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三十章 愚蠢之人
 
  徐百香听见王乐美的质问,顿时身体一疆,她不好现在跟王乐美撕破脸皮,毕竟自己刚刚还和沈安说,是为了哄王乐美才要跟着去踏青。只得不情不愿的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后,王乐美不愿搭理徐百香,徐百香自然也不愿搭理王乐美。徐百香趴在马车的窗边,一路上跟沈安找话题聊天。扰的沈安不胜其烦。索性镇子里江呈启的小山庄特别近,坐的马车也就一刻钟多便到了,当然,也是沈安不停加快的结果。

  沈安还是第一次知道,竟然有女子可以这么烦人。脸皮厚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能说。真是太聒噪了!

  等他们三个到了江呈启的小庄子,沈安连王乐美都顾不上,立马进到院子里,他现在只想离这个徐百香远远的。

  沈若和江呈启从屋子里迎出来,果然如沈若所料,马车上下来两个女子,正是昨天在书屋看到的两个人。沈若拦住还在一头向里走的沈安。对沈安说道:“哥哥,不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二位姑娘吗?”

  沈安听见沈若的话,这才极不情愿的停住脚步。这时王乐美也从马车上下来,她没有管徐百香,直接跳下马车,而徐百香却犯了难,她不敢直接跳下来,而沈安又走远,旁边的下人也没有要给她拿踮脚凳的打算。

  徐百香知道眼前的庄子里有沈安的妹妹,自己还没进门,不能给沈安的妹妹留下不好的印象,只能在马车边探出头寻找,正好看到拦住沈安的沈若,不得不感叹,沈若生的一副好相貌,幸好是沈安的妹妹,不然这真是自己日后的一大阻力!

  徐百香含情脉脉的望向沈安,沈安根本不想看她。而王乐美已经下了马车,徐百香对沈若说到:“姑娘,可否为我拿个踮脚?我胆子小,不敢跳下去。”沈若只觉得这徐百香愚蠢至极。王乐美是她好友,她不叫,沈安又和她们一路前来,她也不叫,竟然叫自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吗?

  沈若现在不想为难她,好戏还没开始。沈若示意旁边的小厮给徐百香拿个踮脚,徐百香才柔柔弱弱的从马车上下来,沈若都怕徐百香一个没白问摔个半身不遂来。实在是这下马车的动作过于做作了!

  王乐美下了马车也不等徐百香,径直走到沈若面前,也不用沈安介绍,直接行了一礼,对沈若说:“想必这位姑娘就是沈安的妹妹了,我是王乐美,今日就要叨扰姑娘了。”王乐美落落大方的跟沈若介绍完自己,也不想介绍徐百香。沈若接过王乐美一礼,对王乐美说到:“听闻哥哥提起过你,我小你一些年岁,便叫你一声姐姐了,乐美姐姐叫我若儿就好。”

  王乐美见沈若性格爽快,自然心生喜欢,二人就像失散多年的亲姐妹般,亲亲热热的挽着手向屋里走去。全然将沈安一众人忽略了个彻底,更是将徐百香扔在了门口,徐百香见没人理自己,眼中恨意翻涌。也不知这王乐美给沈家兄妹下了什么迷魂汤,让他们一个个的都围着她转。

  徐百香不愧是脸皮厚,即使沈若一行人故意忽略她,她也能厚着脸皮跟上,仿佛刚才被忽略的人不是她一般。徐百香自顾自的跟着沈若她们进了屋子,等江呈启过来时,徐百香顿时眼睛一亮!

  没想到这沈安的朋友同样是青年才俊。沈若见徐百香看江呈启的眼神,顿时不开心起来,本来只准备给她些颜色瞧瞧,没想到她竟然连江呈启的主意也打上了,沈若这便教教她怎么做人!

  江呈启显然也看到了屋子里的王乐美和徐百香,只是沈若嘱咐他要装作没见过。江呈启见沈安没有介绍的打算,他也不准备问,倒是沈若对江呈启介绍起来:“呈启哥哥,这是王乐美,姐姐,这是江呈启,他比我和哥哥都年长一些。”

  王乐美从善如流的对江呈启行礼,说:“乐美有礼了。”王乐美注意到江呈启出来时,沈若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便想到这江呈启定然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既然对方不愿意透漏,那自己也不会多问。沈若看王乐美只说了一句就不再多问,顿时对王乐美更加欣赏,懂得审时度势,是个聪明人。

  介绍完王乐美,沈若没有要介绍徐百香的心思。江呈启也没有要问的意思。倒是徐百香按耐不住,自己说起来:“小女子徐百香,是乐美的闺中密友,今日陪乐美来踏青,叨扰大家了。”徐百香自认为自己一番话说的颇有进退,却不想屋中没有一人回应她。

  屋中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尴尬的安静。徐百香却仿佛感受不到尴尬似的,继续问到:“我们今日要去哪里踏青啊?我还是第一次出远门踏青呢!”说着,一副求知少女的模样看着江呈启和沈安。她以为像江呈启和沈安这种大户人家的子弟,早就看腻了城中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了。

  像她这种活泼机灵的少女,必然会让他们觉得耳目一新。徐百香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奈何屋中依然没有一人回应她,全然是把她当做空气一般。沈安听到徐百香这么一问,反倒是想起什么来,他对王乐美说:“乐美,若儿一直想骑马,你们同为女子,今日就拜托你教教她了。”

  王乐美也笑到:“那是自然,我很是喜欢若儿,让你们男人教她骑马,我还不放心呢,若儿细皮嫩肉的,你们毛手毛脚的,再伤了她!”沈若也应和王乐美说:“还是乐美姐姐心疼我,我这个哥哥是指望不上了,我想骑马那么多年,若不是认识了姐姐,我恐怕一辈子都骑不上了!”

  沈安作势要打沈若,王乐美立马将沈若护在身后。徐百香看她们几人有来有往,全然忽略了自己,眼珠一转,向同样不曾开口的江呈启走去。江呈启察觉到徐百香的身影,想走,却想到沈若的交代,便又停住了步伐。

  徐百香挪动到江呈启身边,柔声说:“呈启哥哥,百香从小没出过门,也从来没骑过马,一直羡慕在马匹上威风凛凛的将军,不知道呈启哥哥可不可以带我骑马,让我体验一下就好,百香知道自己愚笨,不求呈启哥哥教会我。”

  这一番话下来,真是恶心了一屋子的人。王乐美更是想把这颗老鼠屎赶出去,真是毁了大家的好心情。江呈启面无表情,只冷冷吐出两个字来:“不带。”

  王乐美听了江呈启这么不留余地的拒绝徐百香,顿时一愣。沈若则笑出声来。而徐百香在一开始的尴尬之后,立马眼中蓄满泪水。她期期艾艾的对江呈启说:“呈启哥哥是讨厌我吗?是在怪我不请自来吗?我也是怕乐美自己来这孤单,才……”

  江呈启这次连敷衍都不愿意说了,直接对徐百香说:“你要是哭出来,就滚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