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32章 情敌来了
 
谢清衣被白檀的话弄得噎了一下。

怎么听, 这句话都带有股讽刺的意味。

他朝她看去,女人站在廊下,怀里捧了一只兔子,整有一下没一下顺着毛, 她披着一件白色的外衣, 闲闲靠在柱子上, 浑身散发着一种事业有成的女大佬般的气质。

她眼皮微撩, 漫不经心地看过来,眸光淡淡的, 像是极为无情, 又像是在检阅什么,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

谢清衣反应过来前, 已经悄悄地把背脊挺得更直了。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谢清衣感到些微懊恼, 他没想到, 自己竟然在白檀面前感到了紧张拘谨, 想象中, 应该是完全对调的情况,紧张的应该是白檀才对。

但他也很诧异, 都说白檀成了一方领主, 威名赫赫, 是凛洲第一人, 凛洲洲长都要看她脸色, 他只以为是夸大,没想到见到她本人,却发现那些传言竟然一点不假。

她变了,和从前那个羞涩清纯的小女孩完全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 他也这样说了:“你变了许多。”顿了顿,又感怀追思,“又好像什么都没变,一如当年。”

那么多年过去了,白檀今年应该有二十四五岁了,可她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

白檀:“yue~不行了,这人怎么这么油腻,原主到底看上他什么?”她和778吐槽。

778也有些一言难尽,这个让大反派魂牵梦萦,最后被他捅了一刀的家伙,怎么是这样的货色。

778:“想推荐给他几件去油产品。”

白檀乐了,778也会讲冷笑话啊。

她眼眸里笑了笑,看得谢清衣愣了愣。

不过随即白檀就收敛了神色,淡淡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和你浪费。”

谢清衣想着自己今天肩负的责任,有些急,又有些愧疚心虚,避开视线说:“今晚,津洲买到的粮种不够多,如果你手里还有一些,能不能……”

“不能。”白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你们津洲自己不肯出高价,竞争不过其他人,好意思来我这里开后门?自己小气就不要怨别人。”

谢清衣错愕。

这家伙太油了,她懒得和他废话下去,喊了叶金:“我要出去走走。”

反正津洲人的目的是调虎离山,那她就远远离开好了,也未必非要和这个油物耗着。

叶金立即去安排人。

亲卫兵和雇佣兵各点了二十多人,远远近近地跟着白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了,徒留谢清衣孤零零地落在原地。

这里作为一个卫星城,自然没什么好景观,不过因为白檀要来,附近被清扫得颇为干净,白檀在一个人工湖边坐下,湖边有一片芦苇,有小孩儿在那折芦苇叶。

看到一有人过来,小孩们有点慌,白檀对他们招招手:“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白檀朝叶金伸出手,叶金默默地递上一盒子木薯糕。

这是木薯做成的糕,每一块麻将大小,表面撒了黄豆粉和红糖粉,软糯香甜。即便此时灯光昏暗,但对食物很敏感的孩子们,还是意识到这盒子里装着的是好吃的。

白檀笑眯眯地给每个人发了一块,孩子们终于是抵不住食物的诱惑,怯怯地排队上前领取。

吃了东西,他们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我们在折芦苇叶。”

“马上要端午了,我妈说包粽子吃。”

“哦?你们要包粽子啊?咸的还是甜的?”白檀托着下巴问。

“肉太贵了,我妈说包大豆粽。”一个小孩说。

“大豆才贵,我妈说那种变异老鼠的肉很便宜,到时候买两只回来剁了腌起来,包肉粽。”另一个小孩说。

第三个小孩就叹了口气,有些忧郁地说:“我们家买不起老鼠肉,也没有米,我妈妈说到时候包个红薯的。”

白檀奇道:“红薯也能包成粽子?”

