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7章 反派来了
 
顾民一愕,想说顾乘州是他儿子埃

可是他看向顾乘州冷淡的眉眼,忽然明白过来,这个儿子他送出去了,就不是他的了。

白檀眼中淡淡不悦:“况且,你越矩了,乘州也是你能叫的?”

顾民张大了嘴:“这、这……”

白檀道:“叶金,你来告诉他,他该叫什么?”

已经明了了领主此行目的的叶金恭恭敬敬上前:“顾公民应该称呼‘顾少爷’或‘乘州少爷’,再有,方才在庭院中,顾家人也并未见礼,这不合规矩。”

看看,有个懂眼色又会说话的跟班就是这么好。

顾民咻地涨红了脸,这算什么规矩!他顾乘州是被他送出去的人,就算不再是他的儿子,那也只是领主的一个奴隶,而自己可是上等公民!是上等公民!

但这些话他不能说,即便是奴隶,那也是领主的奴隶,而在这里,领主就是规矩,就是王法!

他牙关紧咬,目光望向长子,希望他能出口打圆场,但他只看到一张清冷漠然的脸,再没有了往日的濡慕讨好,仿佛正被刁难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个陌生人!

胸中恨意翻涌,他最后还是识时务地低下了高贵的头颅:“顾少爷1

顾乘州却并不觉得快意,他只觉得一阵虚茫。

连日来的仇恨忽然间就松懈了。

他恨白檀,但他更该恨的是顾家人,是他的父亲不是吗?可是看着顾民这个样子,他却只觉得陌生和可笑。

这样一个人,放在从前,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打从心里地蔑视,却竟然是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竟是这样的!

白檀偷偷瞅顾乘州表情,她让他爹向他低头了哎,有没有觉得很痛快?有没有觉得很解气?怎么没啥表情呢?

顾乘州低声说:“我出去一下。”

白檀有些失望,摆摆手:“去吧。”

去吧去吧皮卡丘,有什么个人恩怨,趁现在解决,多泄泄火气。

顾乘州点头起身,一离开,顾民松了口气,又腆着脸赔笑:“领主大人,不如我们移步书房?”

白檀:“这里就挺好的,不是要展示吗?我忙得很。”

顾民笑脸一僵,但得到领主大人的指点,这可是无比难得的机会,也是至高的荣耀,他不愿放弃,于是就在众人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异能。

……

顾乘州来到后花园,这就是顾家人牺牲一个他后换来的房子吗?

倒是挺阔气。

他嘲弄地想,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大哥。”顾乘英从身后走来,上下打量他,“大哥你好像变了很多。”

顾乘州冷淡地看着这个弟弟。

顾乘英今年十七岁,只比顾乘州小一岁,但却足足矮了个大半个头,一米七都不到,加之长相秀气,一向是乖乖巧巧的。

他暗暗嫉妒地看了看顾乘州的身量,没注意到他的眼神,愧疚地说:“我不知道爸爸要把你送走,早知道,我就该阻止的。”他看了看顾乘州的胸口,“大哥,我感觉你身上没有异能的波动了,你、你真的和外面传的那样,被挖掉异能珠了?”

他一脸关心,眼里却闪着期待的光芒,似乎很想听到肯定的回答。

顾乘州一直知道弟弟妹妹和自己不亲,但他并没有很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不是同一个母亲,有些不亲也是正常的。但此时跳出那个兄长的身份再去看,他觉得自己之前真是蠢透了,竟然觉得他们只是不懂事。

什么样的弟弟,会对兄长可能异能被废这件事,如此幸灾乐祸?

他不答反问:“你们用我换了不少钱吧,顾民应该是买了不少药,靠嗑药把自己堆到了六级,你的异能却好像没有半点长进。”

实力没了,他眼力还在。

顾乘英被说中事实,心头一堵。

父亲是买了很多药,但都给他自己吃了,半点没分给他,他资历有限,觉醒至今好几年了也才三级,三级到四级是个坎,如果在十八岁之前还跨不过去,他一辈子就这样了!

他掩下愤恨,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哥,你现在被废了,比普通人还不如,作为领主的男宠,地位到底不稳固,但如果你有一个很得力的弟弟,那就不一样了。领主那里有不少好东西吧,你帮弟弟要一点,弟弟以后出人头地了,对你也是一个助力啊1

顾乘州眼里寒芒一闪,嘴角轻挑,声音却轻柔了下来:“你把我当女人,觉得我需要娘家支撑?”

顾乘英心想,难道不是吗?男宠还不如女人呢!

他看了看不远不近跟着的那些黑衣侍从,上前两步,握住顾乘州的手,仰起脖子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大哥,帮我就是帮你啊,难道你舍得弟弟一辈子就是个三级异能者吗?”

他眼眸泛出红光,他的异能是火系狐型,拥有了狐的魅惑能力,虽然只有三级,但迷惑催眠一个普通人,却是绰绰有余的。

顾乘州微感晕眩,原来这就是被迷魅型异能命中的感觉,他现在连这么低劣的手段都防不住了。

心中冰冷,身体里却涌起一股磅礴的力量,他一抬手,就将顾乘英拍飞了出去。

顾乘英飞出廊下,砸在花坛边的仙人掌堆里,惨叫一声,身上浮现一个红狐的影子,转眼影子消散,他吐出一口血。

而大厅里,白檀轻轻一挥手,将熊型附体的顾民击飞出去,顾民砸烂了餐桌和一桌价格不菲的食物,身上腾起一个大大的红色熊影,接着红影消散,顾民脸色惨白。

众宾客骇然。

顾民可是六级异能者,领主却只是轻轻一挥手,挥开一只苍蝇一般地,就将他打飞出去!

