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金上海.卷三 > 第31章
 
  
财迷人迷财狂妄 清醒人无力回天
两日之后,顺安将刊载洋行公告的几份报纸一一摆在桌上,对俊逸道:“鲁叔呀,市场疯了,华森股票单股跨过百两大关!”
俊逸宛如被雷击一般。
“另外,里查得通知我,取缔我们已签好合同的两只新股的承办权,一只转至善义源,一只转至润丰源。”说到这儿,顺安白一眼挺举,“鲁叔,此番折腾,茂升究竟亏损多少银子,我脑子笨,一时算不出来!”
俊逸咬紧嘴唇。
“鲁叔,这个恰恰说明洋人做贼心虚。他们害怕我们出货,因为他们⋯⋯”挺举急道。
“唉,”顺安长叹一声,“挺举阿哥呀,鲁叔信任你,啥都听你的,可你也不能吃里扒外呀!不是你的钱,你不心疼是不?你算算看,前后两天不到,因为你的折腾,鲁叔白白损失几十万两!不是几百两,不是几千两,是几十万两啊,我的好阿哥呀!你不心疼,我⋯⋯我心疼啊!”
挺举脸色煞白,手指顺安:“甫⋯⋯晓迪,你这蠢货,你⋯⋯你难道非要把茂升,把鲁叔,把买股的人,一个一个推向绝境不可吗?”又转对俊逸,“鲁叔,这是个大坑啊!”
顺安怒了,拍打桌子:“伍挺举,你讲清爽,究竟是啥人要把鲁叔推向绝境?是啥人拿着别人的钱财去做善人,去沽名钓誉?有本事就用自己的钱,自个儿挣去!”
挺举浑身打战:“你⋯⋯”
俊逸忽地站起,黑丧起脸:“都给我住口!”又放缓语气,但毋庸置疑,“挺举,这桩事体到此为止。从今朝开始,股票的事体,你不必插手了!”
挺举长吸一口气,重重叹出,步履沉重地走出钱庄。
俊逸转对顺安:“晓迪,约里查得出来,就说⋯⋯就说我想请他吃个便饭。”
“鲁叔,”顺安一脸为难,“怕是约不出来了。我们这次是真的把人家得罪了!”
“这⋯⋯哪能办哩?晓迪,你想个办法,我要见他一面!”
“好吧,我这就去求求他。”顺安站起来,表决心道,“鲁叔放心,晓迪把脸皮豁出去了,这桩事体一定为鲁叔办成,把挺举造成的损失挽回来!”
俊逸一脸热切,笑容可掬:“晓迪,拜托你了,这就约去!”
顺安寻到里查得,好说歹说,里查得终为所动,约见于南京路上的茶室。俊逸点了好茶,再三道歉,顺安更是好话说尽。里查得茶水未喝一口,但“看在伍挺举与麦小姐的面上”,答应说服麦总董,恢复茂升的新股承办权。
鲁俊逸这番折腾意外帮了麦基大忙,掩盖了麦基套利抛盘带来的市场冲力。麦基洋行故意将这一信息放大到市场上,一时间,上海滩的炒股人无不传播一个事实,橡皮股突然下滑是因为茂升套利变现,而股票的强势反弹则得力于麦基洋行的超值回购。无论是得利套现还是庄家回购都是市场行为,然而,一出一进之间,茂升的急功近利与洋行的沉定自信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格局,使购股者愈加自信,闲散资金以更大规模会聚上海滩。
得知鲁俊逸得到川银五百万两,彭伟伦不甘示弱,电告天津,从惠通天津分行秘调七百万两白银运抵善义源,悉数用于承办新股。
一向沉稳的润丰源坐不住了,坐镇钱庄的查锦莱匆匆赶回府中,将近况禀报查敬轩,末了说道:“阿爸呀,华森单股今日闯过一百二十两,其他橡皮股也都高过发行价数倍了。”
查敬轩深吸一口烟,老脸凝重。
“就近日行情看,茂升在打退堂鼓,善义源却赌上了,说是调来七百万两银子,股价就是彭伟伦推起来的!”
查敬轩又吸一口,憋在肺里好一阵儿,才吐出来。
“阿爸,从各路情势看,橡皮股不为虚妄。所有洋行尽皆参与,洋人有四家银行可用股票办理抵押贷款。善义源紧跟洋人银行,股民只要用股票抵押,就可拿到庄票。单佣金一项,善义源就赚疯了。彭伟伦一向精明,海外关系又多,如果靠不住,他是不会这般出手的。”
“说吧,你咋想哩?”查敬轩终于开口。
“前有茂升,后有善义源,我们已经落后了。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如果再不行动,我们就有可能栽在这轮股票上,被市场淘汰。”
查敬轩再抽一口。
“我的想法是,动用并调集库银,一是承办新股,二是仿照善义源,股民愿意炒股者,可用所购股票在钱庄抵押,我们预先出具庄票,赚取适量佣金!股民可随时用所折算的现银数额赎回股票。”
“不可!”查敬轩一口回绝,“股票是虚的,庄票是实的,这样做风险太大!”
“风险是大,”查锦莱不急不缓,“善义源给出的化解方法是,以股票现价的百分之五十出具庄票,佣金十取一。手头有股票但没钱买新股的人很多,因而生意一定火爆。股票一天一个价,向上猛涨,风险也就相应化解了!”
查敬轩沉思良久,点头:“嗯,这倒可行。办去吧!”
“好!”
茂升钱庄的大门前突然冷落,往日排队购股的现象一下子不见了。
俊逸提着公文包大步走进,眉头凝紧,见老潘站在楼梯口,急问:“老潘呀,哪能介冷清哩?”
“我正觉得奇怪。”老潘纳闷道,“照往常,这辰光队伍早就排到街上了!”
二人正在说话,顺安跳下黄包车,飞步进门,见二人在大堂里,急道:“鲁叔,师父,我正要寻你们呢!”
“楼上说去。”鲁俊逸拾级上楼。
老潘、顺安随后,跟进总理室,顺安顺手关上房门。
“说吧,”俊逸看向顺安,“你寻我俩啥事体?”
“鲁叔,师父,”顺安擦一把头上的汗,“你们想不想知道咱家的客户哪儿去了?”
鲁俊逸、老潘互望一眼。
“晓迪,快说,我俩正在纳闷呢。”
“我一大早来到咱庄上,奇怪,没见一人。要搁往常,天一亮就有人排队。我又守一会儿,仍没见人,见辰光不早了,就拎起提包到众业公所看行情。路上听车夫讲,他一大早就拉了几个人到润丰源。我觉得不对,让他拉我到润丰源看看,好家伙,队伍排得老长。我灵机一动,又赶到善义源,好家伙,一直排到马路上,还打几个弯,单是维持秩序的就有五六个人。”
俊逸目瞪口呆:“这⋯⋯”
“晓迪,快讲讲,这是为啥哩?”老潘急不可待了。
“我下来车,问几个排队的,他们让我去门前看公告。”顺安稳住语调,不慌不忙,“我一看,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能够买股的都是有钱人,而这些有钱人的钱又都买光了,见到新股,心里痒,却不忍抛售手中现股,又没现银购买新股。两家钱庄开设业务,客户可拿手中股票抵押,换成庄票,再拿庄票购买新股。我们没有开辟这项业务,所以生意全跑人家那儿了。”
俊逸、老潘皆是震惊。
“这⋯⋯”老潘难以置信,“太离谱了!”
