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34章 又被撩了
 
虽然小狼崽子莫名其妙变得茶茶的, 但白檀不得不承认,她挺吃这套的。

鉴于顾乘州现在是个伤患,她对他极为纵容。

伤口要她给换药,她答应了, 洗澡之前贴防水敷贴, 要她来给她贴, 她没聚聚, 就连晚上,他抱着枕头想要一起睡, 白檀也拗不过他让他进门了。

“我这是养了个宝宝吗?”白檀无数次感叹。

778也无数次想回她一句, 你好像乐在其中啊。

回到主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顾乘州的户籍改为上等公民籍, 但顾乘州不愿意搬出庄园, 白檀也不赶他。

“领主。”又一天洗澡前, 顾乘州披着浴袍过来了, 白檀抬眼一看:“要贴敷贴?”

“嗯。”

白檀接过了那张防水服帖, 掀开顾乘州的衣服, 少年劲瘦白皙的腰就呈现在眼前,但白檀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不敢看, 不自在, 这一次她皱起了眉。

“这都几天了, 怎么还没愈合?”

顾乘州的左后侧腰部, 有一条长约二十厘米的伤口, 伤口呈灰白色,边缘冰冰的,和边上正常的温热皮肤完全不同。即便每天都有治愈系异能者给他治疗一次,但这道伤口还是没有完全愈合, 一不小心就容易崩裂开。

她叫了负责治疗顾乘州的异能者过来。

这位治疗师一看,也皱起了眉:“怎么比早上还严重一点了?不应该啊。”他仔细斟酌了一番,小心地对白檀说:“异能造成的伤口迁延不愈,要么是造成这伤口的异能者非常强大,他留在伤口里的异能无法拔除,要么是伤口里的异能与受伤者体内的异能形成了一个对冲,互相抗衡。”

对于第一种可能,谢清衣的异能还没那么强大,对于第二种,顾乘州已经不是异能者,他体内也没异能了。

顾乘州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白檀看了看他,给他贴上了敷贴,趁他洗澡的功夫,去了谢清衣被关押的地点,找了几个因杀人而被捕的死刑犯,让谢清衣用水系异能划上他们。

但这几道伤痕,都在治疗师的治疗下很快愈合。

“真是奇怪了。”治疗师自言自语,最后只能归结于,顾乘州体质异常。

白檀也找不到别的理由,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顾乘州的伤要是一直不好可怎么办?

而此时,顾乘州洗完澡出来,坐在阳台的木椅上,慢悠悠地调制一壶果茶。

苹果切片、橙子切片、柠檬切片、百香果切开取籽,然后冲泡一个红茶茶包,将水果放进去,加了几颗糖、几片薄荷叶,一勺蜂蜜。

接着他将手轻轻置于玻璃茶壶上,茶壶表面迅速凝结出水汽,接着水汽越来越密,又很快变成了一层冰霜。

水果茶的温度迅速降低,很快就降到了比室温偏低的温度。

倒出来喝一口,棕红色的茶酸甜适口,水果的果味与红茶相融合,是白檀会喜欢的味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让他少喝点绿茶,那就换这种也不错,她也更喜欢。

他看着自己的手,忽然右手冒出了一簇火焰,左手凝聚出了一块薄冰。

冰火双系。

他的身体里两股完全对冲的力量被激活,互不相让,剧烈争斗,体内一时冰寒一时滚烫。

他的额头流下了汗水,但面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仿佛他就是个没有知觉的人形机器。

片刻后,他才停止了这个举动,手上的火焰和冰都消失了。

很早他就在尝试自己修复异能,后来从碧丝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将来,他开始尝试感应其他属性的灵气。

被谢清衣划伤那一下,却意外地让他感应并且能够吸收到水系灵气,这也是为什么伤口一直不愈合的缘故,这是他感应和吸收水系灵气的通道。

之后水系莫名变异成了冰系。

冰火双行,这是史无前例的,对他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负担,稍微行差踏错一点就是灭顶之灾。但大风险也意味着大回报。

“书中”的顾乘州最后都能成功,没道理他不行。

而白檀回来后仔细想了想,把那只装了木系异能珠的绿色兔子给拿了出来。

治愈系异能中占比最大的就是木系异能,这只兔子默默地散发着青色光芒,这光芒能起到一个安身、疗愈的作用,希望对顾乘州有用吧。

“呐,这个给你,和那只红兔子一起,每天带在身边。”

顾乘州和这只兔子大眼瞪小眼,然后幽幽叹了口气:“领主果然喜欢兔子,从前有人给你送过兔子吗?”

白檀忽然就想到谢清衣那句“你还是那么喜欢兔子”,就有点心虚感,她哪里知道兔子在原主和谢清衣的当年扮演过什么角色?

她捧着杯子喝了一口顾乘州给她倒的果茶,然后说:“兔子可爱啊,而且正好凑一对嘛。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把它们捏成别的形状。”

她把红兔子和绿兔子摆在一起,沉默了一下,这红绿配……可真是清新脱俗。

不过红兔子红得很浓烈,很妖艳,绿兔子是白中透绿,清清秀秀的,两只不是一个风格,却又莫名和谐。

“你看这像不像我们?”顾乘州忽然说,白檀愣了下,仔细看了看,哪里像了?

顾乘州慢悠悠说:“霸道领主和清秀佳人。”

白檀一口茶差点喷出去。

清秀佳人,有这么夸自己的吗!

