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颓废之心 > 第二章 快脱衣服!我有办法了!
 
景甜此时也清醒过来,因为刚才的插曲又有几只丧尸陆续从地上爬起来。

最近的一只丧尸已经扑到了黄权身前,张开血盆大口就冲他咬去。

这东西影视剧中都说传染能力极强,如果被咬中甚至是被划伤都有可能被感染,用不了 多久就会变成和它只有进食欲的行尸走肉。

虽然手里有餐叉,算是“利器”了,但黄权还是放弃了近身搏斗的心思,万一不小心受了伤估计就凉凉了。

念及至此,便不再犹豫瞅准丧尸胸前的空档抬腿就踹了过去。

先拉开距离再说。

这一脚情急之下黄权几乎用了全力,丧尸直接被踹的仰躺在地上。

景甜此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以为两个男人喝多了大打出手。

很快她就发现不太对劲,边上上来“劝架”的人走路姿势好像都歪歪扭扭的,仔细一看 这些“人”,一个个腐烂的面容连瞳孔都没有。

“怪..怪物啊!”

她顿时被吓得不轻,本能的用脚在地上蹬了几下身子向后挪去,直到靠上墙壁才停下。

发寒的脊背贴上墙壁才稍微镇定了些,此时的她又急又怕,正想问一下对面那个看起来还正 常的男人到底发什么什么回事,突然脚肘处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她的脚被一只形如枯槁的手扯住,手的末端是一个披头散发女丧尸,下颚夸张的张开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泛黄的牙齿上还向下流淌着不明液体,眼看就要一口朝她咬来。

“啊啊啊啊啊!!!”

景甜哪里见过这阵势,只感觉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

另一边的黄权见状,也来不及多想了,一个箭步冲过去照着那女丧尸肩膀就是一脚。

低头看了一眼景甜,这小妮子已经吓傻了,只会蹲在地上抱着脑袋乱叫。

由于刚才骚动,本来打算逃生的出口已经被两只刚站起来的丧尸堵住,没办法从那里逃出去了。

外面暂时出不去,只能想办法往里面跑了。

黄权立马向餐厅吧台附近的楼梯看去,果然有找到一个上楼的小楼梯。

他对这家餐厅还算了解,因为开在公司附近,所以经常来这里吃饭,不过二楼倒是没怎么去过,印象里只有去年和整个部门同事临时聚餐上去过,依稀记得二楼是一个狭长的过道,两边排列着是一个个包厢。

此时餐厅一楼已经陆陆续续站起了将近十只丧尸,还好楼梯附近没有。

刚才那只咬向景甜的丧尸好像就是和她一起来吃饭的那个女生,这样看来,丧尸很有可能都是人变的。

这家餐厅平时人就不怎么多,二楼包厢也应该都空着,此时上二楼可能是最稳妥的。

时间紧迫,刚才被踹倒的女丧尸已经要爬起来了。

黄权俯身两手插在景甜的腋窝下,一把将她抄了起来。

还处于混乱状态的景甜以为又被丧尸给逮住了,白皙的小手抡着包包一顿乱挥,嘴里还叫喊着“别...咬我!别咬我!啊啊!”

叫喊声很大,餐厅外好像也有几只丧尸被吸引了过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

黄权一把将景甜抗在肩上,转身就向楼梯冲过去。

他几乎使出了全力奔跑。

这些丧尸虽然看似移动速度特别慢,但是产生攻击意图会后步伐比成年人走路还要快一些,身体比较完整的甚至更快。

必须在被包围之前冲上二楼。

还好这段距离并不算长,在吧台附近的丧尸还没来得及挡住楼梯,黄权扛着景甜就已经冲了上去。

肩膀上景甜嚎叫声不断,才走上楼梯,入口就被一楼的丧尸给堵住了。

让她再这么叫一会估计附近的丧尸就全被吸引过来了。

“啪!”

