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41章 第 41 章
 
密洲大地, 重重叠叠的森林望不到尽头,从热带雨林演变而来,如今变异动植物数目难以估量,整个仿佛史前原始森林。

所以密洲是八大洲里条件最艰苦的, 也是出强大的异能者数量最多的。

这一天, 忽然地动山摇, 从丛林深处, 大片大片林木倒下,鸟兽飞窜, 一棵参天大树拔地而起, 直冲云霄。

“那是……”

“那难道是顾兄弟的木系异能?”

密洲当地的几个异能者惊愕不已,竟然能瞬间催动树木长到这么高, 简直是突破极限中的极限啊!

看着高耸入云的那棵巨树, 言语难以形容他们心中的震撼。

谭宵雨怔怔看着这一幕, 哪怕这些日子以来见识到了顾乘州的可怕, 但眼前这棵树, 还是让她觉得这人就是个非人类。

她忽然想到好友南坪偷偷跟她说的, 顾乘州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角。

绝对主角,世界的中心和主宰, 而她谭宵雨则是唯一能够与之比肩的人!

谭宵雨心脏砰砰狂跳, 偷偷来到信号站, 打电话给南坪, 花了好长时间才终于接通。

谭宵雨跟南坪说了顾乘州的情况, 难掩激动自豪地说:“他真的变得好厉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而且他还这么年轻!”随即低落下来,“可我却这么普通, 你说我能和他走到一起,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南坪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失真,还伴随着阵阵杂音,激动地说,“宵雨,你要相信自己,顾乘州再强,他也有弱点,而你,就是他的药!”

两人说了没一会儿,南坪那边突然传来争执声:“再让我说一会儿!就一会儿!我能付电话费!宵雨,你对自己要有信心,按照我说的去做,等你成功了,千万不要忘了我这个好朋友。”

电话嘟嘟地挂断了。

谭宵雨微微皱眉,南坪好像处境很不好,连打个电话都被人担心付不起电话费吗?

她叹了口气,虽然觉得南坪有时候有点奇怪,但这毕竟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了。

以后自己发达了,一定要帮她。

想到南坪说的那个办法,她又忐忑,又激动。

就在此时,轰的一声,人们循声看去,只见森林深处那棵大树根部窜起了火焰,火焰如火龙一般向上席卷,瞬间将大树给包裹住,将高空的云层都给烧穿出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带。

这是……顾乘州的火系异能!

一个异能就已经很了不得了,他还是火木双系,简直不让人活了!

另一边,南坪的电话被一只伸过来的手挂断,她怒目瞪向对方。

对方根本不怕她,这种年头能够开这么大一家杂货铺,背后哪里能没个靠山呢?

“瞪什么瞪?这是跨洲电话,就算只是接听,电话费也很贵的!你只交了两分钟的电话费,还想说出三分钟的内容来?”

南坪脸都气红了:“姜亮,你从前只是我哥手下的一个小小下属……”

“你也说是从前了,从前你哥是南泰城的领主,现在呢,他什么都不是,异能都下滑到只有四级,是出去猎杀变异兽,好一点的队伍都看不上的水平啊。”

“行了,别跟她废话了,东芜的货到了。”杂货店的另一个老板打断道,只见几辆大卡车开到杂货店面前,边上的人和路边的人都涌了过来。

“是东芜来的货吗?”

“今天有什么货?有维生素片吗?”

“有充电台灯吗?”

“有上回那个毛巾吗?”

南坪被挤到一边,恨恨地看着这大抢购般的一幕。

明明她才是重生而来的人,为什么她却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哥哥从领主位置上被赶下来,他们两兄妹成了南泰的罪人,为了防止被白檀迁怒,南泰城的新领主甚至不允许他们留在南泰城,把他们赶到了下面的卫星城。

而所有知道她和哥哥身份的人,对他们都没个好颜色,说他们害了南泰。

——要不是当初惹了白檀,东芜的粮种怎么会不分给南泰城?

