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六十六章 这个太女有点怪
 
  她没写过太女来安丰寺的剧情啊。现在这剧情,有点超纲了啊。

  大概是因为春芽询问的缘故,有个看起来像是小队长的兵卒向前殿去汇报。不长时间,就有一个内侍打扮的女子过来请鲍君家二女携夫郎觐见太女。

  鲍聪聪能够感觉到自己身边的苏宁云似乎有些轻微的颤抖。她侧身看了一眼,看到苏宁云脸色苍白,嘴唇都失了几分血色。看得出来,他对太女有几分畏惧。

  鲍聪聪暗自纳闷,她没记得自己写过苏宁云和太女有什么瓜葛啊。好端端的太女为什么要见苏宁云?按理说自己和太女没有什么交情,苏宁云又是内眷,太女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小厮丫鬟不能带,鲍聪聪扶了苏宁云随着兵卒向前殿走去。透过薄薄的衣衫,鲍聪聪感受到苏宁云紧绷到微微痉挛的手臂,低声说:“放松点。”

  苏宁云猛地转头瞟了她一眼。咬了咬唇,终于不那么紧绷了。

  鲍聪聪赞许的笑了笑。就是么,他这个战战兢兢的样子,本来没事显得都有事了。如果有事的话……

  鲍聪聪直觉的想起了昨天苏宁云递给玄釉的那张纸条。

  安丰寺的前殿已经不复刚才人声鼎沸的盛况,安静肃穆,那些参加庆典的人都被赶到几个被人把手的大殿中。现在前殿的空地上到处都是持刀仗甲的侍卫,在这些人簇拥的中间那人穿着一袭杏黄色的蟒袍,明显就是太女了。

  苏宁云带着鲍聪聪跪下来,对着太女行大礼。等到行完礼,鲍聪聪才听到一个女声说:“免礼,下面可是君家的君天珩?”

  “谢太女殿下。草民正是君天珩。”鲍聪聪扶着苏宁云站起来,没敢抬头,只是应声回答。而后,她听到那个声音说:“那么君姑娘身边的人,就是你的夫郎苏宁云吧?”

  鲍聪聪觉得自己的汗毛一瞬间炸了起来。

  不对啊,这剧情有点跑偏啊?难道自己设定的这个夫郎除了和淳王世女牵扯不清,还有太女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问题是她这个作者都没写,这剧情都哪里来的?

  原本以为没有梦筑捣乱,这本小说剧情应该顺顺当当尽在掌握,怎么现在看起来,到处都是陷阱?

  鲍聪聪走了一下思,在回过神就听到太女身边一个男子说:“苏家三子,才名远播,连京城都能听闻你的才气,京城多少闺中男儿心生向往。再加上……”

  那男子意味深长的说:“下嫁君家时,苏郎君曾经大闹一场,那件事几乎京城都人人皆知吧?本侧妃也好奇,能够自求给人做小侍的才子,到底是怎样的才貌呢?”

  鲍聪聪只觉得那男子口中的恶意满满都要溢出来。

  苏宁云又开始发抖了。鲍聪聪觉得自己设定的男主一定是属手机的,平时开得震动模式,动不动就抖。她想了想,刚要开口,就听到内侍仓促的尖锐声音:“淳王世女到!”

  然后是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在鲍聪聪背后响起来:“太女殿下,你什么时候到了安丰寺?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太看不起我这个堂妹了吧?”

  苏宁云的颤抖在一瞬间停了。

  一袭红纱在鲍聪聪身边飘扬而过,淳王世女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迎向太女那群人。刚才忙着挥洒恶意的男子匆忙行礼,不过淳王世女连眼光都懒得扫他一眼。

  太女走上两步迎了过去,面带笑容的开口:“堂妹说得哪里话。我本来没打算来安丰寺,只是为了追捕刺客才到了安丰寺。倒是堂妹才是,在京城也没听说过你去过那个寺院,倒没想到你对安丰寺有兴趣……”

  鲍聪聪听着两个人没营养的寒暄,感觉到一道恶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侧了侧头,正好看到刚才开口的那个男子扭曲嫉恨的面孔。

  鲍聪聪莫名其妙。自己哪里得罪他了?自己是个女人,他嫉恨自己有什么意义?

  太女和淳王世女寒暄半刻,就相约着去后殿品茶。鲍聪聪则带着苏宁云回后殿住所,这次出了刺客,安丰寺庆典办不了,滞留在这里的人也暂时回不去。鲍聪聪以前是个病秧子,现在好了也没有接手家里的生意,前殿基本没有认识的人,自然也没有去找人寒暄的意思。

  苏宁云回院子前,欲言又止看了一眼鲍聪聪。鲍聪聪现在脑子里一团糟,也没管自己的夫郎,转身回自己的院子。

  “君姑娘。”鲍聪聪还没走到自己的院子,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厮就拦在她的面前。他垂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对着鲍聪聪双手碰上了一封封面空白的书信。

  “君姑娘,这是我家主子让我给您的东西,望您早下决断。”

  鲍聪聪没问对方主子是谁,伸手接过书信。她就觉得她今天和书信有缘,一会儿功夫,收到两封了。

  回房间,鲍聪聪先打开刚收到的这封书信。抽出里面的信笺,展开,鲍聪聪惊异的发现,这居然是一封写着苏宁云名字的休书!

  这谁?鲍聪聪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眼神恶毒的男子。不过身为太子侧妃,他给自己送休书他有毛病?或者说,这封休书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出于太女的授权?但问题是自己和太女不熟,她好端端让自己休夫,是哪个意思?

  休掉男主那是不可能的。鲍聪聪写得又不是弃妇梗,休个什么夫?再说,休了苏宁云要不是有人盯着君家,要不是有人盯着苏宁云,两方面都是干扰剧情的存在。为了剧情,她就是硬撑也要装着深情啊。

  鲍聪聪把休书一塞,又从袜子里掏出今天收到的另一份书信。这封书信同样是空白的封面,鲍聪聪犹豫了一下,打开火漆,展开书信,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白纸,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今日黄叶霜满天,来年红花驻孤崖。

  这什么意思?她到底要给谁?鲍聪聪觉得自己真是在一个巨大的漩涡里越陷越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