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四十四章 少年与虫族
 
  在人族基本灭绝的末世,虫族和兽人族是天生的敌人。

  虫族生殖繁衍极快,每隔几年就会对兽人族城池进行一次大型的袭击。平时兽人族对虫族攻城其实多有应对,但是对于罗云城这种远离虫族领地的边陲小城,平时袭击的虫族都是散兵游勇,根本见不到这么大型的、有组织有纪律的虫潮。

  这次被袭击的城池,除了罗云城还有附近的星华城和墨穗城。三个城市人口并不多,但是折损的幼兽却不少,尤其是本来数量稀少的雌兽,这次三个避难的城市,总共救出来的雌兽只有不到五十只!

  罗云城救出来的二十七只雌兽已经占了三个城市的一半还要多!

  整个庇护所都陷入一种愁云惨淡中。

  朱云絮作为庇护所负责幼兽的负责人,最近和负责罗云城雌兽的柳依依走得很近。对于这个潇洒俊逸,谈吐举止文质彬彬的男子,柳依依也很有好感。看着女主和反派男配相谈甚欢,作为作者的鲍聪聪急的四爪挠心。

  她都在这庇护所住了三天了,男主呢?

  守护世界最主要的职责一是防止男女主死亡,另一个则是保证主线顺利进行。就比如这个兽人文,如果最后虫族灭了兽人们,完全与小说主线相悖,鲍聪聪的这个世界也同时是临构失败了。这也是在总裁文里,鲍聪聪要努力推动女主按照剧情带球跑的原因。

  鲍聪聪住在庇护所的第四天,又有几辆护卫车冲入了庇护所。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虫潮。除了附近的三个城市,稍远的两个城市也遭遇虫潮,在逃难的期间,他们被虫潮追击,一直逃到这里。

  “依依,”朱云絮安抚的拍了拍柳依依的肩膀,“我要去杀虫族,广场上也有一些逃难的幼兽,拜托你帮我安抚一下它们好吗?”

  俊逸的男子眼眸微亮,其中充满鼓励信赖的意味。柳依依无缘由的红了脸,轻轻点了下头。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鲍聪聪翻了个白眼。

  身为狐族的朱云絮样貌俊逸,待人亲和,但是却满腹阴毒。最擅长勾引女人和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原本剧情中他企图利用女主然后杀死女主,幸好被男主破坏了计划,反而促进了男女主感情升温。

  现在眼看着他就要利用女主了,那么那个缺席的男主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鲍聪聪趁着现在庇护所一片人仰马翻,人手不足,悄悄从小兽院里溜了出来。在兽人世界里,没有兽人会故意伤害幼兽,安全问题鲍聪聪倒是不担心。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家男主到底还活没活着。

  东闻闻西嗅嗅,鲍聪聪顺着墙根慢慢蹭着。不知不觉中,喊杀声和嘶吼声渐渐为不可闻。而空寂的味道渐浓,四周野草疯涨,建筑物显出破败景象,到处是散落着的断壁残垣。

  因为是幼兽,鲍聪聪本身视线太低。等她注意到自己迷路了的时候,她正孤零零站在一片破败的房屋边上。野草、枯树、乌鸦在树枝间发出嘎嘎的怪叫,整个即将进入鬼片的氛围。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回去?鲍聪聪蹲坐在砖地上,一脸懵逼。

  噗嗖嗖一阵飞鸟腾飞的声音,枯枝发出了咯吱的断裂声。一阵凉风吹过,叶片沙沙作响,这些声音让鲍聪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地方,放在电视中不是钻出只鬼来,大概就是钻出只怪物来了。

  鲍聪聪缩了缩脖子,快速钻进了不远处的老屋。老屋中光线昏暗,只有破碎的门扉和窗口投入明亮到刺目的光线。地上尘土堆积着厚厚的一层,在光线中无数灰尘飘动着。她刚钻进屋子,尘土飞扬,惹得她打了一个细小的喷嚏。

  “谁?”充满警惕的声音在老屋的角落里响起来。

  鲍聪聪吓了一跳,呜的惊叫了一声。

  老屋的角落响起瑟瑟的响声,其中还夹杂着低低的呻吟声。鲍聪聪好奇的小心靠近了几步,注意到角落里窝着小小一团,看起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

  兽人雌兽半岁化形,雄兽一岁化形,刚一化形就有差不多五岁孩童的样貌。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兽人们十一岁外貌就已经是成人外貌了。看这个人身材不高,还是少年的样貌,应该还不超过八岁。

  那小小的一团也是一只小兽人,带着浓浓的血腥味窝在那里。黑漆漆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脸上,黑色的猫耳,黑色的猫尾,还有明显不合身的一套制服。

  看到鲍聪聪幼犬的模样,他明显愣了一下,松了口气。脸上的警惕退去,少年才显示出满脸的疲惫和痛楚。

  “小家伙,这里太危险了。快离开这里。”兽人少年对着鲍聪聪挥了挥手,看到鲍聪聪又向前跨了一小步,他有些激动的阻止着:“这里太危险了,快走!别过来!咳咳。”

  鲍聪聪歪着头看着他有些犹豫。她文里没有黑色猫耳少年的配角,连有名字的炮灰都没有,这个少年充其量是个路人。但是看着少年因为扯动伤口而痛苦的低吟,鲍聪聪本人又有些心疼。

  “呜呜……”帮忙用不用啊?鲍聪聪又往前走了两步,几乎快要走到少年的身边了。

  “你……来不及了。”

  少年望着鲍聪聪的背后,惨白的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

  鲍聪聪跟着他的视线转过头去,看到破碎的门扉处被一个巨大的身形遮挡着光线。那身形逆着光,只在身边的轮廓上镶着一圈暗金的光晕。

  鲍聪聪突然理解了少年这一瞬间的绝望。那是一只巨大的虫族,有着能够刺穿人身体的螯枝。而在虫族的对面只有一只幼兽和一个伤到爬不起来还在努力的少年。

  “砰”门扉的碎片四溅。那只虫族用螯枝轻松砸碎了破旧的门扉,巨大的身体正努力挤进这间对它来说低矮的小屋来。

  “小家伙,你过来。到我身后来。”爬不起来的少年跪行了两步,努力将鲍聪聪藏在自己身后。他手里抓住一把长刀,屏息凝神望着那只虫族的螯枝。而鲍聪聪凝视着少年腰际血肉外翻的巨大伤口,觉得有点鼻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