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1章 反派来了
 
“领主,顾乘州要怎么处置?”

白檀迷迷糊糊间听到这句话,莫名觉得耳熟,心想什么年代了,居然有人的称呼是“领主”,一边没过脑子就顺口回了一句:“拉出去喂狗。”

声音顿了一顿,然后道:“是。”

等等!

白檀的意识逐渐清醒起来,就好像脑子里塞的棉花被一丝丝抽去,她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一个黑衣男人微微躬身,一副得到命令后要去执行的样子。

她脱口道:“慢着1

对方停下后退的脚步,抬眼有些迷惑地看过来,旋即又低下头,似乎很畏惧白檀:“领主还有吩咐?”

因此他没看到白檀反应很怪异。

白檀左看看右看看,这是个什么叙利亚风格的房子?感觉一阵风吹过就能从墙壁上吹下来好多灰尘。

再看眼前这人,这一身黑衣就很有黑涩会气息,腰间甚至还别着枪。正常情况下白檀看到这种人第一反应绝对是报警。

白檀:“?”

她这是乱入了什么世界?

她故作镇定:“你刚才说什么?”

黑衣人:“领主还有什么吩咐?”

“……不是,之前那句。”

“领主,顾乘州要怎么处置?”黑衣人老老实实地重复。

白檀:……哦豁~

这不是她昨天看的那本末世小说的男主名?

这男主是个典型的美强惨。

天赋极高,却不受家人重视,被当做一个人形杀器,家人对他只有利用。

长得极好,却因为长得像书中变态反派那爱而不得的初恋,反派看到他第一眼就愣了一下神,接着只是稍稍暗示了一下,顾家人就迫不及待地把男主药倒送了过去。

但男主怎么可能屈服于一个疯狂的女人?

他奋力反抗,但武力值不敌反派,几次逃跑都被愤怒的反派抓了回来。

“既然这么不稀罕这张脸,那我就帮你毁掉1反派不愿看到这张脸露出厌恶自己的表情,于是把男主毁容。

即便如此她还不满意,男主找到机会就反抗的行为激怒了她,于是她又命人把男主的异能珠挖了出来。

在末世,异能珠是一个异能者能力的根本,没有了异能珠,这个人就废了。

天赋为当世罕见的男主,就这样还没来得及成长起来,就被生生废掉了。

就问你惨不惨!

白檀昨天看到这里的时候,一口血梗在心头,痛骂作者有玻

想给男主制造一个巨大的困境,也没必要这样吧?尤其那个变态反派的名字还和自己一样,白檀简直像被灌了一口嗖掉的豆浆。

她匆匆翻了几章,后面反派对男主做的事情越来越过分,越来越灭绝人性,她实在看不下去,翻到后面反派被男主虐死的情节,一口气读下来,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终于气顺了。

反派死得可真惨啊!

死得好!

死得大快人心!

但现在,白檀疑似穿成了这个反派,她再也笑不出来了。

一定是梦!一定是假的!

白檀闭上眼睛决定再睡一会儿,再睁开眼她肯定就回去了。

黑衣人:???

虽然不明白领主是什么意思,但领主一向性格古怪,阴晴不定,他老老实实地垂手等在那里。

白檀忽然又猛地睁开眼,她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拉出去喂狗1

这是小说里反派的惯用台词,她处置人的时候基本都是说这句话,因为印象比较深刻,她刚才才能脱口而出。

而书中反派针对男主说出这句话的剧情点,是在男主被她挖了异能珠,奄奄一息之际!

属下来请示反派,反派正在气头上,就叫拉出去喂狗。

等反派想起来去看男主已经是一天之后,男主把狗都杀死了,但身上也没一块好肉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对反派的恨意也达到了顶点,在心中立下了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的毒誓。

想着反派被男主打碎全身骨头,千刀万剐的结局,白檀心头发颤,无比庆幸自己来得及时,把人给叫住了,没真叫男主被拉去狗圈。

但想着男主现在情况糟糕得很,她也坐不住了,立即站了起来:“我要去看他。”

她看着黑衣人,黑衣人忙退开,躬着身,等着白檀走在前面。

白檀:“……”

你倒是先走啊!你不带路我怎么知道往哪里去?

白檀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学着书中反派冰冷古怪的口吻:“你想走在我身后?”

这语气,仿佛说的是“你想在我身后偷袭我?”

