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六十九章命中无子
 
  沈若和沈将军见沈夫人又要抹眼泪,连忙低声劝慰,也是哄了好一会儿,才将沈夫人哄好。

  沈若又跟沈夫人和沈将军说了一会儿话后,便回去自己房里,从昨日来时,沈若便一直精神紧张,现在是真的有些乏了,回到院中,沈若先是小憩了一会儿,睡了一个时辰后醒来,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沈若唤来绿荷,让绿荷把绿柳和绿槐叫进来。绿荷听了沈若的吩咐,便将绿柳绿槐叫了进来。

  经过这几日的调养,绿柳和绿槐已经不再是沈若刚买回来时那般面黄肌瘦了,虽说还是有些单薄,但已经看起来好多了。

  沈若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说到:“我给你们半年的时间,送你们去学医,我不要求你们成为多么厉害的医者,但是你们二人必须能够分辨出何为毒物,什么东西相生相克。”

  二人面不改色的看着沈若,沈若继续说到:“你们二人,一人去学习辩识草药,一人去学习辩识食物,怎么分配,你们二人自己商量,这半年时间,你们二人不会相见。”

  绿柳和绿槐对视一眼,同时说到:“但凭小姐吩咐。”沈若看了二人一会,满意的点点头,对绿荷说到“送去吧。”绿荷接了吩咐,带着二人出了门。

  绿荷要送二人去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如意阁。要说如意阁是简单的卖水粉胭脂饰品的地方,那是无论如何不会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的,先不说如意阁背后的人是谁。

  只要你愿意花钱,上了如意阁的三楼,只要阁主接了你的钱,那便能办好你要办的事。

  绿荷前世一直跟着沈若,自然知道沈若让她把人送去哪里。绿荷只去了片刻功夫便回来了。沈若问绿荷:“都办好了?”绿荷点头回答到:“都办好了。”

  听了绿荷的话,沈若便悠哉的发起了呆,今日有些累了,沈若不想再谋划什么了,最紧要的事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事,便慢慢来吧。

  江呈负从太后的慈宁宫中出来,回了上书房,本是要批阅奏折,但是脑海里不知怎么的,竟回忆起沈将军拒绝让沈若入宫选秀时的场面。

  江呈负心中不免想到,沈若长得确实是天人之姿,在一众女子中,不仅容貌是顶好的,气质也是顶好的。若不是因为她是沈将军的女儿,放进后宫,也是一道风景。

  门外的小太监通报,国师求见。江呈负心想,不愧是国师,自己还没有找他,他自己便算到了。

  江呈负对着门外说:“进来吧。”国师见世满脸凝重的进来了,对着皇帝行了一礼。江呈负看到国师脸上凝重的表情,也认真起来,问到:“国师,这是……”

  见世说到:“启禀皇上,臣刚才推算时,卦纹碎裂,国运被改!”江呈负立刻震惊到:“国运被改?!怎么会这样?!国师可是算出了因为何事?”

  见世凝重的说到:“根据卦象显示,国运被改,是因为一个人,此人本应为国做出很多贡献,但就在刚刚,此人的轨迹与皇宫再无交集,与皇上您的运势线,断了!”

  江呈负心中焦急问到:“国师可算出此人是谁?可有办法挽救?”见世摇摇头:“此人命理飘忽不定,微臣也推算不出来,而且此人是主动切断与皇宫的联系,微臣想主动去寻找此人,但此人不受这天理控制,找寻不到!”

  江呈负心中震惊,他是新皇登基,本就根基不稳,最怕听见不好的消息,没想到登基以来,一个好消息都没有,坏消息倒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来。

  江呈负想到今日发生的事,只有江呈启选妃这一件,那是不是此人在江呈启所选的妃子里?江呈负问到:“此人可是女子?”

  国师摇摇头到:“微臣推算不出此人是男是女,不过此人命理前半段孤苦血腥,想来应当不是女子!”江呈负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放心。

  国师站在江呈负的面前,但是他只能给江呈负带来坏消息,虽说这不是国师有意为之,但江呈负此时看着国师就烦躁,江呈负背手在原地转了两圈,心情越发的烦躁,江呈负停下来问国师:“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国师犹豫了许久,江呈负见国师这样,便知道他有方法,但为什么不说,那便是这方法伤敌一千,自勋八百。

  江呈负冷静下来,说到:“国师直说吧,是什么方法。”见世看着江呈负,说到:“方法却是有一个,便是皇帝不能立自己的皇子为太子。”

  江呈负震怒,什么叫不能立自己的皇子为太子?!他是一国之君,难道要从别处过继一个孩子继承自己的皇位?那他现在岂不是在为别人打江山?!

  见世继续说到:“八年,皇上要在八年内立太子,这个太子不能是您的亲生孩子。”江呈负气的将砚台摔到地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朕不仅不能立自己的孩子为太子,还要在八年内立别人的孩子当太子吗?!你的意思是,朕的皇位只能坐八年吗?!!八年以后,朕便是在为别人打江山!!!”

  见世硬着头皮说到:“是”江呈负恶狠狠的看着见世,他心中明白不该怪见世,但他是天子,天子发怒,任何人都应该承受怒火,江呈负挥手让见世下去,他现在不想看到见世。

  其实见世没有说的是,江呈负这一生,命里无子,若是八年内不立太子的话,以江呈负的命势,是支撑不起这一片江山的。

  八年,是沈若上一世进宫到死去的时间,沈若用这八年,一点一点稳固江呈负的江山,用无数的生命为江呈负建起的江山,直到死时,还为江呈负的江山添了最后一捧土。

  可江呈负看不到,不是江呈负看不到,而是江呈负不想看到,他上一世的江山稳固,靠的是一个女子,内里帮他除杂乱,外面,沈若的父兄为江呈负镇守,不会放过一点威胁到江呈负江山的隐患。

  可江呈负却不知感谢,一点又一点的榨干沈若的价值,等到沈若一点价值没有时,便毫不留情的杀了沈若。

  前世的江呈负直到沈若死时,也没有立太子,原因也是没有皇子,后宫嫔妃诸多,只有女儿能活下来,没有一个男孩活下来。这也是江呈负自己做的,他想要叶苓的儿子成为他的第一个皇子,名正言顺的立为太子,所以,后宫的女人若是生了男孩,他便会命人透漏给沈若,沈若刚开始还会心软,到后来,沈若也不会心软了,她将消息给死了皇子的嫔妃,自然有人会去下手。

  可是等到沈若死了,叶苓被立为皇后了,江呈负依然没有皇子,叶苓没有等到给江呈负生出皇子便死了,后宫的女人也没有人再怀上过皇子了。江呈负的前半生不想要儿子,后半生是想要儿子,却没有儿子。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江呈负都是命中无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