这实力得有多强?

而且异能形态直接被打散了,这可是重伤!

白檀站起来,淡淡道:“不堪一击,不配我指点。”

听到外头的动静她微微扬眉。

男主动手了?

打得怎么样了?

十万伏特放光了没?

但走出去就见顾乘州扶着墙壁站着,面带红晕,呼吸微急。

兄der,让你揍人,你怎么一副自己吃亏了的样子?

白檀快步过去:“怎么了?”

叶金道:“顾乘英用异能偷袭顾少爷。”

白檀看到了昏死在仙人掌堆里的人,心底火气窜起,脸色一沉,转头看向顾家其他惶惶不安的人:“你们给本领主下请帖,就是这么招待我的人的,我看你们不是想让我来做客,而是想下我的脸!来人,顾家以下犯上,给我打1

听到这个“打”,她带来的人非常熟练利落地从车上拿下专门的刑棍,冲向了顾家人。

很快,在人们的尖叫声中,顾家人都被抓了出来。

顾民的继室夫人,缩在继室夫人怀里的顾民小女儿,还有顾民的几个兄弟、兄弟夫人、侄子侄女等,除了几个小孩,其他一个没落,全部被按在地上啪啪打屁股,惨叫声、求饶声此起彼伏。刚才他们有多风光得意,现在就有多狼狈没脸,心中恨死了请他们过来的顾民和动手偷袭顾乘州的顾乘英。

而围观的宾客也是被吓得不轻,看着一脸冰冷好像要杀人的领主,腿肚子直打哆嗦,无比后悔今天来参加者劳什子破宴会。

不久后有人被打晕过去了,白檀才让停下,浑身散发着寒气:“从今日起,剥夺顾家人上等公民资格。”

一群靠出卖男主得到好处的臭虫,吃了多少都吐出来!

没了这公民资格,自然有的是人冒出来落井下石,相信顾家人的下场,不会比白檀亲自下令驱逐更好。

说完这话,留下一个个面无人色的顾家人,她带着顾乘州上车走人。

……

顾乘州皮肤有点烫手,心跳加速,跟发烧了一样。

“089,他这是怎么了?”

【中了迷魅型异能攻击,过会就好了,不过他不久前刚受过重创,接下来会继续虚弱一段时间。】

白檀咬了咬下唇:“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把灵力借给他了。”

她之前抓着他的双手,渡了不少灵力给他,就是让他打人出气用的,而且还有那么多侍从跟着,在她的计划中,他不会受伤的。

完了完了,男主不会更恨她了吧?

【魅惑是精神力攻击,猝然发动,防不胜防。】

白檀咬牙切齿:“那个顾乘英真是好养的,看来我打顾民那一下还不够重,就该直接打废他!教出了一个什么儿子1

顾乘州轻咳一声,睁开眼,眼底发红,眼尾更是红得好像血能从白皙的皮肤底下透出来,让他显得冶丽而惑人。

白檀呆了呆,不得不说,这双眼睛真是漂亮啊,尤其是此时此刻,竟让她有种少年长大了的感觉,说不出来的诱人风情,暧昧感在车中蔓延。

白檀眨了眨眼,感觉心口被击中,心跳陡然加速:“卧槽九哥,他这么看着我我扛不住埃原主是怎么舍得对他下狠手的?简直不是人1

089【……】

白檀:“啊啊啊,他好漂亮,好像扑上去亲亲抱抱!这反派我不当了1

089【你注意点,他不会属于你的,他有官配,而你不当反派就会死。】

扎心了兄弟。

白檀西子捧心,忍痛坚强地说:“没关系,做不了女友粉,我还能做妈妈粉,就让这份感情尽情变质吧!崽,妈妈爱你1

她算是明白无痛当妈是什么体验了,原来白捡一个好大儿是这种感觉,人生突然完整了,还觉得好自豪。

089【……】它开始怀疑,自己到底绑定了一个什么沙雕宿主。

白檀饱含母爱地出声:“你没事吧?”

089【注意人设。】

白檀:“……”

白檀皱起眉,一秒变脸:“你可真是没用,一个小屁孩就能把你弄成这样,简直丢我的人。”

嘤嘤嘤,崽,妈妈也不想这样凶你,你就当打是亲骂是爱好吗?

顾乘州却是轻轻笑了笑。

这还是第一次他在她面前露出冷笑讥笑之外的笑容。

他靠在座椅上,一手搭在自己额前,额发垂落下来,掩盖了眼里的神色,锋利的下颌线完全暴露,喉结轻轻震动,发出低低的叹息:“是啊,我真没用埃”

白檀忍不住盯着那下颌和喉结多看了两眼,不断催眠自己,我是亲妈粉,我是亲妈粉。

然后想,卧槽,她儿子不会被打击狠了吧?

不要啊,崽,你还有妈妈啊!

白檀赶紧挽救:“也怪顾家人不讲武德搞偷袭,你也不用难过,你也打回来了啊,而且我已经给帮你把顾民打得半废了。”

顾乘州转头看她,眼瞳里闪着什么让人看不清的东西:“帮我?你带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白檀挑起眉梢,不可一世地道:“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他们算个什么东西。”

像是要解释为什么要带他来一趟,强制爱霸总附体一般,很不要脸地渣渣地说:“现在给你出过气了,以后你总能老实地呆在我身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