南坪暗恨,像白檀那样自私狠毒的人,就算对她卑躬屈膝,她也不见得会对你另眼相待,她本来就没打算把粮种白白分给南泰等城,结果这都成了她和哥哥的错!

等着吧,白檀如上辈子那样放走了顾乘州,这一放就犹如放虎归山,等顾乘州归来复仇,白檀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而自己,只需要耐心等待谭宵雨上位即可。

南坪这样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心烦气躁。

忽然听到有人说东芜那边每天都有分发杂粮饼,就算是外地人过去,也能领取,一人两个饼子。

一些实在活不下去的人,就打算结伴去东芜看看。

南坪心里痒痒的,她想知道那个白檀到底把东芜治理得怎么样了,真有这些人说的那么好?回去她和哥哥南崇商量了一下:“我们也去东莞看看吧。”

南崇皱了下眉,然后点头:“也行,东芜那边的佣兵工会每天都要收大量变异兽肉,我今天跟的那个队伍也说要过去看看,明天我们跟着一起去。”

南坪一阵气闷,所以哥哥是打算去那里狩猎,猎到猎物卖给佣兵工会?

他们竟然落到靠打猎糊口的地步。

不过卖给佣兵工会,总比直接卖给白檀要好,这么想着,心里的憋屈不甘才算纾解了一些。

在那高耸入云的树木被火焰燃烧殆尽之际,顾乘州也从深林中走了出来,迎接他的是人们的热烈欢迎。

顾乘州一一应了几句,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就陷入了沉思。

木系和火系已经练到了目前可以抵达的最巅峰。

但水系还差得远。

因为水系没有水系异能珠吗?

顾乘州的木系异能珠是白檀给他的,原本就是密洲某位强大的木系异能者身上挖下来的,那异能珠品质极好。

而火系异能者直接就是顾乘州自己身上挖下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蕴养,也恢复了原来的品质。

这两颗异能珠他都重新给自己用上了,有了异能珠,异能就等于有了根,可谓是一日千里。

但水系异能是被谢清衣的水系划伤之后才得到的,没有异能珠,水系不仅进展缓慢,而且因为三系异能失衡严重,胸口越发窒痛不已。

他拿出手机,这是今天发来的白檀的一段视频,视频视角很远,是白檀出庄园的一小段视频,拍摄的人不敢靠太近,但也能够看到白檀状态很好。

一些老百姓等在庄园外面,一见到白檀出来,就跑上来往她手里塞礼物,连连鞠躬,满脸都是感激。

顾乘州笑了笑,她将东芜管理得很好。

带着人们种出了粮食,让大量物资补充入市场,丰富人们的生活,现在还弄出一个卖变异兽的产业,给许多人提供了谋生的机会。

东芜上下没有人不服她。

旋即顾乘州想起上回那个莫名其妙性格大变的宋樱,这段日子,她身边再没出现过入侵者,但总是叫人担心,或许他也该回去看看了。

帐篷帘子撩开,他将手机往手心一扣,冷眼看着进来的人。

谭宵雨僵在那里,咬了咬唇:“我摘了些水果,想送给你吃。”

“不需要,出去。”

谭宵雨一脸委屈道:“乘州哥哥……”在他冷漠的脸色下,改了口:“顾乘州,你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把我带在身边,不肯放我走?你知道吗,大家都误会我们的关系,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顾乘州慢慢哦了一声:“不愿意留在这?你可以走啊。”

谭宵雨:“……”离开了顾乘州身边,她一个人怎么活得下去,怎么可能还有安稳的地方睡,顿顿都吃好的,还不受任何人欺侮?

“另外,‘大家’都误会,你仔细说说,都有哪些‘大家’?”

