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22章 反派来了
 
【宿主, 请你立刻停下你的行为,我是你的穿书客服,引导你完成该完成的剧情任务,是你的领路人……】

089在白檀的脑海里喋喋不休, 这些声音形成一阵阵类似声波的干扰波纹, 让白檀的精神力翻涌不休, 头痛欲裂。

也是因此, 白檀明明锁定了它,却始终无法将之抓出来。

“闭嘴!”白檀喝道。

“我的领路人?我看你是女主的忠犬还差不多, 女主想要什么, 你就给她什么。”

【宿主请不要污蔑本客服。宿主不相信本客服,可以向穿书大神投诉我。】

白檀冷笑:“投诉?我更相信我自己。”而不是等着别人来解救自己。

之前之所以让249去投诉, 只是为了麻痹089, 让它以为自己选择了被动等待别人来帮忙。

之后她又在比试中刺激089, 让它情绪波动, 不然还真没办法锁定089在她脑海里的位置。

再然后, 她从比试台上下来, 089恼怒之下就对她进行了惩罚,从那时候开始, 白檀就受到了异能反噬。

但她没有做任何挣扎, 即便当时就有点站不住, 但她却借着抱顾乘州来掩盖了身体的异样。

她在赌。

然后真的被她赌赢了。

089对她的惩罚, 是需要消耗089自己的能量的, 白檀自己一边承受着痛苦,一边感受着089的衰弱,一直撑到上车之后,才对它进行反扑。

089毫无防备之下, 只能逃命。

白檀没想到它这么能逃,跟条泥鳅似的。

好在车子抵达小别墅时,白檀到底是把它抓住了。

白檀一手扶住额头,悄悄地攥住了这团从脑海里揪出来的东西,之后就是浑身虚脱,无力地靠在顾乘州身上。

她原本是靠在他肩膀上的,现在已经直接滑到了他怀里,沉重地喘息着。

顾乘州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身体从最初的僵硬,到默默地调整位置,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白檀又吐出了一口血。

异能反噬果然厉害。

除此之外,她对三位领主使用的是很厉害的吞噬大招,开大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再加上生生把089从脑子里抓出来,三重伤害叠加,她此时情况非常不好。

缓了好一会儿,白檀握着顾乘州的手臂撑坐起来。

顾乘州沉默地递来毛巾,白檀接过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再接过顾乘州递来的水,喝了两口,将口中的血腥味冲淡。

白檀看到顾乘州身上都被她的血染红了,匀了匀气哑声说:“车上有衣服,你换一身。”

顾乘州没有废话,直接脱掉血衣,换上了干净衣服。

“领主,你……”顾乘州犹豫着,口中的话几经修改,最后变成,“我能为你做什么?”

白檀眨了下眼,比起儿媳妇,果然还是儿子更贴心。

她又轻咳了两声,她脸色苍白,发迹湿透,但双眼很亮,眼底有种淡淡的如释重负,笑着说:“留在主城不安全,我要尽早回东芜去,但不能让人知道我受伤了,连夜离开并不合适,至少也得明天才能走得成,这期间你得帮我掩护。”

“好。”

白檀闭了闭眼,催动少数她还能调用的灵力,很快,她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下车吧。”

下车后,顾乘州主动走在白檀身边,白檀的手握在他的小臂之上。

少年虽然清瘦,但毕竟是男子,小臂的肌肉很紧实,用力绷紧的时候硬邦邦的,颇有力量感,白檀几乎把半边身体的重量都压上去了。

她每走一步都觉得全身都在疼,但依然面不改色,进了别墅就沉声吩咐管家:“我打伤了三位领主,你带上礼物去看望三位领主,再把这次跟来的人分一分,分成三拨,送去服侍三位领主,也算是我聊表歉意了。”

管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愣了下说:“可人都调走了,领主的身边没人服侍。”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白檀懒得和他多废话,直接身份压制。

管家不敢再说什么,立即照做。

至于说道歉的礼物,原主在主城也是有自己的私库的,就在别墅不远处,搬起来也方便,只是这个私库的钥匙,除了她自己有,洲长夫人聂虹颖也有。

原主的这个私库,几乎相当于聂虹颖的私产,里面的东西也都便宜聂虹颖和她的子女了。

聂虹颖有一双儿女,作为正室所出,面对薛霍的其他子女很有优越感,但实际却并不怎么得薛霍宠爱,吃穿用度包括得到的资源,都不是最好的,处境实在算不得多好。

聂虹颖就从原主的私库里拿东西补贴他们,让他们能够摆嫡出子女的派头。

可他们用着原主的东西,却并不感激原主,那个薛雅更是嫉妒原主嫉妒得不行。

白檀可不是原主,没有当冤大头的兴趣。作为原主的继承者,她既然接手了原主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所有麻烦,自然对于她留下来的庞大遗产,也毫不心虚地一并据为己有了。

自己的东西哪有便宜白眼狼的道理?

