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九十六章 可疑人
 
  士兵找到安淡,带着安淡回去找江呈启。

  江呈启将发现的情况跟安淡仔细说了一遍,又带安淡去夜里发现的坑边查看。安淡检查了一遍地势,又看向江呈启说的冒出炊烟的小山,距离虽然不远,但是这甬道也不可能是从小山后面一直通到这里,先不说这距离对直线步行来说不远,但对甬道来说,确实有些长了。

  再说,要将两座小山打通,只为了挖一条排泄杂物的甬道,这也是说不通的。安淡又仔细想着江呈启给他提供的信息,问到:“王爷,若是这一万多人,都住在这两座小山之中呢?”

  江呈启回问到:“你是说,他们将这两座小山掏空?”安淡点头到:“正是,他们将两座山掏空,住上三万人也不是不可能,之所以将军会在第二座山后看到炊烟,正是因为他们不想让人发现,我们在这边发现他们,想要过去,要绕过很远的路,即使日夜兼程,也要一个日夜才能过去。”

  “更何况我们不可能中途不停下来休息,而且我们对这里地形不熟,找路,开路,都要耗费时间,这么一来,他们一定会发现我们。”安淡分析到。

  江呈启自然这想到了,但江呈启一直想不明白的一点就是,这甬道究竟是怎么挖掘,又怎么保持畅通的?江呈启将疑问提出来,安淡也没有想通。

  二人继续围着这里转圈。一直转到下午,也是没有头绪。

  虽然一上午没什么转机,下午的时候却出现了转机,下午,安淡和江呈启继续转圈的时候,有下属来报告了一个重要发现。

  “报告将军,我们刚才巡查的时候,发现一个人行迹非常可疑,此人背着柴火从入口进到山里,柴火多为空心竹筒。”士兵报告完后,安淡若有所思到:“若是一般农户,砍柴都是自里向外砍,这背着柴进山里,不沉吗?还有空心竹筒?如何烧柴?放着那么多好烧的树枝不砍,专门砍竹筒?”

  江呈启也说到:“若是说竹筒的话,这山林这么大,倒是没有见到竹林。”刚才来报信的士兵说到:“禀告将军,我们在那边的两座小山中间发现了几株竹子。”

  安淡问到:“你们如何发现的?这山林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生出几株竹子?”士兵回答:“小的们没有到近前看过,只是那两座小山之间的山坳里光秃秃的,长了几棵竹子很是显眼。”

  安淡分析到:“这里不适合竹子生长,若是有竹子,那八成是人为种植的,可他们只种几株竹子,是干什么的?”

  江呈启问到:“你们发现的可疑人,现在何处?带我过去。”士兵带着江呈启去找可疑人,其他人纷纷隐蔽起来。

  江呈启找到那个形迹可疑的人时,此人正在将困柴的绳子解下,绑在自己腰间,又将空竹筒接在了一起,原来那些空竹筒是特制的,可以镶嵌在一起,大约有四五米长。

  这人将空竹筒拿在手上,因为空竹筒太长,有些不好控制,此人便将竹筒立在一旁的树上,然后身手灵活的爬上了树,爬上树后,此人拿起立在一旁的空竹筒,瞅准机会,利用树上的藤条,荡到了另一棵树上。

  江呈启和安淡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可是树上只有藤条没有其他杂草阻拦,很是好走,这地下满是杂草,寸步难行,二人不敢贸然除草,怕惊动了树上那人。

  只得在草丛的缝隙中挤过去,幸好树上之人全神贯注的荡藤条,没有注意到江呈启这边。树上之人没有荡太久,荡了四棵树后便停下了,距离刚才他上树的位置大概十米距离。

  江呈启和安淡此时脸上和手臂上都是细小的伤口,二人也顾不上这些,隐匿好身形,仔细观看那人。

  之间那人将腰间绳子绑在树的顶端,然后顺着绳子下了树,因为草丛到成年人腰部高度,所以那人下了树后,二人能看清,此人正在寻找什么,不停用脚踢地上的石头。

  片刻功夫,此人便找到了要找的,先是蹲下身子,江呈启和安淡看不清此人蹲下后干了什么,不过很快,这人又站起身子,将手中的竹竿拿过来,后退了一些,然后竹竿便慢慢的变短了,过了一会,这人将竹竿拿了出来,能看到竹竿上有一些水,在林间的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

  这人将竹竿立在树旁,自己拽着绳子上了树,到了树顶,此人将绳子解开,依旧缠在腰上,然后和之前一样,拉着藤条荡开了。

  这次江呈启和安淡跟不上了,若是刚才还好,那边是山林外围,还有一些人活动的痕迹,所以杂草没有特别密,这越往里,杂草越密,再向里已经没有空隙可以容江呈启和安淡挤过去了。

  二人坐在原地商量起来,安淡分析到:“刚才那人,想必是在通甬道,他拿的竹竿大概四到五米,从林间的树上用藤条荡开,腰上的绳子一是方便他节省力气,还有可能是后面的林子中没有藤条,刚才我们看的河边,那边的林子里便没有见到可以荡人的藤条。”

  江呈启点头到:“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他们会定期派人来清理甬道,但甬道的开口是在这里吗?我看这里只是林中的部分甬道,在这附近该是还有甬道的。”

  安淡也点头说到:“此人一会定然会原路返回,到时他筋疲力尽,我们可以尾随他,看他最后去往哪里,或许他会返回那两个小山中,他应该是有捷径回去的。”

  江呈启赞同安淡的提议,二人就在原地坐着等,等了一个半时辰,才看到刚才的人返回,返回时,那人手中的竹竿已经不见了,绳子还在腰间,应该是任务完成了,带着竹竿太累赘,便扔在山林里,反正也没有人能进去山林里。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他们会在山坳中种几株竹子了,每次用过的竹竿都会被扔掉,自然需要种竹子。那人回来后,把刚才地上散落的柴火收拾起来,又在旁边的树上砍了一些树枝,用绳子捆好,背起了跟来时差不多的柴,走了。

  江呈启和安淡一路跟着这人,这人应该是真的累了,一直没有回头,一路走向山下,然后背着柴进了山脚的村子,并没有去那两座小山。江呈启见人已经进了院子,便不再跟着了。二人离开后去了城中的驿站商量对策。

  在路上,安淡说到:“这些人防备心很重,我们能发现的人,都是他们不怕被发现的,即使发现了,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开脱。”江呈启点头说到:“他们应该是每个人负责什么,有固定的周期,到了时间便去做,不需要接头人来下达命令。”

  安淡说到:“这样,就给我们的搜查增加了更大的难度,我们每次发现的都是单独的一个人,顺着他找不到任何线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