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42章 故人来
 
白檀没有注意到, 人群中有几个人死死盯着她。

“这个贱女人,把我们家害成这样,她自己却过得这么好。”顾乘州的父亲顾民一副脏兮兮的落拓模样,恶狠狠盯着白檀的声音。

他原本是六级的异能, 但当初被白檀一掌震碎了熊型,

自此异能开始衰退, 到现在只有三级了。现在大量异能者来到东芜, 附近的变异兽都不够抓的,完全是僧多肉少的状态, 一个三级异能者, 连只变异兔子都抢不到。

他身边是他的老婆和女儿,都是面黄肌瘦的模样, 他们三人合力, 才在一个浅滩里抓住了一条变异鱼, 勉强能换到一天的食物。

他们恨恨地咒骂着白檀, 换到食物后, 疲惫地回去居住地——他们不被允许留在东芜城内, 好在最近因为外地来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人没有通行证, 不被允许进城, 就在城外找了个地方住下来, 时间一长, 就形成了一个聚居点。顾家人就在这里搭了个棚子住下来。

可是回去后才发现, 他们的棚子被人推倒了,里面所有能用的东西不是被抢走,就是被踩烂,棚布和木头支柱都被人拆走了。

顾民破口大骂起来, 骂那些推他家棚子,偷他家东西的人骂着骂着又骂起了小儿子。

说他傍上大款就不管家里了,和他哥一样就是个当男宠的下贱料,又骂起大儿子顾乘州,说他发达了就不管家里,更骂白檀丧尽天良水性杨花,抢走了他的儿子还毁掉了他的家。

南坪和哥哥终于在这片聚居点的外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用泥土和石块搭建起小房子,就听到了这一声声恶毒的咒骂。

“那就是顾乘州的父亲?”南坪混在人群里看热闹,看着那顾家三人毫无形象面目可憎的样子,心里有些隐秘的痛快。

男主的亲爹就是这个样子的,真是上不得台面,男主的基因这么差还能当上男主,真是走了狗屎运。

谁又比谁高贵呢?

突然顾民骂着骂着,就冲出来几个人,把顾民一家子捂上嘴巴给拖上了一辆车。

众人都有些吃惊,南坪更是吓了一跳。

南崇过来扯了扯她:“走了,这种热闹不要凑,这里乱得很。”

南坪乖乖跟着哥哥往回走,走着走着又高兴起来:“不是说东芜治安很好吗?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光天化日发生这种事。白檀哪有人们传得那么厉害。”

南崇看了看妹妹,犹豫了一下,到底没说,东芜城外没有被列入管辖区域,白檀自然不需要管理这里的秩序。

妹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钻起了牛角尖,把白檀视为了第一假想敌,恨不得白檀哪天倒霉了才好,几乎都到了魔怔的地步。

南崇也恨白檀,如果不是那次在主城她用异能一次又一次碾压下来,他的异能也不会受损到这么严重。

但再恨,他也很清楚一点,他们和白檀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脑子里的意淫不会让白檀真的倒霉落魄,只会越发显得他们自己可笑可悲。

另一边,顾家三人被拉上车,堵住嘴蒙上头,恐惧到几乎尿裤子,以为等待他们的是残忍可怕的对待,但下车后,他们被扔进一个屋子里,取掉头罩,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乘州!乘州你终于回来看爸爸了!爸爸好想你啊!”顾民那叫一个激动,几乎涕泪齐下,完全就是一个思儿成狂的可怜老父亲。

顾乘慧也惊喜地叫着哥哥,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救星。

顾乘州冷淡地看着他们,心底用上一阵阵怒意。

但这也本不该是他的情绪,事实上,他看到他们心情无比平静。

书中,因为白檀没有替“他”出头,知道“他”异能重塑初见成效,偷偷返回东芜城时,顾家依旧再过好日子。

“他”心中充满了愤怒、仇恨,面对昔日至亲,只想报复他们。

于是“他”废掉了弟弟顾乘英的异能,打断了他的腿,又废掉了父亲顾民的异能,让他一家子只能流落街头,食不果腹。

而如今,顾乘英自己去找了个人自荐枕席了,而顾民三人也已经下场落魄。

但他心中还是生出了愤怒。

这是剧情在催他出手。

顾乘州心下一片了然,却伸手将顾民扶了起来:“受苦了,今天起,你们就住在这里吧。”

