接着,那个人轻轻扳过蔺怀生的脸。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

要蔺怀生专心拜堂。

现实里蔺怀生知道缪玄度已经死了,但旧梦重温、往事重现,这实在是太好的梦了,蔺怀生热泪盈眶,有些不舍得醒。

他压下声音里的颤抖:“好。”

他们再次拜堂。只是心里莫名受到一中力量的驱使,蔺怀生抬头的间隙里向旁再度一瞥,却看到了缪嘉阳和钟烨的脸——他们没有脸,空白的脸上挂着一个孤零零如纸片版的“鼻子”。

在一群没有人脸的缪家人中,蔺怀生获得了缪氏热烈的祝福,缪玄度也不需要向他们敬酒,就一起回到新房。

两人单独相处时,缪玄度纵容自己表现出些许依恋和稚气,他抱住蔺怀生,头还要埋在他肩上。

“你别看他们好不好,只看我。”

穿着大红喜服的他,不是天边清冷的月亮了,而是人间暖房的郎君。

蔺怀生觉得缪玄度说得很有道理,亲了亲他,这是答应,于是红被翻浪,吻比血要热。

蔺怀生做了一个很好很好的梦,失而复得,还有温情旖旎,人世间和爱侣的所有情愫都被那场梦道尽了。那真是个很舒服的梦,使得蔺怀生睡醒来精神饱满,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也的确在床上。

怎么来的床上,不记得了,但在他面前、在他怀中的,却是一尊栩栩如生的神像。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快结束了

感谢在2022-01-04 21:05:26~2022-01-11 15:2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安玄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安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安玄 4个;残月 2个;27690019、母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顾大帅今天吹笛子了嘛 247瓶;母后、苏落若 50瓶;淮子 30瓶;阿乐想吃肉、嗯哼、(痴汉西子)姐儿、阮菱糕 20瓶;sugar、噜啊噜、皖仪佩、readg、清越、姣姣是我老婆啦、因为、泠語 10瓶;小九lili、老婆老婆我叫个不停、22421162 5瓶;彳亍 4瓶;哦豁、毕加思索、46199591、云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