顺安已打心底瞧不起老潘,言语再无顾忌:“师父,您这想法过时了。外国银行都拿股票作抵押,善义源、润丰源也都抵押了,只有我们没赶上趟。鲁叔,再不动,我们就被淘汰了。”
俊逸长吸一口气,看一眼老潘:“老潘,你有啥话说没?”
老潘大张着嘴,摇头。
“通知柜上,出公告,股票可以抵押,换取庄票!”俊逸决断。
“哪能个兑换法?”老潘问道。
“善义源、润丰源是按股票的现价打五折出庄票!”
“那⋯⋯我们也打五折!”
“客户已经跑了,都是五折,啥人愿意来回折腾?”顺安插话道。
“不必再议,”俊逸盯住老潘,“我们按六折出庄票,不,按六五折!”
“老爷?”老潘目光征询。
“就这么定吧。”
得知鲁俊逸执意逼迫女儿嫁给挺举,顺安委实不爽。尽管与碧瑶之间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任谁也扯不开了,但顺安深知,如果鲁俊逸执意不肯,事情仍有反转的可能。
为把事情砸到实处,顺安委托章虎打探大小姐的下落。几日之后,章虎递给他一张纸头:“兄弟所讲的那个小娘,就住此地,是个鬼灵精呢!”
顺安接过纸头,抱拳:“谢章哥了。”
“唉,”章虎苦笑一下,叹道,“上海滩说大真大,说小也真叫个小哩。你猜猜这小娘的老阿公是谁?就是在清虚观里为伍挺举和我看过相的那个神仙老头,小娘比,惹不得哩!”
“哦?”顺安怔了一下,旋即笑了,“这还真叫缘分呢。兄弟,我这有点儿事体,不打扰了!”说罢,转身就走。
“兄弟且慢!”章虎叫住他。
顺安住脚。
“听说又发新股了,兄弟能否再替章哥搞点儿?小娘比,简直就跟捡钱一样!”
“章哥想要多少?”
“手头没剩几个钱了,就两百股吧。”
“包在晓迪身上。”
“吱呀”一声,申老爷子的宅门开启一扇。
葛荔头戴斗笠,出门,复又关好。
葛荔沿胡同走没多远,树后闪出碧瑶,当道拦住。
葛荔吃一惊,后退一步,盯住她看。
碧瑶劈头问道:“你是葛小姐吧?”
“正是。”葛荔打量她,“你是⋯⋯”
“我是鲁碧瑶,茂升钱庄鲁老板的女儿,等你交关辰光了!”
“鲁小姐?”葛荔眯眼看着她,“等我?可有事体?”
碧瑶一字一顿:“有人做下好事体,葛小姐或感兴趣!”
“嘻嘻,”葛荔扑哧笑了,“本小姐长这么大,真还没人敢这般冲我说话。讲吧,鲁小姐,那人尊姓大名?”
“姓伍名挺举!”
“嘻嘻,我猜就是。那人从来不做好事体,讲吧,这又犯下何事了?”
“鼓惑我阿爸,强逼我嫁给他!”
“啊⋯⋯”葛荔杏眼大睁,“竟有这等事体?”想一会儿,扑哧一笑,“这不可能!”
“哼!”碧瑶冷笑一声,“在万贯家财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葛小姐,我来寻你,不过是托你转告他一句闲话:‘鲁碧瑶早已心中有人,让他省下这个心!’”说完一个转身,噔噔噔噔,沿着胡同扬长而去。
望着她渐行渐远,葛荔傻在那儿,杏眉渐渐拧紧:“这⋯⋯这这这⋯⋯神经病呀!”咬会儿嘴唇,打个惊战,“这个呆子⋯⋯看我收拾死他!”瞄见一棵树,飞身上去,喀嚓一声折下一根粗大枝条,跳下来,在树干上摔掉叶子,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商务总会的公馆里冷冷清清,从一楼大厅到二楼、三楼,只有两个老阿姨在擦拭楼梯。
挺举一脸沉重,一步一步地踏上楼梯。
两个阿姨让到一边,朝他笑笑。
挺举回不出笑,只好点个头。
挺举走到三楼,几个总董室的房门全部关闭。
挺举一个一个地敲门,没有回应。
挺举正自失望,总理室传出一阵响动,门开了。
合义探出头,惊喜道:“挺举!”
“祝叔,”挺举急走过来,“没想到您在,正打算到您府上去呢。”
合义拉住他手,进屋,让座,倒水:“唉,挺举呀,在这上海滩上,还是钱香啊。自打有了橡皮股,这里就成个空楼了!”
“祝叔,我就是为这事体寻您来的!”
合义摇头:“你这来,总不会是为买股的吧?好多人寻我,不为别事,就为托我向你鲁叔买新股。我这个商会总理,竟变成你们茂升钱庄的掮客了。”
挺举一脸沉重:“祝叔,怕是要出大事体了!”
“啊?”合义怔了下,放下茶具,“什么大事体?”
“就是这橡皮股!”
合义长吸一口气,端过两杯茶水,递过一杯:“挺举,来,慢慢讲!”
挺举将所有的质疑及一系列验证约略讲过,合义听得连连点头,轻叹一声:“唉,挺举呀,祝叔相信你的判断。你是商业奇才,看得总比别人远。可眼前情势,你让祝叔哪能办呢?你这也看到了,整个楼里只有你和我,再就是两个扫地的,即使加上门卫,也不过六个人。今朝算是人多的了,前日我来,楼上楼下只我一人。商务总会眼见成个摆设了。”
“祝叔,议董会不好开,您可开个总董会。您发令,我发通知。”
合义略一沉思,摇头:“你扳扳指头看,这几个总董,哪个能来?士杰是泰记的,临时性会议,祝叔请不动;张状元年岁大了,身体不好;马克刘把祝叔看作死对头,让他往东他必往西,能来的也只剩你鲁叔了。再说,即使他们都来,又有何用?祝叔经营五金,张状元开厂,马克刘是洋行买办,士杰是泰记,真正懂股且炒股的只你鲁叔一人,而他又在火头上,你所讲的他若肯信,你也不会孤身跑到我这儿。”
挺举长吸一口气,许久,叹出:“是哩。”
“眼下炒作股票的是几个钱庄,执事的全都不是总董了。彭伟伦窝着气,老爷子伤了元气,俊逸这又不听劝,商务总会形同虚设。祝叔坐在这里,不过是尽个职分而已。”
“祝叔,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洋人的骗局得逞,看着灾难发生?”
“能有什么办法呢?上海滩上,有实力的也就是善义源、润丰源,这又加上你鲁叔的茂升。眼下是这三家在争,且正争在兴头上,如火如荼,欲三分天下,谁能让他们撒手呢?”
挺举抱头:“天哪!”
“该来的终归要来,该走的也终归会走。挺举,你先去商团里吧,股市的事我们再想办法,看看能否尽点儿人事!”
“好吧。”
挺举辞别下楼,不无沮丧地闷头走在街道上,心里乱糟糟的。
是的,祝叔说得没错,棋局走死了。自抵制美货之后,甬商、粤商势如水火,商务总会形同虚设,祝叔真也爱莫能助。
挺举正在寻思解招,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姓伍的,站住!”