于是拿到私库里的东西清单后,仔细查看了一番,其中带不走的大件东西,就叫拿出来给三位领主送去。

毕竟从他们那里分别弄来了一成任务粮,这点小礼物,她给起来也不心疼,还能刷刷名声。

剩下好带的物品,都叫收拾起来准备带回东芜。

“领主,已经向佣兵工会下单了。”顾乘州走进来说,手里还拿着电话,面上有几分犹豫。

白檀抬起头来,一手用帕子捂着嘴咳了两声,那帕子上马上就见血了,她却依旧一脸平淡:“你想说什么?”

顾乘州说:“真的要用佣兵协会的人?佣兵里头鱼龙混杂。”

白檀靠在沙发上:“但他们也只认钱办事不是吗?只要钱给到位,他们什么都能做,反而更好用。”

这次带出来的人,她一个都没打算带回去,而东芜城那边,叶金他们也正在忙,明天不太合适叫他们过来接她,总不能她和顾乘州两个人单独回去。

所以她打算雇一些佣兵。

再有就是,她对于东芜的局势了解得不够多,但想也知道,反对原主的人不会少,之前她自己武力值够高,不担心有人搞事,现在却不行了,她手里头得有自己能用的人。

武装部、异士部、领主亲卫军,这东芜三大武力集团,表面上和法律上,都是听从白檀这个领主的,但里面有异心者绝对不少,白檀并不敢委以信赖,那不如在外面拉一支人马回去。

顾乘州沉默片刻后,说道:“既然领主已经决定了,我认识佣兵协会里的一些人,如果领主信任我,我和他们联系一下,让他们把比较靠谱的人介绍过来?”

白檀眼睛亮了亮,差点忘了,男主从前也当过佣兵。

佣兵协会是一个独立于八大政权之外的组织,分会遍布八大洲,只要是通过考核的人,都可以入会,加入协会后,佣兵可以通过做任务赚钱,但如果想要升任核心管理层,就必须是与八大政权无关的人。

这个协会只管接任务发任务赚钱,不参与任何政权斗争,也不喜欢和白檀这样身份的人来往。所以即便是白檀作为雇主下单,协会也不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就送来优质的佣兵。

但如果没记错,顾乘州十五岁后就加入了佣兵协会,在里面历练加赚钱,积攒下了一些人脉,并且和坐镇凛洲分会的这位副会长有点交情。

但这交情也只是很小的交情,男主落入反派手中,都没有向那副会长求救,直到后来男主凤凰涅槃,对方才被男主收服成了小弟。

而现在,他竟然愿意为自己,去动用这分交情。

白檀心中有些动容,目光柔和地对他笑了笑:“那就麻烦州州了。”

说着又咳了起来。

顾乘州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皱眉道:“不用让治愈系异能者来吗?”

刚才一回来,白檀就让人找了个治愈系异能者给他治疗,但她自己却没有让治愈系异能者近身。

白檀摆摆手:“我没事,你去做事吧。”

等顾乘州离开后,白檀摊开手,手心是一团不断变化形状的果冻般的东西,这就是089。

【放开我!】果冻弹跳着,却始终逃不出五指山。

变成一只小兔子蹲在桌上的249崇敬地看了看白檀,这位宿主真是牛逼大发了,徒手从自己脑子里抓出了穿书系统的客服。

从来都是客服占据主导地位,宿主乖乖听话的,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残的宿主。

249小声提醒道:“穿书主管已经知道你抓了089,应该很快就会派人来处理。”

白檀把果冻随手丢在桌子上,果冻翻了几个跟头,恨恨叫嚣【你等着,主管不会放过你的!】

白檀冷笑,抽出水果刀啪啪啪把这块果冻剁成了十六块,每一块果冻顿时软趴趴地摊开来,像一坨坨即将化开的猪油。

089惨叫连连,像是真能感受到痛苦,过了好一会儿,各小果冻才互相黏合在一起,重新变成一个完整的果冻。

但没有那么q弹坚挺了,而是水嘟嘟的,也没有了之前叫嚣的气焰。

249也是吓得大气不敢喘,生怕自己也被碎尸十六段。

白檀打开互助系统,来到悬赏区,申请了一个天平,天平左侧放了一块影石,天平的右侧则挂上了求药的描述。

“动用大招后身体空耗、灵力紊乱、精神力受损,求能够治疗这些伤势的药物。”

很快,这个天平吸引来了一个叫做“小空空”的用户,对方给白檀发了个私聊。

小空空:朋友,你伤得很重啊!

白檀:你有药?

小空空:我有药,但不知道对不对症,毕竟我也不知道你所说的灵力和我们这里的魔力一样不一样,不过精神力应该是差不多的,要不我给你一支药剂,你先看看?