奔跑中的黄权伸出右手照着景甜的屁股就抽了一下。

“再特么叫就把你扔下去喂丧尸!”

景甜屁股有些吃痛,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人抗在肩上跑,顿时又颠的云里雾里。

但至少此时她是明白有人在带着她逃跑,没那么怕了也就不再叫了。

黄权上了二楼回头望了一眼楼下,一楼的丧尸已经从楼梯上追来,估计用不了几秒钟就会爬上来。

前面是一条狭长的过道,过道前方10几米处有一只服务员穿着的女丧尸闻声也转了过来。

带着景甜黄权基本是没办法和丧尸周旋的,情急之下一把拉开右手边的一个包间的门闯了进去,反手将门关上反锁。

还好这包间里面是带锁的。

这才把景甜放在地上,顿时被一阵疲惫感袭遍了全身,短时间内的高强度运动让他腿部有些脱力,但更多的还是精神上的。

之前明明好好的,吃着火锅唱着歌,老刘就被车撞死了,接着就晕了,醒来又被系统搞的云里雾里,本以为要弹射起步成为人生赢家的时候,又被丧尸给包围袭击。

麻瓜系统目前看来除了显示一些信息也没别的用。

黄权把身体靠在墙上,准备休息一下,没过几秒包厢的门就传出了“砰砰”的撞击声。

餐厅档次还不错,门虽然是木的,但质量也挺好,估计一时半会也破不了。

“哥.......哥,屋...屋里有...有人”

景甜缩在墙角,声音还有些颤抖,正指正包厢里侧窗子附近。

黄权循声望去,正好有一只丧尸从窗帘后探出头来发现了他们。

这只丧尸估计是之前在这里收拾屋子的保洁员变异的。

餐厅里好几间包厢,偏偏有人打扫的就被我给装上了,也太倒霉了吧!

丧尸发现了两人后,张着大嘴就往门口这边靠,却被窗帘绊了一下扑通趴在地上。

黄权见此良机绝对不能错过,顺手抄起桌子边上的大玻璃烟灰缸,砸向了丧尸的后脑勺。

“嗡”

“咣当”

烟灰缸掉在地上,黄权瞪大眼睛,刚才明明命中了丧尸啊,此时丧尸正抬起头缓缓爬起。

按理说不应该啊,虽然是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物件就先扔了过去,但是玻璃质质地大烟灰缸足有好几厘米厚,怎么也得有两斤多,砸在丧尸头上,它连晃都没晃。

似是被什么东西隔了一下。

眼看丧尸就要爬起来了,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

黄权扫了一眼周围,一把拎起椅子就朝丧尸砸去。

铁质的椅子要沉重的多,这次丧尸直接被咂趴在地。

丧尸这东西生命力极强,但是小说和电影了都描述过,只要头部被打碎就可以弄死。大多数 生物弱点几乎也都是头部。

想到这,黄权抬起椅子对准丧尸头部又是一记猛咂。

“砰”

“砰”

屋子里只有黄权咂丧尸的声音和包厢外的撞门声,而包厢的窗外不时传来一阵阵尖叫,似是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哀嚎。

不知到底咂了多少下,地上的丧尸脖子以上已经被咂的血肉模糊,身体也停止抽动。

黄权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丧尸真的已经死透了,这才将已经变形的椅子丢在一旁,跌坐在地上擦拭着满头的汗水。

“呕...!”

