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神秘藏地1:狂沙藏宝张忌万宝山 > 第3章 诡异河渡
 
火车的轴轮不停翻滚,我从摇晃慢慢醒来,醒来却是霓虹灯闪耀,灯光透过车窗照在我的枕头上,我被灯光晃得刺眼,为了躲避灯光的照耀,我看向一旁的万宝山,可当我盯向万宝山床铺的时候,万宝山却不在,他去了哪里?我思索着,寻找着,可一直都没看到万宝山的影子。

当火车进入隧道我的眼前尽是黑暗,我摸着床边的把手,尽量不让自己在这跌宕起伏的旅途中掉下去,这时,我仿佛从暗影中看到了年轻小伙的身影,他缓缓的向我走来,我眼睛瞪大的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逼来。

就在他马上接近我的时候,火车开出了隧道,明亮的路灯再次透过整辆车箱,我看向万宝山的床铺,顿时倍感惊讶,万宝山他就躺在那里,难道我刚才眼花了?莫非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我感觉又是那么真实,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时间飞速流逝,我们来到了西藏火车站,下车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我右边的那名旅人好像是年轻小伙,可我不敢贸然行事,因为上次在出发点的时候,我就被当众看成了精神病,这次不能再犯同一个错误了。

此时我感觉很奇怪,为何每次都能看到年轻小伙的身影,或许是我想太多了,但是每次都那般真实,我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他,万宝山走在我的前面指着一旁的公交车说道“兄弟,你看,有车,是通往西藏草原的”。

我顺着万宝山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真,那辆公交车上面的确写着通往西藏草原。

我跟着万宝山上了车,坐在车上我看着很多穿着民族装的西藏人,民族装很好看,我也独自幻想着能穿着这样的衣服与那帮西藏人同乐欢唱,可我这次来的目的却不能帮我实现我所想要的,可我最想要的确是解开这沙藏之谜。

我们坐在公交上共尽一个多小时,从遥远的市里来到西藏边缘,我与万宝山提着行李走下车,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西藏景色,的确,网络上的东西也有可信的事,这里跟我在网上查找的图片一模一样,我心情大好的跟在万宝身后进入了这片即将来临神秘的大草原里。

我们来到一户人家,这里不像蒙古包那样神秘、传统,这里也有我们常见的瓦房、砖房。

这户人家自打猎出身,墙上的猎枪各式各样,万宝山好奇的用手摸着挂在墙上的其中一把猎枪,可却被我一把拉了下来,我怒眼看着万宝山骂道“你这手怎么这么不老实,那是你随便摸得吗?”。

万宝山被我这么一骂便老老实实的坐在炕上一动不动的等待着开饭,这户人家的媳妇看到我对万宝山如此严厉便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对我说“没事,想看就看,里面没有子弹,不会走火”。

我微笑着点头对妇人说道“不不不,这毕竟是你家东西,没有经过您的同意就随便乱碰真的失礼”。

万宝山看着我说的话顿时撅着嘴对我“啧啧”。我回身就打了万宝山一下说道“你想怎么着”。

万宝山白了我一眼也不再说话,待妇人走出屋中万宝山才对我说道“你看你,人家美女都没说什么,你可好,在那里当好人,你忘了,你小时候还跟我偷看过老太太上厕所呢,还有,去年……呜呜呜呜”。没等万宝山说完,我就用手捂住了他那张臭嘴。

“你有完没完?一会吃饭可别给我说别的,这次来的目的如果你说出去的话,你看我不打扁你”。

万宝山呵呵笑了下说道“咋了,怕了,怕了就别拦我啊,行,我心里有数”。

待饭菜上来,万宝山先动起了筷子,我用筷子打了万宝山手腕一下,万宝山疑光瞅着我,而我却严厉的看着万宝山,万宝山叹了口气放下筷子下地穿上鞋走出了院子。

妇人看着万宝山不解的问向我“你的朋友怎么了?”。

我笑着指向万宝山说道“你不用管他,天生他就这副德行,来,我们吃我们的,哎呀,你做的这个菜可真好吃”。

妇人看着院子外抽烟的万宝山,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疑惑,妇人看向我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听到妇人的问话,便慢慢的放下筷子回答道“我们是从云南来的,这次来我们是想旅行一下放松放松心情,也好回去继续工作”。

“哦,那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妇人又问道。

“我是学生,上大学的,他是一家科学研究院的员工,这不是正好我放假了他也休息了,我倆便想起来到这里看看”。

妇人半信半疑的点着头然后继续吃起碗中的饭,我见妇人不出声便自己找话题的问道“那你的丈夫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不在家?”。

妇人听到这里叹了口气回复道“不瞒你说,我已经守寡三年了,三年前我的丈夫就在一次打猎中被一只不明生物袭击,当时都把特警派来了,可还是没能找到我丈夫的尸体,这墙上的猎枪都是我为我丈夫做的,有的是买的,还有的就是猎友送的,我这三年全靠旅行人的照顾,有的走时多给我点,有的走时把家乡的特产留给我,我也挺感谢老天爷,没有让我有一个小孩,这要是有个孩子,我想我现在肯定都揭不开锅了”。

