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46章 第 46 章
 
白檀走出了小院, 走出了庄园,时隔两年,这是她第一次重新走在这街道上。

这两年来东芜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道路宽阔了, 整洁了, 房屋推倒重建了, 绿化带、公共设施都安排上了, 一派繁华都市的景象。

“那是……”

“那是白檀领主!”

“不是有阴谋论说领主已经……”

有人认出了白檀,正激动呢, 下一刻, 白檀已经从原地消失。

白檀用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穿梭过大半个东芜城,来到了一个山头, 这里戒备森严, 外面的人别想进去, 里面的人也别想出来。

今天, 这里站岗把守的人没料到会遇到白檀。

“领、领主……”这些人都懵了, 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不知该如何反应。

白檀淡淡道:“我要进去。”

“这……”人们互相看看,“洲长吩咐过, 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去。”

洲长自然就是顾乘州。

白檀淡淡看他一眼, 后者立马就眼睛一翻, 软倒了下去。

其他守卫还来不及惊慌, 也都倒了下去。

白檀朝里走去。

这个山头只有一座房子。

白檀透过篱笆看到了里面的女人。

她正拿着一枝玫瑰发呆, 脸上流露出一股轻愁,仿佛一只被困在笼子的金丝雀。

下一刻,她也看到了白檀,她惊讶地站了起来:“白檀!”

白檀推开门走了进去。

谭宵雨显得有些慌张, 但随即她像是找到了什么底气:“你来干什么?乘州哥哥下过令,谁都不能来打扰我的!”

眉眼中带着一丝炫耀。

白檀笑了笑,走到一个秋千下,扯了扯绳子,然后坐了下来,慢悠悠自己荡着:“看来你在这里的日子还挺舒坦的。”

谭宵雨得意道:“乘州哥哥当然是给我最好的。”

“那你的乘州哥哥告诉过你,我还活着吗?”

谭宵雨一愣,看向她。

“应该没有吧,在你的认知里,我应该早就在两年前他的‘逼宫’之后就死了吧?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谭宵雨眼神闪烁:“那是因为我听说你还活着。”

“那你见到我的时候,至少也应该有点惊讶的表情,但你完全没有。”白檀笑着说,“让我猜猜,你是怎么知道我还活着的呢?”

谭宵雨就那么看着她,慢慢收起了那流于表面的演技,她已经确定,来者不善。

白檀却语调一转,依旧然悠然道:“我一直在猜,你到底会在哪里。虽然你应该是没有具体形态却又无处不在的,但我总觉得,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都说,男主、女主、反派,是这个世界的三大支柱。男主我理解,顾乘州他是这个世界发展进程的主线,大部分事件,都是围绕着他在发生,没有他,很多事件都不成立,事件都不存在了,这个小说故事,自然也就要土崩瓦解了。”

“反派嘛,也好理解,我这副躯壳,本身就是这个世界大地精气的凝聚,是第一颗土系异能珠,奠定了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

“那么,相比之下,平平无奇的女主,到底凭什么能作为第三大支柱存在呢?”

“凭她是男主的挂件吗?凭她是男主的双修良药吗?”

白檀笑着看向脸色逐渐难看的谭宵雨,一字一句道:“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你是剧情的依托。”

谭宵雨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檀。

白檀双脚略略施力,坐在秋千上一荡一荡的:“这两年来,顾乘州没有按照你设定的路线走,你很苦恼吧?”

谭宵雨冷冷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是承认她确实就是剧情了。

“我嘛,这两年没什么事情做,只好想想想,有句话叫什么,思之思之,鬼神通之,我就这样想啊想,有一天就突然想明白了。”

白檀说:“上一个轮回里,反派和男主同时觉醒了人格意识,他们回首看过去无数个轮回里自己做的事情,觉得太傻了,所以决定联手改变这个天地。”

“反派付出了灵魂的代价,男主也付出了意识沉睡的代价,这才换来了这个轮回,而你,同样也有了自主意识的你,慌了,所以你做了三件事。”

白檀伸出一个手指:“第一件事,他们两个把读者给弄进来,想给这个世界添点乱,而你把其中一个读者,也就是我,塞到了白檀的身体里,阻止了她对顾乘州的献祭。”

“于是故事开始的时候,顾乘州依旧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小可怜,一切又是在正轨上前行。”

谭宵雨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向白檀压过来。

白檀丢出一只金色华丽的羽毛笔,撑起一个扇形罩子,将这股力量给挡住。

谭宵雨看到这支笔,脸色大变,感受到了极端危险的气息,她转身就跑。

白檀将手掌一推。

羽毛笔割破空气,将谭宵雨的身体捅了个对穿。

谭宵雨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羽毛笔打了个旋,回到白檀手中。

白檀来到谭宵雨身边,她身上被扎穿的地方,就好像开了个漏气阀一样,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泄露出去。