是葛荔。
“小荔子?”挺举一阵惊喜。
葛荔从树后转出,将斗笠推到脑后,扬扬手中的枝条,脸上浮出怪笑,声音冷冷的:“哼,小荔子?这个名字是你姓伍的该叫的吗?”
挺举怔了:“小荔子,你⋯⋯”
葛荔再扬树枝,语气愈冷:“伸出手来,本小姐要清老账哩!”
挺举给出个苦笑:“小荔子,眼下不是闹的辰光,我⋯⋯我这心里⋯⋯就跟猫儿抓似的!”
“嘿嘿,”葛荔眉头一拧,冷笑两声,“本小姐晓得你这心儿让猫儿抓了,所以才来寻你清账哩。伸手吧!”
“我⋯⋯”挺举看她不像是闹,退后一步,双手缩起。
葛荔逼前一步,拍打树枝:“不伸手也可,你这讲讲清爽,是哪只猫儿抓到你的心儿了?哪能个抓法呢?”
“我⋯⋯唉,哪能对你讲哩?这这这⋯⋯要出大事体了!”挺举眼珠子连转几下,灵光一闪,“小荔子,快,我们这寻老阿公去!”
“哼,”葛荔现出冷笑,“想搬救兵?告诉你,任啥人也救不了你的场!”又将枝条子闪几闪,“老实讲吧,什么猫儿抓你了?”
“橡皮股票!”
“不是这只猫!”葛荔柳眉一扬,“扯远了,再讲!”
挺举哭丧起脸:“真就是这只猫呀,小荔子,你⋯⋯这快跟我寻老阿公去!”
“看来,不吃苦头不行了。伸手吧!”
“你⋯⋯”挺举挠一下头皮,“好吧,你硬说不是这只猫,究底是哪一只猫,请讲出来!”
“你自己的猫儿,还用我讲?”
挺举双手一摊:“我是真的不晓得哩!”
“好吧,”葛荔一咬牙关,“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这问你,你的这只猫儿,是不是与鲁家的万贯家财有关?”
挺举想了下:“是哩。”
“嘿!”葛荔眉头横起,来劲了,“你还真敢呀!我再问你,你是不是为了这只猫,百般鼓惑鲁俊逸?”
“我⋯⋯我不是鼓惑!”
“好吧,换个词,是劝诱,你百般劝诱他将他的猫儿送给你!”
挺举急了:“哎呀,不是哩。我是⋯⋯”
“啧啧啧,”葛荔夸张地摇头,“真还把你看扁了呢,堂堂大生员、大贤才、大男人,原还擅长吃软饭呢。唉,是本小姐有眼无珠,差点儿让你⋯⋯”
挺举似是明白什么:“小荔子,你⋯⋯你这讲的是哪般呀?”
葛荔冷笑一声:“我讲的是哪般,你能不清爽?我不揭破,是给你的脸上留下一层皮!”
挺举觉得离谱,急了:“小荔子,你⋯⋯请把话说明!”
“你不要这层皮了?”
“讲吧!”
葛荔喘几下粗气,盯住他:“你鼓惑鲁俊逸,欲做鲁家的乘龙快婿,可有这事体?”
“这⋯⋯”挺举苦笑,“小荔子,你这⋯⋯哪儿跟哪儿呀?根本没有这事体!”
“嘿嘿,嘿嘿嘿,”葛荔的冷笑越发张扬,“要是没有这事体,为什么有人千方百计寻到本小姐,要本小姐捎话予你这⋯⋯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呢?”
挺举有点儿明白了,反倒松出一口气:“是傅晓迪捎话吗?”
“不是。”
“哦?”挺举略略一想,“不会是⋯⋯鲁小姐吧?”
“让你猜着了!”
“她⋯⋯”挺举心里一震,“捎什么话了?”
“你听好!”葛荔夸张地连清几下嗓子,“她捎的话是:‘鲁碧瑶早已心中有人,让他省下这个心!’”
“唉,”挺举长叹一声,给出个苦笑,“这事体搞的!”两眼直盯葛荔,“小荔子,我实言以告,那桩事体,是鲁小姐自己想多了。至于我,伍挺举,在此向你表白一句!”
“表白吧!”
“伍挺举的心里确实有只猫儿,但这只猫儿与鲁小姐无关,与鲁家的万贯家财无关,亦与其他任何事体无关。伍挺举的这只猫儿,只与一个人有关!”
葛荔猜出了,有点儿紧张,声音轻下来:“啥人?”
挺举直视她的眼睛:“小荔子!”
葛荔全身一颤,手中枝条落地。
二人对视。
时光凝滞。
路人匆匆走过,时不时地有人瞟过来,看向这奇怪的一对。
“呆子,”葛荔轻声道,“你不是要见老阿公吗?走吧。”说毕一个转身,头前走去。
挺举紧跟其后。
走到自家门外的小巷子时,葛荔放慢脚步,等他赶上,与他并肩走向老宅院,双双步入院门。
申老爷子正在木榻上打坐。
“老阿公,”葛荔不无夸张地叫道,“甭发呆喽,有人寻您来了!”
挺举走过去,缓缓跪下。
“小伙子,”申老爷子眼睛未睁,声音出来,“可是又来求卦的?”
“不是。”
“不来求卦,却为何事?”
“橡皮股票。”
“橡皮股票怎么了?”
“洋人合伙造假,橡皮股票崩盘在即,晚辈心急如焚,却又无处发力,特求老阿公指点明路!”
“你何以认定洋人造假?”
“橡皮产于南洋,而晚辈得到可靠音讯,南洋诸国根本没有如此之多的橡胶园!”
申老爷子长吸一口气:“你的音讯由何而来?”
挺举略作迟疑,决然说道:“是晚辈友人陈炯所言。陈炯留学东洋,海外朋友甚多,刚好有人在南洋开辟橡胶园,晚辈相信陈炯,认定不是虚言!”
“你又何以认定橡皮股票崩盘在即?”
“是晚辈直觉!洋人存心造假,无非是为牟利套现。橡皮股票暴涨近四十倍,就如吹气泡,达到破灭极限,崩盘只是早晚的事体。”
一阵沉默之后,申老爷子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睁眼,盯住挺举:“你讲得是。小伙子,你想知道这个大气泡何以越吹越大、迄今未破吗?”
“请前辈指点。”
“因为全国各地的存银皆被吸过来了。茂升钱庄动用川汉路款五百万两,全部用于炒股。善义源紧随其后,调天津库银七百万两。润丰源不甘示弱,密调各地分号库银九百万两。外加其他庄号、银行及上述钱庄的原有库银,流入橡皮股票的银子总数不下四千万两!”
“啊?!”挺举惊呆了。
“老阿公,你哪能晓得介清爽呢?”葛荔问道。
“因为我是老阿公!”
挺举叩首:“老阿公,可有对策?”
“唉,”申老爷子轻轻摇头,长叹一声,“此为劫数,回天乏术了!”
挺举再次叩首:“老阿公,您一定有对策的!世间万事,有果就有因,有成就有败,有劫就有解。此事体既然是劫,就一定有解。求老阿公指点破解之方。只要有一丝指望,晚辈纵使上刀山,下火海,亦必践行!”
