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16章 斯德哥尔摩(16)
 
centipede不知道别人的爱情是不是这样曲折,走一步也是艰难险阻。c看到蔺怀生就在自己的面前,但他这最后一步,永远也到不了蔺怀生的身边。对方现在很抗拒他,很恐惧他。

可这场感情里,唯一该归咎与责怪的,只有他自己。

而刚才他所餍足与洋洋得意的一切,其实是压垮蔺怀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所谓的转化没有成功。小羊本就不应该被转化。

c后悔了。

这个男人真正像一条狗一样趴在他的小羊脚边,姿态很卑微,摇尾乞怜。

“小羊,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逼你那么做,你抬头看看我……”

听到的蔺怀生缩紧肩膀,他的尖刺在下一刻全部释放了出来,他尖锐反驳道:“我看不见!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碍…”

发泄过后,他哭哑的声音仿佛把他自己撕裂开一个豁口,他的情绪、情感全部从这个裂口里流走了,剩下空荡荡的皮囊。蔺怀生他所有的力量就只够这一次的爆发。

再之后,c觉得自己仿佛失聪,他甚至都不能清楚听到蔺怀生的呜咽。

c急于弥补,他不能再顾他在爱情里够不够得体、够不够成熟,他握住小羊纤瘦的脚腕,从这里开始抱住小羊更多的身体,把蔺怀生紧紧融到自己的怀抱中。像在抱沙、抱雪,和流逝的爱人争分夺秒。

“会看见的。”

他终于抱住了完整的小羊,哪怕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得到小羊亲昵的回应。c的牙齿咬破了自己的口腔内壁,但他对血腥味和疼痛熟视无睹,依然后牙紧紧咬合,发狠也发誓。

“我们这两天马上就走,东西拿到后,我带你去治眼睛。”说着,c的手抚摸蔺怀生的头,仿佛在确认那个导致蔺怀生失明、却早已无迹可寻的伤口,通过这种亲昵的方式,他希望能够源源不断地传递给安抚与确信。

“最有可能是脑部淤血压迫视觉神经,等淤血散了,你就能看见。”c好像就是那个最终替蔺怀生治眼睛的医生一样,现在说着专业或不专业的判断,他唯一的标准,就是希望这个孩子快乐起来,如果再多些奢望,就希望蔺怀生能否重新施舍地爱他一点。

“你会好的。”

“怀生,你会好的,会看见的。”

c很少会叫蔺怀生的名字,他希望在这个时刻,能让蔺怀生明白他认真的决心。

男人维持着不体面的姿势,就抱着他的怀中羊席地而坐。他不敢动作,不敢松手,怕惊扰他的神祇,他的爱情。所以连吻都不敢,就只能无声无数遍,对着那个看不见的创口道歉。

在c不断的重复中,蔺怀生没有再说一句话、做一个动作。他好像已经死了,变成一座冷冰冰的雕像,对于c的表态也无所谓了。

c把蔺怀生密不透风地保护起来,用身躯覆盖身躯,四肢缠绕四肢,男人银灰色的短茬头发,都想来遮挡一点爱人惊心动魄的伤痕和美丽。最后,纯洁羔羊暴露在外的,只有一双仰望黑漆漆天花板的无神眼睛。

……

主控室内,利昂已经就联邦发出的那个坐标(236,xxx)着手准备。

“狡猾的老东西们1

不知道是有意安排,还是命运偏就这么巧合,这个坐标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相距很远。如果能量核心的确就在那,c和利昂不可能做到在挟持人质的情况下前往。他们只能放弃对人质的控制。

寂静的主控室内,偶尔响起利昂一两声低咒抱怨,以及敲击触控板的声音。

枯燥、乏味、庸俗,充斥满了整个空间。而c的周身好像有一个无形的罩子,遵从他的内心,把他和这些东西隔离开。隔着这个罩子,一切显得虚幻不真实,看不清听不明。但这些还不够,或者干脆把坐在这里的这个人解剖,不重要的外表通通丢弃,特别是那个可憎的蜈蚣疤痕,一定要和它一刀两断。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肮脏的灵魂从躯壳里剥离出来,送到每一个宗教里代表惩戒的“地狱”中去,在无尽折磨中一遍遍淘洗。

“c,那两个人质怎么处理?”