白檀蹲下去看着她:“第二件事,谭宵雨这具身体,原本只是你的依托,却并不是你的寄生之地,但你这个剧情怕死得很,担心自己三两下就被顾乘州折腾废了,于是就躲进了这个躯体里。”

谭宵雨恨恨地看着她。

白檀继续说:“但相应地,你进入这个身体之后,也沉睡了,于是第三件事,你找了个人,让她重生了。”

“我最开始以为是同人文入侵这个世界,所以没有在意这件事,后来知道了其实是读者入侵这个世界,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那个南坪,她明明是重生啊。”

“她本身就不是读者,她是原著民重生啊,这不是很奇怪吗?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重生的呢?”

“最近我才想明白,她是你找来撮合男女主的,你想用她来提醒谭宵雨,用她的嘴巴告诉谭宵雨,谭宵雨和顾乘州是天生一对,让谭宵雨缠住顾乘州,不要让感情线崩掉。”

谭宵雨趴在地上,咬着牙,突然冷笑了一下:“可惜那个没用的东西,什么都没办成!”两年前,她从谭宵雨的身体里醒过来,简直不敢相信,男女主感情线崩得跟屎一样,男主对女主只有冷酷和厌恶!

她看向白檀:“谭宵雨这具身体也是个没用的,既没有背景,又没有能力,我醒来后,在这个身体里什么都做不了,我当初就该住进你这具身体里!”

“得了吧,我这身体最后注定要死的,你肯进来?再说了,你个小瘪三你进得来吗你?”

白檀握住剧情修改笔,对着她的背再一次扎了下去。

谭宵雨长长地惨叫起来。

背上这个伤口也开始漏气,身体里噗嗤噗嗤往外冒气。

剧情其实是很强大的,比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强大,因为它就是这个世界当下的法则,它拥有着绝对权威。

但这个剧情生出了自己的意识,它害怕了,面对反派和男主的联手,它慌了,所以它把它的主体塞进了女主的身体里,让女主的光环直接笼罩住它。

但与此同时,它也等于把自己困在这个身体里了。

剧情修改笔此时此刻犹如一把利剑,金色的光芒有如剑上淬的剧毒,不断地渗入这具身体,将躲在里面的剧情腐蚀得千疮百孔。

修改笔么,当然既要修又要改,不弄得面目全非不算完!

轰隆隆!

天空中一团团乌云压下来,一道道闪电劈下来,天色迅速地昏暗,仿佛一瞬间来到了午夜。人们惊恐地看着天空,街上乱成了一团。

白檀抬起头看头顶的乌云,雨水哗啦啦地打在她脸上。

“这就是你留在外头的剧情之力吧,你看,它发威了,不过它到底是为你即将要完蛋而惊恐,还是为女主就要死了而震怒呢?”

说着,她双手用力,将剧情修改笔整个按进了谭宵雨的身躯里。

修改笔一寸寸融化在体内,谭宵雨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悲鸣。

一道亮光闪过,一道极其粗壮的蓝紫色闪电从乌云中劈了下来,直指白檀。

与此同时,无数藤蔓拔地而起,形成了一个拱形的罩子,将白檀笼罩在其中,所有雷电被导入到地下,而藤蔓也被电成了一片焦黑。

顾乘州终于赶到了。

他挥手散去焦黑的藤蔓,飞奔到白檀身边,上下看了看她,厉声质问:“为什么不等我来!”

白檀笑道:“你这不是赶到了吗?”

她来找谭宵雨之前,通知了顾乘州,说她不想再苦撑下去了,她要杀了谭宵雨,逼剧情出现,同时也是让剧情彻底崩坏掉,看能不能以此来削弱掉剧情。

她没有说剧情修改笔的事,也没有说,她猜测剧情的主体藏在谭宵雨的身体里。

她知道,顾乘州要是知道了这些,是绝对不会允许她使用修改笔,所以她提前动手了。

顾乘州心脏狂跳,疼得有些尖锐,脸色在雨水下一片惨白。

刚才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被劈到了!

如果他晚到半分……那画面他简直不敢想象。

她怎么敢这样冒险!

她总是这样有主意!

他紧紧抱了她一下,在她耳边咬牙说道:“晚点再跟你算账!”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头顶压得极低的,翻滚不休,仿佛在张牙舞爪的云层。

这个困扰他这么多年的剧情,终于具象化了!

只要它肯现身,一切就好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