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穿成末世反派 > 第19章 反派来了
 
白檀抬眼,望进一双隐隐带着恳求的清澈眼眸。

顾乘州从未对她露出过这样的眼神,对于他自己的安危,他并不放在心上,宠辱都无太大波动,但这一次,事关东芜五城百万人民的生死,他实在淡定不了。

白檀一个念头,一个选择,决定了东芜五城的人接下来过的是什么日子,决定了几十万人会不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被饿死。

白檀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突然觉得自己肩头沉甸甸的。

同时对于裴珺等人拿人命来当赌注这种事,更加反感厌恶。

白檀给了顾乘州一个安心的眼神,然而就在这一刻,她听到089冰冷的声音【重要情节点三:接受其他三位城主的挑战并输掉比试(未完成、40)】

白檀的心骤然沉了下去,然后是一股愤怒涌了上来。

“089。”她第一次这样严肃地喊这个穿书客服,“为什么?你倒是说说,这个情节点怎么就是重要剧情了?这个情节书里根本就没有1

089【剧情发生改变,请宿主认真完成任务。】

白檀冷笑:“既然剧情已经发生改变,凭什么我还要做这种任务?我穿书进来的任务难道不正是阻止剧情发生偏离,可你今天让我做的都什么?随便编写个任务条,后面括号里写上个百分比,就是什么圣旨吗?你当我是傻子?”

089依旧坚持【宿主不完成任务,将导致剧情偏离40,将受到异能反噬。】

在这个世界里,异能反噬是一个异能者最不愿意面对的,因为后果根本难以预料,轻则疼痛难当、异能衰弱,重则将有生命之忧。

白檀忽然喊道:“2491

249忙应声:“宿主,我在1

白檀问:“249,有什么投诉渠道吗?我要投诉089不务正业夹带私货,我怀疑它现在的所言所行,与它身为我的专属穿书客服这个身份不符。它在误导和引诱我做我本不需要做的事情1

249瑟瑟发抖:“我是外挂这一块的,089是穿书这一块的,我们两个的上线单位不是同一个,我也不知道他们那边要怎么投诉,要不我向我的上级反映一下?”

白檀道:“多谢。”

089从头到尾没吭声。

而众人眼中,白檀的沉默有点太久了,裴珺等得不耐烦,冷冷剐了眼顾乘州,皮笑肉不笑地道:“白檀领主,你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白檀见他故意把那枚胸章从手指缝里露出来,觉得很可笑。

拿着这么个东西就想威胁自己,可真是自信埃自信到让白檀觉得,如果让他们得逞,她一定会郁闷到得脑血栓。

不过他们既然想玩,那就玩玩吧,一会儿这些人信心满满的表情碎裂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白檀站起身来,还戏精附体盯着裴珺手里的胸章,露出急切的神色:“好,我答应比试。”

裴珺露出狂喜之色,眼眸深处更添鄙视,果然是个女人,心里只有情情爱爱。

顾乘州也站起来,面露急色:“领主1

白檀看他一眼:“在这等我。”

楼上某处,洲长夫人聂虹颖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三分忧虑三分恨铁不成钢:“小檀还是这样,把感情看得太重了。”

心里却差点要笑出来。

异能强大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没脑子的恋爱脑,死穴被人死死捏在手里?

东芜城很快就可以换一个领主了,她扒拉着人选,她娘家的侄子就不错。至于那个裴珺,关系还是远了点,而且因为他弟弟裴瑜的事,他对她似乎有点怨言,可以重用,但不能给太大的权力。

洲长薛霍也似有叹息,白檀这个人很好用,但作为洲长,手底下有一个比自己还强,随时可以把自己干翻的人,他这睡觉也不踏实埃想到刚才桌上白檀一言不合就能给他脸色看,没有以前那么恭敬了,而且似乎还怀疑管家下毒……他心里头那点犹豫也就消散了。

凛洲外的某处,一个青年正在实验室里忙碌,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播放器,正看着远程直播,凑过来用肩膀挨了下青年。

“清衣,你一个小小的胸章,就能让凛洲第一个高手失去分寸,你魅力可真是大啊1

俊秀的青年抬起头,看向屏幕,这似乎是人偷拍的,角度并不是很好,但画面还算清晰,收音也不错,很有身临其境之感。

此时一个年轻女人正走上台,这张脸所有人都不陌生,凛洲第一高手,人称白阎王,拔除叛徒的手段狠辣凌厉,其他势力安插在凛洲的暗线,多多少少都曾遭到她的无情血洗,凛洲能安稳到今天,她功不可没。

但与之相应的,就是这人的资料被搜集得十分齐全,摆到了各个势力首脑的案头,分析得明明白白,完全是被拿着放大镜找弱点。

然后人们找到了一个最大也是最明显的弱点:谢清衣。

而谢清衣也是被叫过去谈话时,才想起来,白檀和他曾经呆在一个临时队伍里过,后来各个势力瓜分地盘,分分合合几年,逐渐形成了稳固的八大洲政权,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没有想到,对方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

那人边看直播边摇头遗憾叹气:“咱们首长怎么就是那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呢,不然派你过去,都不用是美男计,往那一站,就能把这位阎王给拐回来,那可是九级满级异能者啊,这世上都不超过五个,拐回来咱们津洲不是如虎添翼?”

