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24章 反派来了
 
水流顺着少年清晰的肌理滑落, 但还没落到地上就被高热的温度蒸发,那副单薄却并不病弱的身材被笼罩在一片水汽中,散发着隐隐灼热的红光。

少年闭着眼睛,体内的灵力隐秘而又艰难地游走着。

他忽然睁开眼, 一切中断, 水流又能流到地上, 皮肤的高温也渐渐褪下去。

顾乘州撑着玻璃微微喘息。

他体内还残留着白檀之前给他灌输进去的灵力, 但因为没有异能珠,随着时间的流失, 这些灵力会渐渐散去。

尤其是经过胸口空缺了异能珠的位置时, 就像气球破了个洞,所有气都从这里漏出去了。

想要重新修炼, 必须绕开这个位置。

顾乘州微锁眉心, 若有所思。

今天白檀与人战斗时引起的灵力震荡, 对大部分人来说, 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但顾乘州却从中得到了某种启发。

他能看出来, 白檀当时在吞噬那三位领主的灵力,甚至周遭所有人、所有物体的灵力, 也被她吞噬了过去, 只不过后者被吞噬得少, 所以没有被人察觉而已。

然而异能分属性, 灵力也分属性, 她是怎么做到能够同时吸收不同属性的灵力?就好像她能够把自己的灵力借给别人使用一样,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却让顾乘州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

如果他也能做到……没有了异能珠,反而让他脱离了束缚,理论上说, 他的身体也可以承受不同属性的灵力。

他看着花洒里喷出来的水,忽然想起白檀以一敌三意气风发的样子,想起白檀吐血却还强撑着安排事情,目光镇定从容的样子。

自己在她面前显得那么弱小,距离她那样遥远。

但他又不由地想起她恶作剧聂虹颖母女时眼里的狡黠,想到她赤脚踩在地上脚趾活泼地翘来翘去的模样。

那些时候,他又觉得,她离自己很近,触手可及。

“超过十九岁后,就像一朵鲜花过了花期,她就再也不爱看了……”

庄也的声音忽地响起。

少年眸光一凝,手在玻璃上握成拳。

片刻后,浴室里的水声消失,顾乘州随便擦了擦头上的水出来,拿起床头那只红兔子。

试着从中吸收灵力出来。

一开始失败了几次,但第四次他成功地把灵力吸收了出来。

这本就是他最熟悉的火系灵力形成的兔子,所以他吸收起来也比较熟练。

兔子迅速地瘪了下去。

顾乘州:“……”

叩叩叩。

这时正好敲门声响起,顾乘州下意识心虚地兔子塞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门外是白檀,怀里还抱着一个枕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进来,把枕头往床上一放,把原来的那个丢到一旁,特别理直气壮地说:“我那边正对着楼下,太吵了,你这里安静点。”

顾乘州:“……”他侧耳听了听,聂虹颖母女早就叫累了,此时并没有在吵。

他静静看着白檀,白檀有些心虚,把被子一盖:“反正我今晚就在这睡了。”

顾乘州说:“那我去别的房间。”

白檀冷笑:“不准。”

她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特别像逼良为娼的恶霸。

白檀有时候觉得这个人设也挺好用的,反正这会儿只要把自己当成在演别人,她就不尴尬了。

大反派逼迫小可怜男主,关她一个穿书者什么事?

顾乘州默默地过去,不久前这人还奄奄一息狂吐血,这才没一会儿又故态复萌,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恶劣。

但他却不排斥了,甚至还觉得她这样比起病恹恹的样子顺眼多了。

她就该这样的,肆意任性,不需要顾及别人的感受,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她高兴就好。

白檀看了看他湿漉漉的头发:“快把头发擦干净。”

顾乘州照做,等他头发吹干了,白檀又拍拍身边的位置,仿佛一只小海豹在兴奋地招呼小伙伴。

顾乘州抬着有些僵硬的步子过去,又有些僵硬地躺进去。

白檀赶紧把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摸到硬邦邦的肌肉,心想这怎么硬得有点硌手呢?

然后默默等待。

没有什么发生啊。

那家伙说得亲近亲近到底是怎么个亲近法,总不会真的是双修吧?

这还是个小孩呢。

况且自己是妈粉,下不去手啊!

白檀叹了口气,胡思乱想着,异能反噬导致的不适好似渐渐远离了,她眼皮渐渐沉重起来。

冷不丁身边少年忽然问了一句:“领主也是这样对待从前那些……人的吗?”

白檀抬了抬眼皮,艰难道:“哪些人?”

“……徐蓉那些人。”

徐蓉是哪位?白檀恍恍惚惚地想起来,哦,那个娇滴滴又很狠辣霸道的小男宠。

她哪里知道原主是怎么对待她的男宠的。

顾乘州转过脸来:“在领主心里,我和那些人是一样的吗?”

一样地看上眼了就可以宠着,时间到了又可以毫不犹豫地抛弃?

白檀努力撑开眼皮,这小子怎么这么吵,她都累死了。

她含糊道:“你在吃醋吗?放心吧,他们都比不上你。”

她声音渐渐低下去,把脸往被子里埋了埋:“你是全天下最靓的崽。”

还是自带助眠效果的崽,独一无二的。

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那监察者还真没说错,在男主身边舒服多了,连睡觉都好睡了。

顾乘州侧转过身体,看着白檀只剩下上半张脸露在外面,她睡起来像一只猫,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娇娇的,毫不设防。

像是能被人握在手心的样子。

想到她也曾在别人面前露出过这一面,顾乘州心里就像有一堆野草在疯长。

包括她捉弄人时眼里的狡黠,她活泼顽皮的脚趾,都该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

是什么时候开始,恨意扭曲变质?

