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涩柠 > 第一章
 
  九月,景市已入秋,天气不燥不冷,是一年之中最惬意的季节。

  于凝正在巷子口的便利店买面条,七挑八选,还是没找到母亲平日买的那种,封纸是绿色的挂面。便利店的老板见她神色紧张,问道:“小姑娘啊,找什么呢?”

  于凝从货架中抬起头,双手胡乱比划:“就那个绿色的,上面画着一个人头,那种面条还有吗?”

  她身形偏胖,双手肉嘟嘟的,这样比划起来有点滑稽。便利店老板忍不住笑起来,脸上的褶皱也向上提了提。

  “那个啊,卖完了呢。”

  于凝脸上流露出遗憾,说:“我可喜欢吃那种面条了,下次老板进多点呗。”

  便利店老板在这开了十几年,附近的居民也都混了个脸熟,他知道她是老于家的胖姑娘,爽快的应:“行嘞。这个牌子的挂面卖得可好,是该多进点货。你明天再过来看。”

  于凝应了声好,随后挑了几根双汇火腿肠,结账。

  一阵微风吹过,巷子边几棵高壮的银杏树窸窣作响。于凝一路走回去,和巷子里的各个邻居挨个打着招呼,氛围很是热闹。于凝白白胖胖,性格温柔开朗,住在这里的大婶大伯都很喜欢她。

  回到家,于母正在做红烧肉,家里肉香四溢。于凝跑到厨房,眼巴巴地看着还未出锅的红烧肉,喉咙处滚了滚。

  于母见她一脸馋相,笑着说:“小馋猫,去打电话给你爸,可以回家吃饭了。”于父在一家公司里做文员,上班处离家并不远,脚程半小时,骑自行车只用十多分钟。

  明天是于凝上高中的第一天,为了庆祝,于父回来时提了只烤鸭。于母忍不住嗔怪:“家里都那么多菜了,怎么还买烤鸭?”

  于父笑嘻嘻地解释:“这不明天就开学了,给阿凝庆祝嘛。老婆,就吃一次。”他身材偏胖,五官端正,一笑起来看上去喜气洋洋。于母的气消了大半。

  于母当年是老家乡下闻名的大美人,对她有意思的小伙子多的能排条队。按照于母的说法,就是上门提亲的人都把门槛踩破了。可于母最后选择了于父,这个其貌不扬,有点微胖的男人。

  偶尔两人吵架时,于母也会调侃当年怎么就看上于父。但更多时候,于母和于父相处都十分和谐。可以说,都是于父在让着于母。在于凝看来,于父“不与人争”的胸怀,才是赢得美人归的主要原因。

  于凝老家有祭祖的习俗。家里通常会摆放着列祖列宗的牌匾,逢年过节,或者遇到重大事件时,会用新鲜水果,和丰盛的菜品祭拜祖先牌匾,一是缅怀先祖,二是祈福。燃香、烧纸钱时还要对着牌匾虔诚的磕头。

  于母菜做好后,三人一齐把菜端到桌上,舀上三碗白米饭,摆好筷子。

  祭祖用的桌子是长桌,右边的果盘上摆满了各种应季新鲜水果,左边则是按照习俗摆放的饭菜。于父把铁盆里的纸钱点燃,于母在烛台上燃香。

  等于母把香插好后,于父用木棍翻着纸钱,好让其烧的彻底。于凝自觉地鞠三下躬,又就着地板上的海绵垫子磕了三个头。

  于父在一旁念念有词:“列祖列宗在上,保佑我们阿凝高中生活顺顺利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学习进步……”

  接着,于父和于母相继磕了头。纸钱燃尽后,整场祭祖仪式也算结束。

  饭桌上,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是些见怪不怪的家常话题,衬得整个家暖洋洋的。

  于母烧的红烧肉肥而不腻,各种调料放的刚刚好。于父和于凝吃的不亦乐乎,于父伸筷正欲再夹,被于母拦住,说:“老于,你不能再吃红烧肉了,你上次公司体检不是血脂高?少吃肉,多吃青菜,你得减肥了。”

  于父缩回筷子,小声地说:“行行行,都给咱女儿吃。”

  于母看他一眼,又给于凝夹了块红烧肉,说:“阿凝你这顿多吃点,马上就要念高中,还在长身体呢。”于凝考上了景市最好的高中,于父于母十分开心,整个假期,于凝在家里都受到十分的优待,这导致她又胖了几公斤。

  在母亲的投喂下,她吃了半碗红烧肉,还有半条鱼,一个鸭腿。正在于母夹另一个鸭腿给她时,她摸摸圆滚滚的肚皮,连忙说:“妈,我吃不下了。真的撑了。”

  鸭腿兜兜转转便到了于父碗里。

  生活看似缓慢而平淡的进行着,马上,于凝便要进入新的人生阶段。人总要离开避风港湾,去经历风雨,感受世间万象。想到这,她对未知的高中生活既有好奇,又有不安。

  第二天去学校报到时,于母非要陪着去,于凝无奈地说:“爸妈,学校离家不远啊。再说今天开学,学校门口人肯定很多,你们就不用去增加人群拥挤度了。”

  于母只能叹口气,说:“行吧,你长大了。去的路上单车骑慢点,好好看路。听到没?”