但她朝他看去,阳台灯光下,少年五官分明,眉眼如画,可不正是一位清秀佳人。

她心跳略快,移开目光,看向阳台外辽阔的田园夜色,嘟囔道:“你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那领主喜欢吗?”

白檀给他倒了一杯茶:“喝茶,去油。”这破小孩不能要了。

津洲,洲长徐兴兆眉头紧锁了好几天没松开了。

“还没找到人吗?”他满脸都是愤怒,下面人战战兢兢:“没有。”

好好一个大活人,能够去哪里?

他们津洲付出了那么大代价,不喜与东芜交恶,终于把那王高志弄回来,可人却痴痴傻傻浑浑噩噩的,昨天还突然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徐兴兆当场就是猛地一个心惊。

王高志是个有大神秘的人,他是用自己的某种神通隐身了?消失了?遁走去别的地方了?

一天下来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王高志,徐兴兆不得不承认,自己白忙活一场了。

想到为了这个王高志,不仅得罪了白檀,粮种交易泡汤,还赔上了一个亲外甥,徐兴兆心头又是滴血又是慌。

其他六洲都换到了粮种,据说都已经运回去开种了,可他津洲却是什么都没有!

还要应付其他洲觉得津洲得到了一个王高志的警惕、敌意和排挤,徐兴兆把口水说干了,也不能让人相信,他这里真的没有王高志。和津洲关系友好的两洲想分享王高志带来的好处,他根本拿不出来啊,于是友好关系迅速降到冰点,破裂在即。

徐兴兆焦头烂额,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晃眼端午就到了,出津洲外,其他五洲陆续送来各种物资交换粮种,这些物资的到来大大填补了东芜五城如今的市场空缺。

尤其是生活类物资,东芜这边是奇缺,像棉洲来的棉布、衣鞋,还有一些生活用品,被东芜人民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

白檀也是有点头秃。

物资虽多,当架不住东芜人口大啊,人手一份肯定做不到,但她又想让每个人都沾沾光,好好过个节。

于是她又让人去搞百货大楼,这些物资中能够直接出售的,她就打算在这些百货大楼上架,每个百货大楼都配备十来名武装部战士,而且每个来买东西的人,必须持有户口本或身份证,每个人头只能买规定的那一份,多了没有,不过价格也不会定得很高。

“领主此举,对东芜人民当然是好事,但恐怕阻力不小。”顾乘州知道了她的打算后,这么说。

不少人把主意打到这批物资上了,那些有钱有势想囤货牟利的人,自然不愿意白檀就这么把物资给洒出去,特别想拿到售卖代理权。

“阻力小不小的,明天也都要开售了。”

白檀一边笨手笨脚地包着粽子,一边无所谓地说,她还能因为那些人阻止就不干这件事吗?要是敢闹,通通收拾了。

有武装部、亲卫团在手,异士部也在她得到了密洲那批高级晶核后,对她大表忠心,再有佣兵工会支持,最后加上如今她在东芜,可是收拢了人心,人民大众们都敬她服她。

占尽优势之下,她就算自己是个弱鸡,但也不会少了一丝霸气。

霸气的领主大人手上一个用力,撕拉一下,芦苇叶又给她弄破了。

迎上顾乘州无奈的目光,她有点脸红:“我以前包过的,不过用的不是芦苇叶。”

白檀从前确实包过粽子,但都用箬叶来包的,箬叶宽大、坚韧,不像芦苇叶这么窄还容易碎,而且箬叶有着很浓的竹香味,煮出来的粽子也带着竹香。

可惜这里没有箬叶,只能用芦苇叶来代替,就是在第三卫星城雇那些小孩摘的芦苇叶。

顾乘州无奈,明明信誓旦旦说要包一大锅粽子给他吃,他还以为她是此中抢收,结果原来根本不会包,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夸下海口。

他洗了手来帮忙。

白檀看了一会儿,哇了一声。

顾乘州的双手特别稳,也特别巧,每一个粽子包得棱角分明,结构均匀别致,白檀看看他包的,再看看自己包的那些奇形怪状,要散不散,又是服气,又是赞叹,忍不住拍了好几张照,索性自己不包了,给顾乘州打下手。

“哇,好厉害,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白檀一边拍马屁一边递上芦苇叶。

顾乘州看她一眼,伸出胳膊:“领主帮我挽一下袖子。”

“哦哦。”白檀乖乖照做。

包了一个。

“领主我想喝水。”

白檀直接倒了水喂他喝。

又包一个。

“有蚊子咬我。”

白檀往桌子下面看:“有吗?我给你扇扇。”她就拿个扇子往桌底下扇。

再包一个。

“手好累啊,我包不动了。”

“啊这,东西准备得有点多。”白檀看着还没包完的半盆糯米,心说要不让厨师来弄吧,顾乘州忽然说:“领主亲亲我就不累了。”

白檀:“……”

白檀用扇子拍了他一下:“好好干活,别得寸进尺。”

顾乘州笑笑,继续包,忽然他说:“领主,你头上有个东西。”

“什么东西?”白檀自己撸了一把,没东西啊。

“你过来点。”

白檀凑过去,下一刻,脸颊上贴了一个温温软软的东西,一触即分。

白檀愣愣地看着他。

顾乘州得意地笑了:“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就好了,现在不累了。”

白檀的心砰砰直跳,憋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但一定威慑力都没有,声音还有点软软的,简直像在撒娇。

顾乘州非常认同地点头:“嗯,领主惯的。”

妈呀,这小孩真的不得了,这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撩人技术一日千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