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一百零七章 潜进山里
 
  江呈启和肖淡又看了一会儿,南疆公主一直没有将饭菜拿进去,饭菜已经放凉了。

  难道是南疆公主吃不惯中原的饭菜?不应该啊,若是南疆公主吃不惯中原的饭菜,这么多天,怎么可能一直给送中原的饭菜。

  而且南疆使团的人都吃着中原的饭菜,为何南疆公主不吃?

  只见第一间屋子和第二间屋子,有人将吃过的空碗筷送了出来,放在门口,过了一会儿,有人过来将空碗筷收走,来收碗筷的人看到南疆公主门口没有吃的饭菜,问守卫到:“今天也没吃吗?”

  守卫摇摇头,那人叹了一口气说到:“这么多天了,一直不吃饭可怎么行?那这饭菜……”守卫说到:“先放着吧,等老大来看看再说。”说完,那人拎着前两个屋子的空碗筷走了。

  这时,第一个屋子里走出一个人,此人身高七尺,面色黝黑,体魄健壮,面相平平,眉眼间透漏着一些匪气,江呈启和肖淡猜测,此人应该是山老大。

  山老大走到南疆公主的门前,看到门口依旧没有动的饭菜,皱着眉叹了一口气,向南疆公主的屋内望了望,在门口转了两圈,最后认命一般,走向了第二间屋子。

  山老大进去第二间屋子,第二间屋子应该住着军师,山老大应该是找军师商量对策了,二人在屋子里说了什么,江呈启和肖淡听不清,不过,很快,第二间屋子里出来了两个人。

  除了山老大,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人,此人没有山老大那么壮硕,面色微黄,看起来更像是教书先生。

  此人随着山老大走到南疆公主的门口,也看到了没有动的饭菜,军师走到南疆公主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问到:“公主,吃饭了。”等了一会儿,屋内没有人回应。

  军师见依旧是没人说话,便对着门口的守卫说到:“把饭菜收了吧,让厨房煮点粥送过来。”门口的守卫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看着山老大。

  军师仿佛习惯了一番,没有生气,山老大点点头,守卫这才将饭菜收走。军师对着山老大说到:“公主一直不吃饭不行,饿坏了怎么办?”

  山老大有些不高兴的说到:“不吃就不吃,还是不饿,等她饿了自然就吃了,我就不信她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军师皱眉到:“若是真把南疆公主饿死了,一定会引起两国的战争。”

  山老大听到军师说会引发两国战争,不仅没有发愁,还有些无所谓的得意到:“打仗就打仗呗,打仗不是更好,这样官府就顾不上我们了,我们在这山里,有吃有喝,多好啊,多自在。”

  军师语气严肃到:“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是准备要被朝廷招安的,招安以后我们便是本国的士兵,每次战争不是伏尸百万,生灵涂炭,你不要再用你做土匪的那套。”

  山老大挠挠头说到:“嘿嘿,我有点不适应,跟朝廷作对习惯了,我看见朝廷不高兴,我就高兴”军师说到:“你要改变心态,以后我们就是正式的士兵,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罢了,我们去后面看看南疆使团吧,听说最近经常有南疆使团自杀。”

  山老大点点头,二人并排向后山走过去,江呈启和肖淡等到看不到二人身影后才开始交谈。

  江呈启说到:“这个军师不简单,他看来是很想参军的,只是不知为何没有直接报名参军。”肖淡接话到:“我看他是想通过朝廷招安,想从上级做起,不想从马前卒一步一步的做。”

  “那可能是有些才华吧,不甘心被埋没。”江呈启说到,肖淡轻蔑的说到:“有才华又能怎么样?在兵营里,所有的才华和背景都没有用,在军营里只认军功,将军你当年还是皇子呢,不也是从马前卒一点一点爬到上面的位置的?还不是从死人堆里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的。”

  江呈启听到肖淡这么说,不禁想到,他当年确实从马前卒做起,但是,肖淡也说了,他是皇子,即使他去做了马前卒,但是明里暗里,有多少人给他行方便,暗中帮助他。

  说到底,他这个将军,有一半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但也有一部分是凭借着自己的皇子身份和背景坐上来的。

  江呈启说:“趁着现在只有一个守卫,我们去南疆公主的屋子里探一探,听他们的意思,南疆公主已经许久不曾好好吃饭了,南疆公主是为了两国和平,若是南疆公主饿死了,真的要挑起两国战争了。”

  江呈启和肖淡悄悄的避过门前的守卫,跑到了竹楼的后面,竹楼后面的窗户,江呈启试探着推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没有封死,想来这些人也觉得南疆公主没有威胁,连窗户都没有封死。

  二人轻轻推开窗户,翻身进屋,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到了竹屋,二人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竹子编的桌子,还有两把竹子编的椅子。摆在外间。

  中间用一个普通的屏风分割开,江呈启有些疑惑,这屋子中安静极了,江呈启和肖淡进来这么久。竟然没有人说话,除了能听到微弱的呼吸声,江呈启以为这屋子里没有人呢。

  江呈启绕过了屏风,看到一个穿着南疆服饰的女子躺在床上,女子见江呈启进来了,只是转动了一下眼珠,便继续躺着了,不说话,也不看江呈启。

  江呈启走到床前,看到床上的人,瘦的已经脱相,但依旧掩盖不住美貌,江呈启分辨了一会儿,认出这是南疆国主的四公主,莫锡。

  莫锡是南疆国主的第四个公主,是南疆国主的贵妃所生,江呈启去南疆过议和的时候,南疆国主挺喜欢这个四公主的,一直说这个四公主最像他。

  如今竟然让这最像南疆国主的公主远嫁他乡去和亲,不知是看重这个公主,还是不看重这个公主。

  江呈启低声问到:“你是莫锡吧?我认得你,你还记得我吗?我曾经去过你们皇宫。”

  南疆公主听到江呈启说话,又将眼珠转了过来,仔细看了看江呈启,似是在分辨回忆,过了一会儿,南疆公主轻声说:“嗯,我记得你,还有你的两个随从。”

  江呈启见南疆公主认得自己,觉得事情好办了一些,江呈启蹲下身子,问到:“你为什么不吃东西?你这样子,你父皇会心疼的。”

  南疆公主,像是自嘲的笑了一下,说到:“心疼?心疼的话,为何会让我来和亲?”江呈启听南疆公主的语气,并不是自愿来和亲的,便解释到:“当今圣上,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等你见到他就会被他迷住的。”

  南疆公主不为所动的说到:“那又怎样?又不是我所爱之人,再好又有什么用,还不如让我饿死在这里,省的要与一个不爱的人虚与委蛇一辈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