景甜一张精致的小脸被吓得惨白,靠在墙角一直捂着嘴巴害怕喊出声来,此刻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实体,终于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黄权现在已经没心思再管景甜,他现在急需搞清楚状况。

天外还通亮,黄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下午三点20,依旧没有通讯信号。

旁边门口外面丧尸还“砰砰”的装着门,先看一眼窗外面的情况吧。

20平米左右的包厢,中间是一张大圆桌,黄权绕过圆桌来到窗台。

外面街道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车辆,大多数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街道上全是零零落落的丧尸。

此时突然有个男人领着两个女人从一个写字楼大厅里冲了出来。

其中一个女人还没跑两步就被一只躲在汽车后面的丧尸扑个正着,痛彻心扉的惨叫中, 立马周围的丧尸都为了上去,趴在地上就开始啃食。

男子见状,立刻爬上附近的一小货车车顶,顺手将那个女人也拉了上去,周围仍有很多丧尸在向他们包围,眼下的状况根本无路可逃。

人在绝望之下求生意志依旧是很强的,两人依旧在车顶踢着想要爬上来的丧尸。

没过多久两人腿上都被丧尸不同程度的抓伤。

眼中满是绝望,某一刻,黄权看到车上的那个女人突然栽倒在车顶浑身抽搐。

男子应付着身下想要爬上来的丧尸,无暇估计身后,只能头也不回的喊一句。

由于 窗子是双层玻璃的,黄权并没有听清男人喊了什么。

女人没有回应,半晌,躺在地上的女人缓缓爬起身来,对着男子的后脖颈就咬了下去。惨叫声中,男子渐渐的失去抵抗被下面的丧尸托了下去开始啃食。

许久,围着男子啃食的丧尸逐渐散去,原地剩下一具只剩下上半身和一条胳膊的残破身躯在缓缓蠕动。

那个男人没死,他变成了丧尸。

黄权完整的看完了这一切,他本想在那女人爬起来的时候提醒那个男人一句,但是距离太远了,40多米的距离又隔着玻璃喊了估计也听不清,就算听见了,那个男人估计也活不了了,他之前也受了伤。

最重要的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丧尸是有听觉的,大声的呼喊会把附近的丧尸都引来。

外面果真是世界某日了吗?

房间里砰砰的撞门声夹杂着景甜微弱的抽泣,这一刻,黄权才切切实实的体会到,末日真的降临了。

看着被撞得“砰砰”响的木门,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还是拿几张椅子顶一下吧,至少门破了之后还有点缓冲。

黄权刚拎起一把椅子,突然意识深处传来一段消息:

“【普通就餐椅】攻击力-微弱,认证所需功勋点:10,是否认证?”

这认证又是什么东西啊?

重新用意识调出自己的系统数据,他惊奇的发现上面竟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姓名:黄权

ID:黄泉

等级:1级(1/100)

天赋:【灵能掌握】将灵能赋予事物之上,使其带有灵能属性。

技能:无

功勋点:1

状态:正常

功勋点?这1功勋点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打死了一只丧尸获得的?

然后就是这个认证,之前拿那个玻璃烟灰缸攻击的时候也没提示认证,估计因为有了功勋点就开启了认证功能吧...

另外等级也变成(1/100),估计都和刚才自己击杀的那只丧尸有关。

最关键的就是天赋那一栏的【灵能掌握】还不知道用什么用。

对了,被自己扛上来的那个大胸妹不是说也有系统吗,你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你叫什么名字?”

景甜听见有人说话,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应了声“景甜”就不再说话。

声音如涓涓细流,配上她那幅怯诺诺的表情,不禁让人升起一种保护欲,此时她偏坐在地上,两手抱在胸前,可能是被自己刚才猛砸丧尸的画面吓到了。

看来得尽量温柔些让她放下些戒心才行。

于是黄权把手里拎着的椅子放下温声到:

“这门是木的,也不知道能撑多久,你先让开一些我把门堵上”

“嗯...谢谢你..刚才救了我,要不是你扛着我上来,我可能就被咬死了”

“不客气,我叫黄权,你先起来吧门口不安全。”

说完黄权一手扯着椅子走到门口,将另一只手朝景甜递了过去。

景甜抬头犹豫了一下,发现对方眸子里并没有什么危险的目光,便握住了黄权的手。

黄权胳膊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拉了起来。

“哎呦~”