他过来密洲,把当初放在佣兵工会培养的一批人带了过来,那些人都知道他只要谭宵雨活着就行,而密洲本地人更不会这么八卦,甚至在他们眼里,他依旧是白檀手底下的人,还有人会用白领主的小男朋友来代指他。

他没有纠正他们,他喜欢这样的称呼。

谭宵雨咬住下唇,眼泪在眼窝里打转。

顾乘州收回视线:“不要做多余的事,不要说多余的话,否则……”

顾乘州没有说下去,他的脑子里泛起了细细的疼。

又是这样,每当他对谭宵雨生出些对她不利的念头,就会头疼如针扎。

距离谭宵雨过远,也会浑身不适。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把人留在身边。

这样也就罢了,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生出要好好保护谭宵雨的想法,甚至身体上,也会产生去护着她的冲动。

这让他感到非常诡异也非常愤怒,他很清楚,那不该是他的想法,就像是谁故意塞进他脑子里的。

这让他非常不爽。

这个时期,在书中,应该是谭宵雨陪着“他”,重新塑造异能的时候,此时两人虽然形影不离,但还没有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所以得到了该“亲密无间”的剧情,是不是还会往他脑子里塞别的想法,迫使他去亲近这个女人?

顾乘州眯了眯眼,心中冷然。

不过撇开这个,他这两天倒是隐隐还有别的一个念头,而且越来越清晰,那就是找顾家人算账。

看来,“剧情”要走到他料理顾家人的阶段了。

确实该回东芜一趟了。

白檀今天闲着没事干,就来看看收变异兽肉的现场。

收变异兽这个事,是佣兵工会牵头做的,东芜政府反而是从旁协助的角色,所以她平时也没有过多过问,反正每天有几个集装箱的肉能给她拿去交易就行了。

几天第一次来到现场,倒是被这里热闹得如同菜市场一般的情景弄得有点震惊。

变异兽中比较基础低级的,有变异鼠、变异兔、变异鸡鸭等,这些攻击力不算强,个头也不太大,肉也只算普通。用她在小兔互助系统上的买家的说法,就是肉里头的灵气不够多。

而等级比较高的变异兽,基本是变异得奇形怪状,面目全非的,或者几乎实现了跨基因的超越。

比如从一只小小的蚱蜢,变异成一个比人还庞大大,口器能够把人给撕裂的铁甲蚱蜢的那种东西。

那玩意儿可危险,但那铁甲般的虫壳剥开后,里面的肉非常鲜美柔嫩,她的买家最喜欢这种肉,说又嫩又好吃,灵气还浓郁。

今天就正好猎到了一只铁甲蚱蜢,白檀过去的时候,这个大家伙正被从车上卸下来。

好家伙,碰撞之间叮叮砰砰,仿佛全身都是钢铁一般。

猎到这只铁甲蚱蜢的小队喜气洋洋,这一只就可以换到好多物资呢,换成钱,也是好大一笔钱,可以让小队每一个成员的家人,都富足地过上一段好日子。

“领主!”

“领主来了!”

人们看到白檀出现,都有些激动,白檀摆摆手,让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特意过来跟她打招呼。

她看了看这只庞大的铁甲蚱蜢,脑袋已经被砍烂了,翅膀也砍断了,可以想象出它与人类曾经经历过怎样激烈的斗争。

“抓到这只东西,不容易吧。”

她问那个小队。

小队成员眼睛顿时有些红,他们付出了一个队友的生命,还有两个队友重伤残疾的代价,才把这个大家伙拿下。

白檀皱了皱眉,听到有人死亡总是不太舒服的,但这是强者应承受的考验和历练,而且这也是你情我愿的交易,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她开始思考,从买家手里交易来的那些物资,值不值人命的价格。

而且这笔生意隐患也不小,现在收变异兽肉已经成了一个产业,成了很多人赖以生存的谋生途径,还有好多其他地方的人带着变异兽过来卖,万一哪天买家那边突然不要了,还不得砸她自己手里?

她看了看被剖出来的蚱蜢腿肉,苦着脸犹豫了好一会儿,决定自己提一块回去,看能不能处理成他们人类可以吃的食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