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15章 反派来了
 
东芜城到主城之间,修了一条公路,是原主斥巨资和无数人力修筑的,宽阔、平坦、高质量。

这是为了能拉近东芜城和主城的关系,更为了东芜城这边上贡方便。

这条公路的维护也都是东芜城这边出的人力物力,每隔五公里就要设置一个点,来抵御变异生物,每隔十天就要来清理一下疯长到马路上来的变异植物。

所以这条路保养得非常好,车队开在上面,平稳而快速。

只用了四个小时就进了主城。

在这四个小时里,白檀发现出城之后,在野外灵气更为浓郁,就一直在吸收灵气修炼,等到了主城,她基本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可以使出那全力一击了。

主城与东芜城很不一样,街道宽敞整洁,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一栋栋的别墅和高楼大厦,很是繁荣热闹。

白檀的眼里闪过嘲讽,凛洲的精华都凝聚在此了,能不繁荣吗?

原主在这里有自己的落脚地,一栋小别墅,白檀泡了个澡,端着一杯绿茶站在窗边,看着周围的别墅群,忽然看到有人在别墅外探头探脑。

梳着高高的马尾,马尾还是用一个金环状的发冠箍着,一身红裙,这不是书中女主的独特装扮?

作者大概是想突出女主的特色,书中每次女主出场时,都要描写一下她的外形,此外言行举止间也总要强调一下。

比如,女主突然转头时,要写“她那高高的马尾甩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她站在风中时,要写“她的红裙被风扬起,像一朵盛开的牡丹”,看多了就觉得有点腻。白檀还想过,女主难道都不换衣服的吗?每次的红裙高马尾,不觉得单调吗?

还有她那金色发冠,是男主小时候送给她的,一开始是个宽面手镯,长大后戴不上了,就被她改造成发冠戴在了头上最醒目的地方,希望以后再次相遇时,男主能一眼认出来。

白檀觉得这个设定也挺奇葩的。

“089,那是女主吧?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探头探脑,明显是冲着这座别墅来的,而且是来找人的,至于找谁就不用猜了。

“我记得书里,女主根本不知道男主落到了反派手里,他们重逢时,她是非常惊喜且意外的。”

089装死不吭声。

白檀皱皱眉。

书里男女主是一个月后重逢,但因为这位女主不知为何此时出现在主城,089就要求她把男主带来,男女主的重逢大概也会因此提前一个月。这会儿女主还自己跑来别墅。

女主身上显然发生了什么变化,而这个变化会直接影响到白檀。

她想了下,吩咐管家:“外面有人鬼鬼祟祟的,把她抓起来。”

装死的089终于出声【宿主不能伤害女主。】

白檀:“你原来在啊,你不出声,我还以为那人不是女主呢。”

她便对管家说:“不用抓了,把人赶走就行了。”

089冷冰冰的机械音似乎更冷了一分【宿主若伤害了女主,很有可能导致后续剧情无法进行,后果严重。】

白檀心里有些不悦:“我只是把人赶走,又没有伤害她,你不是让我不能崩人设吗?以原身的性格,有人在她的住处外鬼鬼祟祟,直接把人打杀了都很正常吧。还是说,你要我现在就让男主和她见面?”

089顿时找不到反驳的话。

谭宵雨在别墅外假装路过一般走过,不动声色地望向别墅里面,自以为做得隐蔽,却不知道她的装容标配已经出卖了她。在第三次路过时,被几个冷着脸的侍从呵斥驱逐,她面上赶紧应下远离,心中却颇感屈辱。

那个修罗杀星果然冷酷霸道,别人只是在外面路过,她也要管!

但是她还没有见到乘州哥哥,也不知道乘州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她让人去东芜城打听到的事情,想到她的乘州哥哥遭受了那么多,她就心如刀割,恨不得立即把人从那个魔窟里救出来。

她回到了相距不远的一栋别墅里,一个少女迎了上来:“宵雨,你见到了要找的那个人吗?”

谭宵雨摇摇头:“那边戒备森严,我根本都没法靠近。”

少女心想,那可是白檀的地盘,当然戒备森严了。但她还是安慰谭宵雨:“没关系,晚上你跟我和哥哥一起去参加宴会,宴会上你就能见到人了。”

谭宵雨有些担心,“如果白檀没有把人带去宴会呢?”