“就红薯外面包一层粽叶啊,就算是过节了。”

白檀听得有些心酸。

粽子啊,她眼前都不稀罕吃,对于这些小孩来说,却未必能吃得上。

她忽然想到顾乘州。

末世开始的时候,他才十岁吧,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过过端午。

端午也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节日了吧。

她对小朋友们说:“我也要包粽子,你们帮我去摘点芦苇叶吧,我把这盒木薯糕给你们当工钱。”

几个小孩眼睛一亮,看着盒子里还剩好多的糕糕,立即点头如捣蒜,撒丫子去剥芦苇叶。

白檀对叶金道:“让几个人去跟着,别让他们往水边深处走,注意安全。”

“是。”叶金已经习惯他们领主的和善和对小孩的关心了,本来出门带着点心糖果之类,也是为了碰上小孩时能摸出来给他们。

白檀靠坐在石头上,看着满天繁星,迎着湖面吹来到了凉凉的风,闭上眼睛轻轻哼着小调,享受这一刻的时光。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满船……满船什么来着?”白檀嘟囔了一下,算了算了,不装文化人了,继续哼小调。

远处,有人将这一幕收入眼底,轻轻笑了下,片刻后悄然离开。

白檀的悠闲没持续多久,很快就被报告,王高志的住处被歹人闯入,王高志被掳走了。

白檀睁开眼睛,嘴角微勾,人却是蓦然站起,声音急怒:“什么人胆大妄为?立即封城,满城搜捕,那些个使团给我一个个搜过来!”

一句话把第三卫星城闹了个人仰马翻。

白檀气势汹汹地带人冲进那些使团的下榻处,几乎掘地三尺,那些使团的人,有的眉眼闪烁,有的若有所思,更多的则急急辩解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关系。

白檀当着众人的面发飙,然后宣布,谁能提供线索,就给好处,谁能抓出歹人,她直接把那宝贝水稻树送给他们。

总之,所有人都知道王高志丢了。

下半夜,白檀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揉了揉脸,在外面演了半晚上戏,脸都僵了:“这下大家都知道,能拿出好多好多粮种的王高志被人给抢走了,目光就能从东芜移开了。”

白檀倒不是不想留下王高志,方便以后源源不断地拿出一些好东西,但被八方势力虎视眈眈的感觉可不太好,东芜现在需要修养生息,集中力量搞种植,所以她还是舍了王高志。

她手里拿着一团黄不拉几的东西,看起来像一团脏兮兮的云。

“这个就是王高志的农场?它从王高志身上被剥离下来,又不能和这个世界兼容,会被碾压成什么样?”

778说:“我也不知道,应该会变成这个世界存在,但又比较珍贵的东西。”

白檀想到什么,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警惕地看着这团玩意:“它不会也变成什么异能珠吧?”

778愣了下:“很、很有可能。”

白檀叹了口气,把这团东西交给778保管起来。

“那王高志的农场被剥离,应该很快就会被你们穿书系统回收了吧?”

“是的,王高志是身穿,会连魂魄带身体被回收。照你的要求,会在两天之后被回收,而在回收前,他处于混沌状态,无法说话,如同行尸走肉。”

白檀微微点头:“这就好。”

她放心地入睡,明天还要接着演戏,得养好精神。

不知睡了多久,778急切地声音将她叫醒:“快醒醒,宿主,出大事了!”

白檀醒了过来,愣了一会儿,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什么事?出什么事了?”

778着急地道:“谢清衣生命垂危!”

白檀:“……”

白檀:“哦,那就让他垂呗。”

她又躺了回去。

“谢清衣关乎最重要剧情,是你把男主交给女主的最重要道具,在那之前,他不能死的!”

白檀无奈,只得又做了起来,揉揉眼睛,抓抓头发,她困得要死,真想说管谢清衣去死。

但她不能。

只能起床穿衣服:“之前不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生命垂危了?”

“有人要杀他。”

“嗯?他在东芜有仇家?厉害吗?我得带多少人去?要不还是通知津洲使团吧?”她现在是个弱鸡,肯定不能单枪匹马过去的。

778憋了半晌:“只有你去能救他。”

“???”

谢清衣踉踉跄跄逃进巷子里,身后人不紧不慢,却又步步紧逼,每一步都如同死神的步伐,仿佛有一道不祥的阴影笼罩在谢清衣头顶,如影随形,让他毛骨悚然,冷汗直冒。

和冷汗一起冒出来的,还有鲜血。

他身上被劈砍了无数道伤口,每一道都不深,但都疼得要命,十分妨碍行动,他双瞳大睁,气喘如牛,恐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往前逃。

不要停,停下来就会死!

