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我在两界当妖怪 > 第402章 压北州,真武之名
 
半月之后。

南州之北,一座高山尖上。

易柏领着老龙王与应龙在此处商量对策,他们商议了许久,也没商量出什么有用的对策来。

在他们周遭,许多龙族都在治水,用各自的法子,将海水排走。

可这些治水,于南州水灾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什么有用的效果。

“这南州,就真的没有什么法子么。”

易柏皱眉,很是不甘。

他想要解决这件事。

可似乎根本解决不了。

至少在老龙王与应龙这儿没法解决。

“天尊,要撑起这南州之南,难矣,一州之巨,何其重也?莫说是我等,就算是拉上东岳帝君等,也别想把南州之南给撑起来。”

应龙摇着头说道。

这话给予了易柏极大的压力。

连应龙都这样说了。

那这不就代表着,根本没有办法。

“可前辈,总得找个办法,如今各海龙族齐聚于此,短时间内还能依靠各个法子,将海水排外,不至于海水泛滥太过。”

“但时间长了,一旦龙族开始力竭,届时海水都将不受控制,而且龙族也会受损。”

老龙王很是着急,他来回渡步,想要寻个合适的法子,可又想不出来。

“应龙前辈,若是撑起南州做不到,那用重物压在北州之北,强行将四州给平衡下来,让海水不至于继续涌入,如何?”

易柏开口说道。

用重物压在北州之北,这是下下策。

如今的大地是倾斜向南州的,因为南州之南沉沦了,但若是用重物压向北州之北,那么四州将会再次平衡,可南州之南也就代表着彻底沉沦,再无机会拯救了。

“用重物压在北州之北?天尊,理论上来说,这是可以的,但是……”

“须知,四州何其之大,想要压平北州之北,要用何物才可做到?”

应龙沉默片刻,开口说道。

此间之难,他是清楚的。

“总不能这样下去,先去北州之北瞧瞧。”

易柏做出了决定。

他打算试试先。

要找到能压在北州之北的东西,很难很难。

“那便去瞧瞧。”

应龙点头。

三龙不语,皆是动了起来。

易柏在离开之前,将此地统御权交给他的弟子龙女,他则是抓着老龙王,背后出现应龙翼,朝着北州之北而去。

应龙也是现出应龙翼,快速飞行。

二龙的速度半斤八两,但到底是易柏更胜一筹,因为易柏带着老龙王。

而应龙是单独飞行的。

易柏需要兼顾老龙王的身躯进行飞行,可不是应龙能比的。

无论是应龙还是老龙王看着易柏,都不约而同的有些感慨,大有一种吾家后辈初长成的感觉。

尤其是老龙王,当年初见易柏只是一头王虺,懵懂无知,蠢笨又呆滞,只是有着一颗善心,一颗求学心,一份不错的天资。

可如今,易柏已然成长为了一方巨擘,无论能力还是手腕,都远不是当年能比。

……

很快。

三龙来到了北州之北。

他们踏着云雾,遥遥的望着下边。

北州之北多山多河,瞧着并无什么出奇之处。

“天尊,要以重量将北州之北压下去,很难。”

应龙瞧了一眼,就知道了,凭他们的力量根本没法做到。

至少他是没法做到的。

一龙之力,如何能抗衡大地。

他身上的宝物也做不到这一点。

“我试试。”

易柏目光瞧了瞧,他看得出来,北州之北有些倾斜,是南州之南那边的沉沦导致的。

想办法又想不出个因为所以然来。

倒不如一试先。

易柏说完,他伸手一翻,那杆木禅杖被他取出,他朝着北州之北狠狠的掷去。

轰!!!

木禅杖插在一座山上,巨大的力量令整個山峰抖动,周遭不少地方都产生了细微震动,宛如地龙翻身。

易柏见禅杖无用,他身影一动,朝着大地冲去。

只见得他五指成掌,狠狠的拍在了那山峰之上,他的气力彻底爆发而开,要将北州之北往下压去。

轰!轰!轰!