他到底叫不出那个爸字,但态度显得很好,三人有些受宠若惊,发现他没有在开玩笑后,激动得不得了。

顾乘州面上带笑,眼底却一片冰冷,走出房子的时候,后背都湿透了。

在他扶起顾民的那一刻,他感觉身体都几乎不是自己的,要不是他这段时间训练有成,实力见长,恐怕在那一刻,身体的掌控权就会被夺走。

显然剧情的力量不想让他做出不符合剧情发展的事情。

顾乘州轻轻冷笑了下,那就看看谁赢得过谁。

谭宵雨正好看到顾乘州面对夕阳露出的这个笑容,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白檀试了好几天,变异兽的肉根本不能吃。

哪怕只是微量,也会让人上吐下泻,她有些泄气了。

她的买家怎么就能吃变异兽呢?难道是因为种族不同。

她打开小兔互助系统,看了看那个买家奥韦的信息。

兽人世界,野蛮,强悍。

正好对方发来了信息。

3星用户奥韦:亲爱的,你能加大鲜肉的供应量吗?你们的肉在这里非常受欢迎,好多兽人排好长的队最后却没吃上,非常失望。

奥韦自称是个出租仓库的,自从做起变异瘦肉的生意,他都快转行开餐厅了。

白檀想了想,回复:暂时我可以加大一倍供应量,但我想要换更高档次的东西。

白檀已经不满足于普通的生活用品了,她想要车辆,想要机械,想要武器,想要医疗设备,再不济,来些家电也好。

这些才能够勉强配得上用命换回来的高级变异兽肉。

那边犹豫了一下,表示可以。

白檀了解到,奥韦所在的兽人世界颇强大,底下有好几个附属种族,其中一个就是人类,之前那些生活物资,都是那些人类自己市场上出售的生活用品,奥韦为了让他们多生产,下了好大的订单。

白檀问:那些人类生产跟得上吗?

如果无意中奴役了一个人类族群,她会有愧疚感的。

3星用户奥韦:他们开心死了,他们身体特别柔弱,让他们给兽人干活没有几个吃得消,现在只需要生产一些他们自己的产品,就能赚到兽人的钱,恨不得订单再多一点呢。

白檀就放心了,互利共赢是一件很能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

叶金走进来,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有什么事情犹豫着要不要说。

白檀奇怪:“怎么了?”

“之前您让我找到顾家人,盯着他们。”

“嗯,我记得,他们怎么了?”

叶金低下头:“他们被人接走了,我们的人悄悄跟上去,发现顾家人被安置在一栋小楼里。”

白檀听着有些奇怪:“就这样?”

叶金把后面的话都说出来:“他们在小楼里日子过得还能够不错的。”

白檀皱眉:“你是说,有人在照顾他们?顾家还有什么亲属吗?”

叶金垂下头:“跟踪的人似乎看到了顾少爷。”

白檀怔了下,然后站了起来:“他回来了?”

顾乘州一走小半年,白檀也不是完全灭有他的消息,因为密洲那边曾过来买粮种和其他生活物资,就跟她说过,顾乘州去了密洲那边的森林。

这其实是想表达,白檀的人在他们密洲,他们有好好照顾,想讨个好。

白檀嘴上没有说什么,但交易上给了对方一些优惠,密洲使团很满意,之后又传了几次顾乘州的消息过来。

白檀也是在这些消息里才知道,顾乘州竟然不仅恢复了火系异能,连木系和水系都有了,该说不愧是男主吗?

现在顾乘州从密洲回来了,还把顾家人接走照顾了起来?

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

白檀想了下:“我去看看。”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算了,他可能有自己的考量呢。”

叶金垂首请示:“那是否还要盯着顾家人?”

“不用了。”人家正主回来了,还需要她盯着干嘛?

呵,臭小子,回来了也没先过来看看她。

就算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悄悄来看看也不行?哪怕像上次宋樱那事那样,弄个隐身的也行啊。

不过这小子把顾家人好好养起来干嘛?难道他还念旧情?他不是这个性格啊?

还是说,因为在她这里并没有受到太多羞辱,所以他觉得当男宠也没什么不好,对把自己送出来当男宠的家人也不记恨了。

白檀龇了龇牙。

她等了三天,还是没等到那家伙来找自己,到底是有点坐不住了。

这天晚上,她到底还是抱上一只蓝色的兔子——兔子肚子里装的就是那颗水系异能珠,她也知道顾乘州的水系异能比木系和火系要差很多,猜测可能是因为没异能珠的缘故,就想把这东西拿去给他。

249坐在她左肩上,很忧愁地叹息:“宿主,你还是陷进去了。”

778坐在她右边肩膀上,反驳道:“这样不好吗?我觉得他们就很配啊,反正除了小顾,谁都配不上我家宿主。”