  于凝点头,挥挥手便骑上崭新的那辆自行车,一溜烟就消失在巷子口。

  新的一天学校果然人山人海,除了新生,还有陪伴新生来报名的家长。虽然学校之前有通知,不让家长进入校内,但还是有许多家长跟着孩子来到学校,然后又在门口的围栏前望穿秋水。

  于凝把自行车停好后,跟着人群汇入高一教学楼。

  第一高中的教学楼整体为砖红色,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楼上,看上去庄严肃正。

  于凝胖胖的身躯挤在同学群里,额间不自觉地冒汗。突然人群往前推了一下,于凝踉跄几步,撞到前方的人。那人高挺清瘦,被撞到后也有些身形不稳。于凝急忙道歉:“对不起,同学。”

  男生略微侧头,扬起淡淡的微笑,灿若星辰。

  他说:“没关系。”

  于凝怔怔地看着他,内心小鹿乱撞。她低头,有些怯懦,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直接对上他的视线。

  正在这时,后面另一个声音响起:“胖妹!走路小心点!你不知道你那样的身形会压死人吗?”

  于凝无措的看过去,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很瘦,五官刻薄的就和他说出来的话一样。她很想反驳,但脑子一片空白。周围人的视线好似都集中过来,人群向教学楼移动的速度好像也变得慢腾腾。

  周围同学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不知道是不是在打趣着她此刻的难堪……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白皙的脸上,耳垂上,都爬满鲜艳的火烧云。

  要说什么?才会显得不那么劣势?

  要做什么?才会看起来不那么拘谨?

  于凝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她直接放弃思考。抬头给了刻薄男轻飘飘的一眼。

  算了。不计较了。

  本着于父的“不与人争”的友好心态,她不打算在开学第一天就与人争执。想是这么想的,不知为何她的内心却有点儿淡淡的悲伤呢?

  于凝若无其事的跟着人群走着,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

  而另一边,刻薄男脸色不大好看。他万般有耐心的观察着胖妹的表情,身体动作,看着她的怯懦,隐忍,迫不及待的想要观赏她的爆发。

  他甚至已经在心里写好下一句同样刻薄的台词了。就等着那个胖妹反击,然后他就能在人群中舌灿莲花,哗众取宠。

  可胖妹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就好像他是个笑话。

  可怎么会呢?他怎么会是笑话呢?

  他胸中燃起愤怒的熊熊烈火,却无处可发,只能憋在心中,盘算着下一次,绝对不能让她好看。

  *

  高一三班已坐满一半的人,于凝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等到教室被填满时,老师也走进室内。是看上去比较年轻的女老师,她把公文包放在桌上,拿了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王青”两个字,还有一串电话号码。

  她转身,说:“同学们好,我是高一三班的班主任,王青。很高兴能在高一这个新的阶段,与你们同行。接下来的这学期,我将陪伴你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我是负责教英语的,同学以后有什么学科或生活上的困惑,都可以通过电话号码联系我,或者去办公室。”

  底下同学们频频点头。她接着说:“那么,接下来,就是大家自我介绍的环节了。简要说一下自己的姓名,毕业初中,还有爱好特长,我们一起来了解对方。在座位上站起来就好。来,先从这边的同学开始,一行一行的接下去。”

  于凝松了一口气,她坐最后一排,不用那么早进行自我介绍。

  她环顾教室四周,并没有看到那个清隽的身影。不过还好,那个尖嘴猴腮的刻薄男也没在这个班。

  第一个站起来介绍的是一个女孩子,长相清秀,声音软糯:“大家好,我叫许小芝。初中是在第一高中的附属初中念得。特长是跳舞,画画。”

  她话音刚落,就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起哄:“跳舞!来一个,来一个!”

  女孩羞得涨红了脸。

  班主任王青稳住局势:“等有机会再给大家表演节目,今天先互相认识一下。”台下立马掀起一阵失望的叹息。

  有了第一个模板,后面的同学大多都照着这样说。大家的兴趣爱好各不相同,有人说自己爱好睡觉,惹得班内一阵哄笑。

  班里一半的人是初中部的,剩下的都是其他初中考进来的。于凝是从第二初中部考进来,除此之外,还有明志初中,第三初中等等。

  介绍环节约莫花了半小时。王青把节奏把控的很好,铃声响起前,她最后一句话及时落下:“同学们先休息,大家互相认识认识。”

  虽说是新集体,一下课,班里还是乱哄哄炸开了锅。教室每寸空间都充斥着青春的活力,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斥着光。

  一个长相清秀,笑起来很有喜感的男生,转过身就说:“兄弟们,有机会去打球啊!”

  于凝记得他,他就是那个说自己爱好睡觉惹得全班哄笑那个男生,叫刘毅然。

  他才说完,底下一片回应。

  “好啊!”

  “什么时候?”

  “是篮球吗?”

  “你们看那场球赛了吗?”

  ……

  共同爱好是人际交往的重要纽带,一群男生很快聚到一起津津有味地聊起来。

  于凝的同桌是个又高又壮的男生,叫段永义。他的肤色有点黑,笑起来牙齿显得特白。此时他正在男生堆里参与讨论,时而发出爽朗的笑声。

  上课铃急促的响起,大家回到座位。接下来就是发新书,学习校规。最后的环节很枯燥,大家都听得昏昏欲睡。于凝强忍困意,坐直身子,仔细听着。

  课桌上的课本崭新的发亮。文具盒、铅笔、碳素笔,一切都是新的。

  新的学期,新的生活,随着老师宣读校规的声音缓缓展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