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九十一章 初相识
 
  安淡和肖淡一走就是多年未曾回过家,二人刚入兵营,从最底层的小兵做起,纵使安淡看过堆积如山的兵书,且不说带兵打仗不是看看兵书就可以的,安淡只是一介马前卒,也不会有人听他的计谋。

  江呈启刚入兵营时,坚持从小兵做起,但江呈启毕竟是王爷,怎么可能真让他从小兵做起呢,暗中一直有人帮忙照顾江呈启,这便让其他士兵看不顺眼,经常会找没人的地方欺负江呈启。

  而江呈启被欺负时,一直没有人为他出头,这些兵最是知道打哪里最疼,却又让别人看不到的,江呈启挨了打后,连给他上药的人都没有。

  这日江呈启又被人围在角落里偷偷打,还不让他吃晚饭,江呈启在那群人走后,一个人去了河边洗衣服,衣服已经脏了,正好碰到同样来河边洗衣服的安淡肖淡。

  这本来很平常,安淡肖淡不认识江呈启,自然不会主动搭话,江呈启虽然身为王爷,却从来不说自己的身份,现在更是不想结交任何人,只想等着上了战场后,凭借自己的实力让别人对他刮目相看。

  多亏江呈启小时一直和沈安打架玩闹,才让江呈启没有被彻底欺负,虽然每次都会被打,但江呈启每次都会打回去,那些人也讨不到便宜,若是江呈启不打回去,那些人怕是要天天来找麻烦了。

  江呈启做小兵,每日参加操练,白日里本就体能消耗巨大,晚上又打了一架,还没有吃到晚饭,此时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江呈启本想喝点喝水充饥,但是安淡肖淡兄弟在上游洗衣服,这河水喝不得。

  江呈启想着赶快洗完回去睡觉,不料实在体力有些不支,迷糊着倒了下去,倒下去之前江呈启还在想,要向后倒,不然明天怕是没有衣服穿了,反正现在天气不冷,在外面睡着也不回冷,不过多几个蚊子咬的包罢了。

  江呈启自己安慰之后便放心的倒向了后面,江呈启一倒不要紧,安淡肖淡兄弟倒是惊讶了一番,这人好端端的洗衣服,怎么就倒了?难不成是身上有伤?

  安淡收着手里的衣服,肖淡已经快步跑了过去。二人跑到江呈启旁边,推了推江呈启,见江呈启不动,安淡伸出手指放在江呈启鼻子下面,还好,有气,也没见身上渗血出来,难道是内伤?

  看这人脸色苍白,恐怕真是内伤,这人穿着和他们一样的衣服,看来也是军营中的人,只是不知道住在哪个营房。肖淡对安淡说:“哥哥,你说他是不是饿晕了啊?”

  安淡瞪了肖淡一眼:“现在又没有战事,每日按时吃饭操练,虽然军营伙食不算多好,但怎么会饿晕?恐怕是内伤在身。”肖淡也给了安淡一个白眼,说到:“哥哥,我看你是真笨,一看他衣服就是普通的马前卒,这样的士兵哪里有机会受内伤?更不要说他参军之前了,参军时会检查是否有内伤的,若是有内伤,根本进不来军营!”

  安淡没好气到:“那也不可能是饿晕的!算了,不跟你犟嘴,我们先把他弄回去吧,这晚上露水重,睡一晚恐怕会受风寒发热。”

  堂堂三王爷第一次晕倒,还真是饿晕的!

  肖淡背着江呈启,安淡把江呈启的衣服也带了回去,二人走回营房,同营房的人都好奇的过来看,问到:“你们兄弟两个,怎么出去洗个衣服还能捡个人回来?”安淡一边把衣服晾起来一边回答说:“他也在河边洗衣服,谁知道洗着洗着,就倒了,看他衣服是军营里的人,我俩就把他背回来了。”

  营房里有个百夫长以前是走街串巷的赤脚大夫,拨开众人说到:“让我看看,要是普通的小毛病,我能给他治治。”肖淡将江呈启放在床上,百夫长过来扒扒眼皮,摸摸大动脉,说到:“饿晕的,没事,给他喂块糖就行。”

  肖淡得意的说:“我就说他是饿晕的吧!”安淡甚是无语,还真是饿晕的……

  安淡从肖淡的珍藏里掏出几粒松子糖塞到江呈启嘴里,肖淡有些舍不得,说到:“你少拿点,都快没有了!”这不得不提,虽然肖淡整天上树掏鸟,但从小就怕苦,所以这次来军营,肖氏夫妻给他带了好几罐的松子糖,因为这松子糖粒小,好带。

  安淡头也不回的继续给江呈启塞糖,好似江呈启不醒来他就不停塞一样,肖淡见安淡这么塞糖可不行,这么一会儿功夫,可得塞进去二十多粒了!!!

  肖淡一把拿过糖罐,说到:“好了好了,你再塞,他嘴里都装不下了,一会再噎到他,你就不能等糖化了再塞呀!”安淡见肖淡把糖抢走也不去抢回来,嘲讽他到:“小气鬼!”

  肖淡才不管他说什么呢,已经把糖罐子藏好了。同营房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两个兄弟天天吵架斗嘴,却天天形影不离,去哪都要在一起。

  过了一会,江呈启嘴里的糖化了,江呈启可能被齁到了,咳嗽着醒来,感觉到嘴里的是糖后,嚼了嚼将糖咽了下去,这才抬头环视众人。

  是熟悉的营房,却不是熟悉的人。肖淡见江呈启醒来,立马窜过来,那可是自己辛苦背回来还耗费“巨资”救回来的人!

  肖淡对着江呈启说到:“你醒啦?你可是我背回来的,你还吃了我那么多糖!”说着,肖淡用手比划了一下,安淡把肖淡扒到一边,嘴里嘟囔着:“才几粒糖啊,你看你那小气样!”

  江呈启看着这二人,想笑,却忍住了,他现在不敢对任何人表达善意。安淡对江呈启说到:“醒了你就赶紧回自己营房吧,我们还要睡觉呢,对了,你衣服我给你放那了,你一会记得拿嗷。”说着,用手指了指角落里的木盆。

  江呈启点点头说到:“多谢。”然后便下床去取角落里的木盆,弯腰的时候眼前又有些发黑。赤脚大夫走过来,往江呈启怀里揣了个饼子,说到:“晚上没吃完的,你小子正好帮我带出去扔了,省的半夜招老鼠了。”

  江呈启维持着弯腰的姿势看着怀里的饼子,明明是用纸包好的,临时匆忙扯开的,饼子干净完好,根本不是要扔的意思。

  江呈启没有道谢,只说:“好。”赤脚大夫见江呈启没拒绝,一边往床上爬,一边对江呈启说:“谢了嗷,小子。”

  江呈启端好木盆,便走出了这个营房,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些温暖,看来,有战友的感觉真的很好,江呈启走到没人的地方将饼子吃掉了,饼子应该就是今晚晚饭剩的,还没有硬,温度还是微温的。

  吃了饼子的江呈启又去河边将没洗完的衣服洗好,洗完衣服才回到自己的营房,不出意外,自己营房里的人已经睡了,江呈启蹑手蹑脚的上床睡觉,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