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五十章 你的心,我给你
 
  女童的声音甜糯,似乎拌了糖,掺了蜜,软软甜甜的落在心底。

  “不会的。”何靖枝幽幽说,“因为那些都不是你。”

  少年用下巴蹭了蹭女孩柔软的发顶,感到那细软的头发骚的下巴微痒。他看着雪白的墙壁,有些吃味的问:“聪聪,你会为他们难过吗?那些都是假的,是不存在的。你会为虚假难过吗?”

  “我会啊。”鲍聪聪应了一声。在感觉到何靖枝不满的用下巴磕了下她头顶,她惊呼了一声,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别太过分啊,锦翡。”鲍聪聪抱怨着,“看电视剧、看小说,看到难过处掉眼泪不是很正常吗?即使你也知道那是假的。我当年看我兔的时候眼泪就没干过。”

  何靖枝垂下头,盯着鲍聪聪的眼睛,“我兔是谁?你为什么要为他流泪?告诉我,我去打他一顿。”

  鲍聪聪捏着何靖枝的腰拧了一把,气呼呼的吼了一句:“闭嘴。”

  何靖枝似乎有些不理解,用力把鲍聪聪往上托了托,让她和自己平视。而后,鲍聪聪就看到那对薄唇开合,少年清越的声音从中吐出:“聪聪,别为他们难过好吗?我会心疼的。”

  鲍聪聪忍不住笑了。哪能不难过呢?那是有着骨血的人物,那是有着性格的灵魂。那是激昂,那是悲怆,那是满腔热血喷薄,那是悲凉人生曲折。那是不屈,那是抗争,那是每一段可歌可泣的命运啊。

  敬畏命运,为之震撼,又有什么不能难过的呢?

  “锦翡,你这个笨蛋。”鲍聪聪伸出短短的手抱紧何靖枝,“如果我真的不难过的话,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她亲了亲何靖枝的下巴,又亲了亲他的薄唇,狡黠的笑了笑:“你要学会喜欢我的难过啊,锦翡。”

  “嗯。”何靖枝轻轻应了一声。

  树叶黄了,树叶落了。天地白了,天地绿了。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保卫基地中的兽人们,也都和自己收养的小姑娘们融洽起来。

  “明天那些一岁的雄兽就要化形了。”何靖枝一边准备早餐一边对坐在桌边的小姑娘说话。兽人族的幼年期较短,半年过去了,少年身材蹿高了一段,鲍聪聪也长高了一些。

  鲍聪聪晃着腿坐在桌子前,看着厨房里何靖枝忙碌的身形。少年最近抽高了不少,身形看起来有些纤瘦高挑,像是一根直刺天空的翠竹。

  “我听说雄兽是不会被收养的,也不会安排和雌兽一起上课?”鲍聪聪问,她记得雄兽在化形后会直接进入预备役,开始学习如何激发异能。在学习方面也偏重实战,和雌兽学习的内容大行径庭。

  “你听玄釉说的?”何靖枝解了围裙,端着早餐走出来。一边快手快脚把早餐布置好,一边磨着牙,“我不是让你离那只黑猫远着点?”

  玄釉就是半年前那只想“收养”鲍聪聪的猫耳少年。鲍聪聪被何靖枝带走后,他放弃收养其他雌兽,坚持纠缠鲍聪聪,即使被何靖枝揍了几顿也绝不退缩。半年过去了,现在玄釉已经和鲍聪聪混了个脸熟。

  鲍聪聪吃吃笑着,亲了亲何靖枝的脸颊。少年脸红了红,揉了一把小姑娘的头,凶她:“快吃。吃饱了,等一下隔壁那女的就过来接你了。”

  果然没一会儿,鲍聪聪早饭刚刚吃完,柳依依就过来接人了。何靖枝把鲍聪聪交到她手里,目送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消失在楼梯口。

  一根粗壮的手臂搭在何靖枝单薄的肩膀上。杨清柠的笑声从何靖枝身边传过来:“别看了,人都走了。”

  何靖枝把他的手臂甩下来,伸手递了个文件给他:“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坏消息是什么?”杨清柠看了看手里的文件,随口问。

  “虫潮要开始了。”

  杨清柠一震,猛地转过头来:“好消息呢?”

  何靖枝叹了口气:“你房间借住那女人的情人要过来了。”看到杨清柠一脸暴怒,他恶意的又加了一句:“估计那小白脸这次会把这女人带回去。”

  “休想,”杨清柠咬牙切齿的说,“我绝对不会放依依走的。”

  鲍聪聪今天离开西区,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来来往往都是穿着制服的军人,他们脚步匆匆,神色肃杀。看到鲍聪聪也没有像是往常一样点头微笑,目不直视的径直离开。

  “出事了吗?”鲍聪聪问柳依依。柳依依有些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等到了晚上,鲍聪聪才有些意外的知道朱云絮明天会带着庇护所的战士来护卫基地。

  自从虫潮半年前出现,这个剧情分支方面早就崩了。鲍聪聪也不知道朱云絮来做什么,或许是护卫基地里有内奸?

  这么想了一晚上,鲍聪聪第二天起来精神不太好。柳依依据说生病了,今天也没起来。何靖枝和杨清柠要去迎接朱云絮他们,护送鲍聪聪上学的重任只能交给住在附近的银杏了。

  “没问题。”银杏扭曲的笑看着鲍聪聪,一脸痴汉像的将鲍聪聪接在怀里,“我最喜欢聪聪了,豁出命也会保护好她的。”

  “送聪聪到学校快点回来,我还有事情要你办。”杨清柠叮嘱。

  银杏抱着鲍聪聪一路不撒手,开开心心一直逗弄着鲍聪聪。因为晚上没睡好,鲍聪聪神色恍惚,被银杏抱着也没注意周遭。等到银杏停下脚步,鲍聪聪有些惊讶的发现她没在去学校的路上。

  “这是哪?”鲍聪聪打量了一下四周荒凉的环境,在银杏怀中挣扎起来,“送我回去!”

  “别闹。”银杏轻轻拍了下鲍聪聪的屁股,毫不在意她的挣扎,“我是为你好。我要送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你……”鲍聪聪刚要说什么,远远看到一只畸形的虫子从地下爬了出来。她惊骇的望着银杏扭曲的笑脸,惊呼:“你居然和虫族勾结在一起了?你要毁了兽人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