这一下,整个北州大地都震动了起来,强大的气力竟是真的令北州之北都向下沉了一沉。

这一幕看得应龙与老龙王目瞪口呆。

尤其是应龙。

他是切切实实觉得靠气力是不可能令这北州之北有变化的,毕竟一龙之力,对抗大地,太难了,根本不可能撼动。

可现在易柏的举动,却仿佛在和应龙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天尊之气力……”

“当真是举世无双。”

应龙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说。

“撼动大地,前辈,你所认识的应龙里,可有能做到这一点的?”

老龙王认知里,根本无人能做到这一点,他转头看向应龙,出声问道。

“未有,我没有见过祖龙出手,但我想,天尊的气力,应龙一族历史里,没有多少位能够与之媲美的,甚至于,天尊的气力很有可能是应龙之最。”

应龙失神许久,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一条应龙来说,有很多个方面,比如元神,法力,龙躯,气力等等。

但是以气力来说,应龙觉得,易柏足以为应龙之最。

实在是易柏的气力太恐怖了。

居然硬生生撼动了大地,将北州之北往下压了一压。

在试图往下压大地的易柏可没心思理会应龙和老龙王在想些什么,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在不断裂开的山峰,他的双臂露出青筋,他的龙珠不断的涌来法力,要强行将北州之北压下。

僵持了片刻后。

北州之北竟是真的被易柏缓缓的往下压动。

但下一刻。

整座山峰碎裂而开。

易柏被迫收手,他将木禅杖收回,握在手上,目光望着碎成乱石的大山,身影一闪,回到了半空之中。

“不行,要靠气力压下北州之北,太难了,需借物才行。”

易柏与二龙说了一声,他快速的思索了起来。

什么东西才能将北州之北压下去,以至于四州再次保持平衡。

玉龙山?

不行。

玉龙山是天地奇宝,重量仅差于大地,是座名副其实的神山,其中有着地生胎在其中,若是挪动,北州这边就要塌了。

不能动玉龙山。

那得用什么才行。

“天尊,此事问您师或是可行,论见多识广,帝君远胜我矣。”

应龙提醒道。

“我师父身有职责,常常不在,如何寻得。”

易柏摇了摇头,他是知道他师父是个大忙人的,基本上是找不到的,他想了想后,开口说道:“找我师父估计找不到,我返天去找一找老君,指不定老君有什么办法。”

“劳烦二位在此看着,我去去就回。”

易柏如此说话。

“天尊且去,我等就在这儿等着你。”

“天尊安心。”

应龙与老龙王皆是开口。

易柏点头,不再多言,他身形一闪,驾着云雾,往北天门所在而去。

……

不一会儿的功夫。

易柏就已经来到了北天门。

“拜见天尊!”

北天门的大小吏兵见了易柏,皆是拱手一拜,口呼天尊,敬畏不已。

他们皆认识易柏。

自是不敢阻拦。

“无需多礼。”

易柏走入天门里,法眼扫了一遍,未见佑圣真君的气息,不由得开口问起了佑圣真君的位置。

“天尊,您有所不知,陛下差神将去捉拿那魔罗,佑圣真君乃是偏将,一同过去了,故而如今佑圣真君不在此处。”

有位吏兵解释道。

“原来如此。”

易柏点了点头,也没多说。

他动身驾云,朝着兜率宫方向而去。

……

另一边。

西州,灵山脚下。

那真佛寺上空,十万天兵天将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布置了天罗地网,却是要擒拿这些真佛寺的佛陀菩萨。

其中以佑圣真君为首,指挥着天兵与那些佛陀菩萨作战。

那魔罗并不在真佛寺这儿,而是被带队的神将与西方佛老,南海观音逼到了他处去酣战。

“真君,以我等,恐难以拿下那些佛陀。”

有位天兵走上前来,拱手说道。

“真君,不若去请玄坛海会威灵天尊所部来援,进行围剿,传闻威灵天尊所部骁勇,若是请其前来,定能剿灭这些佛陀。”

又有一位天兵开口说道。

听得‘玄坛海会威灵天尊’,佑圣真君耳朵微动,思索了片刻,却是摇头。

“威灵天尊所部,也有职责在,不好调动。”

