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神秘藏地1:狂沙藏宝张忌万宝山 > 第1章 回家
 
张忌无意间在老家打扫破旧的茅草屋时看到了一本关于神秘藏土的传说,这个传说张忌仿佛听起奶奶说过,而张忌翻开第一页时,便被上面的传说所吸引。

这个故事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反复着,而张忌也被这个故事带到了人生中最奇妙的旅行,张忌老家住在云南省鲎耔沟,那里是一个村庄,每年村民们都会到村头的祭台去供奉河母,张忌也是从记事开始知道的,村民们都以为只有每年不落的供奉,才会有当年的好收成,的确没错,前几年这个村子的收成都非常好,就连张忌家那一晌多地的稻田都卖了将近四五万。

张忌收起那本已经破旧不堪的老书,准备回到老家去探望我那年迈的奶奶,奶奶原本昨日七十大寿,可张忌远在外乡读书无法赶回去看望奶奶,正好今天是十一国庆节,学校放七天,张忌买了最早的火车票准备提前离开,离开时寝室的几个小伙伴还有些恋恋不舍,张忌心里其实也放不下,不过这毕竟不是毕业,所以该放下就放下吧。

张忌坐上火车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家人团聚便心理无比的兴奋,火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张忌也在行程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张忌醒来已经快到云南站,张忌警惕握住提箱准备下车回家。

火车进了云南站,列车员用着柔美有素的嗓音对麦克说道“各位乘客你好,本次列车已到达云南站,请要下车的乘客拿好自己的贵重物品准备下车,祝您一路平安”接着就是翻译的英文,张忌拿着行李站起身走到火车的出行口等待着下一秒火车开门,可正当张忌暖心满满的准备下车时,一个高大满脸胡渣的男子拍着张忌说道“喂,你的东西掉了”。

张忌回头看着男子指着的地方看去,果真,那本破旧的书掉在了地上,这本书对于张忌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可对于张忌的奶奶来说,不要命都不能不要这本书,张忌赶忙弯腰拾起,却不料车门此时大开,所有乘客就像疯了一般拥挤过来,张忌本来能一把抓住那本老书,却不想被这么多人踩来踩去,最终书却不见踪影。

待所有人都走后,张忌才发现自己已经过站了,书没找到,也无法今日到家,这让张忌的情顿时从高潮坠落低谷,张忌随便坐在一旁的座位上,然后看着那些等待回家的旅人,这时,一位年轻的女列车员来到张忌面前对他微笑敬语道“先生你好,请让我看一下你的票”。

无奈,张忌将票递给女列车员,女列车员接过票看了看然后递回给张忌说道“先生,你已经过站了,难道你还要补票吗?”。

张忌抬头看着女列车员说道“我知道我过站了,不过我的东西丢了,如果我找不到那个东西,我就没脸回家”。

女列车员眼珠一转问道“先生,你丢的是什么东西?”。

“一本书”张忌回道。

“书?什么样的书?或许我可以帮你找到”女列车员柔声问道。

“那本书……”顿时,张忌感觉此事不能说,那本书本是张忌奶奶的姥姥给她的,也可以说得上是古董,如果自己告诉女列车员,那她要是发现一定会告诉中央物品局,一旦物品局的人来发现那本书,那一定会被国家收购的,不行,补票就补票吧,补完了自己找。

说着,张忌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叠百元大钞问道“多少钱?”。

女列车员看到张忌转变的性格就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不需要我帮你找那本书了吗?”。

张忌摇了摇头对着女列车员微笑道“不必了,反正就是一本关于理财的课程书,没了就没了,我上网再买一本”。

女列车员听到张忌的话语便也不再追问,而是拿出收据单说道“244元”。张忌拿出三张百元人民币递给了女列车员,然后拿过自己的票和找自己的零钱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女列车员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忌,这一点确实让张忌很不好受,但也没有办法,为了那本老书,张忌只能不向外界透露一毫蛛丝马迹。

等张忌从火车的窗户倒影中看到女列车员走远,便回头看着女列车员离去的地方喘着粗气,张忌离开座位,挨个床铺下面翻找,可却不见老书的一丝边角,张忌起身活动着腰,感觉刚才好像干了很多活,等张忌再继续准备翻找的时候,一位年轻小伙子来到张忌的跟前,张忌看着他的脚踝,再从脚踝看到大腿,发现这个人是男生,而且他跟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大,待张忌直起身子看向本人的时候,张忌发现这个年轻小伙手里拿着一本书,而这本书就是张忌的那本,张忌微笑的接过那本书,可年轻人却向后退了几步,张忌纳闷的看着年轻小伙问道“不是,那是我东西,你还我”。说着,张忌再次伸手抓去,可还是没有年轻人的速度快。

年轻小伙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忌,而张忌也很奇怪的瞅着他,此时就好像一场即将开始的激战,可张忌是一名大学生,一名文学者,舞刀弄枪的架子自己可不会,张忌无奈只好对着年轻小伙恳求道“大爷,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求你把我的东西还我好不好”。

年轻小伙此时看着张忌,然后再将目光看向他手里的那本老书,然后冷声默语的问张忌“你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

