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三章 小黄鸭那么可爱
 
  在上杉绘梨衣感觉里头,林洛就像动漫里头从天而降的某种东西,拥有神奇不可思议的能力,就像小月和小梅遇见龙猫,大雄有了哆啦A梦,一切都变得鲜活而奇妙。

  空荡的屋子里多了一个男孩,空气里多出了男孩的声音,感觉上就不再空荡荡了,绘梨衣听着男孩将惊世的阴谋随口道出,更在意的却是男孩没有心跳这件事情。

  没有心跳让她有些不安,就像梦和幻影。

  但是明明又有温度和触感……

  绘梨衣感觉有些神奇,于是有些高兴。

  “收拾东西,一会儿我们出发。”林洛把绘梨衣拉起来,女孩的东西比较私密,林洛不忍心碰。

  绘梨衣从壁橱里搬出一个纸箱子,就是传说中的“绘梨衣の百宝箱”,里头装着“绘梨衣のDuck”,“绘梨衣のUltraman”,“绘梨衣のRilakkuma”,“绘梨衣のHello-Kitty”之类的小玩具。

  Duck是小黄鸭,Ultraman是正义的奥特曼,Rilakkuma是轻松熊,Hello-Kitty是Hello-Kitty。

  女孩将纸盒搬到林洛手里,林洛将纸盒放在被炉桌上,把小黄鸭拿到手里捏起来,小黄鸭发出咯叽咯叽的声音。

  绘梨衣看过来,看着小黄鸭目露好奇之色,眼睛闪亮亮的,她还不知道虐待小黄鸭能出来这么好听的名字。

  不过小黄鸭那么可爱,怎么可以捏小鸭?

  林洛又将小黄鸭放到绘梨衣头上,看着女孩呆萌的模样,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叹息,大有种心愿已了此生无憾就算死了也值了的强烈满足感。

  那种感觉,就跟终极兽娘控穿越进兽娘国差不多吧?

  头顶小黄鸭的名场面啊……如果能脱光光绕着屋子小跑两圈就更好了。

  绘梨衣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洛,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副吾命休矣的内出血模样,但想着既然喜欢就多让你看一会好了,就站在那没有动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洛。

  十来秒后林洛将小黄鸭取了下来,结果刚放回纸盒,就被绘梨衣给拿了出来。

  “咯叽!咯叽!”

  咯叽复咯叽,咯叽之声不绝于耳,绕梁三日而不绝。

  绘梨衣捏小鸭捏的不亦乐乎,林洛发现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就像冰雪立春消融,清冽可口的小溪流淌,鱼儿水上飞白。

  林洛一时被这该死的笑容迷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绘梨衣笑,这一刻他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贫瘠与没文化,竟只能奈何“卧槽真好看!”了。

  他不自禁想起来一首歌,歌很不应景,但形容和自己很搭,叫《你笑起来真好看》。

  像春天的花一样……

  林洛忍不住笑场了,笑的和春花一样,他感觉“像春天的花一样”的形容也够贫瘠没文化了。

  “中午时哥哥会派人送餐过来,我们要快一点。”

  绘梨衣捏着小鸭就想洗澡了,不过出去的念头更强烈一些,她停下捏小鸭的动作,发现林洛还在笑,于是写了排字提醒他。

  林洛点了点头,绘梨衣把小黄鸭放回纸盒,把纸盒放到林洛手里,写了排字给林洛看了看,然后起身向着外头走去。

  小本子上写的是“走吧”,绘梨衣走的干净利落,一件衣服都没带。

  林洛默默看了看壁橱上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红白巫女服,倒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毕竟绘梨衣向往的是外面的衣服来着。

  不过内衣真的不用拿几件吗?记得内衣是在起居室里来着。

  然而才想了一半,林洛就突然心尖发颤,奇妙的感觉涌遍全身,那是青春期少年被诱惑时的悸动……

  没带换洗内衣=买内衣=进内衣店=……

  林洛看着绘梨衣巫女服也掩盖不了的良好身材,仿佛听到了“噗”的喷血声音。

  吾命休矣!!

