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11章 反派来了
 
作为一个在药罐子里长大的人,从来只有被救的份,没有白檀救别人的份。

所以白檀仅有的急救知识,基本只来自于一些狗血电视剧。

她这会儿就慌得很,深吸一口气,直接怼了上去,对着顾乘州的嘴就拼命渡气。

渡啊渡啊渡!

她意识到不对了,我去,我这口气怎么这么长?

然后她发现,她这身体似乎居然还能内呼吸的,在水里睡个大觉都不用担心会淹死。

这也太牛逼了点!

于是她就豪迈地继续往顾乘州嘴里吹气。

直接把少年给呛醒过来,捂着胸又呛又咳,不知道喝进去多少水。

白檀赶紧带着他往上福

哗啦!

两颗脑袋从水里探出来,岸边的叶金等人劫后余生般狠狠松了口气,要是领主大人有个好歹,他们就等着陪葬吧!

白檀不用他们帮忙,直接搂着顾乘州从河里出来。

顾乘州扶着岸边的大石头,几乎把肺都要咳出来了,湿漉漉的脸涨得通红。

白檀拍了拍他的背,无奈地说:“你可真柔弱,是怕水吗?这么浅的河都差点淹死你了。”又叫人请治愈系异能者过来给他瞧瞧。

顾乘州咳得嗓子都哑了,见她一副幸亏我救了你的表情,忽然有种槽多无口的感觉。

先不说是她把他拽下去,就说她那拼命吹气的救法,他醒来再迟一点,肺都要给吹炸了,此时胸肺处还隐隐生疼。

他忍了忍,说道:“多谢领主相救。”

治愈系异能者匆匆坐着庄子内的小车赶来,第一眼先看到白檀脖子上的牙印,大惊失色,差点双腿一软跪下去。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咬领主,还是要在主动脉处?不要命了?

“领、领主,您脖子上的伤……”

白檀此时才觉得脖子有点疼,用叶金递过来的毛巾压了压,雪白的毛巾上便沾上了淡淡的血印子。

她看了顾乘州一眼,心想原来溺水的人会失去理智是真的,但只听说他们会紧紧抱着救他们的人,没听说还会咬人的埃

可能男主与众不同吧。

她摆摆手:“没事,顾少爷不小心咬出来的,你先给他看看。”

见领主没当回事,而且也没有任何发怒的意思,治愈系异能者和众仆从才松了口气,不由看向顾乘州,再次刮目相看,心思各异。

“这个顾少爷竟然敢咬领主,真是胆大包天。”

“领主和顾少爷竟然玩得这么刺激吗?”

“看来领主是真的很宠爱顾少爷啊1

而急匆匆赶来的其他人,比如那些得知这里的动静的男宠们,也都表情复杂。

晴日绿荫下,白檀浑身都在淌水,但只披着一条大大的浴巾,甚至顾不上去擦自己头发上滴下来的水,只看着治愈系异能者给顾乘州治疗,那目光专注温和,微带一丝担忧,一缕阳光打在她黏着黑发的脸上,甚至透出几分温柔。

众人心头不由浮起一个荒唐的念头。

领主不会动了真心了吧?

089冷艳旁观,正要发出ooc警告,就在此时,浑身被灼烧得不像样的裴瑜被抬了过来。

“领主,裴少爷昏迷过去了。”

白檀看向裴瑜,那分令人觉得自己眼花了的温柔感顿时消散无踪,表情变得冷酷。

就是这货挑起的事端。

挑拨她和男主的关系,要不是自己机智,她还不被男主给记恨死。即便现在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个剧情,但自己也付出了不少代价。

裴瑜整个人被烧得衣服破破烂烂,皮肤烧出了好多血泡,那张清俊的面容倒是没被烧到,但也灰头土脸的,看上去甚是狼狈。

裴瑜艰难睁开眼,露出练习过千百遍,最像那人的愧疚虚弱笑容:“领主,对不起,阿裴无用。”

白檀思索着这人后面的戏份,好像暂时没有了,男主离开庄园后倒是遇到过他,他对男主冷嘲热讽,被男主给狠狠收拾了,异能珠也给挖了出来。

也就是说她不会再遇到有他参与的重要剧情,这个人没用了。

白檀冷淡道:“你确实挺没用的。”

裴瑜愣祝

“那么好的异能珠在你身上,你根本用不好,糟蹋好东西了,还浪费了手术费。”

裴瑜不敢相信她会这么说,他被顾乘州打成这样,她不该安抚自己吗?