刚站起来景甜眉头一皱捂着肚子发出一声痛呼又蹲了下去。

黄权心中一惊,卧槽!该不会是被丧尸传染了吧!念及至此立马就向后退了两步。

蹲在地上的景甜见状也猜到被误会了,因为看过丧尸题材电影的人都知道被丧尸挠伤或 者咬到会被感染,于是连忙解释道:

“不...不是的!我....我今天来大姨妈了~”

黄权再次打量了一下。

灰色的OL及膝裙沾了不少灰尘,并没有破损,两条光洁的大腿上也没有伤痕,上身白色的衬衫被胸前两坨浑圆撑得鼓鼓的,除了脏了些都还是完好无损的。

黄权这才放下心,蹲下身子架住景甜的肩膀将她扶了起来。

“没受伤就好,我扶你先去边上休息下。”

景甜顺从的“嗯”了一声,目光别过地上的尸体,被搀着绕过圆桌来到墙另一侧坐下。

门口“砰砰”的撞门声此时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了,可能有一些丧尸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走了。

接下来黄权拉过几张椅子堆在门口,又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个拖布支在门把手下面,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做完这些事身体感觉有些累,回到景甜边上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权哥,你电话有信号吗,我们打电话求救吧,我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信号了”

黄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我的也没信号,从刚才醒了开始,就一直这样。”

闻声景甜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迅速暗淡了下去,眉宇流转间满是楚楚可怜。

“我刚才在窗口向外面看了一下,外面的世界彻底乱了,到处都是丧尸在吃人,这些丧尸我估计都是人变得,之前和你来吃饭的那个女孩子也变成了丧尸,你应该还记得吧?”

景甜仿佛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黄权的胳膊道:

“之前咱们在餐厅吃饭,后来好像一辆车撞了进来,然后你那个朋友好像被压在了下面,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就看到你在打丧尸,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和你差不多,比你早醒了一会。”

黄权稍微回忆了一下继续道:

“出事的那天是晚上我记得是10月12日晚上,现在已经是13号下午4点了,我们至少晕了15个小时以上了,丧尸变异估计就是这期间发生的,只不过它们是和咱俩一起醒来的。”

景甜默默听着,不知不觉又小声抽泣起来。

“权哥,我不想被丧尸吃掉,呜呜呜~”

黄权转过都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外面也很乱,具体况且还不清楚救援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来了,我们得想想办法自救,起码得先找到些吃的,趁着现在还有体力,我有几件事想弄清楚。”

虽然现在世界变了,对黄权的心里冲击不小,但他依然有信心活下去,在他眼里过去的世界和现在也没什么不同,都是在吃人,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

“我会想办法活下去的,如果有可能我也会对你搭把手,你先告诉我你醒的时候提到的系统是怎么回事。”

听到系统两个字,景甜眼睛里瞬间产生一抹希冀之色,接着闭起眼睛似是在想着什么。

没过多久,她睁开眼睛有些激动的道:

“我好像被什么系统给附身了,有些信息一直存在我的脑海里面。”

闻言黄权面露郑重之色追问道:

“都什么信息,你说一下,没准可以帮助我们活下去。”

听到“我们”两个字,景甜心中一喜,这说明他把自己算在一起了,刚才听到黄泉说“有可能我也会对你搭把手”的时候,她心里就一阵难受,生怕对被对方抛弃。

如果是在平时,一个不算太熟的男人的想法她是不会那么在乎的,可现在不一样。从之前一系列的表现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光长得帅,力气不小的同时胆子也很大,从苏醒到现在她什么忙也没帮上,能活到现在都是眼前这个人的功劳。

想起刚才那么危险的时候,黄权也没把她扔下,硬是带着她一起逃到了这里,心中不免升起一丝丝甜意。

回过神来,景甜把她在脑中“看”到的信息全部给黄权说了一遍。

此时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景甜的语气也恢复了些许活泼,虽然还不确定有没有用,但至少现在有个盼头了。

