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28章 反派掉马中
 
白檀处理完所有公务, 伸了个懒腰,领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想要做一个称职的领主,需要处理的事情好多呢。

“今天一整天下来异能也没反噬, 是不是慢慢地要好起来了?”她这样猜测着, 心情很不错。

778突然出:“宿主, 重要剧情即将开始, 请你做好准备哦。”

白檀伸懒腰的动作一顿,立即正襟危坐:“什么重要剧情?我要干什么?”

这几个月的剧情, 她当时看书的时候就没仔细看, 所以完全两眼一抹黑,虽然也做好要走剧情的准备, 但事到临头还是有点紧张的。

这次又要她这么折腾男主, 他们俩关系好不容易处得这么好呢。

778:“剧情描述如下:白檀收到初恋谢清衣的亲笔书信, 睹字思人, 借酒消愁, 突然想起了被自己扔在一旁自生自灭的顾乘州……”

白檀听着下面的剧情概述, 张大嘴巴,呆了好一会儿打了个寒战, 满脸写着不会吧, 我的天哪, 这让人咋弄?

“那个, 我要是没看到那个谢清衣的亲笔书信, 这个剧情是不是可以避免掉?”她心怀侥幸。

778无情地戳破了她的侥幸:“可你已经看过了啊。”

“什么时候?”

“就是你上午看的那一封啊!”

白檀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什么,把那封被她丢到纸篓桶里的津洲来的信件又给挖了出来,看着上面的手写字迹:“这这是谢清衣些的?”

“是的。”

白檀咬牙切齿:“天杀的谢清衣, 还没出场就这么能恶心人,我跟你不共戴天!”

远在锦州的谢清衣打了个喷嚏。

好友忙关切道:“感冒了?”

谢清衣摇摇头:“没事。”他面色有些忧郁,眉宇间好像凝着化不开的轻愁,让他身上的书卷气更浓郁了。

“是有什么烦恼的事吗?还是手头紧张?没事,我钱借你。”谢清衣生性善良,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大半都拿去给了那些孤寡老弱,日子过得有些清贫。

好友虽然不太能理解他这种行为,但好友是个品行高洁的人,总比是个自私自利的人让人更喜欢。

“不是因为这个,我没事。”谢清衣要怎么说?说他被舅舅求着写了那么封信?

自从半个月前的远程直播事件后,谢清衣就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虽然他表现得不在意的样子,当时一起看直播的同事也很快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但谢清衣总觉得他们在嘲笑自己。

嘲笑自己自视甚高,以为自己在别人眼里很重要,结果那人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那胸章的主人,你让他自己到我面前来,小意讨好于我,态度好的话,我还能给他几分薄面,真当他是什么金疙瘩香饽饽……”

这句当时离着收音设备极近,以至于连讥诮不屑的气音也完美收录进来的话,像是一个魔咒,时不时在他脑海里响起,仿佛在嘲笑着谁的自作多情。

谢清衣心说,他可从来没自作多情过,也从来不在意这些,是别人说白檀喜欢他。

可是一种难言的难堪羞耻感还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而就在他努力想要忘记这一切的时候,舅舅竟然找了他,让他亲手写一封信去凛洲。

“那白檀油盐不进,据说她得到了一批新型的玉米种子,如果真是高产的新粮,那凛洲的局面真的要动一动了。东芜那个地方,咱们的人塞不进去,传递消息困难,但若白檀念在和你的旧情上,愿意将种子卖给我们一些,或是透露点内幕,那就简单了。”

津洲洲长,他的舅舅这样对他说。

谢清衣顿觉难堪:“舅舅,这样不太好吧?”

舅舅诧异地看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你真是在实验室里呆傻了,该用人情的时候就要用上,你既然和白檀有交情,不用起来就太可惜了。”

“可是,那白檀对我,也不见得多念旧情。”

“你是说那次直播?”舅舅嗤笑:“人啊,尤其是女人,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往往不是一码事。她好歹也是一个领主,也是要脸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拿捏着把柄,说她痴恋你,她自然不好意思承认,反而要表现得完全不在意你,这就是可笑的自尊心。如果她对你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一庄园和你相像的男宠是怎么回事?”

似乎……也是这个理。

于是谢清衣推辞不了,怀着一种略略羞耻又隐秘期待的心情,写了那封信。

不知道那信送到了没有,那人看到了这封信,又会是什么反应。

会兴高采烈,如获至宝,然后像舅舅期盼的那样,把粮种送过来吗?

如果白檀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惊奇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会做梦的人,然后教教他太阳为什么这么红。

不过她不知道,于是她就只是一味地紧张。

“领主?”顾乘州看着埋头疯狂扒饭,仿佛就是一个扒饭机器的白檀,面上露出些许担忧之色,“你中午没吃吗?”

看起来仿佛饿了八天八夜一般。

白檀筷子一顿,咳了咳,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心里给自己打气,然后笑盈盈地提过红酒,给自己和对方都倒了一杯:“来,我们干个杯。”

顾乘州看着那高脚杯中紫红色的液体,一脸纯良不解:“怎么突然要喝酒?”

“就……庆祝要正式种玉米了呀。”白檀端起酒杯,和他一碰,“这一杯,提前庆祝我们东芜将要迎来一个丰收季。”

都还没播种呢,就先庆祝丰收了。

顾乘州看她一眼,她面上装得挺好,捏着酒杯的手指却用力到有些发白。

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喝下了杯中酒。

白檀又倒上:“这一杯,敬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小崽子将来可千万不要对她喊打喊杀。

顾乘州微微扬眉,良好的友谊吗?

