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七章 地下实验室
 
  听着林洛的话,源稚生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他原本以为林洛只是拥有某种预知或窥探型的言灵,不管怎么说都还在人或龙的范畴,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来自世界之外……

  跨越世界、过去未来、复活……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这里面该蕴含着何等样的伟力啊!

  可是又有谁能说出这样的谎言,谎言的前提是让人相信,又有谁敢说出这样荒诞的谎言?!

  而且源稚生已经从林洛哪里听过太多关于未来的事情了,他感觉那些事情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更别说还有吐真剂这样的东西……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来自世界之外,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林洛旁边的绘梨衣同样没有看卡卡颂地图了,她呆呆的看着林洛,她早知道林洛是来改变命运的,但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在原本的那个未来里自己是这样子死的。

  她又将目光瞅向赫尔佐格,心想这样的人的血该多恶心啊。

  赫尔佐格则怔怔的坐在石凳上,他原本还沉浸在林洛描绘的画卷里,他感觉林洛描绘的那个人真的就是自己,是的,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他感觉自己真的会载歌载舞,那么多美味的食物尽供享用,世界的王座触手可及,跳一支舞又怎么了?

  至于那个女孩就更不用说了,她生来就是作为容器的,不作为容器这样的女孩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直到他听到林洛说的关于未来与过去的话,他才猛然从那画卷中惊醒,就像跳出井口的青蛙因满天繁星迷醉,他浑身颤抖,目光狂热,原来这世间竟存在这样的力量!!

  “如果您说的是真的,那么您该是何等伟大的存在啊。”

  赫尔佐格狂热无比的说着,那目光像觐见天地之上的神明,又仿佛沉醉于那无与伦比的权与力,他像最虔诚的朝圣者,大脑颤抖,心脏剧烈跳动,又像贪婪的渎神者,狂热的目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欲望。

  他是说谎的高手,自然也能分辨他人的谎言,他能感觉到眼前的人没有撒谎,他是真的来自世界外的存在!

  赫尔佐格的举止有些出乎林洛的意料,他原以为被雨女无瓜的赫尔佐格会因为那无与伦比的伟力而心灰意冷,谁知这货的狼子野心竟如此胆大包天,竟然连地阶也胆敢窥觑。

  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林洛眼瞅着狂热的赫尔佐格嘴角抽搐,他本意是想让这个老东西感受绝望的啊,这般朝闻道夕可死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林小洛老半天才平复了心情,想了想平静道:“其实我是骗你的……我其实只是个来自东方的普通市民,侥幸拥有预知的言灵,来自这里的目的只是把你身上的价值吃掉而已。”

  “食尸鬼赫尔佐格先生,请问你身上还有什么价值我没有吃完吗?”

  赫尔佐格仿佛被泼了一瓢热水,被黄黄的液体一下子浇醒了,他狂热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迟疑和理智,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如同恶鬼般的目光。

  他从男人平静的目光中看到了冰冷的杀意,寒意刺骨让他的头皮猛的发麻,赫尔佐格其实很怕死……越是明白权与力的甜美的人越怕死。

  林洛身前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枚丹药,丹药如传说中的鹤顶红般红的惊心动魄,林洛抓起丹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去,强塞进了赫尔佐格口里。

  赫尔佐格只感觉那颗圆圆的东西入口即化,紧接着一股剧痛从全身袭来,他的面部表情剧烈扭曲起来,凸起的眼球看上去恐怖而又荒诞。

  他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口腔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丹药的药力入侵了他全身所有神经,控制着万万根神经释放疼痛信号,每时每刻的痛楚都不亚于从百米高楼跳落。

  他甚至无力控制眼球的转动,世界变得漆黑,疼痛却愈加强烈。

  赫尔佐格在吃下丹药的第三秒倒在了石桌上,他的头歪倒在石桌上,眼睛无神瞪着,像死不瞑目的老人,身体却还在抽搐抖动。

  林洛看着这个老东西的谢幕,突然有些意味阑珊,看了眼神情紧绷着的樱和源稚生,坐回了绘梨衣身旁。

  看到绘梨衣的目光林洛笑了笑,摸了摸她的狗头。

  他看向源稚生和樱,心想死者为大,说道:“把他找个地方浇了吧。”

  源稚生沉默了会,问道:“你真的来自世界之外吗?”

  林洛看着绘梨衣沉默了会,忽然道:“其实刚才赫尔佐格有点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他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会只为了杀个小丑而特意跨越世界呢?”

