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六十一章 君子人如玉
 
  这不是官道,有些崎岖不平。一路驶来只觉得颠簸,现在马匹一路狂奔,车厢颠簸的像要起飞。那个黑衣人在车辕上东倒西歪,一个不注意又掉了下去。

  “四姑娘,有人。”春芽在鲍聪聪身后喊。

  鲍聪聪的视线都落在黑衣人身上,没注意到道路远处烟尘飞扬,几位骑手起着骏马一路飞驰电掣而来。听到春芽的声音,她才发现那几匹骏马已经快追到马车处,最前面那匹骏马上的骑手一身红衣,红色的披风被风吹得猎猎飞舞。

  大概是因为这几个骑手侵近马车,那个掉下去的黑夜人又爬上了车辕。鲍聪聪眼见着他在马车上一个倒伏,向着马车里扑了进去。

  鲍聪聪心都快吓出来了,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刹那间,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轿子顶瞬间飞了出去。一声惨叫之后,那红衣骑士在马身上弯腰,一把将一身白衣的苏宁云揽到怀中。

  白衣红披风随风交缠,两个人视线相对,骏马肌肉贲起扬蹄长嘶。这幅场景美得宛如一副油画,鲍聪聪第一个反应就是找根笔把这个场景记下来。

  第二个反应:那个红衣骑士怀里的美人好像是自己夫郎?

  红衣骑手在鲍聪聪面前停了下来,将她双手抱在怀中的苏宁云放在了地上。鲍聪聪扫了一眼自己的新婚夫郎,看到他衣衫凌乱,双眼盈泪,脸上一抹酡红显得非常刺眼。他落在地上退了两步,几个小厮冲上来,开始给他整理衣衫发饰。

  鲍聪聪向前一步,勉强喘匀了气向着马上的红衣骑手抱拳行礼:“多谢这位侠士搭救内人了,在下君家君天珩,愿备薄礼以酬谢侠士救命之恩。”

  马上的红衣侠士居高临下望着鲍聪聪。他一身红衣女装,长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一张看起来轻薄的红纱蒙住她的脸面,只露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

  这个世界男主内女主外,在外面的女人很少见蒙面的。如果不是看到她胸前起伏,鲍聪聪甚至以为她男扮女装呢。

  “你的夫郎?”红衣美女眼波流转,沙哑魅惑的声音响起,“既然是你的夫郎,那么你一份薄礼我可就笑纳了。”

  明明是磁性妩媚的声音,鲍聪聪身边几个小厮都忍不住红了耳朵,偏偏鲍聪聪听到耳朵里一阵阵全身发冷,就好像自己是被饿狼盯上的兔子。

  后面几匹马追了上来,红衣美女挥手带人往被堵住的道路而去。其中一匹白马上一个俊秀的少女看了鲍聪聪一眼,那眼神异样,看得鲍聪聪一抖。

  马车少了一辆,鲍聪聪等人勉强收拾了一下,搭乘了一辆马车。春芽被鲍聪聪吩咐骑马赶回家再套新的车,另外的护卫保护这辆马车继续向着安丰寺前进。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惊吓,苏宁云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鲍聪聪有些兴味的看着他,看他无意识的撮弄自己的衣角。这是鲍聪聪文中设定苏宁云心绪烦闷时候常用的动作。而被人所救的苏宁云,到底是为了什么心绪不宁呢?

  等到快入夜时,君府的马车才到了安丰寺。马车自然有僧人安置起来,剩下的一行人乱糟糟被安置到客房,分为男客女客,住了单独的别院。等到丫鬟端了素斋回房,鲍聪聪发觉到苏宁云整个人都恍恍惚惚起来。

  “你若是累了就早些休息吧。”鲍聪聪假意安慰他,“今天一天你也受惊了,早些休息,明日还要早起。”

  说完这句话,鲍聪聪起身离开,偷偷溜到院子外面。

  大概是回家赶车这段路程有些远,春芽到现在还没赶到安丰寺。按照剧情,再晚一点苏宁云就该去找心上人私会了。然后就是春芽救人威胁的剧情……春芽不回来,这段剧情怎么办?难不成自己作为女主要亲自捉奸?

  鲍聪聪越想越发愁,还没想出个脉络,苏宁云的房门一开,一身黑衣的他已经从房间中钻了出来。鲍聪聪难得见他一身黑衣的样子,那副谪仙样子一换,似乎仙人坠落了凡尘。

  苏宁云轻车熟路的东钻西钻,专门捡着小道走,向着寺庙后面一间客房走去。鲍聪聪小心翼翼跟在他后面,眼看着他钻进了一处假山。

  鲍聪聪躲在墙角,看着又一个黑影摸了过去。她摸了摸鼻子,猜出来这应该是文中的纨绔子弟。小说里写的和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一样,鲍聪聪摸了摸鼻子,犹豫现在自己是不是该出去英雄救美。等到她隐隐听到假山处传来争执声,鲍聪聪终于按捺不住抬起了脚。

  一只温热的手封住鲍聪聪的口,然后她被人揽到怀中,脊背撞到软绵绵的胸部。而后,磁性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你这个妻主还爱好围观夫郎偷情?”

  这声音?这不是白天才遇到的红衣侠士吗?

  鲍聪聪先愣了愣,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再怎么说,苏宁云也是自己名义上的夫郎,真被人睡了剧情就没法要了。

  那个红衣侠女揽着鲍聪聪的腰肢,身形轻掠,落在院内的假山上。鲍聪聪清楚的听到假山里那个纨绔**笑着说:“小美人,想不到你皮子这么滑嫩,这么白腻。要是在我家里,我怎么舍得不把你身上弄满印子?”

  “不,”苏宁云压抑着抽泣的哀求声,“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求求你我给你钱。”

  “钱?姐什么时候缺过钱?看你梳着发髻,也是嫁了人的,怎么还这么墨迹?这种极乐的事情,你妻主能力不行没让你享受到?”

  苏宁云发出小小的痛呼声,假山里响起衣服撕扯的声音。鲍聪聪按照声音推测,估计苏宁云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见人了。

  “嗤,你不行?”那个魅惑的声音在鲍聪聪耳边吹了口气。鲍聪聪僵了一下,又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

  不挣扎不行啊,都开始撕衣服了。为了剧情,怎么也不能让那个纨绔女得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