申老爷子沉思良久,再次摇头:“小伙子,如果有解,就不是劫了。棋局已经走死,大劫已经酿成,上海滩已经在劫了。”
挺举紧咬嘴唇,有顷,再次抬头:“那就亡羊补牢吧!在橡皮股崩盘之前,敬请老阿公指点补救之方。”
“好哇,好哇,”申老爷子连连点头,“锲而不舍!老阿公为你支一招,你可去求请一人,丁承恩!”
挺举二目大睁:“邮传部大臣丁大人?”
“正是。”申老爷子微微点头,“上海银业让白花花的银子耀花眼了,上海民心充满贪欲,寻常手段于事无补,眼前尚有一解,就是官府之力,丁大人若肯动用,或能⋯⋯”顿住话头。
“可丁大人在北京呀!”
“昨天夜里回来了,为的当是这事体。”申老爷子应道,“民间动用这么多的银子,朝廷怎能安坐呢?”
“谢老阿公指点!”挺举叩首谢过,匆匆走出。
葛荔紧跟身后,刚走几步,身后传来申老爷子的声音:“小荔子,回来!”
葛荔拐回来:“老阿公?”
“陪老阿公去一趟清虚观!”申老爷子缓缓站起。
葛荔急道:“老阿公,他⋯⋯他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你呀,”申老爷子伸出一只胳膊给她,“你以为他是去打架吗?”
丁大人与正房夫人李氏端坐于正堂太师椅上,旁侧另摆一椅,坐着如夫人刘氏。
丁大人二目微闭,一粒一粒地扳动念珠。如夫人的两只宠犬一只蹲在丁大人脚下,另一只蹲在如夫人脚下。
前面数步,泰记账房车康、惠通银行总理士杰哈腰立着,轮番禀报上海情势。
当士杰提到股市时,丁大人抬头,看向他:“今朝如何?”
士杰应道:“不同股票,价钿不同。领衔的是华森橡皮,昨天收盘为一百九十二两,若是不出意外,今朝当破二百两大关。”
“二百两?”丁大人凝会儿眉头,“听说善义源从天津调进不少银子,你知道吗?”
“知道。”士杰点头,“是旬日之前的事,善义源从天津秘密船运五百万两银锭,又从附近银库调运二百万两,与英、法、德三家银行合谋炒作橡皮股。”
“可知这些银子打哪儿来的?”
“士杰不知。”
丁大人继续扳转念珠:“惠通天津分行!”
“天哪,”士杰惊愕,“那不是动用了官银吗?”
“正是。”
“可这⋯⋯惠通银行是在老爷旗下,万一⋯⋯”
“唉,”丁大人长叹一声,“在老朽旗下又有何用?天津是袁大人的地盘,有人想赚大钱,捂得严实,就连老朽也是四天前才晓得的!”
士杰嘴巴动了几下,闭住了。
“车康,”丁大人转向车康,“说说润丰源,听说查敬轩也摽上劲了?”
“老爷说得是,”车康急切应道,“不是摽劲,是赌了!”近前一步,压低声,“就奴才所知,查老头子不但动用了所有库银,连江、浙一带庄号的存银都一并押上了。眼下沪上,茂升起头,善义源紧咬,润丰源是后来居上呀。”
“是呀,”丁大人点头,“越闹越大了。”
“车康,”李夫人眼角挑向车康,“该给老爷禀报咱家的事体了!”
“谨遵夫人,”车康拱手应过,柔声禀道,“老爷,橡皮股刚一闹开,小的就遵从夫人吩咐,前后分八次购入四种股票,本银共计四十万两,其中有原始股票两种,本银各十万两,照目前市值,当值二百五十万两,前后不过两月,净赚红利二百一十万两!”
丁大人震惊了:“赚这么多?”
“老爷,”李夫人不免得意,适时接道,“从效益上讲,我们赚得不少。但比起别家,我们赚得又是最少的了。再不采取措施,奋起直追,只怕⋯⋯”
“如何去追?”
李夫人抬眼,眼角斜向车康:“车康?”
“回禀老爷,夫人之意是,我们要做就做大,可分两步走,先拿五百万两承办新股,再用一千万两吃老股,力争占据橡皮市场三分之一的江山!”
“呵呵呵,”丁大人扭头看向李夫人,“你的胃口倒是不小哇!不过,股票不当这么炒!”
“老爷,该当如何炒?”李夫人急问。
丁大人看向如夫人:“告诉夫人,如果你来操盘,该怎么炒。”
“回禀老爷,”如夫人看一眼大夫人,“有夫人在,贱妾不敢操盘!”
“我是说如果!”
“如果让贱妾来炒,就把这两百五十万两的股票全部抛掉!”
在场几人面面相觑,即使丁大人,也是怔了。
“这⋯⋯”车康震惊,看向如夫人,“泰记抛盘,市场岂不崩了?”
“要的就是它崩呀!”如夫人淡淡一笑。
“这⋯⋯”车康傻了,看看李夫人,又看向丁大人,见他们没置一词,便再次转向如夫人,“请问如夫人,市场崩了有何妙处?”
“待市场崩盘,我们就全部吃尽!”如夫人一字一顿。
“天哪,”车康豁然开朗,声音兴奋,“夫人这是绝杀呀!”
车康赞美声中省去了“如”字,李夫人不悦,将脸转向一侧,重重地哼出一声。
“唉,”丁大人盯会儿如夫人,轻叹一声,摇头,“你呀,妇道人家,心里想的却是杀杀杀!”又扫一眼众人,“不瞒你们几个,老朽此番回来,不是为了让市场崩盘的,因为这个盘⋯⋯它崩不得啊!”
“那⋯⋯”如夫人急道,“我们岂不是⋯⋯永远也赶不上这个趟了?”
“看运数吧。天底下没有吹不破的牛皮!”
如夫人倒吸一口冷气:“老爷是讲,这股票⋯⋯”
话音未落,一阵脚步声响,在外当值的襄办引侍卫长走进。
侍卫长拱手:“上海商务总会总理祝合义求见!”说着,双手捧上名帖。
丁大人没接,眼睛眯起,半是自语:“咦,倒是奇怪了,老朽此番回来,连道台两江总督都没声张,他是哪能晓得的?”
“与祝总理同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想必是祝总理的随员!”
丁大人眉头微皱,摆手。
侍卫长退出。
“什么人物也来添堵!”丁大人苦笑一声,转对如夫人,“找一下有关橡皮股的外国报道,全部拿到书房来!”起身,抬腿走向书房。
侍卫长回至府门,将拜帖双手奉还。
“长官?”祝合义急道。
“丁大人不在府上,请祝总理择日再来!”侍卫长打个礼,回到门房。
祝合义打出一个无奈的手势:“挺举,走吧。”
“祝叔,您先回去,我再守一时,等候丁大人回来!”
“唉,”祝合义轻叹一声,“挺举呀,有些事体不可强为。”又朝门口努嘴,“看清爽没,门口这么多侍卫,只能说明一桩事体,丁大人回来了,就在府里,只是不想见我们哪!”
“是哩。”
“他不想见,你硬求在这儿,又有何用?”
“祝叔,没有办法了,也许这是唯一的生路!”
“好吧,想留你留下,我回去。无论如何,商会里得有人守着!”