黄权一只手拖着下巴,开始整理得到的信息。

景甜的系统里面的信息和自己之前的一致,姓名、ID、等级、天赋、技能、功勋点、状态。只不过景甜的天赋和功勋点到现在依然是无,等级1级(0/100),基本都和自己的一样。另外让黄权十分想吐槽的是景甜的ID。

“夜里猛是什么鬼~”

黄权实在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景甜听到夜里猛这个词顿时如遭雷击,从脖子到脸刷的一下全红了,连现在的状况都忘了,挥起小拳头就向黄权的肩膀乱锤。

嘴里还叫喊着:“赶紧忘掉!赶紧忘掉!”

门口丧尸的声音已经逐渐平息,黄权生怕她再把丧尸引来,连忙捂住她的嘴道:

“别喊,一会丧尸又过来了。”

景甜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示意,这才被松开。

只不过心里还是羞的不行,只能生硬的转移了一下话题小声说道:

“好啦,总..总之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想想办法吧~”

说完就扭过头不去理会黄权了。

没看出来,这丫头奶...脑子里也装了不少有趣的东西啊,同时自己又暗松一口气,还好把“那个让我怀孕的家伙”改回来了,不然很可能状况就会两级反转了。

景甜不说话,黄权也乐得清闲,正好趁着这回安静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丧尸有听力的,景甜刚醒的时候大呼小叫以及从窗外见到的那逃跑三人中的女人被丧尸抓住的尖叫声都引起了不少丧尸注意力,他和景甜上楼的时候过道里的丧尸也对他们的声音起了反应,这些都可以验证这一点。

其次就是丧尸的速度只比成年男性快步走路略快一些,而且平常没有明确目标的时候都是半天蹭出1米。

也不知道丧尸的嗅觉以及视觉怎么样,得找个机会试试才行。

“我也有系统,咱俩的系统基本上是一样的,我也没弄懂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有些一些猜测得试试才知道。”

景甜闻声转过身来眼睛亮晶晶的说道:

“你想到什么啦,快说给我听听。”

黄权思索了下,左右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想从这里活着出去就得和景甜互帮互助才行,于是便认真讲道:

“目前确认的信息是丧尸是通过人变异而来的,它们拥有听觉,声音会吸引他们。嗅觉和视觉需要待会做实验验证一下。我刚才杀死了一只丧尸,等级变成了1级(1/100),功勋点也加了一点,另外功勋点好像可以将道具进行认证,天赋技能里面也多了个叫【灵能掌握】东西,具体怎么使用我还不知道。”

林林总总黄权将知道的和景甜都讲了一遍。

景甜正听得入神,突然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声。

“算算咱俩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说着黄权扫向了包厢中间的餐桌,上面还剩下不少残羹剩菜以及被切剩下一小块的蛋糕,看来应该是有人在这开生日宴会,散了局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

景甜早就发现了桌上的东西,只不过一直以来的良好修养让她有些抹不开。

黄权就没这些讲究了,说了声:“我去桌上拿些吃的过来”就立刻准备撑起身,只是胳膊被抓的太久,已经麻了,一下没吃住力就栽倒景甜香喷喷的怀里。

景甜见黄权突然栽倒心里有些急,也顾不得胸口被隔得有些生疼,连忙道:

“权哥,你..你怎么了,千万别死啊~”

“我没事,胳膊刚才被你抓的太久有些麻了。”

景甜听到原因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权哥你别起了,我去拿吧”

黄权此时只感觉自己躺云端之上,又软又舒服,于是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别,脑垫波的待遇我还没享受过呢。”

景甜又羞又气: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东西!”