“那更简单,她如果没把人带去,就是把人留在别墅里,到时候你就回来别墅去见他埃”

虽然这么说,但少女更有把握白檀会把人带去宴会,毕竟书上白檀是有把人带出去的。

虽然那是在一个月后的四大领主述职接风宴上。

少女名叫南坪,她哥哥南崇是南泰城的领主,虽然和白檀同为领主,但实力却差白檀不少。哥哥不满南泰城及四座卫星城一直受到主城的剥削,为了百姓们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他想要联合其他辅城反抗洲长,然而被叛徒出卖,走露了风声。

洲长直接派了白檀去南泰城,白檀那人出手极其狠辣,一夜之间,哥哥南泰和一些属下的尸体就被挂在了南泰城的城头上,所受牵连者不计其数,那个月里,南泰城血流成河,改天换日。

南坪作为领主妹妹,也被牵连而死,而且死前还受尽折磨。

她带着巨大的怨气死去,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竟然回到了死前两年,一切都还未发生。

她欣喜若狂,看到了还活得好好的相依为命的哥哥,她发誓要好好保护哥哥。

哥哥是为了百姓谋事,他是对的,洲长不把下面的人当人看,他不配当凛洲之长!而想要反洲长,白檀是最大的阻碍,所以她这一次一定要想办法先把白檀给除掉。

她把两年后改良得更好的修炼办法告诉哥哥,把未来两年会发生的事不动声色地透露给哥哥,更为哥哥抓住了一些机遇,让南泰城变得越来越好。

就这样过了一年,十多天前,她突然做了一个梦,梦里看了一本书,醒来后她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们竟然活在一本书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了白檀最大的敌人是谁,那就是这本书的主角,只要提前抱住主角的大腿,她和哥哥还用怕白檀吗?

可惜这个梦做得太晚了,白檀已经将男主顾乘州收入帐中,好在还有女主,她与谭宵雨结识,将顾乘州的消息透露给她,果然谭宵雨比书中更早知道了男主的遭遇,于是就有了今天她来找人。

如果能帮助女主提前救出男主,自己不就成了他们的恩人?而且男主杀死白檀的时间点想必也会提前。

南坪信心满满,安抚了谭宵雨,看着她的目光,就像看着一头即将养肥的猪。

将谭宵雨哄好,南坪又泡了一壶茶,送去了会客厅,哥哥南崇和一个青年正交谈到了尾声。

那青年道:“这一次就算弄不死白檀,也能让她吃个大亏1他脸上满是仇恨怨毒,如果白檀站在他面前,恐怕能扑上去把她活吃了。

这人叫做裴珺,他有个弟弟叫裴瑜,也是白檀的男宠,但昨日被白檀给害得人不人鬼不鬼。

裴珺本身是洲长夫人的远房侄子,深受洲长夫妻看重,弟弟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能不报复吗?昨天发生的事,他今天就把白檀弄来了主城,而且联合了其他领主,共同对白檀发难,而且这是还得到了洲长夫人的首肯。

书里裴瑜是风光了很久的,南坪不知道为什么裴瑜会突然被那女魔头厌弃,也许是她造成的蝴蝶效应?不过裴珺此人的能耐,她很早就知道了,今次见他一夜之间做好布置,她非常庆幸帮助哥哥结识了此人。

这么想着,她给两人满上了茶:“哥哥喝茶,裴大哥喝茶。”

少女温温软软的声音让裴珺的理智略略回笼,看了看南坪娇艳生动的脸庞,裴珺一时怔住了。

南坪脸颊微红:“裴大哥。”

裴珺回神:“南坪妹妹出落得越□□亮了,听说你都能辅佐你哥哥处理政务了。

南坪不好意思:“我只是做一些琐事。”

裴珺想起了自己生命垂危的弟弟:“阿瑜也说要回来帮我忙,谁知道……”

他和弟弟相依为命,但偏偏弟弟生得像那女魔头喜欢的人,洲长夫人想把他送到女魔头身边去。

为了讨好这个远房姑姑,也为了自己能够往上爬,他答应了。

弟弟是洲长夫人送去的人,长相又像那个人,那女魔头对他还不错,裴珺虽然放心不少,但还是视此事为奇耻大辱,发誓总有一天要把白檀踩在脚底下,让她也尝尝被当成玩物的滋味。

可是那一天还没到来,他弟弟就出事了!

就在前一天,弟弟还很高兴地跟他说,他成为了异能者,等找个机会摆脱白檀,就可以回到他身边辅佐他了。没想到仅仅一天,他看到的却是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弟弟。

啪一下,裴珺捏碎了茶杯,滚烫的茶水流到他手上,他却丝毫不觉得疼,只有满心的恨。

幸好那女魔头近日的行为让洲长夫妻生疑,想试探她是否还忠心,这次他对付女魔头,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