“而且,我们的任务,并非是真的要全部捉拿这些佛陀与菩萨,那佛老曾有交代过,捉拿些许便可。”

“这场仗,最重要的点儿,在那魔罗那里,只要魔罗那里赢了,那即刻就能班师。”

佑圣真君目光一动,开口说道。

他提起威灵天尊时,心中不由得感叹,昔日战友的威势是越来越大了。

当年他们还一同作战过,在那北州之主鏖战。

一起对付过山君。

如今威灵天尊的声势,连他麾下天兵都知其骁勇之名,当真是厉害。

佑圣真君思索着。

忽然之间,下边一阵震动。

他低头望去。

见得滚滚的佛光照耀而来。

上千天兵被打得人仰马翻。

这股气息……

是先天神圣。

佑圣真君瞳孔一缩,他仔细一瞧,这不是那魔罗。

可那魔罗不是被神将与佛老,观音给逼到他处去了么。

怎么会在这里?

有诈!

佑圣真君几乎顷刻间,就知道了,这是这魔罗的计谋。

好一个魔罗,当真是了得!

居然骗过了西方佛老的慧眼。

“十万天兵天将……”

那地上的魔罗望着天上那些天兵天将,露出了邪气腾腾的笑容。

他看了一眼天兵天将,又看了一眼那灵山,开口道:“今日,一个也走不掉。”

“你,是如何骗过佛老慧眼的?”

佑圣真君知危险,却巍然不惧,他落到了地上,吩咐其他天兵将那些受伤的天兵救走,他独自而来,面对魔罗。

“你这小神,倒是挺有胆魄,我取了南州之南所有精华,淬炼一个不弱于我分身,有何难?”

魔罗双手合十,笑着说道。

分身!

西方佛老,南海观音,天庭神将联手对付的,只是这魔罗的一个分身。

吸走了南州四分之一,竟变得这般厉害。

“你很厉害,可你漠视南州生灵,违背天庭之意,你就该诛,你骗得过一次,骗得过第二次?”

佑圣真君深吸了口气,直视着魔罗,开口说道。

“骗不过第二次,但我要的,是杀得那灵山人头滚滚,杀伱这十万天兵!”

“你可拦不住我,念你挺有胆魄,不若入我真佛寺,我知道地生胎的位置,只要你加入我真佛寺,我可以允你一处地生胎位置。”

魔罗口中念了个佛号,用着慈悲的语气,说着‘人头滚滚’。

“我拦不住你?还未打过,你怎知道?”

佑圣真君手中取出了个宝剑来。

宝剑上紫气腾腾,一股子极强的气息从中弥漫而出。

这股气息,属于先天神圣。

此为那中天北极紫薇大帝所赐,助他诛魔。

佑圣真君是为北极四圣之一,为紫薇大帝部下。

他在这次下凡之前,就曾听过紫薇帝君讲过,元始天尊曾提及过他名,有意赐他神号‘真武’,令他坐镇一地。

只是他的功绩还不够。

此番下界,便是这最后一笔功绩,故而紫薇大帝赐宝,助他一臂之力。

“紫薇帝君?”

魔罗认出了这把宝剑,神色微变。

那佑圣真君可不想和他说些什么,举着宝剑就冲了过来,要与之一战

双方大战而起……

……

远在天庭兜率宫的易柏可不知道这回事。

易柏快步的走进了兜率宫里。

他眉头紧皱,将事情的原委与在炼丹炉前悠然炼丹的太上老君讲述了一番。

太上老君听完,神色不动,脸上带笑,把扇子丢给童子,让童子来接替炼丹。

那童子顿时慌乱了起来,似乎不会炼丹。

太上老君却不理,只是轻轻摆手。

“这炉丹药是给酆都帝君的,炼废了就炼废了,你包在瓶子里,帝君事多,不会在意,当场查看,等帝君有空看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后了,无碍。”

太上老君的话令易柏嘴角抽搐,不知如何评价。

但他还是随着太上老君,往偏殿方向走去……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