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重生之我想做王妃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争
 
  今日一早,宫中的教养嬷嬷便来到了沈府,沈兰和李玫一起去教养嬷嬷处学习,柳姨娘独自一人坐在房中,将下人们都支了出去。

  柳姨娘本来不想争抢,只盼着女儿嫁个好点的人家,自己在这沈府虽然没有夫君的宠爱,也不得正妻的青眼,但是这沈府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自己在这安享晚年,未尝不是美事一桩。

  不过沈兰现在要进宫,自己就必须争一争了,虽说在宫中争赢了,便是荣华富贵,但一不留神,便会尸骨无存,柳姨娘只有沈兰这么一个女儿,自然宝贝的紧。

  而这次出去采买,更加坚定了柳姨娘的决心,她要将沈夫人推下台,自己做上正妻,这样沈兰日后在宫中的背景才能强大一些。

  更何况,沈夫人若是不下台,等到沈若嫁给了三王爷做上了正妃,虽然想法大逆不道,但是柳姨娘怕沈将军站在三王爷的一方,虽说现在三王爷与皇帝兄友弟恭,可若是沈若嫁了过去,这三王爷手中的势力,可是皇帝远远比不上的。

  那时皇帝还不是第一个处死沈兰吗?柳姨娘必须早做打算,更何况,正妻的位置就是比一个妾要诱人的多啊!

  柳姨娘知道沈将军不喜女色,虽说自己嫁过来只有成亲那一日沈将军来过,沈夫人和沈将军这么多年,也不见沈夫人有沈若沈安以外的孩子,所以柳姨娘根本不打算从女色这一处下手。

  柳姨娘的心并非良善之辈,她知道她要想做上沈夫人的位置,唯一的方法就是沈夫人不在了,若是沈夫人不在了,以沈将军的性格必定不会再娶一个正妻,到时候沈兰在宫中讨得皇帝欢心,自己做上正妻简直易如反掌。

  如何置沈夫人于死地,柳姨娘也只想到两种办法,第一种便是下毒,但不能是急性毒药,必须要慢慢将沈夫人毒死,又不能是太明显的毒药,不然死后尸体会暴露中毒的真相。

  可是柳姨娘又不能让沈夫人活的太久,这样的毒药着实不好找,柳姨娘左思右想,突然想起了自己娘亲的一件事。

  当年自己的母亲也是个妾,后来用了些手段将正妻赶下台,奈何自己的父亲对那正妻留有情面,一来二去,那正妻又怀上了孩子,父亲特别高兴,准备将那女人扶为平妻,却不想父亲有事出门,等回来时,那女人的孩子已经没了,而且以后再也没有怀上过孩子。

  那女人对父亲哭诉,说是自己的母亲害她流产,父亲大怒,命人查这件事,最后查出那女人是吃了假孕丹,这丹药力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再无怀孕症状,让人以为是流产。

  可是服药之人,再也不能生育。柳姨娘便是准备将这药偷偷买来,然后让沈夫人吃掉,这药是禁药,一般不会有人卖这种药,但是却有一颗,是前几年回娘家时,自己母亲给她的。

  母亲想让自己有个男孩傍身,自己跟母亲说了沈将军的情况,母亲便将这假孕丹拿给了她,让她以备不时之需,回来后她便将那药放一边了,这药又不能自己吃,而沈家她也不想争什么,所以没有理会。

  现在柳姨娘想起来这假孕丹,也不知药效还在不在,柳姨娘起身去翻找那药,果真在抽屉里找到了,柳姨娘打开用蜜蜡封好的瓶子,药香浓郁,应该是还能用,不过能不能用也没关系,也不是自己吃这药。

  柳姨娘准备将这药趁机放在沈夫人的饭菜中,让她吃下,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柳姨娘又改变主意了。她要将这假孕丹放在沈若的饭菜里,到时候沈若未婚先孕,定然会造退婚,还会遭人耻笑,这比直接让沈夫人去死还划算。

  这样青白尽毁的沈若,这辈子都不会嫁出去了,即使有人看在将军府的面子上将沈若娶回去做妾,沈若这辈子也不会有孕了。

  出了这等丑事,沈夫人的正妻之位定然不保,那自己上位顺理成章。还可以让沈若和沈夫人活在痛苦中一辈子。

  柳姨娘停下脚步,又返回屋里,若是给沈若下药,自己可要好好琢磨一下了,这沈若平日里只吃清淡的菜,这假孕丹不好投放,而且沈若的小院子自己根本进不去,沈若一直吃自己的小厨房做的饭菜。

  唯一的方法便是沈若去正厅吃饭时,但是去正厅吃饭,所有的菜品都是大家一起吃,若是自己和沈兰单单不吃哪道菜,肯定会起疑。

  柳姨娘左思右想,想起来一个重要的细节,那便是沈若吃饭之前要喝一碗药膳汤。而沈家其他人是没有这个习惯的。药只能下在这碗汤里。

  柳姨娘想好初步计划,便开始安排人员行事,她不放心别人,只将这件事交给自己的贴身丫鬟,命令她最近要和厨娘打好关系。

  沈家每五日便要一起用饭,沈将军不在时,自己和沈兰自然不愿意去讨嫌,沈将军在家时,自己和沈兰也都是匆匆吃完便回房间。

  这样算来,后天便是一起吃饭的日子了。而这次应该也会叫上李氏一家,这样下手的机会便更多了。

  柳姨娘将假孕丹仔细封好,准备留着两日后用。

  而绿枝来到沈若的房间嘀咕着:“小姐,你说奇不奇怪,今日我竟然看见柳姨娘的侍女对厨娘特别殷勤。”

  沈若问到:“为何这么说?柳姨娘的侍女跟厨娘是什么关系?”绿枝回答沈若:“她们二人应该是不熟的,平日里柳姨娘的侍女从来不去厨房的,今日我去厨房取些红枣,竟然看见柳姨娘的侍女又是洗菜,又是拿盘子的,真是稀奇。”

  沈若都懒得说柳姨娘傻了,这么明显的贿赂,是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干坏事吗?沈若吩咐绿枝:“你找人盯着柳姨娘和她侍女,沈兰那边的人也盯紧一些,我到要看看她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是要干什么。”

  绿枝点头答应。果不其然,这两日,柳姨娘的侍女对厨娘尤为殷勤,经常帮厨娘切菜洗菜,到了一起吃饭的日子,也就是两日后。

  按照规矩,是中午一同吃饭的,沈若问绿枝:“柳姨娘现在何处?”绿枝回答到:“柳姨娘已经到了,在正厅坐着等呢!”沈若笑到:“今日怎么这么积极?以前不都是躲着不来吗?这要是说她没有小动作,鬼都不信!”

  绿枝又说到:“那柳姨娘的侍女一直围着小姐饭前的汤转,想来是想对小姐的汤动手脚。”沈若不以为意到:“看来是针对我的啊,还没有傻到家,知道向只有我自己用的汤里下手。”

  绿枝问到:“小姐,奴婢在小厨房给你熬了汤,到时候奴婢直接将汤换掉。”沈若一边起身一边说到:“换掉多可惜啊,这么好的东西,就留给柳姨娘自己的女儿喝吧,不然柳姨娘这一番精心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