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归来
 
  肖淡和江呈启回到驿站后,安淡虽然心中满是疑惑,却也没有问出口,而是先给二人倒了一些热茶,让二人暖暖身子。

  喝过热茶,江呈启才开口说话:“这山里并不是反贼,而是一群山匪,想要用南疆使团威胁朝廷,换个官做。”

  安淡听后难掩惊讶,说到:“用使团换官做?”江呈启知道肖淡心情不好,便对肖淡说到:“肖淡。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跟安淡说就行了。”

  肖淡没有反驳,直接退下,走了。这让安淡更加惊讶了。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看着肖淡情绪这般低落?

  安淡没有急着问,他知道,一会儿江呈启会一一告诉他的。江呈启见肖淡已经走了,才继续对安淡说:“这些山匪,是捡了现成的便宜,那两座山里的空间与布置,是前人做好的,他们只是凑巧发现,便开始安营扎寨,占山为匪了。”

  “山外的把守看似严谨,其实不然,山外把守也就只有二十多人,山里更是没有防守可言,很是松懈,山匪一共五千余人,有一半都是妇人和老人,壮年只有三千人。”江呈启说到。

  “那我们完全可以直接攻上去,将这些山匪一举抓获,救出南疆使团。”安淡说到。江呈启继续说:“我们需要向当地的官府借兵,那些南疆使团个个虚弱,还有南疆公主,已经病倒了。而且我们不需要打上去就可以把这些山匪抓获。”

  安淡睁大眼睛说:“你是说,我们假意招安,让他们自己送上门来?”江呈启点点头:“他们本是没有招安的意愿,但一年前来了一个军师,带着大量的银钱,大概有十万两之多。”

  安淡听到十万两,不由得惊讶起来,十万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个军师的来路不简单。江呈启继续说到:“这个军师极力让这些山匪招安,为朝廷所用,而这些山匪过惯了无忧无虑的日子,都不愿意招安,所以现在的局面是山老大听从军师的,但其他人都不听军师的。”

  “那他们便更好击破了,他们都不是一条心,岂不是一盘散沙?”安淡语气轻快的说到。江呈启有些沉重的说到:“是很容易击破,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山匪中的壮汉可以送去军队当兵,那一半的妇人和老人该如何安放?”

  安淡语气轻快的说:“让她们回家便好了,我们帮他们歼灭了山匪,他们自然就能脱离苦海,回家与家人团聚了。”江呈启摇了摇头说到:“他们多是没有家的,现在那两座山便是他们的家,我听那些妇人交谈,得知,他们都是无家可归,走投无路才去山上的。”

  “竟然不是被撸去的?这么一想也对,山匪多半会撸年轻貌美的女子,谁会去撸老人和妇人呢!那我们若是将这山匪歼灭,岂不是让她们再度无家可归了吗?”安淡皱眉到。

  江呈启点点头,说:“我为难的就是这个。这些老弱妇孺该如何安排?不能将他们带走,却也无处安置。”安淡想了想,说到:“不如,我们将愿意当兵的带走,剩下的便让她们继续生活在山里,过他们原本的生活。”

  江呈启是觉得不大妥当的,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总觉得这样是一个隐患。安淡见江呈启不说话,便开始问:“肖淡是怎么了?”

  江呈启被安淡转移话题,便也不再想了,暂时先安这个方法来吧,留一些人手注意着这边的动向,若是走哪里不对,再派兵过来吧。

  江呈启组织了一下语言,对安淡说到:“你可知肖淡有心上人了?”安淡这回更惊讶了,问到:“心上人?是谁?这次进山看上的吗?”

  江呈启摇摇头,继续说到:“不是这次进山遇到的,是早就有心上人了。”安淡更加不可思议了,问到:“我怎么不知道,这小子从来没跟我说过!”

  江呈启回答安淡到:“你可知南疆的四公主,莫锡?”安淡点点头:“自然是知道的,南疆国主最是喜爱四公主,即使面见外国来使时也会让四公主在一旁跟着,国人都说,若是四公主是男子,南疆的皇位肯定是她的。”

  江呈启点点头说到:“肖淡随身携带了一把匕首,是南疆的四公主莫锡送的。”安淡惊讶到:“四公主送的?南疆人不是将匕首视作定情信物吗?况且,从未听说南疆四公主将匕首送出了啊。”

  江呈启肯定到:“四公主不仅将匕首送出了,还将匕首送给了肖淡,而这次来和亲的南疆公主,就是四公主。”

  这下安淡彻底不淡定了,这是怎么回事?南疆公主将匕首送给肖淡,说明她的心上人是肖淡,而肖淡将匕首收下,并且随身携带,说明肖淡也中意南疆公主,那南疆国主那么喜爱四公主,怎么会送她来和亲?

  先不说南疆国主不舍得四公主远嫁,想留在身边,就是南疆国主知道四公主有了心上人,肯定会答应的,怎么会棒打鸳鸯,更何况本国与南疆刚刚议和,肖淡和南疆公主的感情岂不是锦上添花?

  这,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皇帝肯定也知道南疆国的礼仪的,到时候南疆公主拿不出匕首,皇帝肯定会觉得受到侮辱,这,两国刚达成的和平,岂不是瞬间瓦解?

  安淡急忙问到:“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肖淡见到南疆公主了?他们二人……发生什么了吗?”

  江呈启点点头:“见到了,并且是差点饿死的南疆公主。”安淡顿时恼火到:“这群山匪,竟然不给南疆公主饭吃?!”

  江呈启摇摇头说到:“并不是山匪不给南疆公主饭吃,而是南疆公主自己不吃,绝食的,她想饿死自己。”

  安淡的怒气慢慢消了下去,疑惑到:“这是为何?”江呈启解释到:“那南疆公主中意肖淡,不想嫁给皇帝,但南疆皇后家族得势,处处针对四公主的母妃,威逼南疆国主将四公主送来和亲,四公主不忍心自己的父皇为难,便同意了,所以她想在路上将自己饿的虚弱,等到了皇宫举行完仪式,便香消玉殒。”

  安淡喃喃到:“这四公主性格竟然这般……”江呈启又继续说到:“四公主本以为肖淡对她没有心意,所以才这么做的。”

  安淡立马反驳到:“这怎么可能,我弟弟若是对她没有心意,自然不会收她的任何东西,更何况是匕首了!”江呈启点点头说:“真让你说对了,肖淡这次回京,本是要跟新皇求个恩典的,没想到阴差阳错,成这个样子。”

  安淡听后也只能感叹命运弄人,现在四公主是皇帝未过门的妃子,肖淡是皇帝准备提拔的将军,二人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终究是错过了。

  安淡问到:“那四公主现在如何了?”江呈启叹了一口气,回答到:“听了肖淡的话,好好吃东西了。”安淡听到这里,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