我听着妇女那不清楚的普通话,但也听出了点意思,我赶忙道歉的对妇人说道“真的不好意思了”。

妇人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有很多人都知道,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看着此时天空已经稍暗,便起身对着妇女说道“时间不早了,这些钱你拿着,也就算是我们有缘,以后再来西藏还来您这,好了,我们也要出发了”。

说着,我将一叠两千块钱放在妇女的桌子上,妇女虽然不想要但是看到我诚恳的面容还是勉强的收下了,妇女送我俩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对我倆默默的关心“路上小心点,这里常有野兽出没”。

我回过身对妇女摆着手示意道“好的,下次来一定过来看你”。

我和万宝山来到了一同小巷口中,我们看着四处的景象仿佛这里已经没人很久了,万宝山拍着我说道“张忌,你看那”。

我看向万宝山手指的地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时我想起了背包中那本被翻译过的老书,我翻开书寻找着,终于在某一页上找到了关于这座镇口的记载,这里叫做“食环镇”也可以叫做野人乡,住在这里的人虽然都是正常人,不过这里常会出现一些怪事,此文一见便让我想起妇人曾说过的话,他的丈夫在一次打猎的时候被一只不明生物吃掉,而这个食环村就有可能是吃掉妇人丈夫的地方。

我收起书打头走在前面,万宝山看到我如此举动便摸不着头脑,等我来到一片荒野树村时,我看到了一抹绿油油的景象,我好奇的摘掉书包,然后悄悄地一步一步向着发出绿光的地方走去,万宝山看着我如此之急,也学着我一步一步静悄悄的走近发亮的地方。

等我避开树林,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绿河,这片绿河看上去很神奇,我伸手捧了一把河水显在眼前,只见水不是绿色的,在河中水呈绿色,等我将水与河面隔离,那水就变成了黑色,就好像被沙土混搅过一般。

万宝山看着我手中的黑水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这河底?”。

我想着万宝山的话,然后摇了摇说道“不是,若是这河低物品做映,那河水就应该发出荧光绿,可你看,这河水明明就是绿色,可待我将水与河分开时,我手中的水就变成了黑色,这也许说明,不是河底有东西,而是这里的附近有东西”。

万宝山听着我的顿时大悟彻悟,万宝山此时拿出了那本我奶奶留给我的老书翻来看起,上面有明显的墨画,而翻开第四页的时候,也就是讲解这河的来历,可万宝山不认识上面的字,只好又拿过我包中那本被翻译过的书来浏览着。

正当我自己琢磨不透之时,万宝山“哎呀”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我回头看向万宝山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啊,干嘛老一惊二炸的”。

万宝山兴奋的指着书上的那页图片说“你说对了,这里的确附近有东西,这里是神女河,天柱附近最神奇的河”。

我看着万宝山说的几句话,便把我从河边吸引过去,我拿过万宝山手中翻译过的书与我的那本老书一对比,正好可以完美解答此湖的来历与简介。

神女河又叫“绿珀州”这里有着几千年的文化史记,传说这里是用来古时人们祭奠万神的地方,这与我村庄中供奉河母差不多,不过供奉的手法与规律确比我村差的很多。

在古时,人们每到中秋、端午、春节,三个节日才会聚满二百三十一个人来这里举行祭奠,不对,是每一年都会增加一个人,如果要是算起来的话,现在已经可以达到百万人了,人数只不过是来计算神女河的历史时间,也是为了不让子孙忘掉它。

可食环镇的人数却不到万人,难道当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就在我费劲脑汁考虑的时候,万宝山走到一旁的河边对着一位老伯说道,我看着万宝山与老伯的聊天,便也起身走了过去,待我来到二人中间时,万宝山微笑的对我说道“张忌,赶快拿上东西,老伯同意渡咱们过去”。

我看着万宝山自作主张便很生气的推了万宝山一下小声说道“你傻啊,如果你让他知道了我们是干嘛的,你不就废了吗?”。

万宝山伸手一摆回道“怎么可能,你看老伯长得慈眉善目怎么可能对咱俩这毛头小子有非分之想,行了,别多想了,快走吧”。

虽然我很生气这个死胖子的擅自决定,不过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将行李都拿好,走上船去。

我来到老伯的船边看着老伯,老伯正坐在船头整理着什么,我正准备去看个究竟,老伯突然回头对着我俩说道“坐好了,船要走了”。

我顿时放下行李,随便的坐在一旁的船板上,老伯的小木船也缓缓的离开了河边,我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紧张起来。

不一会,船来到河中央,老伯在掌舵的时候顺手将一根细细的针头扔下河中,然后把另一头针管插在一个汽油桶里,我看着老伯的动作,仿佛老伯好像是在做什么,只见,从油桶里一点一点的渗出红色的液体,我很奇怪老伯在做什么,不过此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回头看向万宝山说道“宝山,你刚才是怎么看到这位老伯的?”。

万宝山眨了眨眼睛说道“刚才我心想到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抽根烟,恰巧,正好看到这位老伯,等我去问时,人家老伯正好拉完人回来,老伯本不想拉咱俩的,多亏我嘴皮子厉害,老伯还是拉了”。

听完万宝山的讲述,我点着头,感觉刚刚好像整片河面都没有人啊,莫非说这个老伯,根本就,不是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