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从前有座镇妖关 > 番外 酒与茶
 
那年,盛夏,漫山桃花。

溪水潺潺。

季鸿坐在溪边,摆弄着案桌上的茶具,优雅,淡然。

儒衫一角随风而起,风止,衣落。

“我的茶呢?”

掀开木盒,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景象,季鸿微微蹙眉,转身,看向远方。

巨大的桃花树上。

老白猿脸上带着些许醉意,朦胧的靠在枝干处。

“泡酒了。”

他咧开嘴笑了笑。

“你不是嫌我的酒里有茶味儿?”

季鸿淡淡说着,将茶盒闭合。

老白猿翻了个身子,醉意更浓了几分:“既然溪水已经满是茶味,不如弃溪水而截源,或有奇效也未可知啊!”

“茶如此,酒如此,人生...”

“亦如此。”

“你说呢?”

老白猿仿佛醉了过去,打了个酒嗝儿,嬉笑着说道。

季鸿表情不变,甚至没有去看老白猿一眼,依旧坐在溪旁,看着溪水流淌。

“酒有茶香,不过下游取水。”

“有时候只要尝试着,向上游走上几步,或可见更广阔的天地。”

“茶并非源,水...方是。”

说话间,季鸿弯腰,截来一汪溪水,冲洗着茶壶。

“人生多苦,又为何向前寻觅?”

“既然此处已能接受...”

“不弱就此止步。”

“酒中茶香,未尝不是一种惊喜。”

老白猿却摇了摇头,端着酒坛,再往嘴里灌了一口,看着天空,有些出神。

“我喜茶,不喜酒。”

“人生虽苦,我自前行。”

“前路未尽,又如何知我未来?”

季鸿微微摇头,一丝不苟的整理着自己的茶具。

“路已经尽了!”

“你的面前,是万丈悬崖,是无尽深渊!”

“你的脚步...”

“该停了!”

“不然,你会死!”

老白猿突然将酒坛扔在一旁,凶神恶煞的盯着季鸿的背影,低吼着。

但季鸿却依旧没有回头,维持着那份儒雅。

“万丈悬崖,亦可搭桥。”

“无尽深渊,烛光亦亮。”

“最怕的不是没有了前行的路,而是...”

“失去了前行的心。”

“心在,路就在。”

“路在,便总要走的。”

“喝茶么?”

说话间,溪水煮沸,季鸿倒了一杯,终于转身,看着老白猿,隔空示意。

“你的茶都让我倒了,哪儿来的茶?”

老白猿一脸诧异。

季鸿古井无波的脸上鲜见的浮现一抹笑意:“心中有茶,饮水亦有茶香;心中无茶,饮茶亦如嚼蜡。”

“不如静下你的心,喝上一杯,品一品...”

“究竟是你的酒中有茶味,还是心中有茶香?”

老白猿嗤笑:“文绉绉的!”

“和你这种家伙聊天,最是无趣,不痛快。”

“醉了!”

“睡觉!”

老白猿就这么闭上双眼,靠在树枝上,不再说话。

而季鸿则是轻品一口溪水,缓缓闭上双眼,像是在品味着什么。

“过了今天...”

“你我生死,便各安天命了。”

突兀的,一道声音响起。

老白猿依旧闭着双眼,仿佛醉酒呓语。

季鸿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留在这里...”

“不再向前...”

“无论如何,我保你活着...”

老白猿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没有睁眼。

季鸿缓缓给自己倒了一杯新‘茶’,冒着热气,摆在桌面。

“我在树下...”

“埋了一坛酒...”

“活下来的...喝了它。”

“水是从上游取的,没有茶味儿...”

老白猿呓语着,翻了个身,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或许,再早些年...我们不该是对立的。”

话落,再无声。

只有季鸿沉默着,坐在溪边,依旧慢慢品着‘茶’,看着溪水,有些出神。

“我这溪边...”

“亦有...”

“二两茶。”

轻声低语间,季鸿看着溪流,露出一抹从未展现过的...

柔和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