一旁,利昂模糊的声音传到这个透明罩子的屠宰场里来。

c正在经历自我洗礼,因此回答漫不经心:“杀了。”

“这……”利昂有些犹疑,“里头有威尔逊的儿子。”

但很快,利昂的态度就转为对c的崇敬,是了,他们这种人,要是畏手畏脚怕事了,凶性被磨得差不多,那才是真正离死不远了。

“行。”

利昂一口答应下来:“等最后一次和联邦通话以后,我把那两个人杀掉。特别是伊瑟尔那个恶心家伙。”

说着,利昂似乎在和c的谈话中松懈了防备,开始说一些有的没的:“c,我们是一伙的,有的计划你得提前和我通个气,要是知道你就没打算让这些人质活着,我刚才还费力给伊瑟尔那金毛佬止什么血……还有今天一早的事……”

但利昂发现,c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这边。

哪怕对方依然对整件事运筹帷幄,但那只是他的一部分,残忍的本性好像天然可以运转,但真正组成centipede的存在,却全部投给了一旁的那些个监控屏。利昂感受不到c的心理异变,不知道自己的同伙才是这次绑架案里被一步步打压、摧毁自我的斯德哥尔摩患者,利昂只以为,c对那个亚裔人质老房子着火,迷得过头了。

在利昂的注视观察下,他身旁的这个曾经最凶残与诡谲的凶徒,现在沦落为眼睛一瞬也舍不得眨的毛头小子,做着背后守望的痴情行为。他特意把所有的监控屏方向进行调整,保证自己能够一心二用地去捕捉屏幕里爱人所有的身影,他病态地爱着一个由他亲手创造的“楚门”,但是他自己坐在这个小小黑盒子一般的房间里,每一天活在监控屏的蓝光中。

利昂没看出什么名堂,但很快指责c的过失。

“你怎么把他放出来了?”

利昂指着监控里独自在走廊上走动的蔺怀生。

利昂想表达的是,尽管这是个瞎子,尽管现在和他们是“一伙”了,但见鬼的,他就是对这个小子特别的不放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c对他格外着迷,着迷得过了度。

c只盯着监控。

后来,他留小羊独处。尽管他那一刻什么都不想做,感情用事只想永永远远抱着他的小羊,最好时间一久,彼此的肉都长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可小羊他承受不了。蔺怀生没有办法忍受和一个凶手长时间地待在一起,他会紧张会恐惧,甚至脸色发白想要干呕,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

c为他的每一个表情、动作而肝肠寸断,可男人明白,这是他畸形的爱的罪有应得。他如果还保留最后一点对这个世界的良知,那么应该用在小羊身上,他希望蔺怀生好受一些。

所以他离开了。

回到见不得光的主控室,继续做一个残暴的歹徒,用歹徒的外表包裹一个血淋淋才明白爱情真谛的心,窃窃地凝望爱人。

利昂受不了c这个样子。老实说,有点深情地让人发麻,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还让人觉得发憷。

利昂都有些不能直视同伴脸上的那道疤痕了。要知道这道疤痕在过去就是centipede的象征,这些恶人们认可的是实力与残忍,谁会在乎有这道疤痕的脸其实本身有多么英浚利昂也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好好观察过centipede的脸了,现在竟然觉得这个男人瘦了,脸色很苍白,同时眼睛因为眼窝更加内陷而深不可测。

“嘿,c,你别这副样子……”

然而c却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他在数数。”

利昂跟不上同伴的思路了,他现在的样子显得很愚蠢。

“什么?”

“他在数数字。”

c又重复了一遍。

透过小小的屏幕,他好像看清蔺怀生张阖的嘴唇究竟在说什么,在屏幕外,脚也踩着地板跟打拍子。一下、两下、三下……作战靴发出沉闷的声音,这只蜈蚣,有条不紊地撞击把他困在这里的这个透明罩子。

监控里,小羊在房间和囚禁室的路上不断地重复往返,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可能有几十趟,机械地重复着,嘴里始终念念有词地数数。他为什么这么做?也许他亲自数过这一段路需要179步,也许早晨c也让他走了10步,总之,他现在在无尽地重复着179步,他无数次抵达卧室和囚禁室,停下,驻足,但都没有进去,然后又转回头,继续数拍子。好像哪里都再也不肯容纳他,他在两边犯错,他两边都没有归属。

“他很难过。”

c言简意赅说道,同时,灰眸低垂。

“好吧,你够狠。”利昂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但c,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利昂压低声音:“我总觉得他本人有点说不上来的不一样,和其他人质的关系不一般,比如说和那个伊瑟尔……”

利昂刚要把他早上看到的那件事跟c说,只见原本静坐在屏幕前的高大男人转过身来,语气平静无波。

“你为什么这么关注他?”

“他是我的小羊。”

屏幕里,那只迷途的羔羊好像终于认清自己在这条道路上所做的一切挣扎都没有意义,他在囚禁室前停下了脚步,静默站了一会,然后向一个全新的方向迈开步子,就从这一个监控屏里,一点点地消失。

利昂瞠目,过了半天才找回舌头。他忍不住倒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那阴沉沉的男人。

“c,你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