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二十三章 这才是世界的根本
 
  鲍聪聪少见的,从锦翡的声音中听出了一抹危险。

  “等等,我道歉我道歉……”身为趋吉避凶的人类,鲍聪聪马上端正态度道歉。不过显然锦翡没打算这么简单放过她。他搂着鲍聪聪的肩膀,开门走出房门。

  楼道消失了。原本在鲍聪聪印象中和普通小区相差无几的白色墙壁再也不见。整个楼道被一个散发着蒙蒙绿意的漩涡填满。锦翡完全没理会鲍聪聪的惨叫声,一步踏进了这个漩涡。

  原来这就是他每次来得这么快的原因啊。鲍聪聪苦中作乐的想着。

  一步跨出,天差地别。鲍聪聪眼睛还没有适应一瞬间的黑暗,整个视线就已经被斑斓的色彩充斥着。她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望着眼前如同被后现代艺术家泼满水彩的天地。

  没错,这篇绚烂,来自一片天地。

  鲍聪聪从来没有想到过天地间能有这么多颜色。隔离区的天空已经够绚丽多彩,但是地面却灰扑扑毫无生气。但是这片天地,天空深深浅浅,各种颜色交错流动,绿和红成黄,红和蓝成紫,深深浅浅错综复杂,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颜色。

  而在天空之外,也到处都是颜色。

  五彩斑斓的地面——也或者那不是地面,色彩变化着流动着,看不出脚下到底是固体还是液体的。

  除此之外,还有色彩斑斓的空气。鲍聪聪憋着气,等着一条混着绿色的紫色色带从自己口鼻边滑走。那颜色太像毒气,她不敢吸。

  “这是什么地方?”鲍聪聪忍不住瑟缩着问。锦翡现在抱着鲍聪聪站在半空中,四周都是各种乱糟糟的颜色。这种上下左右一团乱乎的地方让她毛骨悚然,扒着锦翡的脖子连动都不敢动。

  “这就是刚刚接受死亡的那个世界啊。”锦翡的声音在鲍聪聪的耳边响起。

  “啥?”鲍聪聪猛地转头看向锦翡,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上浮现着一抹讥笑。

  “等等,什么叫刚刚接受死亡的世界?”鲍聪聪觉得自己有点乱,脑子有点不够用,可能刚才没注意吸了一口毒气。她做了什么?写了本同人,穿了次书,救了个人,看了一场灾难……

  “这是我刚才驾临的那个世界?”鲍聪聪目瞪口呆,她又转头向着下面看去。依然是色彩斑斓让人看得头晕,依然是无法分辨陆地水面。那山谷、那小镇、那些人和那最后向她微笑的少年都看不到了。

  她一直以为所谓的破坏世界,就好像少掉的那些章节,重新落在曾发生过的时间节点上。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世界的剧情被破坏,就意味一个世界死去了。

  “不,不可能。”想到这些,鲍聪聪忍不住发抖。破坏掉一本书只是来而不往,而毁掉一个世界……

  锦翡收紧了手臂,紧贴着鲍聪聪的耳朵说:“你知道多危险了吧?降临其他人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将由别人主宰。如果你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话,你会被别人的世界同化!”

  他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抱着鲍聪聪的手臂也越来越紧,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怒意和无奈:“我说过交给我就行了,全都交给我,我不会放过他的。聪聪,如果你有任何意外的话,你有想过我会怎么样吗?我绝对不能失去你啊!”

  鲍聪聪满脸的迷茫,脑子里一瞬间被塞进来太多的信息让人无法负荷。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锦翡最后那句话,忍不住整个脸就烧了起来。

  “我,我没想过这么严重,”鲍聪聪结结巴巴的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出这事。”

  顿了顿,鲍聪聪又问:“那这个世界就……”

  她话刚说了一半,眼前一直变换飘动的色彩突然凝固了。五彩的空气,五彩的天空,五彩的地面或者水面。原本灵活到让人头晕的颜色一瞬间凝固的感觉,让人心悸。

  然后,这些颜色,化了。变成白色的光团,一团一团的飘荡着向着上空飞去。数不清有多少光团飘荡而起,就似乎在夜空中绽放的孔明灯,带着希望似的冲上天空。

  这一幕明明很美,非常美,万色斑斓全部清除,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白色。数以万计的光团向着天空而去,明明很美的景象,鲍聪聪却觉得似乎心里有什么缺失了一角,胸口闷闷的,想哭。

  “走了。搂好我。”

  锦翡说完,再次一步踏入漩涡,而鲍聪聪眼睛望着那些光团,脑袋中一片空白。

  回到鲍聪聪的房间后,锦翡将鲍聪聪放在床上,退开一步走在椅子上。鲍聪聪愣愣的坐了好一会儿,等到反应过来,却觉得自己脸上沁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刚刚那是什么?”鲍聪聪问。在她的身边,那个小小的光团依然飘荡着,像个调皮的孩子吻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锦翡面对鲍聪聪的眼泪似乎有些不适。他板着脸把自己衣袖递过去,看到鲍聪聪用自己手胡乱抹着脸,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是命运之源。”锦翡回答,“每当一个世界死去,这个世界中凝固的命运之源就会散去,化为新的命运之力四散到轩宇中。”

  “命运之源?死去的世界?临构、驾临、眷属?小说网站?”鲍聪聪低声喃喃自语,声音却越来越大。说到最后,她一把抓住锦翡的衣领,吼道:“锦翡,你别把我当傻瓜。什么小说网站,什么写小说混积分。你和我说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和我说清楚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东西?”

  锦翡显然没想到鲍聪聪是这个反应。原本他才是理直气壮的那一个,为什么现在鲍聪聪跪在床上,扯着他的衣服,倒像是他才是理亏的那个?

  “说啊!”鲍聪聪开始晃荡起锦翡的衣领。

  感觉自己似乎被套路了的锦翡皱了皱眉,握住了鲍聪聪的手。他盯着鲍聪聪的眼睛,郑重的说:“如果你能够完结一本小说,我就把所有隐瞒的事情都告诉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