说完用力的把他推了起来。

黄权站起身来到圆桌前,将还剩的几盘菜和两双一次性筷子拿了过来,又回身把那块卖相还不错的蛋糕递给了景甜说道:

“吃吧,恢复些力气,一会还有事情要做。”

景甜见黄权把唯一那块看上去没被动过的蛋糕递给了自己,犹豫了一下没有接。

“我是女孩子力气小,吃..吃了也帮不到什么忙,还是你吃吧。”

黄权笑了一下,还是将蛋糕塞到她手里说道:

“能吃饱就行,都这时候了没那么多讲究,就这一小块蛋糕我也吃不饱,还是要吃这些菜的,都一样。”

说完便掰开一双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景甜小口抿着面包,眼睛里水汪汪的。

以前在单位追她的男同事有很多,也送了她很多礼物,每次过生日都有人抢着给她买蛋糕,可是此刻,她只觉得那些都没有这一小块蛋糕甜。

黄权盘坐在地上端着盘子吃东西,10月份的气温有点低,这些菜应该还没有变质,只是坐在地上着实有些不舒服,可是一想到对面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又放弃了在桌子上吃的打算。

两人吃着东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黄权吃的差不多了,看景甜也把那块小蛋糕吃完了,便准备开始做实验。

“想要自救就必须搞清楚丧尸的习性,不然我们出了这个屋子就会死。”

景甜点了点头问道:

“嗯,你想怎么做呀?”

黄权想了一下说道:

“丧尸的听觉已经确定了,现在应该试试丧尸的嗅觉。”

说完站起身,来到圆桌边上端起一盆有荤有素的菜走到窗前。

景甜马上就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连忙起身过来把手放在窗子的把手上。

见景甜主动过来帮忙,黄权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说道:

“我喊一二三,数到三,你立刻把窗子拉开,等我把这盆菜泼出去后你立刻把窗户关上退后。”

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黄权还不太确定丧尸的视觉到底怎么样,目前来看自己在二楼,而楼下的那些游荡的丧尸从来没往上看一眼,就算偶尔有目光对视,那些丧尸也没漏出兴趣,不过万一有什么变异品种呢。

还是小心些为好。

交代完,黄权轻声数着:

“一”

“二”

“三!”

待景甜拉开窗子的一瞬间,他迅速将一整盆菜泼了出去,还好盆没扔出去,不然造成了大的响声就没办法判断丧尸的行动了。

景甜迅速关好窗户退了一步。

黄权看了眼窗下发现没什么异状便示意她可以过来往下看了。

一盆有荤有素的菜被黄权泼了老远,零零散散的撒了一地,有些还洒到了丧尸身上,这些丧尸对这些东西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丧尸对熟的东西没兴趣要生的?

想到这黄权又回来到屋里的尸体旁边,将桌布的一角撕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兜住一块碎肉包了起来。虽然和这尸体在一个屋子里呆了半天也没什么事,但是还是小心为妙。

拎着桌布走到窗前,景甜明显还有些害怕,刚恢复些红润的脸颊又开始吓得发白。

黄权见状说道:

“我自己来吧,你离远一点。”

没想到景甜缺立即摇了摇头坚定的回道:

“不,我..我要帮忙。”

黄权摇了摇头没有在阻止。

虽然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但景甜心里至少感觉自己也为生存下去在做努力,一旦松懈下来后不晓得自己还减不坚持的住。

将布包扔下去后,街上的丧尸依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过。

景甜这时似乎想到什么,立即说道:

“丧尸的血肉是他们同类,是不是只有人类的血才有效果?”

对啊,一定是这样!

可是现在这情况到哪去弄人血,把自己割伤不太现实,先不说屋子里没有工具,万一要是引来大量丧尸,这个包厢的小木门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思来想去还是没有什么办法啊。

黄权抬头看了一样同样陷入思索的景甜,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景甜之前不是来大姨妈了么,这不是就有了!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

黄权一把拉过苦思中的景甜,对着她那双透着惊愕肩颈迫不及待的说了句:

“快脱衣服,我有办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