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羔羊陷阱[无限] > 第23章 出嫁(2)
 
京城地处北方, 近十来年才兴起熏帐子的风气。

网罗江南最名贵的香,点着了后只熏帐子边角与枕头。香风袅袅浮升,不一会整个床帐里都是女儿香。沁人心脾与安神助眠, 两者皆而有之, 但之所以在宫妃与贵女这两拨人群中最为风靡,主要还是女子那与香风一般似有若无的心事。

李琯去母亲云贵妃宫里时也闻过。整座主殿都暗香浮动, 李琯那天是边揉鼻子边和母亲讲话的, 气得云贵妃直绞帕子嫌他愣头愣脑。但不知怎的, 蔺怀生榻上熏的香就格外好闻, 脂粉气不重,他日日卧着, 似乎还有他身上常年喝药沾染的药味,就混合成了独属于蔺怀生的味道。

蔺怀生觉得便宜表哥是被闷傻了。

“表哥,你还要躺多久。”

小美人抿着唇, 男女有别, 他自个的床他却只能站在一旁, 这使得他很不高兴。

李琯恍然回神,连忙道歉, 坐起来。

“抱歉抱歉, 表妹, 我没有唐突的意思, 我嘴巴笨……”嘴巴笨的李琯挠了挠头, 又不知道床上香这种话要怎么拗过来了,最后干巴巴地说, “真好闻的香, 表妹能不能告诉我名字……回头我也给母妃买。”

蔺怀生说:“闻人府上购置的, 我不清楚。”

话头到这就断了, 李琯眼也不眨地盯着蔺怀生的侧脸,期待他表妹能大发善心再搭理他一会,只可惜心愿落空。李琯“啊”了一声,又两声干笑,心里头那点遗憾的滋味,也不知是遗憾些什么。

“好吧……”

“但应是极好的香货,闻人樾素来对你很好的。”

说着,李琯瞅了眼蔺怀生髻上的玉簪子,他识货,端看这一只细簪头,都能料想原料的色泽品相,堪比皇帝的赏赐了。说不定还真是。

蔺怀生别过脸去,淡淡说了一句:“是么。”

偏偏李琯没眼色,还以为是要附和,当即就说道:“怎么不是?我听人说,原本你俩婚期定下,京城中家家都飘醋呢,酸溜溜的。”

依据这位“小郡主”的身世故事,哪里肯听这样的话,蔺怀生当即甩脸色:“我不想听。”

李琯立刻噤了声。

他在他这位表妹面前,可是半点脸皮没有,乖得像条哈巴狗。

“好嘛,我不说。”

李琯说着,一边使劲瞟小表妹的脸色,企图能读懂对方心思:“我不说了……那表妹你还跟我去大理寺吗?”

半晌后,蔺怀生说:“怎么不去。”

李琯舒了口气,当即咧嘴就笑,皇子贵气尽消,但他本身足够俊俏,这一笑,锦衣少年好不惹眼。他站起来,两手一拍,说道:“那咱们快走!哥哥带你出去逍遥,还能去临江楼点上一桌菜……”

便宜表哥太聒噪了,蔺怀生忍了忍,等看到他样子,又觉得忍不了。

“表哥。”

听到蔺怀生细声细语的,李琯从一路的潇洒畅想中回过神来:“嗯?表妹什么事?”

蔺怀生笑了笑:“这是我睡觉的床。”

李琯低头一看,自己连靴子都没脱呢,就踩着人家香喷喷的床。李琯连忙跳下来,双脚落地时又在小阁楼的地面上发出重响,咚的一声,都该把底下的丫鬟给唤上来了。

李琯可怜兮兮地道歉:“表妹,我真不知道这木头这么响……”

蔺怀生真想自己一个人去大理寺了。

也不知道李琯这个角色属不属于当初那六张卡牌之一,而角色后面的玩家到底是发挥失常还是演得超常。但无论是哪一种,蔺怀生都不是很想和不聪明的人共事。

李琯还在那说:“表妹,我赔你一床被褥,也给你熏好……”

“谁稀罕你的东西。”当即就被小美人呛了一声,“我自己有。”

李琯却和被下降头似的,傻愣愣地附和。

“好,好吧。”