挺举送他上车,拱手作别。
“对了,”祝合义探出头,“求见大人时,你就说是我的助理,是我让你留下来的。要不然,大人或会怪罪!”
“谢祝叔关照!”
挺举从后晌一直候到傍黑,门口仍无动静。
挺举心头一动,寻到一家小店,买来信笺及信封,写出几句,封好,返回丁府,信步走向丁家大门。
侍卫长走出。
挺举双手奉上信函:“麻烦官长将此信函呈送丁大人!”
侍卫长接过,目光落在挺举身上:“你是何人?”
“在下姓伍名挺举,上海商务总会议董!”
“方才告诉过你们了,丁大人不在府上,有事体改日再来!”
“在下是请官长呈送此信,并非求见大人!”挺举退后一步,原地站定。
侍卫长瞄他一眼:“你可以回去了!”
“谢官长!”挺举拱手,“丁大人早晚读到此信,或会召见在下。那时,官长若是寻不到在下,岂不为难?”
“嘿,”侍卫长逼视过来,语带不屑,“你倒是笃定呢!”
挺举迎上他的目光,二人对视。
“好吧,”侍卫长收回目光,“我这就呈送!”
丁大人站在书案后面,鼻梁上架着老花镜,手中拿着放大镜,半弯着腰,一张接一张地查阅一厚摞子有关橡皮股的各种中英文材料。
如夫人又拿一卷英文报纸走进来,搁在案上。
丁大人拿起来,瞄几眼,看向如夫人。
如夫人指着报纸上几篇圈起来的文章,显然都是有关橡皮股的,一一解释文章大要。
丁大人凝眉思考。
丁大人离开书案,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夫君?”如夫人盯住他,轻声道。
丁大人停住步子,看向她。
“各路报道都是好消息,夫君为何不喜反忧?”如夫人一头雾水。
丁大人正要说话,襄办与侍卫长进来。
襄办双手呈信:“老爷,商务总会来函!”
丁大人未接,目光转向侍卫长:“还是那个祝合义?”
“回禀老爷,祝总理早就回去了,是与他同来的随员,他一直守在外面,不肯走,非要见老爷。我不肯引见,他就写出这封信,要我呈送老爷。我问他姓名,他说是商务总会议董,叫伍挺举!”
如夫人半是讥讽:“议董?议董也敢⋯⋯”
丁大人摆手止住,转对襄办:“念!”
襄办启信,怔住了。
“念哪!”丁大人催道。
“这⋯⋯不是信,只有几个字。”
“哦?”丁大人伸手接过纸头,看一眼,长吸一口气,顺手将纸头递给如夫人,眼睛闭上。
如夫人念道:“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老爷,这⋯⋯啥意思?”
丁大人微微睁眼,看向襄办:“有请伍议董!”
襄办将挺举带进门后,反身退出。
挺举在丁大人前面叩拜:“上海商务总会议董伍挺举拜见大人!”
“伍议董请起,看座!”
挺举谢过,起身坐下。
丁大人二目如电,直射挺举。
挺举毫无怯意,与其对视。
丁大人收回目光,微微点头,转动念珠:“伍议董,讲讲你的这根稻草!”
“回禀大人,”伍挺举侃侃说道,“恕晚辈直言,生命在于气血,国家在于经济。自鸦片战争以来,国家元气重创,血脉不畅,入不敷出,生计日苦,已是不争之实。国家之所以仍在维系,是因为民间仍有余资。民有余资,国可苟安。民之余资,就是晚辈所讲的这根稻草!”
“年轻人,你的这个比喻很好。但你为何说它是最后一根呢?”
“大清犹如在荒漠里日夜兼程的一匹骆驼,腹内空空,负重已臻极限,身边再无食粮,只剩下这根最后的稻草。大人哪,我们是将这根稻草扔给它果腹呢,还是将之加在它的背上?”
丁大人心头一凛,身体前倾:“这根稻草怎么了?”
“洋人合伙抱团,蓄意造假,在短短数月间大肆发行橡皮股票,而经晚辈查证,洋人吹嘘的南洋橡胶园纯属子虚乌有。国民一则不明真相,二则利欲熏心,三则深信洋人,这根稻草已经握在洋人之手。如果我们听之任之,这根稻草就会成为洋人的囊中之物,而***,则是加在其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何以推断橡胶园子虚乌有呢?”
“十年树木,橡皮来自橡胶树。据晚辈查考,橡胶树八年方可出胶。而八年之前,上海滩没有一家洋行从事橡皮业务。不止是八年前,即使五个月前,上海滩也没有哪家洋行从事过橡皮业务。这么多橡皮业务在短短数月间拔地而起,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圈钱!”
丁大人长吸一口气,闭目有顷,睁开,看向挺举:“伍先生,依你判断,橡皮股票何时崩盘?”
“回禀大人,”挺举拱手,“晚辈以为,既然是气泡,就不能一直吹。短短数月,华森橡皮由发行价五两疯涨四十倍,其他股票纷纷跟涨,多则二十余倍,少则数倍,将市面现银席卷一空。眼下上海市面已无余银,多家厂商停业,商店关门,所有闲散银两尽在股市。据此判断,股市崩盘就在眼前,因为市面已无余资可榨了!”
丁大人再次长吸一口气,眉头拧成一条绳:“伍先生,你来寻我,想必已有对策?”
“对策只有一个,就是大人您!”
“哦?”
“橡皮泡沫是洋人吹起来的,但将它吹得这么大的,却不是洋人,而是我们自己,是上海钱业。钱业利令智昏,罔顾常识,不计后果,群体发疯,已经形成逐利合力。在下人微言轻,撼之不动。而大人不同。大人德高望重,权倾朝野,登高一呼,一言九鼎,众人莫敢不从!”
丁大人苦笑一声,继续转动念珠:“年轻人,你高抬老朽了。老朽虽有庙堂之势,可自古迄今,买卖自由,华人没有强买,洋人没有强卖,华洋两家有打有挨,朝堂原本无权干涉,何况是在这十里洋场,即使朝廷也鞭长莫及呀!”
“大人误解晚辈了。晚辈并非恳求大人以强权干涉,晚辈只是恳求大人出面,召集钱业,向他们阐明当前危势,当头棒喝。以大人德望,钱业必会反思。钱业只要反思,就会惊醒。钱业一旦惊醒,这股烧热势必退去,这场危难或可避免!”
丁大人精神为之一振,两眼闪亮,又迅即黯淡下来:“伍先生,你可否想过,假定照你所讲,老朽出面,钱业惊醒,但银子已入洋人库房,华人大量退股,洋人不舍,趁机卷款而逃,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大人所虑,亦是晚辈所忧。然而,这是一包脓,早晚得挤出来。挤得越早,伤痛越小。再说,工有次第,中国人不缺智慧。以大人之慧,以钱业之智,只要抛却私念,形成合力与洋人斗智,必出完全之策,于无声处浑然退市,待洋人察觉,再欲金蝉脱壳,或已晚矣。”
丁大人闭目思考,有顷,睁开眼睛,看向挺举:“伍先生,你可购股?”
“回禀大人,晚辈未购一股。”
“是没有本钱吗?”
“与本钱无关。”
“哦?”丁大人盯住他,“当此良机,依你之才,博财易如反掌,你为何舍而不求呢?”
“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晚辈不才,不敢忘却夫子之训!”
