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满满都是套路 > 第六十八章 男人挺麻烦的
 
  “既然这样的话,”淳王世女坐直了身子,意味深长的看着鲍聪聪说,“倒是因为我,君四姑娘的婚事才成了话柄。虽然不是我的本意,却的确是我造成的。为了赔罪……”

  随着她音调拉长,鲍聪聪油然而生一股不详的预感。果然,淳王世女一转身,目光落在她身后玄一的身上。

  “玄一,算是我手下一个知情知趣的小郎君。样貌才情都当得一声不错,今天就赐给君四姑娘了。玄一,你去吧。”

  呵呵。鲍聪聪的脸色也黑了。锦翡这是气糊涂了给她赐美人?这是找苏宁云出气呢,还是给她送麻烦呢?

  虽然是麻烦,但是作为只是商人之身的君天珩,太女和淳王世女赐下的美人却无法推拒。鲍聪聪皮笑肉不笑的谢了恩,等到回了院子,就把两个美人都扔给了苏宁云。

  反正她是个大女人,这后宅的时候,还是交给自己的正夫吧。

  鲍聪聪甩手走了。苏宁云却是一顿忙乱。两个上赐的美人,其中一个还和自己认识,苏宁云安置他们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在看到两个人一个修眉杏眼,温柔小意;一个身姿挺拔,俊秀凌厉。真是春兰秋菊,各有特色。即使他对君天珩还没有什么爱意,这两个人也大概率是安插进来的钉子,但是看到这两个人他还是觉得难受。

  尤其是那个叫玄一的男子,偏偏还握着他的把柄……

  苏宁云觉得他应该找时间,和玄一好好谈一下了。

  这是在外面,苏宁云手里也没有太多余的人手。从跟着的二等小厮里拨了两个年纪十三四的送过去,又把两个人放在自己院子的西厢。等到忙忙碌碌过了,早过了午饭的时间,谷雨去端了素斋,就是一碗素面。

  苏宁云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坐在那里发呆。

  今天难得遇到淳王世女,那心底的良人对他却是一脉轻视。曾经那些温柔缱绻似乎都随着他成了婚随风逝去了。

  苏宁云并不傻,在闺中时,也是难得的冰雪聪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淳王世女对他或许有情义却不多……但心底好歹还是有几分希望的。总觉得听她的话,为她做事,似乎就全了自己的心愿。

  结果,今天所见所闻的一切,却似乎在她心底刺了一刀。

  “公子您,还是和世女断了吧。”谷雨看到苏宁云恹恹的,忍不住劝说,“你这么难过,小子看了也不好受。”

  苏宁云看着面碗,觉得就像是看自己的心绪,又乱又多,处处愁人。

  “谈何容易啊。”

  这句话刚说话,就听到院子里有吵闹的声音响起来。谷雨忙起身挑帘出去,出来两个刚送去伺候美人的小厮眼泪汪汪的看过来,颤巍巍的说:“谷雨哥哥,西厢房的两位哥哥,闹起来了!”

  这句话出口,谷雨听到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

  他转身想去禀告苏宁云,却听到西厢房里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然后那个叫做翠竹的少年抹着眼泪跌跌撞撞的冲出来,口里一叠声喊着:“饶命啊,救命啊。”他的身后,身姿矫健的少年踱步而出,一片轻松惬意。

  苏宁云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翠竹眼泪莹莹眼圈通红,发髻散乱的扶着柱子站在那里。而叫做玄一的少年,双手盘胸,看到苏宁云走出了,直接丢了个挑衅的眼神。

  一个两个,都是麻烦。

  “翠竹,院子里好好的,你乱喊什么?”苏宁云看到翠竹那一脸楚楚可怜的小侍作态就有些厌烦,问话的口气有些不耐。那翠竹听了苏宁云开口,似乎是受了委屈,抽抽噎噎的哭着不回答。只是苏宁云又问了一遍,他才偷眼看了一眼玄一,又抽泣起来。

  “我来替你说吧。”玄一冷笑着说,“你大概是在世女身边见过我,知道我是个会武的,也跟着世女到处跑过许多地方。所以你故意挑衅我,说我是世女不要的破烂货,让我伤你,好赶我回去。不过,我虽然受了世女的恩惠,却是个清清白白的男子。你那些挑拨的话,留着给爱听的人去听吧。”

  翠竹哽了一下,只是低着头呜呜不说话。苏宁云问他认不认玄一说的话,他只是摇头也不搭腔。

  苏宁云心底厌烦,刚要让小厮把玄一挪到东厢房,分开两个人。话还没出口,突然看到翠竹眼睛一亮,刚才低着头抽噎的少年用一种倾慕的神色看向院门,叫了一声:“妻主。”

  鲍聪聪被吵得头疼,简直想把这三百只鸭子都扔出去。

  她瞪了翠竹一眼,没好气的说:“别叫我妻主”,又看向苏宁云,“这两天回不去君府,我已然托人带信出去了,府里你放心。这两天就好好在这里散心。”

  看到苏宁云有些木讷的应了个是,又看到翠竹一双微红的眼睛,眼神不住往她身上瞟,鲍聪聪忍不住有点腻歪。她审美挺正常的,高大,阳光、帅气、六块腹肌,还有最少要成年!

  这一院子的人,连苏宁云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年纪都不达标!

  还是她的锦翡好啊。

  眼睛一转,鲍聪聪看了一眼玄釉,叫了一声:“玄一,给我过来。”然后转身就走。

  翠竹狠狠的扭着帕子,一脸幽怨的望着鲍聪聪的背影。看到她和玄一渐行渐远,翠竹给苏宁云行了个礼,愤愤的回了房间。

  “公子你……”看到鲍聪聪带着玄一离开,谷雨有点埋怨的看了苏宁云一眼。这两天公子不怎么提起淳王世女,他还以为公子对自家妻主有了点情谊,怎么这次君四姑娘带走了那个玄一?而且看公子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苏宁云只觉得恍然,一边想着淳王世女的话,一边又担心玄一和鲍聪聪说什么。即使是不说,想到那生气勃勃的少年讨了妻主喜欢,心里又有点不舒服。

  不过,他根本想不到,他害怕得要死,还被春芽胁迫着也要隐瞒的事情,鲍聪聪早就知道,还是亲眼所见了。

  而现在,她跑来找玄釉,是因为她终于想明白到底她觉得那里不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