黑衣人脸色一变,惶恐道:“不敢不敢。”

“那就快走1

这下黑衣人快步走在前面,仿佛身后有鬼在追赶一样。

……

顾乘州被反派关在地下室。

白檀进去的时候险些被血腥味呛吐了。

再看地上那一滩滩浓稠刺眼的血,可以想象这里发生过多么惨烈的事情。

书里写到,男主的异能珠是被活生生挖出来的。

异能珠在胸口靠近心脏和主动脉的位置,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哪怕是麻醉状态下,由最专业的医生开刀取出来,都非常凶险,一个不小心人就下不来手术台了。

而男主是被好几个人压在地上,疯狂挣扎中被活生生挖出来的。

那刀子但凡偏一点……

白檀双手轻颤,捏成了拳头,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她有理由相信,男主能够活下来,完全是主角光环起了作用。

看着眼前的画面,想到书里的情节,白檀再一次愤怒了。而这愤怒比看书时要深切得多。

怎么能有这么坏的人?

她都想砍反派几刀。

她目光一扫,并未看到像男主的人,冷道:“顾乘州呢?”

看守顾乘州的人畏惧地低下头:“刚才蓉少爷过来,带走了顾乘州。”

蓉少爷?这又是哪个?

白檀隐约想起来,书里确实有这么个人,反派对初恋爱而不得,看到和他长得像的便要掳过来。

这个蓉少爷(白檀实在记不起他的名字)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十分顺从配合地扮演替身的那一类,因而颇得宠爱,平日里行事也比较骄纵乖张。

可书里没有他把男主带走这个情节埃

白檀心头突突地跳,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他把人带去哪了?”

看守的人看了白檀一眼,不知道白檀的怒气是针对谁。不过她往常不是冷着脸就是在生气,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十八个小时处于想杀人的状态,所以她现在看起来这么生气也没人觉得奇怪。

“蓉少爷好像是将人带去狗圈了,说,说领主肯定会把人丢去狗圈的。”

艹!

白檀气得脸都白了,反而看起来越发的不辨喜怒,叫人心中惧怕。

因为算到了反派的心思,所以就能不经允许动男主了吗?

难怪小说里没这一出,因为最后结果是一样的——虽然是那个蓉少爷自作主张把人带去狗圈在前,但后脚反派就下了同样的命令。

白檀一时之间简直不知道该骂哪个好。

她马上就要赶去狗圈,但还是那个问题,她不认路。

于是一手拽过那个看守人,阴恻恻:“你也觉得我要把人丢去狗圈?什么时候你们敢猜我的心思了1

看守人吓得腿都打哆嗦了:“领主饶命!领主饶命1

白檀丢开他:“还不去把人追回来1看守人和另外几个人赶紧撒腿就跑,白檀快步跟上。

但她可完全不是跟着他们走的样子,反而像一个阴冷凶狠的压阵boss,前面都是她驱赶的小弟。

狗圈倒不是很远,在这个庄园式建筑的一条河边。

远远就看到边上围了人,正在兴奋地叫着笑着喝彩着,其中还传来猛犬狂吠的声音和少年嘶吼声。

“咬他!咬他1

“老黑扑上去1

“黄毛咬他腿1

白檀面沉如水,加快脚步。

看守人跑得飞快:“蓉少爷,快让狗停下,把人带出来1

那个被叫做蓉少爷的人长得秀气精致,皮肤娇嫩,一头做了银色挑染的头发柔顺地垂着,增添了一分无辜感,衣服也是国际大品牌,这在末世是非常难得的。

这是一个被精心娇养着的人。

只是他脸上的戾气冲淡了那份乖巧感,或者说,这才是他的本性,他只在反派面前才呈现出反派喜欢的温顺乖巧。

他此时冷冷道:“我要惩罚个人还不行了?”