……

出闻人府途中又有多少“插曲”就不说了。蔺怀生真怀疑李琯到底是怎么偷进闻人樾家中的。

李琯租来的马车在大理寺的偏门停下,李琯顺手打赏了车夫一把银锞子,也不理对方感恩戴德的巴结,他撩起袍子利落地下了马车,随后殷勤地伸出手。

“表妹,你下来吧。”

蔺怀生撩开帘子。他估量了下高度,还算好。若是他本人,没比李琯矮上多少,下个马车有什么难。但这会他是个身娇体弱的小郡主,当下也只能给便宜表哥这么个面子。

蔺怀生点了点头。他先是上半身探出来,一张未施脂粉的脸,连首饰都极为简单,只有闻人樾给他挽发的那支簪子,整个人却有出水芙蓉之感。

他手搭在李琯掌心里时,炎炎夏日,李琯也觉得像握了块冷玉。说来,他们之间表兄妹情谊虽好,但到底都长大了,李琯许多年未曾与蔺怀生有过如此贴近的动作,当下心里也不知想了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握紧这只手,等他回过神,他已经接蔺怀生从马车上下来了。

“多谢表哥。”

李琯这时却分外地守礼,他退开半步,松开虚扶在蔺怀生腰间的手。

他笑了笑。

“表妹这么说就生分了。好了,我们走吧。”

李琯引蔺怀生到了偏门,上前与守门人交谈,充分发挥他挥金如土的本事。这位据说被李琯买通的门房招来一位杂役,对两人说道:“瑜王殿下,您二位跟着老林走,他平日里管着大理寺的后院花草,对里头熟悉。眼下大理寺里管着大案呢,您走动时还是小心些,届时也早早从这边门出来。”

被点名的老林看过去忠厚老实,对李琯与蔺怀生仓促露出一笑后就本分地弓着身。

李琯摆了摆手:“还用你这滑头教?本王去去就回,不会叫你俩惹上麻烦。”

别看李琯贵为皇子,对与底下人打交道该有的人情世故却很通透。门房见李琯如此好说话,当下乐呵呵的,别的什么也不提了。

于是老林在前领路,蔺怀生与李琯跟在后头。门房倒是没有坑骗二人,老林一路上专挑僻静的地方走,带着他们避开了大理寺里人来人往的当差人员。

老林解释道:“近些日子,大人们有的直接就歇这,家也不回。殿下,咱们前头还需再绕一绕,才能到尸体停放的地方。”

闻言,李琯起了兴致,打听道:“那你们大理寺卿江大人呢,这会最该火烧眉毛着急的人就是他了吧。他也住大理寺了?”

老林被问得有些讪讪:“这……江大人他自然身先士卒嘛,但殿下这会想找江大人的话,大人怕是不在。”

“他出去了?”

“听说是的。”

李琯心直口快:“那看来也不着急。”

那位大理寺卿驭下极严,又最刚正不阿,底下人哪敢议论是非。老林也不知该怎么回话,两只手绞着都快拧成了绳。蔺怀生轻语道:“别说了。”

只这一句,就让李琯消停,之后的路三人都沉默无言。

日头已从高檐落下去,长廊的每一根柱子的影子都拉得很长,人影也是。

老林指了指前头那扇阖着门的屋:“就是那了。为了审案子,里头堆满了冰盆,两位,特别是姑娘,您注意着些,里头冷得很。我就在这,给二位守着,有什么状况也好告诉。”

蔺怀生谢过老人家的好心提点,快步朝前走去。

李琯没想到蔺怀生这时候忽然变得无比急切,连忙也跟着迈开步子:“表妹,等等我!”

蔺怀生径直推门,一阵寒意刺骨,蔺怀生的脸当即就白了。李琯紧随其后,他也发出一声冷不防受冻的嘶声。他比蔺怀生要高出许多,低下头便能看见蔺怀生瑟瑟发抖的唇,原本就淡的唇色当下更是苍白。李琯伸手扶住蔺怀生双肩:“表妹,太冷了……”

蔺怀生摇了摇头:“我要进去看姐姐。”

李琯无法,只好仔细照看着人。

他们迈过门槛走进屋,关门后,屋子里的寒意更甚,同时也逐渐闻到淡淡的腐味。屋子里四角都放着冰盆,冰在暑夏是稀罕物,一般的富贵人家都不敢如此豪奢,为了保存端阳郡主蔺其姝的遗体,大理寺此番也下血本。只是无论再一掷千金,尸体的腐化过程是无法避免的。

