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3章 斯德哥尔摩(3)
 
事情走向了c始料未及的方向。

他把这只羔羊单独带出来,无论照顾他、或杀死他,在羔羊的生命还未终结时,蔺怀生都成为了c身上无法撇责的存在。

c甚至在极短暂的时间内思考过,接下来要对蔺怀生怎么做。

但羔羊不需要他想,他善心善意地拯救了这个男人负累的大脑。在情绪经历大起大伏之后,蔺怀生脑海里的那根绷着的弦断了,他一下子发起了烧。

蔺怀生留在了这间屋子里。躺在并不怎么柔软的床上,他烧得晕乎乎的时候想,原来这真的是c先生的房间。于是,这害过他的桌椅床腿,陡然都变得可爱。看不见,蔺怀生就伸手,摸摸枕头,摸摸被角。

没那么乖的手指一下被男人捉住,他声音听起来并不怎么温柔。

“干什么。”

有他的声音,忽然整床整被子都注入了这个男人的气息。烧着的烟叶与流过的血,那些从前蔺怀生从不喜欢的味道,现在忽然给了青年满腔的痴迷与安心。

尽管看不见,蔺怀生也还是寻声去找人,笨拙地追,眼睛因为发烧红通通的,像干涸后的土地。c就难免想到这只羔羊那么爱哭的样子,也许正是因为他先前流了那么多眼泪,才折腾得人发烧。更或许,他本身就是哭瞎的。

青年像好玩一样,也牵着绑匪手不放。c很容易挣开这孩子的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但他的手指却落在对方眼睛,难道这就是他更重要的事吗?c开始觉得迷乱,可他没有停手。

瞎了的羔羊有一种任他予取予求的极度依恋,又弱势,毫无依仗,这是真实、平凡的现实社会中不可能出现的关系。但就在这场绑架,这间屋子,他们两个人完成了对彼此身份认知的确认。

于是,这个孩子有了种很神奇的能力。现在c越来越能够感受到。他开始违背他的原则,那么一定露出很多丑态。这与c一贯的意志相悖,让男人觉得不应该再这样下去。

可蔺怀生的狡猾在于,他看不见。

他看不见c能够多疯狂多放纵,于是c就得到了赦免。

c就在这个青年面前,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他不嗑药,但他好像有点理解那些人所表现出的享受。现在,他的神经就被抽掉,大脑舒服地放空,而开启他丑态的关窍,就是蔺怀生看不见的眼睛。这孩子的眼睛多么漂亮,全世界亚裔的漂亮眼睛都从他这里派生、复制,分去他细枝末节的美丽。不知道为什么,c想起了十多年前,他路过某个当地最大的天主教堂,仰视圣母时的那一点悸动。现在,这双类似的眼睛,从那么高高在上的雕塑上抠下来,转生到了这个可以由他牢牢掌握的孩子身上。

他太舒服了……

c反复地抚摸着蔺怀生的眼眶,他扣扳机的指腹,是一次次磨炼的粗粝,现在施予这柔软皮肤荆棘鞭笞后的痕。蔺怀生浑身轻微地颤抖,他连这点疼都会被放大,但他好像从绑匪的动作中读出了一丝含义,他就在裹实的被子里转动,身体和脸一点点地朝向并靠近c。他无声默许,他来受难,他是世上最美丽而慈悲的受害者。c也读懂了这个孩子,他觉得比起此前任何一刻蔺怀生来主动靠近他,此刻他们的心才是最靠近的。

所以他是这只羔羊的绑匪,也是这个年轻圣母的虔徒。

不。

c忽然惊醒过来。并觉得自己刚才就如被蛊惑了一样。他感到恐怖,为放纵的自己,为蔺怀生。他的手猛然抽了回去,在年轻圣母的脸上划下一道伤疤。男人警惕而冷酷地盯着蔺怀生,甚至下一秒,这只爱过他的手很可能就作杀人凶手。

但蔺怀生还来贴近。他似乎已经习惯了绑匪先生的反复无常,他的感情让他多么伟大,可以有胆量去完成无尽的包容与体量。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羊,来到屠夫跟前,主动展现他的温柔。蔺怀生摸索着,终于拉住c的手,男人不肯他也要拉着,然后牵引对方的手指重新回到自己眼眶下。

c像一尊冷漠的石像。他以为他必定挖出这一对眼睛,但原来他在慢慢放轻停留在蔺怀生眼眶下的力道。最后,那些施予过疼痛的粗茧对这个孩子跪服,把姿态放得很低,轻轻依偎他,反变成了眼睛身边的盔甲。

羔羊好像是笑了一下吧。

c难以描述这笑,有点羞怯,有点忐忑,又有把他撞倒的力量。

“我眼睛……现在是不是很丑?”

艺术家、艺术商全都会哀叹宝石蒙尘,可他是个缺乏美感的绑匪,一个游走在生死间的疯子,c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甚至觉得不发光的宝石对于他来说反而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他自己都没有对自己坦诚,但他的动作把什么心思都向蔺怀生泄露干净了,所以被窝里的蔺怀生没有再接着问。他已经明白了。

他安静地沉默下去,反而c越想越多,什么都想,大脑又开始发疯,变成他自己都陌生的疯子。他要极力克制,才不流露在他身上陡然出现的弱点。

“不。”

所以他的回答都是简扼的。

得到男人的回应,蔺怀生满足地笑了笑,随后被喂药的时候也特别配合,就是话更多了,还会抱怨说药好苦,头又很痛,展现他的亲近他的撒娇。他哑着声音,絮絮叨叨,像打在窗户上的雨点。c想到了,这一次,嘴巴又比大脑快,就和蔺怀生说,现在外头在下雨。

“真的吗?”