其他几人也凑过来,纷纷出谋划策,说谢清衣该怎样出场才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人拐回来。

谢清衣打断他们的畅想:“这话可别出去说,我们有那么多战友死在对方手里,永远都不可能做伙伴。”

而且,他垂了垂眼眸,谁也不知道,津洲洲长是他的舅舅,舅舅知道自己被那样一个人觊觎,气得直拍桌子,又怎么会让他去使什么美男计。

他看向屏幕里那个众人瞩目的女子,她凌厉冷漠的面容渐渐和记忆中那个清秀善良容易害羞的少女的脸重合在一起。

短短几年,她竟已变成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修罗人物。也对,薛霍那样的人,把人当杀器用,又怎么会善待她?如果当时他没有让她离开,或许她就还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女孩。

谢清衣心中不无惋惜。

而此时,就听播放器里发出女子冷酷的声音,仿佛赶时间一般不耐:“废话少说,我没时间和你们浪费,你们一起上吧。”

这边这几个观众顿时叫出声。

“她的三个对手也都是领主吧,好狂妄的语气。”

“她真的强到能以一敌三?”

“可能是急着认输。”

“哈哈哈哈哈1

这些人都是研究所里的精英,和谢清衣的关系又好,所以也知道内幕:凛洲的洲长脑子被门夹了,要自己除掉手下第一大将,而且还是借助了他们津洲人的一枚胸章去达成这个目的,槽多无口,只余好笑。

反正他们一致认为,凛洲是在自取灭亡。

他们在这头期待地等待白檀落败的画面。

而凛洲洲长府现场,听到白檀的话,其他三个领主都愣了,在场的人也愣了。

然后发出轰然的议论。

这也太狂了。

知道她强,但她有强得这么夸张吗?

其他三人也都是八级异能者啊!

三个领主面面相觑,裴珺也是眸光闪烁,看了看楼上某处,然后示意三个领主答应。

白檀自己想要找死,那就三人一起上,直接把她打残!

南坪在台下,眼里精光闪烁。

这个白檀真的很在乎那枚胸章呢。

不过这也是好理解的。

白檀根本就不关心东芜人的死活,在她看来,不过是输掉三成任务粮,她自己根本毫无损失,而如此就能得知谢清衣的消息,自然用不着丝毫犹豫。

而既然白檀会输……

谭宵雨急切地拉拉她的衣服:“她一会儿打完就要走了,那乘州哥哥……”

“你放心,我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的。”她走到将要上台的哥哥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南崇脸色微变,皱眉道:“这种场合,说这些不太合适吧?”

“就是提一句,白檀会答应的。”南坪说,南崇还是犹豫,“可我又不认识那个顾乘州,突然提出来还是很突兀,等我们把人打败了,直接把人抢过来不就行了了?”

他一个领主,开口要另一个领主的男宠,他名声还要不要了?

南坪跺了跺脚,男主就在眼前,一句话的事就能救出来,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而且不是她对哥哥他们没信心,那可是让男女主都吃了亏的超级大反派啊,哥哥三人加起来,还未必真的能够重创对方。

南坪犹豫了一下,直接抢在她哥前面上台,对白檀笑盈盈地说:“白檀领主,既然是比试,不妨再加一个彩头,你身边那位男生是我小时候的同学,如果你输了,就放他自由怎么样?”

她手一指,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顾乘州身上。

南坪对自己的话术很满意,没有说白檀输了就要把男主输给胜利者,而是说让男主重获自由,绝对不会伤到男主的自尊心。

毕竟,男主可是很记仇的。

白檀眯起眼睛。

089【重要情节点三:接受其他三位领主的挑战并输掉比试(未完成、40)请宿主认真完成任务,否则将受惩罚:异能反噬。】

白檀看了看顾乘州,看看眼前这暗暗得意,又不知道在得意什么的女人,再看看人群中一脸焦急频频望向顾乘州方向的谭宵雨,总算搞明白了。

她说狗比089为什么把这个情节设为重要情节点,偏离度还高达40。

原来是想早早地把男主送回到女主身边。

白檀怒极反笑,问过她了吗?她同意了吗?

因为谭宵雨是女主,所以她想早点把男主就出来,就能直接把剧情提前吗?因为谭宵雨是女主,所以为了达成她的愿望,东芜那么多人的命都可以拿出来,当做推进这段原创剧情的垫脚石吗?

因为谭宵雨是女主,所以自己这个反派不配合、不满足她的需求,就要遭受惩罚?

可笑,给爷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