张忌看着年轻小伙眼中的问题,可张忌不可说,张忌耸了耸肩随便找些理由回道“哈哈,这本书啊,这本书是我在老书店买的,怎么?你喜欢啊?喜欢你拿去”。张忌本是做了个不理睬样子,可不想这位老大哥却当真了。

“好,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拿走了”说着年轻小伙转身离去,张忌看到年轻小伙真的走了便赶忙上前阻拦说道“唉唉唉,别呀,我就开个玩笑,你看你,还真拿走啊,这样,既然你帮我找到书,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要是没吃饭我请你到后面的餐厅吃点,吃什么,你自己点”。

年轻人一双不睬的眼神对视着张忌,然后还是从张忌的身边走去,张忌无奈只好破财免灾的说道“等一下,你看啊,这本书其实也没什么好的,你这样,我给你五百块钱,你把书还我,这五百块钱你随便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你看行不行”。

年轻人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忌,张忌实在没招便对着年轻小伙说道“算了,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本书是我奶奶给我的,当初给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的,奶奶只是说让我留着这本书,一定保留好,以后留给自己的子孙,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那就拿去吧,反正上面写的内容我也看不懂”说完,张忌垂头丧气的转身准备离去。

年轻小伙看到张忌的即将离去便高声说道“还给你,我不需要”。张忌听到年轻小伙的声音便高兴的转过身来走到年轻小伙身边接过那本书说道“谢谢,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年轻人笑了笑,说“我非好人,好人如今世道不好当,你以后也多加小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了,我没猜错,你叫张忌是吧,呵呵,我记下了”。说着,年轻小伙从张忌的身边擦肩而过。张忌被年轻小伙的话说蒙了,待张忌再去追向年轻小伙的时候,年轻小伙已经不见踪影,张忌此时心里奇怪的问着自己: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他问这本书干什么?难道他了解过这本书,还是说他认识这本书?那他是什么人?为何如此神秘的出现,又无声的小事,而这一切都将是故事的开端。

放假的第二天,张忌回到了鲎耔沟老家,家乡的空气和城里的空气真的很不一样,在城里每天面对的是汽车尾气与雾霾,而这里确是新鲜的空气与自然。

张忌刚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己的小外甥在院子里自己玩着地上的泥土,张忌赶忙走上前抱起小外甥,照着胖呼的脸蛋就是一口,小外甥看着从远方回来的舅舅不禁的欣喜若狂,这时,张忌的奶奶从屋中走了出来,看着已久未见的孙子,手里的拐杖都已拿不稳,张忌的奶奶名张氏姝香,在老辈的时候,一般妇道人家都会随丈夫的姓氏。

张忌看着年迈的奶奶,眼中的泪水不禁掉落下来,张忌放下小外甥走到奶奶身边扶着奶奶说道“奶奶,孙子我想死你了”。

张氏姝香看着面前已有一年多没见的大孙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张氏姝香紧握张忌的手腕向屋中走去,来到屋中,张忌四顾张望,还是与以前的一样,茅草房、黄土炕,四周的墙壁早已掉落许多黄土。

虽然屋中的变化没有多少,但是奶奶的变化却日见衰老,一年多不见,奶奶原本硬朗的身子骨,现在已经弯曲下去,等张忌问向奶奶近日可好时,才发现奶奶已经听不见了,而且还哑巴了,张忌找出医院化验单看着,原来是因药物食多制成。

张忌在心中懊悔,都怪自己跑去遥远的地方念书,这才让年迈的老人没人照看,张忌的真实身世是个孤儿,当年老两口有子无孙,这让想抱孙子的老两口只能去孤儿院领养一个,而张忌就是被领养的,张忌的生活可以说得上是全靠奶奶,就连自己读大学都是奶奶掏的钱,最近找到了一份好活,没课的时候可以去打工,这才让没有资产的奶奶松了口气,张忌轻抚着奶奶的白发笑着,奶奶也微笑的看着张忌,此时二人就好像是《孝道篇》中的一副插画。

张忌起身走到厨房,看看是否还有饭菜,可锅里就剩下昨日奶奶过大寿吃的馒头与咸菜,张忌哭了,看着那寒酸的粮食张忌便无忍可忍将馒头扔掉,然后走到外边超市去买了很多菜。

奶奶站在院子里看着屋中精心做饭的张忌便感觉自己此时自己就算死也无妨了,因为张忌长大了,知道自己做饭了,就算自己下了地狱也不怕张忌一个人在世上孤单。

待饭菜烧好,张忌走到院子中将奶奶扶进屋中,奶奶看着带有油水的饭菜眼中的泪水不由得在眼眶中打转。

等吃完饭,张忌洗着碗筷,而奶奶却在屋中翻找着张忌背包中的那本老书,张忌看着奶奶捧着那本老书满脸珍惜的看着,张忌不由的放下碗筷走进屋来到奶奶身边说道“奶奶,这本书讲的到底是什么?”。张忌笑了,因为他想起奶奶耳朵听不见,张忌放弃询问的走到院子里,不知从那个口袋中翻出来的一盒香烟取出一支抽了起来。张忌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今天在火车上遇见的年轻人,那个年轻小伙确实很神秘,他到底是干嘛的?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再一次见面?这句话在张忌的脑海中不断循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