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六十一章 进宫
 
  沈若这边接受了宫门前的检查,将马车交给了宫门前的侍卫,随着前来接引的太监向太后的慈宁宫走去。

  一路上,沈若看着上辈子熟悉的风景,没有故地重游的喜悦,只有一腔冷漠,这朱红的宫墙,不知用了多少人命,才涂的这样红,这脚下的青石板,不知用了多少骸骨,才铺的这样厚。

  沈若每一步都走的冷漠,她不愿意看这宫中的任何事物,从宫门到太后的慈宁宫要走上两刻钟,沈若是知道的,这一路上会经过她前世的寝宫,还会经过前世绿枝去世的地方,会经过她第一次杀人的池塘,也会经过她为绿枝烧纸的假山。

  从宫门一路走过来,沈若目不斜视,罢了,这都是前世的事,自己既然重生了,便不会重蹈覆辙,这皇宫,自己以后来的次数屈指可数,眼不见为净。

  走着走着,便经过了上一世自己的寝宫,昭合宫。只是此时的昭合宫大门禁闭,内里还没有住人,新皇登基,老太妃和皇太后都搬去后面的宫殿养老,这前皇贵妃住的宫殿,自然便空了出来。

  等到有人晋升到贵妃时,这昭合宫便会重新粉刷修葺。沈若在自己前世住的宫殿门口没有一丝停留,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既然是前世的东西,那便不存在留恋与否。

  走了两刻钟,终于看到了慈宁宫的大门,沈若站在宫门外等候,小太监进去通传。

  而江呈启这边也早早的进宫,不是江呈启对选妃有多么急切,而是他想趁着各个女子都没到时,先和皇太后说说悄悄话。

  江呈启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想要求娶沈若,那今日选妃沈若不来,他自然要为沈若留出位置,太后心里定然已有人选,所以江呈启今日要来做的,便是将太后心里的人选踢出一个。

  江呈启在宫门刚开时便进了宫,到了慈宁宫,太后刚梳洗完毕,还没有用早膳。门外的小太监来通传江呈启到了时,太后着实惊讶了一番。

  随即又笑着对身边的嬷嬷说:“哀家这个小儿子,看来是等不及了呢!”嬷嬷笑着回答太后:“年轻人,有活力。”

  太后在嬷嬷的搀扶下去了前厅,江呈启已经在前厅等着了,太后看到江呈启,打趣到:“启儿这是等不及了吗?可用过早饭了?”

  江呈启回答到:“儿臣来是有话要对母后说,儿臣怕来晚,一起床便过来了,还没有用早饭。”太后吩咐旁边的侍女:“去告诉御膳房,三王爷也在哀家这里用早饭。”

  旁边的侍女答应后退了出去。太后又问江呈启说:“是什么要紧的事,连吃个早饭的时间都等不了了?”江呈启抬眼看了看太后,身边的嬷嬷懂眼色的退了下去,将一干仆人也都叫走了。

  太后看向江呈启:“现在能说了吧?”江呈启起身走到太后旁边坐下。说到:“母后,可否告诉儿臣,今日您要为儿臣挑选几个女子?”太后笑眯眯的看着江呈启,了然的说到:“自然是正妃,侧妃,夫人,侍妾都要挑选的。”

  江呈启又说到:“那母后可否留出一个位置给儿臣自己?”太后惊讶的看向江呈启:“哦?启儿要留出一个位置干什么?莫不是看上的姑娘没有进宫?”

  江呈启尴尬的回答到:“是的,她应该不会进宫来。”太后好奇到:“为何不会进宫?可是家里没有官职?是什么人家的女子?若是家中没有官职,那便只能做你的侍妾,为何还要留出位置?你纵使喜欢她,也要合乎礼法的。”

  江呈启解释到:“她家中有官职的,不是寻常家的女子。”太后更疑惑了:“既然有官职,那除了要进宫参加选秀的女子,其余官家女子,我都发了帖子的,她为何会不来?难道已有婚配了?”

  江呈启眼看太后越想越黑,连忙解释:“不是的,母后,她没有婚配,也没有参加选秀,只是她已经有心上人了,想来是不会来我的选妃宴的,她…”

  太后打断江呈启的话,严肃的看着他,说到:“是沈家女儿?!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娶沈家女儿吗?就算沈家女儿愿意嫁你,你兄长也不会愿意看到你们结亲的,这个道理还要我说与你听吗?”

  江呈启失落的回答:“儿臣知道,可是儿臣是真的喜欢她,儿臣…儿臣…”太后叹了一口气,说到:“罢了,罢了,你皇兄那里,母后会去说,但是你今日的选妃宴,正妃是一定要选妃,侧妃也要选,你要给那沈家女儿留什么位置?她是沈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委屈她给你做侍妾?”

  江呈启就是想把正妃的位置留给沈若,即使沈若的心上人不是他,那江呈启也不愿意让沈若受委屈,可是选妃宴一定要有正妃,江呈启也是知道的。

  江呈启犹豫到:“侧妃的位置不是有两个,今日便只选一个吧!”江呈启妥协了,他只想着日后再寻个借口将正妃贬为侧妃,让沈若坐上正妃之位。

  太后又问道:“这侧妃的位置留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启儿,那沈家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你还给她留着侧妃的位置,你就确定她会放弃自己的心上人去嫁给你做侧妃吗?她可是连入宫选秀都拒绝了的。”

  太后说的事,也是江呈启心里担忧的,他想着,王府要比皇宫自由些,若是以后沈若的心上人来接沈若,他便放他们二人走。可是这话他不敢和太后说。

  “母后便成全儿臣这一次痴心妄想吧。”江呈启声音低低的,太后也不忍心看着江呈启难过,罢了,不过是一个侧妃的位置,她沈家女儿不稀罕,不代表别人家的女儿不稀罕。

  江呈启这侧妃的位置,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坐,不过是晚些日子的事,谁又会等不了呢。

  太后拍拍江呈启的手,站起身来,说到:“母后答应你,走吧,陪母后去用早膳,各家的女子也快入宫了,可别让她们等太久,一个个都是娇艳欲滴的花朵,可不能累到了。”

  江呈启顺着太后的力道站起身,他此时心情还很低落,也没有多少胃口,本是不想吃饭的,但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不吃饭,太后也不会吃,他年轻力壮,少吃一顿没什么,太后年岁大了,却是不行的。

  江呈启随太后来到偏殿用早膳,尽量多吃一些,可他有心事,即使尽力多吃,也是没动几口,太后知道他有心事,吃不下,也不勉强他,只是看着自己儿子这样,太后自己也没什么胃口。

  早膳就在二人心事重重中结束了,桌上的饭菜动的很少,仆人们看到饭菜剩的这样多,一个个都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御膳房看到端下来的饭菜,也都个个胆战心惊,商量着是不是做的不合胃口。

  在这深宫大院就是这样,主子早饭少吃了一口,下面的人便会提心吊胆一整日,就怕那里做的不对,性命便不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