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四章 待我本星陨落
 
  鲍聪聪几乎是一路惨叫着冲进了自己的屋子。在撞上门的时候,她已经看到那东西涌进7楼楼道,铺天盖地似的向着她扑过来。

  几乎被吓掉了半条命,鲍聪聪冲过去拖着桌子椅子开始顶上自己的房门。这房门和一般的防盗门差不多,没有隔离区的小窗户,只有个猫眼。鲍聪聪听着门口“碰碰碰”的撞击声响了好一会儿,等到声音停息了好半天,她也不敢去猫眼窥视一眼。

  苦竹这家伙到底给她扔在什么鬼地方了?那是什么东西?泥巴怪?淤泥精?史莱姆?刚才她是不是差点被吃了?外面阳台看下去地面依然干净如初,也没看到有突发泥石流的迹象啊。

  “苦竹你这个混蛋!”

  鲍聪聪缓过了劲,气呼呼的准备质问苦竹。她和他什么仇什么怨,给了他大纲他还想害死她?为了篇大纲至于吗?

  上了“锦翡”小说网,鲍聪聪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段话质问苦竹。没想到苦竹正好在线,鲍聪聪刚发过去对方就回信息了。

  苦竹:我让他过去的。

  地球的小可怜:啥?你真的为了篇大纲准备杀人灭口?

  苦竹:不不不,我是让他去和你打个招呼。107区加上你只有三个住户,我怕你寂寞才让他去打个招呼的。

  地球的小可怜:……你驴我吧?那个软泥怪只会杀人不会打招呼吧?

  鲍聪聪觉得对方这句话信息量有点略大,够她深思十分钟。

  107区是什么?为什么只有三个住户?这个软泥怪为什么能算一个住户?苦竹为什么让它和自己打招呼?他又是用什么办法通知软泥怪来和自己打招呼的?他和软泥怪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另一个住户就是苦竹?

  想得越多,鲍聪聪惶然发现很多事情似乎逻辑都不太对。

  她一睁眼出现的房间和地球房间相差无几,有床有衣柜有卫生间,桌子上有电脑,有浏览器,有简体中文。这让她即使已经明确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却依然认为这个世界和地球环境相差无几,依然认为坐在电脑那一头的苦竹,应该是个和自己相仿的黑发的中国人。

  但是,自己穿越了啊。穿越到一个有着两个太阳,天空颜色绚丽诡谲的地方了啊。这里叫做外陆,不叫地球,那么坐在电脑另一端的,就一定是人类吗?

  不不不,即使不是人类,看看这床,这桌子,这电脑,对面也一定是个人型生物吧?没准是精灵?妖精?吸血鬼?阿凡达?

  鲍聪聪脑子乱糟糟的,不知道自己乱想些什么。等到她恍了恍神,发现自己对话框中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发过去了。

  地球的小可怜:你是人类吗?

  苦竹:你觉得我是人类那我就是人类吧?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样子?

  鲍聪聪抓了抓头发,有点苦恼。这种问法,对方不是人类的可能性最少六成以上。不过即使不是人类,精灵、天使其实也挺好的。实在不行,神仙也行啊。

  鲍聪聪盯着苦竹的回复信息,忍不住开了脑洞,想着电脑对面大概有着风姿绰约的美人微笑着坐在桌前打字……

  她的脑洞还没开完,消息还没回复,突然一瞬间天色黑了下来。鲍聪聪忍不住向着阳台张望,正好看到窗外绚丽的天空变成了玄色的夜空,满天都是似乎要掉下来的星球虚影,而在天空正中唯一的确实浮现的,是一颗巨大的翡翠色的星球。那星球如此巨大,就像是在外域中仰望天空。

  这个异象维持了差不多一刻钟,夜空布满星球的异状才慢慢的消散。不过天空虽然恢复了蓝紫色的颜色,却比刚才多出一条翡翠色带像是游龙一样在天空中穿梭不停。

  鲍聪聪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一直到脖子僵了才低下头来。刚才的景象太具有冲击性了,太让人咂舌了。没有微博微信朋友圈的鲍聪聪第一反应就是和苦竹分享一下刚才看到的天空。

  地球的小可怜:苦竹,你刚才看没看到天空出现的异象?星空啊,和魔兽的外域一样的星空,太壮丽了!那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鲍聪聪满脸兴奋,嘴角翘起,在这个小说都没得看的地方,她终于找到一点人生乐趣了。

  外陆的天空已经恢复了绚丽多姿,而在内陆,夜空如缎,墨色无边无际,无数巨大的星球悬挂天空。一阵风吹过,竹林叶片翻涌,竹影婆娑,星空中光芒在竹影间舞动,给竹林中那所宫殿明暗斑驳的光影。

  宫殿正中的大殿中是一口泉眼,泉水涌动,清池中水波荡漾。在水波中,三个小小的水镜随波沉浮,在最靠近泉眼的那面水镜中,一个扎着马尾的满脸激动的女子正坐在电脑前奋力打字。

  一根白暂修长的手指笨拙的触碰了下水镜,看到水面荡起一波涟漪又快速的抬起。一滴水滴顺着修长的手指滑落,而后被舌尖轻轻舔下。

  乌黑的长发流泻入水,发尾散开在水中如灵蛇般飘动。等涟漪止住,水面中清晰的倒映出一副精美的面孔。

  唇如樱花,眉眼含情,当舌尖舔过手指,一抹殷红在唇间稍纵即逝,勾人视线。而现在他的视线,却全部被水镜中的女子吸引。

  “锦翡,贺你驻形。”

  “锦翡,贺你驻形。”

  ……

  有无数声音在宫殿外响起。有的如同风吹树叶,有的如同火焰爆响,有的如同鹿鸣呦呦,还有的声音似乎鸾凤低鸣。这些声音在宫殿上空交织着似乎自然的奏鸣,落在殿中男子的耳中却是相同的;“锦翡,贺你驻形。”

  而这个男子对于这些祝贺的声音毫不在意。他全神贯注的盯着水镜嘴角翘起的女子,自己的嘴角也翘起一个同样的弧度,

  指尖轻轻点在水镜上,女子的影子一瞬间因涟漪变得飘荡模糊。

  低沉的声音如水波在大殿中缓缓荡开:“你是我的驻形者,就将永远属于我,直到我本星陨落之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