顾乘州捻起她一缕发丝,轻柔地放到耳后,低低的声音却如魔鬼的呢喃:“白檀,你带给我那么多屈辱,毁掉了我原本的人生,那就该拿你的一生来赔。”

这样才是等价的。

第二天一早,白檀是被叫醒的。

她还没睡够呢,翻了个身被子包住整个头:“别吵。”

顾乘州耐心哄道:“天亮了,不是说要回东芜吗?”

是哦,该回去了。

白檀头没伸出来,倒先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顾乘州很心有灵犀地把她给拉起来。白檀打了个哈欠,一头头发乱糟糟的,抱着被子,像一只还没完全清醒的小狮子。

顾乘州温声问:“需要我服侍您穿衣服吗?”

白檀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不用不用。”

……

聂虹颖母女缩在沙发上睡了一晚,被叫醒时腰酸背痛,聂虹颖看到白檀,积攒了一晚上的怨气全部涌了上来:“白檀,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义母吗?”

白檀:“没有呢。”

聂虹颖睁大眼睛。

白檀轻飘飘说:“聂夫人昨天带着女儿来我这大吵大闹,我被吵得头痛,一晚上没睡好觉,既然聂夫人不欢迎我,我还是早早回去好了。”

白檀说完就走了,留下都来不及说话的聂夫人和揉着眼睛刚醒来的薛雅。

于是一大早,就流传开了,昨晚上洲长夫人带着女儿上门闹白檀领主,闹得人一晚上没睡好,把人气得早饭都没吃,就带着大队人马返回东芜了,连洲长那边都没去道别。

南泰城的人带着许多赔礼上门,想为南崇南坪兄妹昨天的无礼赔罪,却已经是人去楼空,只看到在空空的别墅里跳脚咒骂白檀的薛雅。

南泰城人偷偷地拍下了薛雅咒骂的视频,传到了网上。

以此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也好,转移白檀的仇恨值也好,他们实在不想人们一提起南泰城就是:哦,那个领主不自量力、领主妹妹多管闲事,把白檀领主得罪得最狠的南泰城啊!啧啧,前途堪忧啊!

一时间,人们的注意力果然都被“洲长女儿仇视白檀”这件事吸引了,没有人再去关注南泰城人,他们悄没声息地回南泰城去了。

白檀这边也浩浩荡荡的大队伍返回东芜,一进城就被夹道欢迎的黑压压的人群惊到了。

叶金带领着一部分领主亲卫,余金刚带领着武装部队伍,在迎接队伍的最前头,喜气洋洋地等着白檀他们。

只差没放一卷鞭炮庆祝。

“这是怎么了?”白檀问,“有什么大喜事?”

叶金兴奋地说:“因为领主赢了其他领主,今年我们东芜城不用再上交任务粮了啊,再加上开仓赈济、低价卖粮这些措施,从昨天起人们就激动坏了。”

白檀:“……不是,开仓赈济这些事,不是昨天我才吩咐下去的吗?已经办成了?”

叶金点头:“有领主亲笔签名的正式文书,武装部那边得到了军饷后,情绪高涨,士气磅礴,亲卫团那边就没有人为难,其他部门也都很配合,所以办起来很顺利。昨天下午各个粮点就已经支起来,开始卖粮施粥了。到了晚上,又传来了今年不用交任务粮的消息,那真是全城欢庆!”

原本还有人对白檀这大手大脚花粮食救贱民的举措很不满意,但得知白檀用自己的实力,把任务粮转给了其他三大辅城,这下谁也什么话好说了。

白檀看着道路两边面黄肌瘦的人们,他们有的人手里捧着粥碗,里面是施粥点领来的杂粮粥,有的人手里拎着小包的粮食,那是刚刚在粮点低价购买来的。

在这个粮食价格高到离谱的年头,官方粮点以正常价格出售粮食,那就是大大的低价了。

起初人们将信将疑,然后发现确实每位公民都可以购买半斤细粮半斤粗粮,就赶紧排上了队伍,就算是家里没钱的,借也要把这钱接过来,就怕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就买不到了。

队伍从昨天排起来,到今天不见变短,反而越来越长,粮点那是忙得人仰马翻,施粥点更是忙得不行。

粮食也是流水一般花花地流了出去。

白檀心情复杂。

总体来看,粮食是每分每秒都花出去好多,以市场粮价来算,每分每秒都在亏本,而且是血亏。可是分到每个人身上,其实每个人得到的利益都有限,那半斤细粮半斤粗粮也就够一个人吃两三天,一早一晚的杂粮粥也就能让人不饿死。

可即便只是得到这么点好处,那些人看她的目光,却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仿佛一夜之间忘记了,她这个领主从前并不称职。

昨天她离开时麻木不仁的一张张脸,此时焕发出了强烈的光芒,眼里满是感激和希望。

真是容易满足的人们啊。

白檀觉得自己肩头的担子真的是挺沉的。

于是在粮食局长柯立群喜忧参半地汇报说,这样下去,粮库里粮食撑不了多久的时候,白檀大手一挥:“开垦荒田,挑选良种,集中力量多多地种。”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