小羔羊展现他的好奇。下了雨,草地更芬芳,他一定喜欢,所以才这样开心。

“嗯。”

c应他。他现在被关的地方当然听不到,羔羊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只能依赖他的口述,他的舌头决定了蔺怀生听见什么,这使得c在感受到微妙的快乐时也懂得了慈悲。

这夜,蔺怀生留在了绑匪先生的屋子里,得到这个男人力所能及最妥帖的沉默照顾。c把床让给蔺怀生,而他自己又没走,最后就搬了一张椅子,坐着宿了一宿。

白天,等蔺怀生的烧退了,他被送回了最开始的屋子。

一开始,青年不明白为什么,他发的烧还卷着他的脑子,他还想不清楚。只是下意识不想离开男人身边。但当站在关押室的门前,他好像就明白了。

他转过身,无神的眼眸去“注视”绑匪,便是这只羔羊又在向他的绑匪注射毒药。他没瞎时,眼睛是最伊甸园;当瞎了,就最毒蛇,是这世上最绮丽致命的毒药。

c被扼住喉咙,他感到不妙,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走过去去抚摸蔺怀生的眼睛,甚至更僭越放肆一些,用唇代替手,以亲吻去膜拜。他想发疯,他马上就要发疯,肾上腺素飚高,他的爱神是死神,他现在就在爱死神一般爱一个人。

蔺怀生的话制止了他,把他从漩涡里拉出来,擦干他身上落水的狼狈,给予他体面和体贴。

他还是笑得那么天真而甜蜜。

“那我先回去……”他因为自己的讨要,而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来,但他还是尽力去展现这份期盼,他羞怯也竭尽全力去大胆表现,“你之后还会来接我,对不对?”

他那么可爱,又那么坏。

救一个落水的人,是为了让这个人在岸上被杀死。

c的大脑轰然彻响。他好像不会思考了,就只记得蔺怀生和他说的这句可爱而天真的请求。

蔺怀生在说完后就着急地推门逃进去了。他甚至没有等男人给他的回应,觉得等不到,就还有可幻想的余地。

可他没看到c已经张了的唇,他说对,说愿意,满心着急和后悔都异化出一个全新的绑匪,这一次,c想要捆绑这个羔羊,回到他一个人的巢穴。

c甚至想要跟着破门进去,把蔺怀生捉出来,不不,是把他的羔羊从庸碌的芸芸众生的羊圈中解救出来,但他设下的围栏此刻拦下了他自己。这个绑匪就跟丢了魂一样,只能等着他的羔羊什么时候跳出来,拯救他。

……

蔺怀生并不知道自己被冠以“羔羊”如此极具诱导性的称呼,成为“最完美的羔羊”。他也不知道他需要有什么身份或使命。

这个快乐的小瞎子就仿佛他出去游玩了一圈,和屠夫依依不舍地道别,再回到屠宰场里。但对于他真正的同伴来说,这个青年已经不再是同类。

这一次,三个人质间的气氛就十分微妙了。

蔺怀生被单独带走了一夜,伊瑟尔被挑中折磨一顿,平衡被打破,三人中唯剩的阿诺德较为冷静,他知道当下最重要的是他们三个人必须齐心,无论绑匪接下来怀着什么目的、以什么方式对待他们,他们不能分崩离析。

伊瑟尔因为挨了一顿打,最严重的地方有骨折,这会恹恹躺着,阿诺德就代替他,对这个刚回来的蔺怀生主动关切,同时也想借蔺怀生,试着探清绑匪可能的目的。

“蔺,你还好么。”

其实他们素不相识,这个亚裔青年的名字,阿诺德都是从之前绑匪的三言两语中得知的。所以仅凭发音,阿诺德念蔺怀生姓氏的语调颇为怪异。

但好在,他是个嗓音很占优势的日耳曼族人。

蔺怀生藏在发丝下的耳尖抖了抖,他现在已经学会通过声音大致辨别方向,就转过来,一点点地朝两人这边摸索。

走到一半,蔺怀生发现自己没有礼貌地忘了回答,就又站定,朝着虚空认定的一个方向局促地笑,连忙回答,以期能弥补他的过失。

“我没事的,你们呢?”

而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审视。阿诺德观察着青年,但截至目前,蔺怀生所展露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且好懂。

但阿诺德还想再看看。阿诺德很会营造与把控沉默,他开始有意布置。在这种氛围下,渐渐的,蔺怀生愈发感到不安,并开始涌现出一种内疚感。他昨天没有被打,那么一定有人成为了他的替罪羊。他现在是安然无恙回来的,就好像他叛逃了,违反了他们这些人质心照不宣的盟约,成为十恶不赦的叛徒。

青年绞着手,解释越说越磕绊,安慰越说越多。

“是、是谁受伤了吗?你们怎么样?……要不我们求求他吧?我听到他们说,他们想要一个东西。”

“我不知道是什么,你们呢……”

“……他也很好的,没有打我,还让我睡床,照顾我……那就去求求他,他说不定会答应……对了,你们吃饭了吗……”

阿诺德皱眉。面前的青年被巨大的自责击垮,暴露出目前他异于常人的精神状态。

阿诺德见过这类人,在经历严重的身心创伤后,他们会趋利避害地保存自己,心理异化就是一种形式。阿诺德意识到这个年轻的孩子恐怕正处在这样的状态,他停下了这种隐性施压。然而——

原本如一滩烂泥般躺着的伊瑟尔笑出了声,笑声和破烂鼓风箱差不多。

他挪着坐起来,毫不掩饰他的鄙夷与恶意。

“绑匪凭什么答应你。”

“你是被他打傻了。”

“还是被他睡服了?小傻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