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六十三章 打翻醋坛子
 
  鲍聪聪抱着肚子笑得死去活来。

  她原本担心自家醋坛子驾临世界,逼着自己和男主和离。这回好了,不用担心了,自己能娶玄釉也不能娶她,毕竟性别相同怎么成亲?

  锦翡神色危险的看着鲍聪聪,声音压低,阴森森的说:“很好笑?”

  “不不不,一般好笑,哈哈哈。”鲍聪聪察觉到危险,抱着肚子扶着腰往假山外钻。刚探出个身子,就被人拉着后领拽了回来。

  锦翡将鲍聪聪压在假山壁上,口气阴森:“不要以为我是驾临成女性,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鲍聪聪僵了一下,陪着笑脸应是。从大地球来的她,当年涉猎群书还是什么调子的都看过。耽美边缘百合,清水带色她都有所涉猎。对于脑子里黄色废料不少的鲍聪聪来说,锦翡这句话对她还真是个威胁。

  锦翡报复性的揉了揉鲍聪聪的脸颊,靠着假山叹了口气。她语调深沉的开口:“刚才那是你夫郎?”

  “对啊,苏宁云。”鲍聪聪摸了摸自己微痛的脸颊,百无聊赖的说。

  鲍聪聪这本女尊文锦翡是看过的。女子在外打拼,男子相妻教子,整个世界和他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所以他驾临时也觉得无法抉择,才随机用了耗费虚构世界最高资源的那具身体。

  锦翡显然不开心:“你不许和他在一起,不许对他笑,不许对他好,不许哄他。”

  鲍聪聪啼笑皆非:“你搞错了吧?那小子明明是想和你在一起,想要你对他笑,想要你对他好,要你哄他。你忘了,我小说里苏宁云开始跪在家里求着他父母将他送进淳王府给你做小侍的。”

  锦翡露出厌恶的表情:“谁会要他?”

  转瞬又说:“你更不需要。”

  鲍聪聪哭笑不得:“你在这里吃哪门子醋。他是我男主啊。你差不多就行了,世界主线必须跑的啊。”

  “小说我看过了,你这个世界的剧情主线只有两条。”锦翡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二皇女夺嫡失败,太女继位。”

  说完这句话,锦翡又伸出一根手指:“第二,男主放弃淳王世女,爱上女主,安心留在君家过日子。”

  说完这句话,锦翡醋意横生的撇了鲍聪聪一眼:“他爱你就可以了,你不许爱他。”

  理论上的确是这样,看起来锦翡是真的看透了这本书。鲍聪聪从自己的角度上想了想,发现锦翡说得不无道理。她小说塑造出这样一个男主,的确是想要大量的感情冲突和虐点。

  这样想起来,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行事的确要好好思量一下了。

  “锦翡,”想到这里,鲍聪聪叮嘱说:“你现在是淳王世女,二皇子的支持者。说起来算是太女的对手。而我现在是君家四姑娘,皇商,君家三公子是太女小侍。作为敌对方,我们平时还是不要靠太近。”

  看到锦翡那张靡颜腻理的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鲍聪聪狠了狠心:“别忘了根据剧情我们是你死我活的对手。”

  等到钻出假山,鲍聪聪还觉得自己有点心疼。哎呀锦翡现在那张美人脸啊,委屈一下真让人恨不得摘星星下来给她。难怪她随便露点善意,苏宁云就好像飞蛾一样的扑过去。

  鲍聪聪回到自己借宿的客房时,春芽已经回来了。鲍聪聪有些意外的看到她一脸偷到腥的愉悦,忍不住在她背后出声:“你去哪儿了?”

  春芽全身一抖,脖子僵硬的转过头来。看到是鲍聪聪,她明显松了一口气,陪笑着说:“四姑娘,都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啊?”

  “你去哪儿了?”鲍聪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条路是苏宁云回自己小院的必经之路,看起来剧情自洽能力很强,即使苏宁云没被春芽救了,也应该是被她目睹了某些不堪的场面了。

  “看四姑娘说的,我还能去哪儿?我这不是刚赶了马车从家里回来。”春芽打了个哈哈,躬身告退,“四姑娘,我先下去了。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

  鲍聪聪眼看着她退下去,有些恶趣味的望向苏宁云借住的小院。看到那一抹灯光盈盈,她忍不住抬脚向着小院走过去。

  苏宁云的贴身小厮谷雨正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他是苏宁云的陪嫁小厮,苏宁云在苏家的事情她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出阁前,苏郎主还特意叫他盯紧了苏宁云,别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他虽然也痛惜自家公子芝兰玉树的人儿嫁给一个满身铜臭的皇商,但他不赞同公子还和淳王世女有联系啊?

  如果淳王世女真的对自家公子心有怜惜,怎么会让公子跪求苏郎主给淳王世女做小侍?自家公子那样的人物,不说侧夫,明明是主夫也做的。

  可惜,每个人都看得明白,偏偏就公子还糊涂着……

  正想着,门扉一响,帘子挑起,苏宁云披着一件藏蓝的披风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公子,你……”

  谷雨刚刚开口,就看到苏宁云把身上的披风甩下来,露出了里面被扯得支离破碎的衣衫。

  “公子!”谷雨脸色大变。看到苏宁云这个样子,他第一个反应就往最坏的方面想去。

  “备水。”苏宁云嗓音还带着哭泣后的沙哑,“我要洗浴。”

  水早就备好了,谷雨急急忙忙将水拎过来。等到他准备好换洗的衣物,才看到苏宁云正拼命搓洗着自己的身体,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浮现着一些红肿的指痕。

  谷雨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都沉了下去。他全身颤抖的向前了一步,直到看到苏宁云肩头的守宫砂,才算唤回了一丝神志。

  “公子,你去见淳王世女殿下了?”谷雨原本想问那是不是淳王世女留下的痕迹,结果话一出口,苏宁云像是才想到他在房间里似的,脸上露出了惊恐和畏惧的表情。

  “滚,别问我。”苏宁云声音颤抖,“滚出去。”

  看到苏宁云的表情,想到那件披风,谷雨还有什么不懂。他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转身退出了房间。

  “谷雨?宁云还没休息吧,我过来看看他。”还没抬头,谷雨就听到熟悉的女声,他惊惶的抬起头,正好看到鲍聪聪站在门口,双手盘胸,长身玉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