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36章 分别前夕
 
接下来一个月, 东芜城内可以说是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无数所谓的特权阶级纷纷翻车,被一纸纸诉讼告到了东芜法院。

什么互相倾轧抢生意导致火拼伤亡惨重的,什么欺压百姓至死的, 什么强抢妇女闹出人命的, 一桩桩都证据确凿, 凡是身上沾上人命的, 进去了之后就别想出来,区别只在于是蹲监狱还是枪毙, 而他们身后的一串利益共同体, 都得倒大霉。

很快,水电厂这样关乎民生的大厂的掌控权很快回到白檀手里, 新安排上的管理人都是可信可靠有能力的。

之后就是陆陆续续一些工厂换领导, 重新开工, 工人们恢复了工作。

东芜重新恢复秩序, 而白檀则得到了一大堆财富。

都是顾乘州抄家抄来的。

房子、地产就不说了, 好多都比她现在的庄园大, 各种物资更是让她看个账单都看得眼花缭乱,从几个做粮食生意的黑心粮商仓库里, 更是抄出了几万吨粮食, 令她咋舌。

然后就她高高兴兴地把这些物资都充入百货大楼和粮站里去, 造福百姓。

她在民间的威望一时间爬到一个吓人的高度, 人人都知他们的白檀领主为人们拔除了无数个毒瘤, 将整个东芜清肃一净。

不过在这欢庆的时刻,778很扫兴地提醒白檀:“宿主,马上就要到重点剧情时刻了,谢清衣还被你关着。”

白檀一下就高兴不起来了:“算了, 反正监狱都要不够用了,就把他放出去算了。”

津洲洲长倒是好多次发来求和的信号,想要赎回谢清衣等使团众人,这次白檀终于准了,敲了一大笔物资过来。

但随着那日子地一天天逼近,白檀不可避免地焦虑起来,一方面自然是舍不得,另一方面却是……完全没有苗头啊!

女主呢?她不该提前几天和男主无意中遇到吗?可完全没见着她的影子。

而且她现在名声好了,也没有几个人想要弄死她来个替天行道了。

白檀叹了口气:“感觉这男主也要砸在我手里了。”

但她不知道,顾乘州其实见过谭宵雨了。

谭宵雨自那天主城被震晕后,跟着南坪回南泰城了,但南坪南崇兄妹在南泰城处境也不太好,南崇还被要求从领主位置上退下来,他们自顾不暇,谭宵雨在南泰城自然过得也不怎么样。

而这时,东芜城却粮种频出,还召开了八洲使团会议,搞粮种竞价,却将凛洲其他城市拒之门外。

就在三座辅城要联合主城对东芜施压时,白檀又很狡猾地往主城和西和城、北悦城送了一批粮种,唯独漏掉了南泰城。

顿时,联盟不攻自破,南泰城成了唯一落于人后的。

就在几天前,南崇终于被从领主位置上赶下来,新上任的领主急急忙忙带着人来东芜城赔礼道歉,谭宵雨想了又想,悄悄跟了过来。

她做什么事情都比较顺利,除了在白檀身上,极少栽过跟头,这次也顺顺利利跟了过来。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一进东芜就被顾乘州知道了。

顾乘州专门派人盯着,就等着她来。

然后谭宵雨就被人套了麻袋,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害怕极了。

没多久,她就在这里见到了顾乘州。

“乘州哥哥!你也被抓过来了吗?抓我们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有什么目的!对了,这些日子,那个女魔头没有为难你吧,上次在主城,没有把你救出来,我特别愧疚。”

顾乘州就默默地听她说了一堆又蠢又可笑的话,他仔细地打量了对方两眼,实在对书里的那个“顾乘州”的眼光感到无语。

竟然和这人携手一生。

那奋斗那么久还有什么意思?

不如直接躺平做男宠。

不过可以确定,这人并不是和碧丝一样来历古怪的人,王高志被津洲的人弄走,他还有点遗憾。

既然确定谭宵雨只是个正常的普通人,他也就没有待下去,谭宵雨念叨到一半,见他要走,连忙想要拦住,然而顾乘州两条大长腿,步履生风,迅速走出了房间,还对门外的人吩咐:“看好她,绝对不能让人跑了。”

那人恭恭敬敬应下:“是。”

谭宵雨所有的话卡在喉咙里,不敢置信地看着顾乘州走远的背影,制动完全看不见。

顾乘州不是和她一样被抓来的,甚至,他才是抓她的人。

她不禁打了个寒战,不该是这样的啊,不该的,他们明明才应该是一起的。

而且,而且他不是个男宠吗,为什么还有人听他号令?