丁大人陡然一震,两眼盯视挺举,肃然起敬,良久方道:“好小子,老朽低看你了。”作势起身,目光仍旧盯住他,“小伙子,你还有何事?”
“晚辈只此一事,并无他求!”
“你可告诉祝总理,让他明日卯时召请几家钱业掌门到商务总会谋议,老朽也去,顺便察看一下商务总会。”丁大人顺手递过念珠,“早晚再来我家,你持此珠可畅通无阻。”
挺举双手接过:“谢大人抬爱!”
玄二堂子里,任炳祺对陈炯附耳低语。
陈炯一脸惊愕。
“师叔,”炳祺不无纳闷,“我真不明白,这老倌人夜半三更回到上海,伍挺举哪能晓得哩?连祝总理都吃闭门羹,伍挺举又凭什么受邀进府?”
炳祺又要再讲,陈炯摆手。
陈炯凝眉思索,拿笔在纸头上信手涂抹一阵,猛地抬头:“搞清爽了!”
炳祺急问:“清爽什么了?”
“就是这个!”陈炯将案上纸头推过去。
炳祺接过,见上面写的是:“商会⋯⋯葛小姐⋯⋯老阿公⋯⋯祝合义⋯⋯丁大人⋯⋯商会⋯⋯连夜⋯⋯”
炳祺摸头皮,傻笑道:“师叔,这⋯⋯看不懂哩。”
“这是伍挺举的路线图。出商会遇到葛小姐,葛小姐引他求见看相老人,出来即去商会,与祝合义求见丁大人,再后复回商会,商会兴师动众,连夜布置⋯⋯”
炳祺一拍脑袋:“是哩,是哩,一切就是师叔讲的!”
“如果不出所料,明日丁大人必去商务总会!”
“咦,老倌人去那儿做啥?”
陈炯拳头捏起,嘴角撇出轻蔑的笑,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找死!”
翌日,商务总会大门森严壁垒,门外站着几个带枪的卫士,全部换作便装。
查锦莱、彭伟伦、祝合义、鲁俊逸及七八个钱业大佬站在门内,表情严肃。伍挺举排在最后。
一辆驷马豪车缓缓驶来。两边各有数名荷枪卫士,全部便装。
马车在大门外面停下。
侍卫长跳下车,打开车门,放下垫脚。
张士杰扶丁大人钻出篷车,在侍卫长的接迎下踏上垫脚。
就在此时,啪啪啪几声枪响,丁大人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场面大乱,人们四散奔逃,卫士纷纷拔枪,四下乱射。
侍卫长紧上前一步,贴身护住丁大人。
丁大人面色惨白,手按在腹部上。
祝合义、伍挺举急冲过来。
张士杰大叫:“快,快送老爷去医院!”
侍卫长抱起丁大人,跳上马车。
马车绝尘而去。
这天后晌,商团的训练场上只有八个团员,分作两队,枪上绑着木刀,练习一对一搏击。
陈炯站在队首,冷冷地观看,不时指导。
挺举脸色黑丧,快步走过来。
陈炯迎上:“伍兄,啥事体耽搁你了,这辰光才来?”
“陈兄,借一步说话!”挺举头前走向操场一侧。
陈炯跟过来。
挺举两眼逼视:“陈兄,我想看看你的枪!”
陈炯心头一凛,迅即镇定:“枪在腰里,你自己取吧。”
挺举从他腰中摸出他的勃朗宁,打开枪膛,里面刚好少了三粒子弹。
陈炯一动不动,表情坦然。
“陈兄,你⋯⋯你为什么?”挺举质问。
陈炯反问:“伍兄,这句话在下也想问你呢。”
挺举满脸痛苦:“陈兄,你⋯⋯”
陈炯微微一笑,从他手中拿过手枪,插回腰间,将手重重拍在挺举肩上:“伍兄,甭再折腾了。这艘破船,早该沉没了。”
“唉,”挺举长叹一声,“陈兄啊!”目光看向操场,见众人许是练累了,就地坐着休息,“怎么只有这几个人?”
“你该去问他们!”
挺举走到操场上,大声问道:“其他人呢?”
团员甲行个军礼:“报告议董,都去赚大钱了!”
“赚什么大钱?”
团员乙接道:“买股票呀!橡皮股票涨疯了,华森昨天大涨一十二两,过了二百二!”
“介贵的股票,他们哪来的钱买?”
“咦,”团员甲一脸惊愕,“议董介会做生意,哪能不晓得呢?”
另一团员白他一眼:“你哪能这般跟议董讲话哩?”转对挺举,“伍议董,是这样,只要有股票,就会有庄票,只要有庄票,自然就能买到新股票了!”
挺举被他绕糊涂了:“你讲清爽,有股票哪能就有庄票呢?”
“洋人银行可用股票抵押,钱庄也就跟着学了,允许股民用股票直接换取庄票!”
挺举如雷轰顶,一下子蒙了。
陈炯走过来:“伍兄?”
挺举反应过来,惨叫一声:“天哪!”便如飞般朝操场外面跑去。
众团员被他的这声“天哪”整愣了,都面面相觑。
“唉,”望着挺举的背影,陈炯苦笑一声,“伍兄啊,你哪能介不听劝呢?”又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哨子,连吹几声,“集合!”
茂升钱庄的柜台前面再一次熙熙攘攘起来,手拿股票欲换庄票的人排成三条长龙,一直排到街上。
挺举旋风般卷进庄里,冲上三楼,没有敲门,直接推开总理室的门。
俊逸惊愕:“挺举?”
“鲁叔,快,”挺举大口喘气,“停止兑换庄票!”
俊逸声音打战:“又出啥事体了?”
“鲁叔,你⋯⋯哪能⋯⋯哪能介⋯⋯”挺举喘会儿气,省下“糊涂”二字,放缓语气,“鲁叔,停止兑换庄票!”
俊逸心慌了,站起来:“挺举,快讲,出啥事体了?”
挺举匀下气来:“股票是股票,庄票是庄票,股票哪能换取庄票哩?庄票是真金实银,股票什么也不是。如果兑换,风险尽在钱庄,股票崩盘在即,后果不堪设想啊,鲁叔!”
俊逸愣怔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挺举,没有别的事体了?”
“没有,就是这个。”
俊逸松出一口长气,坐下来,轻拍胸口:“哎哟妈呀,挺举,方才你⋯⋯吓死鲁叔了!”
“鲁叔,这⋯⋯这事体做不得呀!”
“你讲的事体,鲁叔哪能不晓得呢?可眼下情势摆在这儿,不做不成啊。洋人银行押股票开支票,善义源、润丰源押股票开庄票,鲁叔独力难支,哪能顶得住呢?茂升不押,生意全都跑光光了!”
挺举脸色发白,嘴唇变乌:“天哪,这⋯⋯这该哪能办哩?”猛地抬头,“鲁叔,我求你一桩事体,你必须答应!”
“你讲!”
“停止兑现股票,把所有股票全部抛掉!”
俊逸震惊:“你⋯⋯疯了!”
“鲁叔,你哪能一心扎进钱眼里呢?心不能贪啊,鲁叔!利令智昏,这四个字真真切切,就应在当下了!”
俊逸脸色涨红,语气严厉:“挺举,你讲的我已经晓得了。你还有啥事体?”