大魔王不在这里,它都是喊的小顾,把自己喊得胆子都大起来了。

白檀呵呵冷笑:“你们还说呢,要不是我逼问你们那么久,你们还不肯告诉我那天晚上隐身的就是顾乘州。”

两只兔子一齐装死。

东芜城外的临时聚居点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规模,房屋也从原本风一吹就垮的帐篷升级成了木头房,然后又变成土石结合的房子,现在就连聚居点最外围都有了一圈低矮的围墙。

这里都比得上一个大型村落了。

甚至还形成了集市——各家人拿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出来跟人做买卖,虽然谁都想得到准入凭证,进入东芜城,看看传说中的百货大楼,大那一系列审核、手续以及高额押金就把好多人拦在外头。

好在这些人都是通过卖变异兽肉从佣兵工会那里换来不少物资,人一多,物资品种也就多,所以这个聚居点的集市倒也不算寒碜。

谭宵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南坪重逢的。

两人都很激动。

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了很久。

南坪听到顾乘州居然把顾家人好好地养了起来,一点都没有要复仇的意思,心里就咯噔一声。

这又是一件和前世不同的地方。

前世顾乘州对顾家人可是只有恨的。

现在恨莫名其妙变没了,那么爱是不是也会变没掉?

她低声问谭宵雨:“他对你怎么样?”

谭宵雨不好意思说自己在顾乘州门前一点面子都没有,虚荣心让她含糊其辞地说:“他去哪都带着我,手下的人也很尊重我。”

南坪心里稳了点:“这就对了,你看他还对谁有这样的用心?你们注定是要成为一对,做这个世界的男女主的。”

谭宵雨有些畅想,飘飘然起来,越听南坪说,越是心中生出了一种自信,仿佛事情果真就是南坪说得那样。

她和顾乘州就应该是一对。

仿佛被洗脑了一样。

于是回去后,她简直豪情万丈。

顾乘州和顾家人一起吃了晚饭,整个晚饭过程他胃部痉挛得厉害,每一口都是折磨,食物仿佛刀片一样滑过咽喉食管,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甚至表现得和顾家人和乐融融的样子。

终于撑到饭后,他来到院子里就吐了出来。

看着混合着鲜血的食物残渣,他一脸平静地将地面和自己都清理干净。

剧情要他收拾顾家人,他却和他们冰释前嫌地坐在一起,所以他受到了反噬。他不禁想到了当初,就因为他没有及时从白檀身边离开,白檀只半天时间就高烧到昏迷。

这就是所谓剧情的力量,而他们都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

真是可笑。

“乘州哥哥!”

他抬起头,谭宵雨走了过来,期期艾艾地,忽然就一把抱了过来:“乘州哥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不可否认,她抱过来的时候,顾乘州全身的不适都褪去了,他垂下眼睛,看着谭宵雨的头顶,眼眸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远处,白檀静静地站在那里,肩膀上两只兔子一动不敢动,仿佛两只死兔子。

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转身悄无声息地走了。

路上遇到的都是回家的人,或三五成群,或行色匆匆,白檀安安静静与这些人擦肩而过,没有人注意到她。

以她的实力,想让别人注意不到自己不是难事,在身体周围覆盖上一层灵气就足以混淆人们的视线。

过了好一会儿,249才敢出声:“也许,有什么误会呢。”

778也说:“对啊对啊,可能简单地抱一抱呢?”

249:大哥,能不能别再提那个抱字了!

249:“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啊,谭宵雨有什么?除了一个女主身份,她哪里都比不上男主啊。”

778:你他妈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还提什么男主女主的。

两个小助手隔着白檀的脖子互相瞪着,都觉得对方有病。

白檀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从这里能够看到下方的农田,那里种的是土豆,能在彻底入冬前再收获一波。

她谈谈地说:“这没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

她有过心理准备的,男女主嘛,总是要走到一起去的,只是之前还有点侥幸心理而已。

小助手们有点难过,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于是很有默契地在心里骂起顾乘州来。

白檀看着头顶深蓝色墨水一般的天空,仰头躺了下来。

那只由灵气捏出来,装着水系异能珠的水蓝色兔子,就在她的脸颊边幽幽明灭着,她捏了捏兔子脚,只觉得胸中那汹涌的热流渐渐变成了死水。

不知道躺了多久,手机忽然响了,叶金急声禀告道:“领主,庄园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他非常激动,说要见您。”

“对了,他说他叫瞿肇,您听了就知道他是谁了。”

白檀愣了一下,心脏猛地紧跳了两下:“他说他叫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