他再度喝下。

“这第三杯嘛,敬、额,敬我们州州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白檀觉得酒气直冲面上涌,心里卧槽一声,说好的是超级大反派呢,怎么酒量居然这么差?

她还想着把顾乘州给灌醉,结果不会她自己先醉了吧?

她甩甩头,这第三杯是不敢喝了,趁顾乘州仰头喝的时候,偷偷给倒到椅子腿上。

椅子腿上厚厚的海绵完美吸收了酒液。

然后她就找各种理由继续给顾乘州倒酒,自己则大多偷偷倒掉,即便如此,最后她也是脑袋晕乎乎的了。

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双颊像抹了胭脂一样,她有些懊恼,不过想到顾乘州喝得更多,最后站起来的时候都要撑着桌子,眼神也不清醒了,她心里又放心了很多。

穿好衣服出来,她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酒劲也越发上来了,她还是不愿迈出房门。

778温柔提醒:“宿主,请抓紧时间哦。还有,你们喝的酒后劲比较大,注意避免拖到你自己也失去行动力哦。”

白檀说:“我就喝了两三杯,还没那么夸张。”就是头有点晕,脚有点飘而已。

白檀深吸一口气,踩着有些飘飘的步子出了自己的房间,朝顾乘州的房间走去。

这些天,她异能反噬的时候,都会找机会找借口和顾乘州待在一起,晚上倒是不会一起睡了,毕竟那样挺奇怪的。

而且白檀也害怕自己说梦话什么的,把自己的底细给交代得一干二净,那就玩球了。

敲了敲门,没有人来开,她打开了一点门缝,鬼鬼祟祟地用一只眼睛往屋子里瞧。

咦,熄了灯啊,安安静静,难道已经睡了?

这个时候也确实快到顾乘州的入睡时间,今天他又喝了酒,早点睡也正常。

她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又悄悄把门合上。

房间里并不完全黑暗,床头那只红红的兔子散发着柔和的红光,为白檀指引着方向。

白檀的心跳飞快,不知道是她太紧张了,还是因为酒精作用。在寂静的环境里,她能够清晰听到那咚咚咚的声响,

又快又响,仿佛心脏要跳废掉了,呼吸都打着颤。

她来到床边,果然顾乘州已经睡了,双手放在腹部,睡姿乖巧老实。

白檀内心充满了罪恶感。

剧情中她看到了谢清衣的信,涌起了求而不得的痛苦,晚上借酒消愁,然后想到了顾乘州。

此时距离顾乘州被扔进化粪池那个时间点已经过去半个多月,这期间她再也没去看他,似乎完全遗忘了他。

但这会儿喝醉了,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顾乘州时,少年如星如月,如松如竹,当真像极了那个人。

她就去找了顾乘州,借着酒意和强大的武力,咳咳,轻薄了人家。

当然没做到最后。

但作为第一次实质性地被当成男宠对待,身为一个男人,这是比挖掉他的异能珠更让顾乘州觉得羞辱的事情,所以算是一个重要剧情点。

白檀满脸写着拒绝。

“这什么瞎几把剧情,何必呢?何必呢?男主不是女主的吗?怎么能叫别人玷污呢?”

她第101次跟778抱怨,778也第101次跟她说:“不需要完全照着剧情来,我们按点取分,第一个采分点,压在他身上。”

白檀:“……”

白檀一脸便秘色,僵着手脚,膝盖跪在床边,身体朝熟睡的少年压去。

少年的脸在兔子红光的映照下,精致安静,像一尊睡美人,有种惑人的漂亮。

778:“第二个采分点,摸上对方的腰。”

白檀:“……”

778:“没有让你撕扯他的衣服,已经很放宽要求了。”

白檀哆哆嗦嗦地掀开少年的被子,手悬在他腰上,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少年的脸,心里祈祷着不要醒来不要醒来,一边把手放了上去。

造孽啊。

她这样都可以判流氓罪的吧?

“不过这小腰还真挺细的。”她低声嘟囔着,手下根本不敢放实了,就虚虚地罩着,隔着一层衣料能够感受到少年身上的热量。

跟个小火炉一样。

这人吃好喝好,身体被调养好了之后,不再是刚开始手冷脚冷的状态。

十八九岁的少年,正是火力旺盛,血气方刚的年纪呢,身上总是热的。

778:“第三个采分点,亲他。”

白檀苦了脸:“我这什么人间疾苦啊。”

778:“往好点想,这可是男主,大美男呢,现在正是美少年一枚,初吻犹存,你不亏。”

白檀:“你说得我更觉得自己是禽兽了。”

她往顾乘州靠去,看着这张无知无觉的脸,她突然觉得,还不如人醒着的时候眼一闭心一横亲一口就跑呢。

现在把人放倒了再搞这样的小动作,真的感觉很没品很猥琐啊。

她闭上眼睛,心中一狠,一咬牙亲了下去。

触到了软软的东西,她一个激灵,浑身跟过电一样,小心脏蹦得更欢实。

“怎么样,这样算过了吗?”

778仿佛被吓住了:“宿、宿主!”

白檀:“啥事?我亲的姿势不够标准吗?”

这么想着,腰上突然搭上了一双手。

滚烫滚烫的。

白檀:“!!!”

她睁开眼就对上了顾乘州不知何时睁开的双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1 15:10:07~2021-07-02 22:33: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砚风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砚风雨 10瓶;花才没有凋谢啦 2瓶;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