她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门外的看守者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我们顾头儿可是领主跟前第一红人!男宠?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们领主爱惜人才,见识过顾头儿的能耐后,就给他消了奴隶籍,还给他官当,给他好大的权力,他现在在东芜,可是说一不二的。”

没看到那些被提□□,占那些被拉下来的蛀虫的坑的人,每一个都要先过一遍顾头儿的审核,只要是通过了的,每个都对他感激不尽。

现在好多人都说,顾头儿是靠着当男宠一步升天的,但领主的男宠那么多,从前哪个这么出息了?还不是因为顾头儿有才华有能耐?所以说啊,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那些人削尖了脑袋想给领主塞男宠,也不看看他们找的都是什么货色,一群绣花枕头,领主看得上才怪。

是的,在顾乘州无论明里暗里的手下里,他当过男宠的事从来不是什么忌讳,甚至因为顾乘州自己毫不避讳,还引以为豪,于是手下人都觉得,这其实是一件莫大的荣耀。

尤其是顾头儿现在已经不是男宠,但和领主还是那么好,两人一副在自由恋爱的样子,更是让他们敬佩顾头儿,居然把领主这块难啃的骨头给啃了下来。

这世上,也只有领主那样强悍强大的女人,才配得上他们头儿。

眼前这个二傻子,呵,一边凉快去吧。

看守人把门一关,把满脑门问号的谭宵雨关在了里面。

时间一天天临近,还是没有任何兆头,白檀索性就不管了,这剧情它自己崩坏至此,重点剧情根本没有衍生出来的土壤,她有什么办法?

而且她心里有点隐秘的期待,如果剧情不按照书中的走下去,那顾乘州是不是能一直留在东芜,留在她身边?

他飞翔出去后,能够变成一只雄鹰,但那也是别人的雄鹰,但如果他能够留在东芜,就只会是她的。她会给他最大最好的舞台,让他成长成不亚于书中的雄鹰,异能的问题,她也一定会想办法解决。

这个念头让她觉得自己有点自私,但不可否认,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在她心底发了芽,瞬间长得枝繁叶茂,让她难掩激动,看顾乘州的目光里也隐隐没有从前那么克制了。

她当然,也想争取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

在本该发生重点剧情的那一天,她紧张得要命,恨不得时间立即过去,马上来到明天,又担心会发生点什么。

778也全程紧张,它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宿主,精确的时间点也快要过去了哦。”778报时道。

白檀深吸一口气,但突然间,她感到一阵晕眩,然后就是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白檀病倒了,发起了高烧。

这病来势汹汹而且毫无征兆,778和249变成兔子,担忧地在她身边跳来跳去,只差抓耳挠腮。

249:“果然不走剧情不行啊吧,778快想办法。”

778耷拉个兔耳朵:“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剧情它就是发展不了啊!”

突然门被推开,顾乘州面如寒霜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白檀已经烧得满脸通红。

顾乘州的脸黑得如同那墨水一般。

治疗师和医生在一旁,被他满身骇人的气势吓得大气不敢出,暗道这人的气势怎么比领主还要强些的样子?

他们努力回想,却已经想不起领主动不动要人命的样子,想到的都是最近两个月,她宽和好说话的样子。

难道这两人性格对调了?

顾乘州看向他们:“试过什么办法了?”

“各种办法都试过了,体温就是降不下来,再这么烧下去,恐怕要有生命危险的!”医生沉重地说,他是真的不想白檀出事,现在的领主,就是他们东芜的守护神啊!

顾乘州看向白檀:“你们都出去吧。”

两人出去后,他忽然劈手,一把揪住了249的兔耳朵,把它拎了起来。

249都惊呆了,他他他怎么看得到自己!还能触碰自己!还把自己给揪着耳朵提了起来!

顾乘州沉沉发问:“要怎么救她?”

啊,他还和自己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