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17章 反派来了
 
089紧接着又说【宿主不得伤害女主,请尽快放开她。】

白檀不以为意,瞥了眼动作表情都被定格住的女主:“我又没伤害她,按照‘白檀’的性格和人设,我此时都该直接弄死她,如果对她什么都不做,反而奇怪吧?”

她隐隐察觉089对女主格外维护,虽然它的理由是,如果伤害了女主,可能会导致后续重要情节无法展开,从而导致偏离剧情,但白檀觉得不仅是因为如此。

如果089最在乎的是剧情,职责所在是不能让剧情偏离,但为什么女主出现在这宴会上,它就要自己把顾乘州带过来见她?这不也正是偏离剧情的一种吗?

难道由女主引起的剧情偏离,就不算偏离了吗?

白檀觉得,与其说是一切为剧情服务,不如说是为女主服务。

不过这些都只是她的一些猜测,还无法证实,她不会在089面前表现出来,而是一点点地试探,089允许她对女主能够做出的极限是什么。

089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但又好像哪里不对,它只知道自己的内部程序发出警示,女主身上正发生着对她不利的事情,于是再次警告白檀【请立刻放开女主。】

白檀轻呵一声,拉着顾乘州离开,走出两步之后,谭宵雨身上的禁锢解除,她本来是维持着前扑的姿势,这下直接扑倒在地,摔出了很大的声响,附近的人们不由得看过来。

“这是谁?”

“没见过,谁带进来的?”

“真是失礼。”

谭宵雨狼狈地爬起来,听着众人的低语,觉得难堪极了,她回头只看到顾乘州和那个女魔头远去的背影,她摔倒,他们竟然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她当然不会怪乘州哥哥,那女魔头太可怕了,刚才她的眼神好像能吃人一样,乘州哥哥如果这时候再表现出对自己的担心,那魔头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她为顾乘州从头到尾的疏离冷漠找到了很好的借口,心里对他的处境更是担忧了起来。

南坪匆匆赶来:“宵雨,你没事吧?”

谭宵雨看到她仿佛看到救星:“南坪,我看到乘州哥哥了,他太可怜了,我一定要救他!你哥哥和那女魔头一样都是领主,你让你哥哥帮帮忙,把乘州哥哥救出来好不好?”

南坪一喜,看女主这不就向她求救了吗?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成了男女主的救命恩人,他们南泰城成了凛洲的中心,哥哥成了凛洲洲长的场景。

她紧紧抓住谭宵雨的手:“你放心,我们是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白檀带着顾乘州回到宴会厅,在心中问089:“还需要我做什么?没有的话我就撤了。”

089【尚有重要剧情点未完成,宿主不能离开。】

白檀微微皱眉,看向远处的谭宵雨,她还要干什么?嗯?和谭宵雨在一起的那人是谁,感觉看着谭宵雨的目光藏着什么算计一般。

女主这是有麻烦了?

“089,女主好像被人盯上了,你不帮帮忙?”

089【不要紧。】

白檀陡然双眼微眯,掩住眼里的利芒。

以089这一板一眼的说话风格,它更应该不回答,或者回答“不在它工作范围内”之类的,可是它回答了“不要紧”。

这三个字很有意思。

这代表着089知道女主身边那人的身份、目的,更知道那人对女主没有危害。这也更说明了,089对女主是在意的,有关注的。

可089不是专属于她的穿书客服吗?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吧,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女主服务,什么不能偏离剧情都是幌子,或者说只是一条让女主和男主走到一起的路。

现在女主想走一条和书里的路不大一样的路,所以她也必须配合改道。

白檀嘴角牵起淡淡的冷笑。

啧,有点不爽埃

顾乘州仔细地看她一眼,见她精致冷然的脸上依旧笼罩着阴云,便温声说道:“领主。”

白檀:“嗯?”

“我和那人从前是邻居,但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找我说话。”

白檀愣了下才明白过来,男主这是跟她解释他和女主没关系。

白檀觉得有点微妙,甚至有点想笑。

女主来到这宴会是想带男主脱离苦海,刚才还一副要为他拦住自己的英勇架势,可一转头,男主却向自己这个恶人撇清和女主的关系,要是女主知道了他说的这话,会不会气成河豚?

白檀莫名的被取悦到了,她眼角弯了弯,对少年说:“我相信你,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罢了,我不信你还能信她?”

这下轮到顾乘州怔愣了下。

竟然这么容易就被顺毛了?

他还以为她会气好一会儿,甚至会继续发脾气,可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解释,就能换来她这样明朗的笑容。

他有时候觉得她很容易看透,有时候又觉得她实在是矛盾复杂,现在的她和当初折辱他的那个人,仿佛完全是两个人,但他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但他确实无法像之前那样恨她了。

如果白檀此时开启云朵模式,会发现顾乘州头顶的云朵不再是他装出来的粉色,而是黑色的,但颜色已经淡了很多。

可惜白檀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在这里见到的人都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好感,不想看到满屋子乌云的场景,所以一早关闭了云朵模式。

白檀已经走出病态人设,当然不会再给顾乘州脸色看,还要想办法挽回刚才造成的伤害,便拿起他的手看了看:“都红了,我刚才太生气了,没有控制住自己,没弄痛你吧?”

说着,一股灵力输送过去,顾乘州手背上的红痕肉眼可见地消下去。

这灵力可真好用,万能灵药啊!

她还忍不住捏了捏少年的手:“太瘦了,这些天吃得也不少啊,怎么没长胖一点?”

她招来人,要了一份甜点给顾乘州:“饿了吧,刚才我看你都没吃什么东西,先吃点垫垫肚子,回头我们吃夜宵去,主城的夜市好像还挺热闹的。”

顾乘州笑着道谢,吃起甜点来。

白檀支着下巴,看着少年一口一口吃着东西,看起来又乖又软,她的目光也软了下来,这种时候总是让她有一种强烈的养儿子的满足感。

不过想到未来儿媳妇,她皱了皱眉,女主怎么是那个德行,看起来既不聪明又看不清形势,还没什么能力。

配她家崽,是不是差了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