  ……

  林洛其实并不介意透露自己来自世界之外的身份,毕竟说到底他并不是那种无限流里不得透露世界之外身份的可怜家伙,他是诸天系统的主人,而世界并没有拒绝排斥他的能力。

  来自世界之外的身份反而能成为他的助力,帮助他携裹蛇岐八家,毕竟说到底,如果只是拥有预知能力的普通人,被卸磨杀驴便是铁板钉钉的事。

  就像风云里头的泥菩萨那样,掌握天机却没有力量的普通人,只会引来窥觑和压榨,就算有绘梨衣在,主导权也绝对要让出去的。

  只是怎么说呢……自己本来是想让那家伙感受绝望的,结果最后竟让他朝闻道了……

  还是经验不足啊!

  灼魂丹释放的痛觉神经信号会慢慢摧毁大脑系统,在林洛前往死侍培养室的过程中,赫尔佐格的便当带给了林洛25点的世界币收益。

  世界币的来源除了剧情扰乱度外,还可以通过击杀有价值目标和回收物品获得,不过只有被系统提示的有价值物品才能回收……比如林洛窥觑已久的稚生老铁的大蜘蛛切。

  4%的剧情扰乱度对应着400世界币,减去100的灼魂丹和50的吐真剂售价,林洛现在的世界币是197点。

  此时,源氏重工底部,比铁穹更深的地方,一群人带着巨大的探照灯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探照灯巨大的光芒瞬间把黑暗的环境照的恍如白昼,光芒照到前面的巨大的玻璃砖墙上,又马上反射回来。

  那是一堵两层楼高的透明巨墙,墙由上百块一米长宽半米厚度的巨大玻璃拼成。四面巨墙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储水箱,其容积比得上海洋馆中的巨型鱼缸。

  林洛带着绘梨衣走在最前面,源稚生,樱,乌鸦还有夜叉走在后面,按照约定赫尔佐格的遗产归林洛所有,前提是他需要销毁死侍等危险物品。

  源稚生没有毁约的底气,他前来的主要目的是见证这些东西的毁灭。

  一群有着人类面孔的大鱼被探照灯吸引了过来,这些大鱼和传说中的美人鱼沾不上边,它们的面孔像泡了几十天浮尸,身体从脖子以下开始畸变,下半身是蟒蛇一样的蛇尾,身上长着奇形怪状的器官,像巨大锋利的爪子和刀一样的鱼鳍。

  “绘梨衣,把它们杀掉吧。”林洛看向身旁的女孩,女孩来到水箱面前,暗红色的柔顺长发直达膝盖。

  绘梨衣伸手放在玻璃砖上,半米厚的巨大玻璃对面,无数的体长四五米甚至七八米的巨大生物把脑袋顶在玻璃上,看着那只手掌。

  绘梨衣轻轻开口,吐出第一个音节。

  “哗!!!”

  巨大的水声甚至穿透了半米厚的玻璃墙!那些巨大的人面怪物竟毫不犹豫开始逃窜,长长的蛇尾击打在玻璃砖上,发出“砰!砰!”的巨响!!

  那是体重上百公斤的巨大生物,它们的力量狂暴至极,超越血统界线的龙血在它们体内沸腾,力量的强大连A级的混血种也无法比拟!

  它们拥有摧毁这座蛇岐八家总部的能力,此刻却像地震时的小动物那样疯狂逃窜,然而不知为何它们逃窜的动作却越来越慢,而整个巨型储水箱,数千吨的淡水却开始缓缓凝固,巨大的冰花从绘梨衣手掌对应的位置开始迅速生长,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蔓延了三个教室并排起来的长度!

  水底绽放的妖艳冰花仿佛无数道冰柱构成,那种钟乳石一样的冰柱前端尖锐,后端粗达一米,就像某种盛大至极的魔法!

  冰冻不断在巨型的蓄水池中蔓延,死侍们慌忙逃窜,无法抗拒的冰冻却让它们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最终将它们封在了冰块之中。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那数千吨的水就变成了一块体积相当于12个教室空间的巨大冰块!

  几十头死侍联合起来也无法打破的玻璃墙发出开裂的声音,那是急速降温导致的玻璃自身的应力变化,而固定玻璃巨砖的金属更是早已裂开,像冬天被冻裂的铁水管。

  源稚生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冻结一吨水需要抽取起码一亿焦耳的能量,而这里的水有超过两千吨!

  两千吨的淡水,完全结冰抽取的能量相当于40吨的TNT炸药,而1千克的TNT可以装药20颗手榴弹,换言之绘梨衣所做的一切,如若转换为爆炸,相当于80万颗手榴弹的堆成的小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