从前她是最喜欢自己的啊!什么徐蓉之类的,都只是玩物,她只会看着自己露出那种怀念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是最像那个人的!后来他过了十九岁,比那人在她记忆中的年纪大了,她才渐渐对他淡了下去,但还是百依百顺,和要什么给什么。

“领主……”他心中有些不安。

白檀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裴瑜一脸向往地说:“也不知道异能珠是长什么样的,顾家弟弟年纪轻轻就是七级异能者,他的异能珠必定是顶级的吧。如果我也有这样一颗异能珠,便能成为领主的左膀右臂了。”

画面一转,是阴暗血腥的地下室里,原主看着被压着跪在地上、一脸倔狠的顾乘州,心里烦躁不耐,眼底微微发红,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裴瑜的话,于是下令:“把他的异能珠给我挖出来1

画面再次转换,原主手里捏着那颗火红的异能珠,神情恹恹地看着,随手丢在一旁,接着裴瑜就来了,看到那个珠子露出惊异羡慕之色:“这就是顾弟弟的异能珠,好漂亮好纯正的红色埃”

原主嘴角勾了勾,看着裴瑜的脸脸色柔和了些,像透过他在看着别人:“你喜欢?给你了。”

这突如其来的三个画面让白檀脑海里涨疼,同时原主那暴躁凶戾,想要毁掉一切的情绪也潮水般涌了过来,刺激得她双眼微微发红,再看裴瑜的目光就变得无比冰冷厌恶。

好啊,原主挖出男主的异能珠,是你有意怂恿暗示的!

自己平庸就算了,还敢图谋我家崽崽的东西!

她冷冷地,语气充满危险地道:“你不是说,你有了这颗异能珠,便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吗?看来你是做不到了。”

顾乘州蓦地抬起头,目光刺向担架上的裴瑜。

他说过这样的话!

裴瑜预感到了什么,每次这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是她想要杀人的时候,谁撞在枪口上谁倒霉。

他再也不敢装虚弱,从担架上滚了下来,拉住白檀的裤脚,慌乱哀求道:“领主,领主恕罪!是阿裴没用,阿裴一定好好努力,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为领主效力。”

白檀冷冷道:“丑死了。”

裴瑜顿时哑了声,不敢再哭,还赶紧在地上水洼里握了两捧水抹了抹脸,让脸重新变干净,一边讨好笑着,哪里还有之前优雅的样子,简直是卑微极了。

众男宠们看着从前一直清风朗月,自诩高贵不凡的裴少爷变成这样,都面面相觑。

白檀看到裴瑜头顶黑到极点的云朵,恶感值100。

她微微挑眉:“你恨我?”

裴瑜一僵:“阿裴不敢。”

“既没用又没骨气的东西。”白檀凉薄地道,轻飘飘地下令,仿佛在吩咐晚上想吃什么,“把他体内的异能珠挖出来,这种东西他不配。”

裴瑜当即尖叫起来:“不,领主,求您不要1

但叶金已经立即带人上来抓裴瑜。

其他男宠仆从都远远躲开,吓得面如土色。

裴瑜疯狂挣扎:“领主,您是那么宠爱我,为什么突然变了1

“是因为这个顾乘州对不对,他一来你就变了1

顾乘州站了起来,迎着裴瑜怨毒的目光,对于白檀的喜怒无常再次有了直观的感受。

喜爱时,可以为你放弃理智人性,什么都拿来给你,厌恶了就可以毫不犹豫地丢弃、践踏。

裴瑜忽然用尽仅剩的全部异能,攒出一支火箭射向顾乘州:“都是因为你1

顾乘州瞳孔微缩,正要躲避。

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在距离顾乘州眉心只有几厘米的地方,轻轻松松地握住了这只火箭。

顾乘州看向白檀。

她面孔冷凝,神色淡淡,这支凝聚了全力一击,可以将一棵树给炸开的火箭,在她的手里乖得像橡皮泥捏成的。

然后她真的把这支箭捏吧捏吧,捏成了一球,又拽出两只兔子耳朵,想了想,又捏出四只脚和兔子脸,抱起来看了看,大概觉得比较满意了,便递过来给他。

顾乘州微怔地接了过来。

感觉到霸道却又柔软的灵力,如同一层屏障包裹着内里的火系力量,整个兔子温温热热,散发着红光,让他落水后冰冷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

就像一个手炉。

白檀还加了一句:“暖暖手。”

顾乘州:“……”

他低头看着这个红兔子,这炽烈且象征着毁灭的火系力量,就这样憋憋屈屈地当了一个暖手的工具。作为这股力量的前主人,他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一天。

又想起水中她粗暴又笨拙的渡气,被他咬了也毫不生气……

顾乘州抿了抿嘴角,敛下眼里的情绪,微微笑了起来:“多谢领主。”

至少现在,这个喜怒不定的人是喜爱自己的吧。

白檀见他头顶那朵云的粉色逐渐加深,最后停在好感值40的程度,比之前的30还要高10点,心情立即明媚了起来。

真好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