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39章 第 39 章
 
平行时空, 地球。

刚成立不久的异时空研究室内,人们坐在圆桌边,一个个神情严肃。

“宋营,和王高志一样, 都是在看了《末日孤旅》的同人文后失踪的。但宋营的情况有点不同, 他看的那本, 是近期上传的, 但作者始终查不到,上传的ip地址也根本无法破解。”

“王高志在失踪数日后再次出现, 张碧在昏迷一月后再次醒来, 但对于他们失踪/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全无印象,大脑疑似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

“宋营看的那本小说更新了!你们看, 上面写道宋樱性格行为大变, 还想要害死主角……怎么断在这里?后面没了!”

瞿肇脸色黑沉沉的, 他右手握成拳敲了敲桌面:“诸位, 我们坐在这里, 不是为了讨论已经知道的事实, 而是讨论这个突然出现的书中世界,到底存在于哪一本小说里, 它是怎么出现的, 又是什么存在, 对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 是否有不利的影响。而我们又能做什么。”

人们安静了一会儿, 但很快又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各抒己见,说着说着简直像是吵架,谁也不能有个定论。

瞿肇按按额头, 走出了会议室,眼中布满血丝。

从那个被老徐偶然得到的“小兔互助系统”可以得知,宇宙中确实存在着其他时空,不同的世界之间可以通过这个系统进行互助交易。

而那个似乎是依托于某本书存在,或者说那个时空的事迹会在这边以书籍的形式出现的世界,也应该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时空。

那本书的原著叫做《末日孤旅》,原著就是一个男主向末日逆袭小说,女主的戏份也不算少,勉强可以归入言情小说。

但其同人作品就五花八门了。

无cp的,bl向的,bg向的,开后宫的,穿越者、重生者干掉主角自己称王称霸的。

本来他们不曾注意到这本小说。

直到白檀死后,瞿肇一直走不出来,他妹妹偶然间读到这本小说,就跟瞿肇说,这本小说里的反派和白檀同名同姓呢。

接着不久,瞿肇从那个拥有小兔互助系统的老徐那里,知道了他与之做交易的某位面的对象也叫做白檀。

传过来的信鸽脚上还带着一个纸条,里面提到了“阿檀”和“清”两个名字。

再经过种种细节分析推测,那个世界或许真的与《末日孤旅》有关。

而偏偏此时,和那个世界的交易通道被关闭了,就仿佛因为泄露了太多秘密,怕被人猜到更多,不得不关上的样子。

然后《末日孤旅》及其衍生作品就被拿出来研读了。

说实话,这对研究人员来说,可真是个精神折磨,看到某些剧情时,简直恨不得脚趾扣地抓出一个迪士尼。

但直到那时,还是无法确认书和那个世界真的有关联。

一直到宋营消失。

宋营是这里的一个杂务人员,完全不起眼的小角色,但他人间蒸发后还是很快被人注意了。接着调查人员就发现,宋营留下的手机里,屏幕正是一本《末日孤旅》的衍生作品的阅读界面,没有名字,没有作者名,风格和其他衍生作品完全不同,说是小说,其实更像是大纲,而且才写了一半。

里面提到大反派白檀是穿越的,而且穿越前是病死的,提到了同人文入侵者,提到了已有三个入侵者,除了一个是本土重生,另外两个碧丝和王高志分别是魂穿和身穿。

人们看到这些内容时,冷不丁毛骨悚然,再去查了查,竟然真的有个叫王高志的,两个月前失踪,家人报了案,但一个月他自己又凭空出现了,穿着家人没见过的衣服,人还呆呆傻傻的。

因为太过奇怪,这个王高志被秘密带走调查。

之后就被转到了瞿肇手里,经调查发现,王高志穿越前,正好看了大半的《末日孤旅》原著。

接着又找到了离奇昏迷一个多月后,又毫无预兆地在医院醒来的一个女孩,叫做张碧,昏迷前她也正在看《末日孤旅》的同人。

而那本无名同人文中,王高志恰好是看了原著,一门心思要在末世里成为大佬,而碧丝则是看了顾白cp同人,穿过去就是近距离磕cp的。

他们各自的特点、身上发生的事情,都被那本无名同人记录了下来。

在确定这一点后,人们简直不寒而栗。

瞿肇却狂喜,宋营他们是穿越进去的,那白檀肯定也是这里的白檀穿过去的!她还没死!

但他很快又高兴不起来了。

白檀应该和张碧一样是魂穿。

但张碧的身体还在,白檀的身体却已经火化,如果有一天她要回来,那她要以何种形式存在,还是说,她根本回不来了?

瞿肇深吸一口气,面容无比深沉凝重,然后他摸出手机,开始认认真真阅读起《末日孤旅》。

说不定看着看着,他也能穿越进去呢!

研究所里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虽然穿越有风险,但机会放在眼前,谁又不想试一把?

现在《末日孤旅》一系列作品在网上已经被删得干干净净,只有他们这里有,而他们看书前总是做好了穿越的准备。

白檀还不知道5号入侵者正在竞争上岗。

她恍惚感觉被抱了一下,但那看不见的身躯很快抽离,白檀靠在沙发上揉了揉额头,皱眉看向虚空:“你是谁?”