挺举直盯住他,字字如锥:“鲁叔,我来此地是跟您学做生意的。请问鲁叔,生意最忌什么?”
“你讲。”
“最忌的是头脑发热。鲁叔,您的头脑热得发烫了!”
“挺举,你甭讲了。鲁叔头脑是在发热。可眼前辰光,啥人没有发热?整个上海滩都在发热!整个东南亚、欧洲、美国全在发热!挺举,鲁叔器重你,但如何去做生意,鲁叔比你懂。”
挺举牙关一咬:“鲁叔,做生意,你比我懂,可做人,做事体,不是这样的!”
俊逸气急,声音发颤:“你⋯⋯你⋯⋯”
“鲁叔,您能回答我一句话吗?”
“你⋯⋯讲!”
“鲁叔,您这么做,真的是在做生意吗?五两银子一股,眼下涨到二百二十两,这是生意的极致,您仍旧不抛,究竟是为什么?”
俊逸语塞:“我⋯⋯”
“您讲不出来,晚辈替您讲。因为您的心里有个魔,这个魔就是欲心。鲁叔的欲心,就是想做上海滩的老大,鲁叔这是要等股票一直涨到足够做老大的辰光再抛!”
俊逸脸色紫涨,手指发颤:“你⋯⋯”
“鲁叔,请听晚辈一句,即使要做老大,也不是这般做的。老大是领潮者,不是跟风者。老大是高瞻远瞩者,不是鼠目寸光者。老大是勇于担当者,不是发号施令者。老大是为民着想者,不是唯利是图者。老大是⋯⋯”
俊逸忽地站起,猛震几案,声色俱厉:“够了!”手指颤抖着指向挺举,一字一顿,“伍挺举,眼下还轮不上你来教训我!出去!”
挺举亦是激动,激烈对抗:“股票就要崩盘了啊,鲁叔!”
俊逸手指颤动,极怒:“出去,出去,听见没!”
挺举长叹一声,如喝醉般晃出总理室。
门外走道上,老潘、顺安及闻声赶至的其他雇员,望着二人,无不愕然。
依旧是抢救过如夫人的那家医院,依旧是如夫人曾经住过的那间病房,刚从手术中醒过来的丁大人躺在如夫人曾经躺过的病床上,一只手被如夫人轻轻握着。
丁大人的眼皮子动了一下,缓缓睁开。
“夫君,您⋯⋯终于醒了!”如夫人已经觉出他的动静,眼里含起泪,盯住他,声音激动。
丁大人嘴角微微一咧,给她个笑。
“夫君,您的气色很好!”如夫人绽开笑脸,“医生说了,子弹取出来了,没伤到要害,养几日就好了!”
丁大人又是一笑,嘴巴动了下。
如夫人凑前:“夫君,您想说什么?”
丁大人的喉咙里咕噜一下,没有声音出来。
如夫人凑得更近:“夫君?”
丁大人艰难地吐出几字:“快,通知他们,抛股!”
如夫人点头:“我这就去!”
如夫人走出病房,略一忖思,叫车回家,召来泰记账房车康:“老爷吩咐抛股!”
车康转身就走。
“慢!”如夫人叫道。
车康站住。
“晓得怎么抛吗?”
“我通知士杰,让他抛掉就是!”
如夫人鼻子一拧:“士杰在医院里躺着呢!”
车康听出话音不对,凑前,声音压低:“夫人的意思是⋯⋯”
“士杰那儿,我来处置。”如夫人眉头一扬。
“这⋯⋯”车康眼珠子连转几转,“夫人是说大夫人⋯⋯”
“你晓得就成。股票分成两宗,凡是大房要你买的,你禀报大房,凡是我要你买的,我自己处理。”
“晓得了。”车康转身又走。
“晓得怎么禀报她吗?”如夫人又送一句。
车康吸一口气,站住。
如夫人招手。
车康拐回来,伸过来个耳朵。
如夫人如此这般吩咐几句,车康连连点头,匆匆去了。
从茂升钱庄出来,伍挺举一脸沮丧,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地挪向商务总会会馆的三楼,直接推开总理室的房门,如一具僵尸般走向目光错愕的祝合义。
祝合义盯住挺举,眉头渐渐拧紧。
挺举蹲下来,两手抱脸,声音如哭:“祝叔⋯⋯”
祝合义离开椅子,走到他身边,将他扯起来,扶到沙发上,声音极轻:“挺举,出啥事体了?”
挺举将各大钱庄都在以股票换庄票的事讲述一遍,不无痛苦道:“祝叔呀,这是作死的节奏,后果不堪设想啊!”
祝合义伏在案上,写出一张纸头,签上名字,塞进信封,叫来助手,吩咐道:“速去茂升钱庄,将此信转交鲁老板,把我的二千股立即抛掉!”
助手接过信,匆匆走出。
“唉,”合义长叹一声,“挺举呀,该做的你都做了。可⋯⋯”摇头,“我刚刚去过西人医院。”
挺举急问:“丁大人伤情如何?”
“刺客枪法极准,共打出三发子弹,粒粒命中,一粒穿衣而过,击中士杰右腿,一粒击中丁大人腹部,另一粒击中丁大人右腿,幸好都没伤及要害,否则⋯⋯”合义两手捂脸,显然不敢再说下去,略顿,“这辰光,他二人都在医院里呢。”
挺举松出一口气。
“听士杰说,如夫人对你大发雷霆,要你甭再多管闲事!”
挺举咬紧嘴唇。
“挺举呀,”合义目光怅惘,“不瞒你讲,这些日来,你也把我的心揪紧了。那年阜康之灾,我是眼睁睁地看着胡大人的大厦一朝倾塌啊。洋人瞧不起我们,欺负我们,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我们有弱处。我们的弱处,只在利字上,只在贪字上。大事体没远见,小事体吵翻天。就说这股票吧,股票是洋人玩的,我们一是不习惯,二是弄不懂。弄不懂的事体,一窝蜂地去追捧,你讲,这不是死磕着朝人家挖下的泥坑里钻吗?”
“祝叔,阜康之灾,多少人家破人亡您最清楚!可比起眼前正在发生的这场灾难来,阜康之灾根本不算什么啊!”
“是哩。”祝合义重重点头。
“祝叔,阜康之灾已成过去,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同样的悲剧再次上演哪!”
“依你之见,眼前还有什么对策?”
“召集钱业,申明利害,以不合规制为由,立刻取缔钱庄以股票兑庄票的荒唐做法,将灾难损失降至最低。”
“走,”祝合义直起身子,“我们这寻老爷子去!”
二人来到查府,却见府门外面人来人往,无不表情紧张。
查家出事了。
见是祝合义来,早有人报进府中,不一时,管家出来,悄语:“老爷子昨晚抽大烟时中风了,嘴脸歪斜,口不能语。少爷、小姐及所有亲人都来了,全在榻前守着。大夫正在把脉哩!”
合义、挺举互望一眼。
“这⋯⋯”合义急了,“节骨眼上,老爷子却又⋯⋯”
“祝叔,我们去找彭伟伦吧!”挺举提议。
“走。”
祝合义亲自登门广肇会馆,大出彭伟伦的意外。
彭伟伦奉上好茶,双手端起,递上一杯:“祝总理,请品茗!”