“是、是领主……”

“领主知道了也只会夸我做得好,这顾乘州什么东西,竟然敢忤逆领主。”他说这话时眼里有着嫉妒和庆幸。

嫉妒顾乘州长得比他好,比他更像那个人,庆幸顾乘州不识好歹,反抗了领主。

不然只要顾乘州稍稍流露出几分顺从的意思,领主身边最得宠的位置分分钟要换人坐。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想趁热打铁搞死顾乘州。领主正是最恼怒的时候,她不会追究自己的自作主张的。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了面如寒霜而来的白檀,心里咯噔一声,赶紧换上乖巧的表情迎上去,声音像含了蜜一样黏糊糊的:“领主您怎么亲自来了,您放心,敢对您不敬的人,我都为您出气了。”

白檀却是没看他,看向了狗圈里的情况,只见少年满脸满身都是血地倒在地上,一头黑色藏獒扑在少年的身上,张着血盆大口要咬少年的脸,少年死死卡着它的嘴,另两头棕黄色的藏獒一头咬着少年的手臂,一头咬着少年的腿。

轰的一下,白檀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

淦!

淦淦凎!

你妈的!

你他妈的!!!

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也不知道哪里涌上来的力量,挥开碍事的人,一撑狗圈的围栏跳了进去。

一把揪起那头黑色藏獒,一个甩臂就把这百多十斤的大家伙丢到了围栏外的围观人群中,引起一片惊叫。

接着一拳一个脑袋把棕黄色藏獒给捶翻在地。

身上压力骤减,少年茫然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接着眼神就戒备至极地看着白檀。

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但白檀没注意到他的目光,她生平就没见过这么血腥残忍的画面,整个脑子里都是嗡嗡的。

少年身上全是血,都看不出伤口具体在哪里,脸上也都是血,三道长长的血痕几乎贯穿整张左脸,那是反派留下的。

而胸口,那刚刚被生生挖出异能者的地方,就是一个血糊糊的窟窿。

血把白檀的眼睛都映红了。

这时她都想不起什么男主反派,只知道眼前这个人还是一个少年啊!

她小心翼翼地把少年抱了起来:“没事了,没事了。”

全身戒备僵硬,被公主抱起来的顾乘州:“……?”

顾乘州一米八多的身高,但身量还未完全长开,整个人瘦瘦高高长手长脚,看着大只,其实压根没有多少肉,而白檀这个身体武力值超群,这一抱竟然轻轻松松。

但刚抱着人站起来,白檀就一阵头晕目眩,一个尖锐的声音从脑海里冒出来——

【ooc警告!ooc警告!反派出现不符合人设的举动,请立即停止或补救!ooc程度超过50,将予以抹杀?

【当前ooc程度:20】

“……”白檀被这声音搞得脑子里好像有个钻子在疯狂地钻着,同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他妈又是啥?

把她弄来这里成了一个变态不说,还要求她不能崩人设?

她看起来就是一个当变态的料吗?

还有这个意思,是她穿不回去了吗?

到底是哪路神仙在整她?!

她低下头,对上了男主憎恨警惕的目光,想到这位主将来会把反派千刀万剐,她腿肚子一阵哆嗦,差点真的把他丢下去。

但,丢是不可能丢的,这可是她的命啊,都已经得罪这么狠了,自然是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

于是她面不改色地抱着男主从狗圈里出来,面对众人惊恐又不解的目光,看向了那个蓉少爷。

徐蓉被看得一阵瑟缩,犹犹豫豫地走过去几步:“领主,您这是……”

不是讨厌狠了顾乘州,脸都给他划烂了吗?为什么又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他没说完话,顶着ooc警告的白檀直接一脚把他踹飞三米远。

白檀声音冰冷得好像沉到了三千米以下的冰窟里:“谁给你的狗胆,敢不经我同意动我的人?”

徐蓉捂着肚子趴在地上,满头大汗,脸色白得像纸,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他人也被吓懵了,直接化身鸡崽,惊恐地挨在一起。

白檀抱着顾乘州走到徐蓉身前,居高临下仿佛看着一个死人:“是我太宠你了,让你有了能够做我的主的错觉吗?”

同时她在脑海里说:“我救顾乘州,抱顾乘州,不是为了他,而是因为身为领主的权威不容挑衅。这个男宠敢揣测我的心思,自作主张处置我的人,以此来铲除他的潜在敌人,触犯到了我的底线。”

那个尖锐的警报声终于停止,过了一会儿,不再那么尖锐的声音说道【解释合理,补救得当,ooc警告撤销。但身为正在气头上的反派,不该亲自救和抱男主,违背反派行为逻辑,惩罚烈火灼心一次。】

“……啥玩意儿?”白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狗日的,给你三分色你还真上树了!

把你给能的!

不要以为你在我脑子里我就动不了你了!来啊,同归于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