小空空是一个宗师级药剂师,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作为脆皮药剂师,她的武力值太弱了,所以常常上小兔互助系统淘武器,这次突然看到一块影石,据描述,这块影石的威力足以掀翻一个骑士团,相当于大宗师的全力一击。

小空空顿时心动了。

很快,白檀手里出现了一支药剂,上面还专门标注了试用装。

“修复精神力,补充身体元气……副作用:无。”白檀念出这些描述,看起来和自己倒是挺对症的,再看小空空,是个二星会员,来自于魔法世界,世界简介是:魔物、魔法、魔力。

白檀犹豫了一下,实在是头痛得厉害,从脑子里生生把089抓出来,对她的精神力损伤极大,于是也只是犹豫片刻,便饮下了这支药剂。

然后,头痛的症状很快减轻了,损伤的精神力得到了修复,身体都不再那么虚了。

白檀眼睛一亮,还真有用。

于是她跟这个小空空做了交易,她付出一块影石,对方给了她三支正式装的元气药剂。

双方都十分满意。

白檀还想继续搞交易,但249告诉她,她现在是0星会员,一天只能完成一单交易。

白檀有些失望,喝了两支药剂后,头不痛了,也不再吐血了,就把剩下的那支收了起来。

洲长府。

直到后半夜,仆人们才把宴厅收拾好,而洲长府的主子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和伤害,此时大多还虚嗒嗒的没缓过来。

薛雅越想越生气,今天是她亲大哥长子的周岁宴,却被白檀那个贱人搞成这样,她要去找她算账。

聂虹颖沉着脸拦下了她:“你想干什么去?她连那三个领主都说收拾就收拾了,你又能干什么?”

薛雅尖声道:“她还敢对我动手?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爸养的一条狗!”

聂虹颖忙阻拦她:“小声点,想嚷嚷得所有人都听到吗?白檀能干,对你和你哥也有好处,她孝敬上来的好东西,不大多进了你们的口袋?”

薛雅嘟了嘟嘴,想到白檀给她当牛做马,心里好受了一些。

聂虹颖揉了揉额头,烦躁得很,她总觉得白檀哪里不一样了,白檀原本是东芜有什么好东西,巴不得送过来孝敬的。

三成任务粮,其他领主都十分不满,觉得太多了,唯有白檀还嫌不够。

之前要求东芜城上交今年早稻产量的一半,她也立马答应了。

可是今天……想到她拿着那纸协议对她和丈夫说今年不再交任务粮时的轻松愉快,聂虹颖觉得有什么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让她心慌不已。

薛霍怒气冲冲地进来:“聂虹颖,以前都是你和白檀通信来往,你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怎么这一次,她态度变化这么大?”

聂虹颖赶紧站起来,闻言有些委屈:“我都是和以往一样,每周一封邮件来往,每个月送点吃的穿的,从没有懈怠。”

白檀虽然是薛霍认的义女,但毕竟是女生,平时联络感情什么,都是聂虹颖在做,聂虹颖知道白檀的能耐后,对她也比较上心,认真扮演着一个慈爱的义母。

这样做的好处也是很直接的,白檀对她很亲很信赖,连私库的钥匙都给了她,让她有需要的话随便拿用里面的东西,白檀还会时常往私库里添东西。

自那之后,聂虹颖的手头就立即宽裕了,真正有了洲长夫人的气派。

聂虹颖道:“你不是怀疑她察觉到了下毒的事情?可能她早就对你不满了,还有,三个领主对她发难,她不会猜不到这是你默许的…… ”

所以白檀态度变了,怎么就是自己的锅了,分明是薛霍自己逼她离心的。

薛霍大怒,用手指着她。

聂虹颖挺起胸瞪着她:“你还想跟我动手!”

薛霍一甩手:“去准备一些礼物,我要去探望三个领主。”

好好的事情弄成这样,三位领主不能不安抚好,他一时之间可找不出能够接替他们的人,而且还有那一成任务粮,不能让他们赖账。

薛霍撂下一句话就走了,聂虹颖气得不轻,就轻飘飘一句准备一些礼物,却没说给她开库房,还不是要她动私产的意思。

聂虹颖咬了咬牙,这男人,真是越发吝啬了。

聂虹颖吩咐道:“去开私库。”

薛雅不满地嚷嚷道:“妈,那私库里的东西你说都是我和大哥的。”

聂虹颖哄她:“你爸现在正在气头上,先顺着他的意思,反正那私库里东西多得很,等用完了再叫白檀添就是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因为她有点怀疑白檀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源源不断地往私库里添东西了。

“那我要那颗七级的金系怪兽晶核,我的护甲上还差这么一颗晶核。”

“好好好。”七级怪兽晶核,这不是什么常见东西,聂虹颖也有些心疼,不过想想私库里这种晶核还有好几颗,也就答应了。不过她心里总有些不安,白檀态度变了,不如就趁早把私库里那些最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心的。

然而她才刚有这个念头,她的人去而复返,战战兢兢地说:“夫、夫人,私库已经被搬得差不多了,尤其晶核这样的轻便东西,都被拿走了。”

聂虹颖大惊失色:“怎么可能?遭贼了?”

那人深深低下头:“管理私库的人说,是白檀领主派人去搬运的,一会儿功夫就搬完了,还不让管理人通知夫人。”

薛雅尖叫道:“她怎么敢?那是我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