“谢香茗!”合义接过杯,品一口,放在茶案上。
彭伟伦亦为挺举斟一杯,递上。
挺举接过,放下,盯住他:“彭叔,小侄与祝叔此来,不为喝茶,是有大事求请!”
“晓得。能劳动祝总理,事情一定不小。说吧,彭叔洗耳恭听!”
挺举遂将近日所知的橡皮常识,并将陈炯从日本带来的画册摆在案上,详细介绍橡胶树的成长及采胶过程,指出上海滩短短数月冒出这么多股票的荒诞及橡皮股上市前后他所观察到的各种诡异,等等,详述一遍。
彭伟伦二目微闭,眼角眯开一道细缝,全神贯注地看着挺举。
见挺举讲完了,彭伟伦睁开眼,指着茶杯:“贤侄,端起来,喝一口,上好的叶子,若不是祝总理来,彭叔还舍不得拿出来呢。”
“彭叔,”挺举端起来,却没有喝,两道目光直视彭伟伦,“该说的我都说过了。抛开其他不说,单就眼前来说,钱庄用股票抵押,开出庄票,这不合规矩。坏规矩事体小,万一股票崩盘,后果不堪设想啊!”
“万一它不崩盘呢?”彭伟伦笑着问道。
“彭叔⋯⋯你⋯⋯”
“来来来,”彭伟伦端起自己的茶杯,“贤侄,喝茶!”
挺举看向合义。
眼见话不投机,合义拱手:“伟伦兄,我与挺举就为这事儿来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提个醒。您忙,我们告辞!”言毕起身。
彭伟伦亦站起来,拱手:“祝总理,恕不远送!”
挺举走到门口,回头,目光直射彭伟伦。
彭伟伦的目光也射过来。
二人互视。
“彭叔,”挺举拱手,“抛开钱业不说,您总该想想善义源吧!”
彭伟伦拱手:“彭叔晓得了!”
二人走远,马克刘从屏风后面闪出,恨道:“Damn it!(妈的!)天晓得我这得了啥毛病,一见甬商就头大!”
“呵呵呵,”彭伟伦笑道,“你得的这病叫区域门户综合征!”
“是哩。”马克刘亦笑了,“彭哥,可有妙方治治它?”
“闭门夜读圣贤书。”
马克刘挠头:“呵呵呵,要是这说,还是不治为好。”敛住笑,“彭哥,甬人登门就没好事,姓祝的来此有何目的,小弟愚笨,这还没忖出来呢。”
彭伟伦亦敛笑:“我正在琢磨。”
“会不会是他们捞足捞够了,这来⋯⋯”马克刘顿住话头。
“挺举不会。至于祝合义,我吃不准哩。此人是个老滑头,在甬商里是个难对付的角!”
“可伍挺举言之凿凿⋯⋯”
“所以我在琢磨。”
世人皆醉时,最痛苦的莫过于依然清醒的人。
眼见悲剧就在眼前,而自己所能想到的救市法门却被一一封死,伍挺举崩溃了。
从广肇出来后,祝合义扬手作别,赶回商务总会守值。
伍挺举却不知自己该去何处,该求何人,该做何事。
挺举的心在肿胀,脑在澎湃,似乎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的中枢机构报告危机将至,而他却无能为力。能够去的地方,他全都去过了。能够求的人,他全都求过了。能够做的事,他全都做过了。
大街上一切如常,依旧是人来人往,依旧传来叫卖声,依旧有西装革履的洋人挽着穿旗袍的中国女人从身边走过。时不时会有一辆黄包车停在挺举身边,车夫怀着期待瞄他一眼,又略略失望地小跑着走开。
挺举不晓得自己拐了几个弯,转了几条街,只是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正午过后的街道上,如同一只丧家之犬。
浑浑噩噩中,挺举走到了外滩,前路被一排人墙挡住。
挺举差一点撞到人墙上。
“排队,排队!”有人以为他想插队,大声叫起来。
挺举退后一步,抬头望去。
赫然眼前的是两排购股华人,有男有女,个个衣冠华美,由众业公所的大门里一路排到大街上,还在大门处被围栏分隔出两个弯道。几个印度阿三手拿警棒远远地站着,看到这边有人叫喊,一人走过来。
所有人无不兴奋,脸上挂着笑,随队伍向前蠕动,口若悬河地畅谈股票,交流心得。
看到印度阿三,挺举又退几步。
印度阿三前后看看,见没有人插队,瞄挺举两眼,拐了回去。
望着这群完全被障了目的股民,挺举的心在滴血。
印度阿三刚拐回去,挺举突如发了疯一般,猛跑几步,跳到一个花坛上,冲着两排华人扬臂大叫:“诸位股民,诸位父老乡亲,你们静一静,听我一句!”
挺举的声音突然而洪亮,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我是伍挺举,”挺举大声疾呼,“我是上海商务总会现届议董伍挺举,我以我的名誉与人格吁请大家,不要购买股票了。已经购买的,赶快卖掉。否则,灾难就在前面!”
全场哗然。
大街上如同炸了锅,有笑的,有骂的,有讥讽的,有吹口哨的,各种杂音几乎于顷刻之间就将伍挺举的声音淹没。
印度阿三听不懂伍挺举在讲什么,见他没有捣乱,只是说话,也都远远地看着他。
见众人根本无视他的警告,伍挺举急了,跳下花坛,如发疯一般冲向众业公所,挤进大门。
几个印度阿三吓坏了,紧追进来。
伍挺举冲进大厅,冲到楼梯上,扬臂高呼:“同胞们,乡亲们,我是上海商务总会议董伍挺举,我正告大家不要购买股票了!这些橡皮股全是假的!南洋根本没有介许多橡胶园,所有这些都是洋行的圈套,你们上了洋行的当,我正告大家,不要购买股票了!”
全厅哗然,所有目光看过来。
正在排队的洋人亦看过来。
一个洋人从偏门走到公示牌前,再次更新股价,又高一两。
众人看到数字,惊喜雀跃,嘘声四起。
三个印度阿三冲上楼梯,抓住挺举。
挺举奋力挣扎着,声嘶力竭:“商民们,乡亲们,阜康之灾你们全都忘记了吗?你们就这般相信洋人吗?你们就不怕洋人卷钱逃跑吗?你们就没有想过一无所有吗?你们就没想过血本无归时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吗⋯⋯”
在更多嘘声中,三个印度阿三将他扯下楼梯,摁倒在地板上。更多阿三跑过来,围住挺举,挥拳乱打。
挺举拼命挣扎。
厅中大乱。
二楼贵宾经纪室的许多房门打开,不少人探出头来看热闹。
一人飞也似的奔下楼梯。
是顺安。
顺安跑到楼下,看清爽是挺举,真正急了,冲着印度阿三大叫:“撕多布,撕多布(Stop),你们都给我撕多布!”并不顾一切地拉开阿三。
显然,这些阿三认识顺安,纷纷停手,盯住他。
顺安指着挺举,比画道:“密斯托伍,佛认得麦基!(Mr.Wu, friend McKim!)”
几个阿三不打了,但也没有睬他,将伍挺举抬出大门,远远地掼在马路上。
顺安扶起挺举,一脸苦丧,责怪道:“阿哥呀,你⋯⋯你咋能发这疯呢!”
“啊—啊—啊—”挺举仰天长号数声,甩开他,扬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