没有得到回答。

白檀想了下,站起来,来到昏死过去的宋樱身边。

“4号入侵者?看来这人比王高志还狂,一来就想弄死我,发现可能弄不死,又想让我听他的命令。”

她跟778吐槽:“王高志还有个农场做金手指,这人的金手指是什么?洗脑能力吗?”

778不太确定地说:“下在水晶糕里,能让人毫无防备的药应该也是金手指之一。”

白檀把叶金他们叫进来,叶金看到宋樱倒在地上,嘴角还有血迹,脖子上一道红色的指印,吓了一跳。

“领主,这是……”

“他要偷袭我,被我处理了,先把他关起来,就关在庄园上,等他醒了我要审问他。”

“是。”

白檀头还晕乎乎的,尽力不露出异状,上楼,进房间,然后就想脱衣服。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一滞,然后就是转身间几不可查的气流感。

有人本来要跟进房间,但突然又退出去了。

白檀勾起嘴角:“778,是他吗?”

778装傻:“他?谁?”腹黑男主既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从头到脚用不知道什么办法隐身了,那就是不想活着不能现身,那它当然就不好拆台。

它可不想和249一样被拎着耳朵提在半空。

“还能有谁?”能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了她,那么粗暴地对待宋樱,还让她有一种微妙的熟悉感。

除了顾乘州她想不出还有谁。

白檀看向门口,他已经走了吗?

如果真的是他,白檀弯起嘴角,如果真的是他,那就算觉得不道德,她也要认真地跟那位女主争一争了。

“嘶。”白檀又忍不住按了按额头,宋樱那水晶糕后颈还挺足。

778说:“宿主不是有水系异能珠吗?拿出来放在枕头边,应该会好受一些。”

白檀照做,水系异能珠散发着柔和的水蓝色光芒,放在床头,一股冰凉感就笼罩了下来,沁入白檀的大脑,她顿时舒服很多。

就感觉是大夏天泡在凉丝丝的通透干净的海水里一般。

随波起伏、轻松自在。

她忽然想起什么:“对了,王高志那个农场变成什么样了?”

778默了一下,然后白檀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土黄色的珠子。

白檀嘴角抽了抽,还真的退化成了一颗土系异能珠。

这玩意一出来,白檀感觉自己突然从海水里掉到了土里,那种感觉这么说呢?就仿佛被人硬拽着去感受大地的气息,一张嘴就能给你塞进一把土来。

就很酸爽。

白檀赶紧让778把这玩意收起来。

“金木水火土,我都收集了四颗,就差最后的金系异能珠了。”白檀自嘲道。

收集齐了是能召唤神龙吗?

一晚上沐浴在水系的柔和力量下,第二天白檀醒来已经没有半点不舒服了,异能都似乎恢复得更快乐。

早知道水系异能珠还有这个好处,她就早点拿出来用了。

她去审问宋樱,但一看到宋樱,她愣住了,宋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或者说,他变回之前那个白嫩嫩的无害的宋樱,发现自己被关起来,他委屈又害怕,看到白檀就赶紧扑上来:“领主,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改,不要关我不要打我好不好?”

白檀仔仔细细地看他,这是真的变回来了?

“778怎么回事?”

“扫描中请好后……扫描完牛逼,4号入侵者已经被回收。”准确地说是毫不留情地一脚踹飞,驱逐。

白檀呆:“我还没做什么呢。”

那是因为某人已经做了啊。

“我还想问问他是怎么穿进来的呢。”

确认宋樱无害,白檀就让人把他放了。

回去的时候她拐去了瓜田,最大的西瓜都有拳头那么大了。

有一个女仆打扮的人站在瓜田边,仿佛在发呆。

白檀问:“你是那个……碧丝?怎么还真阳黄?庄园已经没有女仆了,整个东芜也没有女仆了。”

碧丝被惊醒,慌忙垂头行礼,对白檀十分惧怕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失去了很长时间的记忆。一醒来,发现人人都在说领主的好,听说奴隶制被废除了,她再是女仆,而是恢复自由身的自由人,去哪里都可以。

碧丝很茫然,离开庄园去享受自由的生活,真的会比留在这里好吗?

她是个很容易知足也很胆小的人,她只想活着,活着就够了。所以她不想离开。

她又躬身行了个礼:“领、领主,我能继续留在庄园里吗?我能做很多事情,吃得很少,求你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吧。”

白檀笑道:“想留就留下吧,去找叶金签个雇佣合同,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佣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碧丝眼里满是意外和惊喜的光,看着领主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那些人夸赞领主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领主能一直这样温和,她甚至会爱上她。

“对了,你这个名字是你的本名吗?”

“不是,是原来的老管家取的。”

“哦,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换一个吧。”

碧丝点点头:“我原名叫张碧,我能改回这个名字吗?”

“当然可以。张碧,我有个任务给你,去照顾宋樱吧,如果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马上告诉我,知道吗?”

张碧有些疑惑,那她这是照顾还是监视啊。不过她很温顺地接受了这个任务,保证会很好地完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