哪里还有什么风轻云淡的装逼样。

忽然,他走到了死胡同,绝望涌上他心头,他回过头,就见那个黑影在几米外停下。

“别、别杀我。”

那黑影微微偏头,吐出低沉沙哑的声音,慢条斯理中带着点悠然的悦耳感,又透着极致的危险:“为什么不能杀你?”

“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我都给你!津洲洲长是我舅舅,我在津洲有很多资产,房子、钱、物资,我都有很多。”谢清衣急急地说,“对了,白檀!白檀领主,她喜欢我,你杀了我她不会放过你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那黑影身上就透出无穷的杀意,如同黏腻沉重的泥沼,将谢清衣笼罩,扯向深渊。

谢清衣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手里的剑提了起来,这是一把变异兽骨融合了特殊金属材料做成的剑,剑锋极其锋利,剑身上还有恐怖的血槽。

为了恐吓眼前这个人,他特意没有选枪,而是提了这么一柄冷兵器。事实证明,明晃晃的兵刃,有时候比枪更能唬人。

他朝着谢清衣一剑刺了过去。

身后传来一道急促的喝声:“住手!”

剑停住了,黑影顿了顿,侧转过身,将大片的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给谢清衣。

谢清衣目光闪了一下。

白檀终于赶到了,单枪匹马地。

她气喘吁吁,扶着墙好一阵缓。

得知要杀谢清衣的人是顾乘州,她愣了好久。

“顾乘州不是在东芜城吗?怎么会来这里?”

778:“……现在这个是重点吗?重点是他快要把谢清衣给弄死了。”

“哦,那他为什么要杀谢清衣?”

“这个也不是重点。”

白檀终于捕捉到了一个重点:“顾乘州不是没异能了吗?谢清衣虽然又清高又做作又油腻,但他是异能者啊,顾乘州怎么能杀得了他?啧,姓谢的也太没用了。”

“……我建议你还是快点赶过去。”

然后白檀就赶来了,为了不把事情搞复杂,她谁也没带,谁也没惊动。

反正既然是来见顾乘州的,她也不担心顾乘州把自己给咔擦了。

就是赶路真的有点累。

她喘完了,站直身体,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包裹得乌漆嘛黑的人,说道:“让他走。”

黑影不肯动弹,夜色太暗,他戴着一个兜帽,面容完全掩在黑暗中,但白檀似乎仍能从他眼睛的位置捕捉到倔强的眸光。

又倔又冷又委屈的那种。

等等,白檀愣了下,为什么会有委屈?

眼前这家伙明明一身杀气,大晚上这个打扮跑出来,能吓哭一片小孩。

要不是知道他是顾乘州,白檀见着这么个造型,也犯怵。

她叹了口气:“他碍着你什么事了,你都把他搞成这副鬼样子了,也解气了吧。”

黑影微微低下头去:“我……”

就在此时,谢清衣扑了上来,手里白光一闪,朝顾乘州身后偷袭了过去。

顾乘州像是躲不开。

白檀冲了上去,把顾乘州扯开,然后一脚朝谢清衣踹了过去。

“滚你的!”

她异能没了,这个身体的本能还在,还有几分基础,这一脚踹得角度刁钻,用力极猛,把伤痕累累的谢清衣踹飞出去,轰的一下摔到墙根边。

他手里的东西也掉了下来,竟然是一柄弯弯的水刃,掉在地上噗地变成水撒了一地,然后渐渐消散,

是谢清衣的异能,他是水系异能者!

白檀立即去看顾乘州的身上,只见他腰侧被划开一个大口子,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她猛地变了脸色:“你受伤了!”

顾乘州像是站不住,朝她倒了过来。

她从前能够轻轻松松把他公主抱抱起来,现在却有点撑不住他的份量,艰难地给他当人形支架,抖着手去摸手机:“你等等,你撑着点,我马上叫人过来。”

谢清衣被踹得吐了血,呕了口血,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檀:“这人要杀我,你竟然救他!”

白檀暴躁喊道:“闭嘴!小心我亲手宰了你!”

778小小声:“宿主,注意人设……算了,当我没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5 10:40:24~2021-07-06 20:1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超能吃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