李琯盯着屋子中央罩着白布的尸体,在这种环境下,他有点撑不住了,期期艾艾地握住蔺怀生的手:“表妹,我去掀开……”

蔺怀生说道:“我自己来。”

李琯顿时就正色:“我来。”说着,很是硬气地走到台子面前,先点了三根香,插在炉子里表示祭奠之情,而后揪着白布的一角,眼睛直直瞪着,受罪似的非要看清楚他自己揭开的全过程。

白布之下,的确是蔺其姝的脸。这时的李琯才叹了口气,也不知是期待端阳郡主仍有一线生机的希望落空,还是原本心里怪力乱神的恐惧被抚平。

蔺怀生走上前来。

端阳郡主与蔺怀生一母同胞,看五官有几分相似。但姐弟俩年岁差了将近一轮,如今的蔺其姝年近三十,五官明艳,风韵犹存,她若是还活着,不知该是何等动人。但她现在脸色青白,皮肤僵硬,眼眶之下更有了尸斑,让人惋惜之余,不禁心生寒颤。

蔺怀生伸手,碰了碰端阳的脸。

李琯为他出乎意料的举动失声叫道:“生生!”

然而蔺怀生背对着他,半点反应全无。

他口中只唤。

“姐姐……”

叫人心里为他难过极了。

李琯蹙着眉,脚步已经向蔺怀生那迈。

“生生。”

或许带蔺怀生来看端阳的尸体,对于他本人来说并不是件好事。李琯想到蔺怀生素来多病的身体,怕他在这里受了寒气,更怕他当下情绪激动,郁结于心。

蔺怀生垂着头。

“表哥,你别过来了。”

李琯本来不可能听。他看不到蔺怀生的脸,但却忽然看到了蔺怀生滴在蜷缩的手背上的眼泪。

“我想好好再看看姐姐……我很多年、很多年没见她了。”

“我再陪陪她。”

李琯抿了抿唇,他这会明白自己揽了个多大的麻烦。不是嫌蔺怀生,而是他自找罪受,心里被蔺怀生搅得不舒坦极了,他觉得他得把蔺怀生带走,可事实上他却在蔺怀生的请求里为他退步。

“我背过身去……你有什么想对端阳表姐说,便说吧。”

“谢谢表哥。”

李琯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听声音,蔺怀生这会应该止住了泪,不知道为何,李琯反而有点说不清缘由的不舒坦了。他的胸口发沉,可能是多了张没来得及送出去的帕子的分量。

蔺怀生擦了擦泪,在李琯背身后,他仔细端详端阳郡主的尸体。

从面部与头部看,并无明显外伤,蔺怀生把白布再往下折了折,露出死者肩膀上的位置。脖颈、肩膀、锁骨同样没有任何伤痕,保养细腻的皮肤上只有类似尸斑的淡淡印子。再往下,蔺怀生不方便看,他便把布拉了回去。在那样一场大火中,端阳郡主蔺其姝的死相算是极为体面的,这也更加深了蔺其姝之死是有人蓄意为之的可能。

外头薄暮西山,屋子里也渐渐黑了,一具不会言语的尸体,两个沉默的人,气氛更显诡谲。李琯动了动脚,他心里头估摸时辰,于是转过身。

门从屋外冷不防地推开。

声音之响,让屋内两人都为之吓了一跳。

蔺怀生这副病恹恹的身子,只是站得久了会,就倍感乏力,当下被一惊,更是整个人摔得跌坐在地上。

“表妹!”李琯当下想扶他都赶不及。

乌黑皂靴的主人一步步来到蔺怀生面前。屋里背光,蔺怀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感受到他周身让人畏惧的气势。蔺怀生盯着对方胸前的官服纹样,在皂靴触到自己绣花鞋尖前,忍不住把腿往裙摆里缩了缩。

来人看了他一会,对蔺怀生伸出手。

蔺怀生嗫嚅,唇动了好几次,最后轻不可闻地喊着人:“……姐夫。”

同时,颤颤巍巍地把手搭进大理寺卿的掌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