  ……

  翘家这种事情绘梨衣其实很熟,在之前的时光里她曾十次离家出走,每一次都是刚看到外面庞大的世界就已经被那庞大击溃,走到十字路口看人流如海就茫然无助的开始哭泣。

  所以女孩的翘家行动一直没有成功过,但这一次显然是不同的,因为一个人叫离家出走,两个人叫私奔。

  划重点,是一男一女且非兄妹!

  绘梨衣能从对男孩的信任中得到勇气,对这一次的翘家她也是信心十足,还特意把自己的宝贝玩具都带出来了。

  看外面世界的渴望让她选择性忘掉了他们其实是要做正事的。

  另一边带上百宝箱的林洛也没觉得这是件奇怪的事,然而事实上他此行是要杀人的,带着盒玩具什么的……

  房间外是条长长的木质步道,这种步道是那种“大雄时代”的旧式大房子里才有的东西,而现在是2009年的春天,《fate/zero》还没开播,但已经不是哆啦A梦的年代了。

  林洛对日式的文化感受不深,在他想来这就像你在繁华的京城走进了古老的四合院,又像喧闹的魔都下起了雨,你走进一条老胡同,逢见穿着旗袍梳着云鬓,撑着油纸伞的,丁香般愁怨的姑娘。

  像刹那间时空交错,从现代的世界进了民国,又像某个地方的时间停止了流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

  绘梨衣走在林洛前面,林洛看着这个永远穿着巫女服的姑娘,她身上没有一点现代的气息,没有化妆没有首饰没有美美的衣服,就像这座老房子一样停在了哆啦A梦的年代。

  林洛默默取消了来之前的计划,其实杀掉赫尔佐格真的很简单,就像“邦达列夫”荒诞的退场那样,野心勃勃想登顶王座的男人,却被一把冲锋枪隔着小船射成了筛子。

  步道的尽头是厚达二十厘米的合金门,门上卡着十二个厚实的保险栓,由高压氮气卡死。

  绘梨衣从鞋架上取出一双木屐鞋,回头看了看林洛的脚,林洛穿的是网面运动鞋。

  绘梨衣穿上鞋,又从鞋架深处抽出一把红色的日式太刀,刀收在暗红色的刀鞘中,刀鞘上系着装饰的小绳,带着方格的雕饰。

  她将刀抽出来,如切豆腐般把二十厘米后的合金门切开。

  言灵·审判!

  在这超越人类的奇迹下,人类能建造的最强防御脆如薄樱,绘梨衣四刀切出门的形状,单手就把重量超过一吨的巨大合金板推开了!

  “轰!!!”恐怖无比的巨响提醒着林洛合金板的重量,那是密度超过钢铁的合金,足足二十厘米厚,相当于五十辆自行车!

  林洛目瞪狗呆的看着这一幕,目光从小怪兽的手掌看到脚丫,木屐鞋鞋底是木头诶!推一吨重的东西真的科学吗?!!

  牛顿的棺材板又按不住了啊!

  绘梨衣回过头,看到林洛呆呆的样子,感觉很好玩,于是笑了起来。

  此时空气中传来医生护士们惊恐的喊叫声,被自动翻译成中文,掺杂着“怪物”之类的词。

  林洛回过神,他不能肯定医疗室有没有监控,但早点走总没错的。

  林洛拉着绘梨衣向前走,木屐鞋的两条木尺有五厘米高,随着女孩的走动发出吱吱的声响,很是好听。

  医生护士们的声音消失了,他们惊恐地看着绘梨衣,像觐见喜怒无常的女王。

  绘梨衣沿着堆满了医疗器械的走道来到尽头的气密门前,抽刀断水,将太空舱级别的合金气密门轻易破开。

  在这奇迹般的暴力下,蛇岐八家精心设计的怪物囚禁体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阻拦绘梨衣的其实一直都不是可笑的合金舱门。

  上杉家主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

  此时的绘梨衣之所以愿意展现暴力,是因为完美治愈药水将名为赫尔佐格的男人展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相信林洛讲给她的故事,于是不愿再自囚自己。

  同时完美治愈药水也压制了她身体里的龙血,修复如初的脏器鲜活而有力,她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已经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往外面的世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