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三十八章 上杉家见面会
 
  东大的后街夹在大学城和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之间,保留着二战后的模样,路两边都是老式的和屋,屋前是樱树和梧桐,显得有些破败。

  绘梨衣在小街上走着,她关注的是卖拉面的木质厢车,这种被称为“ラーメン屋台车”的人力小车专门为走街串巷贩卖拉面而设计:窗户撑开是遮雨棚,棚下摆俩木凳,棚上挂着的布幌子能遮住客人的上半身,营造出比较私密的环境。

  因为小棚的缘故绘梨衣没法看到车里的人,导致她不得不掀开布幌子去瞅里头的师傅,作为从小在重症病房长大的姑娘,绘梨衣对“社会习俗的礼节”所知甚少,不觉得自己这行为有“棒打鸳鸯”“惊起一滩鸥鹭”的嫌疑。

  另一边拉面老板越师傅还在为守护自己的日常而努力,越师傅在这里开业多年,价格公道,还算有一些口碑。

  此时越师傅已经下好了拉面,正在用色眯眯的目光看着在桌上吃自己下的面的女孩,他的目光很隐蔽,一点也没让女孩旁边的男孩察觉。

  “是个胸·部丰·满到要放在桌子上吃饭的极品啊!可惜看不到桌下的那双美腿。”越师傅搓着手,眼睛瞅瞅少女又瞅瞅14寸小彩电里过气的小泽玛利亚,心想明天去早乙女……咳咳由衣那里坐坐吧。

  就在这时灯光忽然刺入上杉越双眼,穿着水手服的少女打开了布幌子,她的外貌与气质仿佛从校园漫中走出的二次元少女,看到她的越师傅霎时间眼睛都瞪大了,好漂亮的一个女孩!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心神就忽然一阵悸动!

  从心脏发出的颤动如海啸狂潮冲刷他的全身,他的表情呆住了,怔怔看着这个红发灼眼的女孩。

  女孩穿着高中的水手校服,面容精致,红发让人惊叹的直达膝盖,眼睛如大颗的红宝石般璀璨夺目,却又不带一丝人间气息。

  上杉越脑海一片空白,心却跳的很快速,那不是心动……而是一股更加强烈的,击穿灵魂的炽烈情感。

  他不知道这种情感从何而来,却忽然想要哭泣。

  ……

  另一边,绘梨衣打开布幌子后就站在了那里不动,在她和上杉越之间的俩小凳上坐着一男一女,绘梨衣只是没有常识而非不懂礼貌,所以准备静等他们吃完。

  然而她并没有想过,有她在身后像门神一样的杵着,对吃饭者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心理体验……

  小情侣们没有吃面了,他们回头愣愣看着绘梨衣一眨不眨盯着拉面师傅,那男生有些失神,感觉这少女清冷的不似人间,女孩则在愣了一下后看向男生,并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啊痛痛痛……”

  女孩掐的极其用力,男生惊呼惨叫,却根本不敢挣扎……

  看吧,这就是找女朋友的下场。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身后,越师傅的气质却突然变化了,他穿着拉面师傅特有的白麻工服,一头白发梳的整整齐齐,额头系着黑色毛巾,看上去就像和拉面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穷酸师傅。

  可是此时的他身形挺拔,神情威严,渊渟岳立。

  绘梨衣看到了老人的气息变化,眼睛中多了一些情绪,这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

  “你们去别的地方吃饭吧,这里暂时打样了。”上杉越淡淡地开口,从零钱罐中拿出钱来放在男孩女孩的桌上:“今天当我请你们了,欢迎改天再来。”

  闻言男孩本想说些什么,结果回头就看到此时的越师傅竟像什么大人物似的浑身气场爆棚,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气场……

  男孩愣愣的,下意识的把钱收下了,他旁边的女孩也看到了拉面师傅霸道总裁一样的样子,只感觉那身拉面工服竟然能这么帅……

  “坐吧。”男孩和女孩走远,上杉越一边把他们吃剩的碗收起,一边却像个皇帝般发出命令,他不知道之前的悸动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这只是个蛇岐八家找过来的女孩。

  原本对这样的人他只会敬而远之并警告他们的,可是刚才的悸动成功引起了他的好奇。

  绘梨衣默不吭声的坐下了,上杉越看着这个女孩,说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绘梨衣拿出纸笔,刷刷写道:“我叫上杉绘梨衣。”

  上杉越呆住了,又是和刚才一样的悸动感……上杉……他忽然浑身一颤,仿佛想到了什么。

  “你就是我那个便宜爹吗?”绘梨衣接着写道。

  上杉越:“???”

  上杉越只感觉一瞬间自己的悸动感就全消失了,他愣愣地看着绘梨衣的鸭爬字,什么叫便宜爹……

  然而就在这时女孩突然从身后的书包中拿出了一本厚书,那书的装封极其精美,封面是厚实的硬纸,画着龙雕刻着凸起的“龙族”两字。

  绘梨衣直接把书打开到书签标记的那页,递给了车窗里的上杉越。

  上杉越愣愣地看着女孩的动作,下意识把书接过来,上面是有一大片被红笔圈起来的地方,他下意识看去,当头第一句就是“根据我们的情报,你可能有两个儿子!”

  上杉越如遭雷击,大脑一瞬间空白,心中难以置信又有如锣鼓震响,他赶紧往下看,却发现第二段是……

  “上杉越呆住了,一瞬间脑海彻底空白,女孩的哭声,人群的斥责声,小猫的喵喵声,什么声音他都听不见。怎么会?哪里来的儿子?自己孤独了那么多年,已经放弃了人生,这时候却冒出两个儿子来?”

  上杉越:“……”

  接下来还有些“你没听错,你有两个儿子,就在东京……”之类的话,可是上杉越已经呆住了……这是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想什么的呆……

  我是谁?我该干什么?是“脑袋一片空白”?“什么声音都听不见”?还是想一句“怎么会?哪里来的儿子?”和“这时候却冒出两个儿子来?”

  被抢了台词的上杉越完全石化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感情……

  上杉越的对面,绘梨衣静静地看着自己便宜爹的反应,她选择这样的方式并不是为了好玩,她纯粹只是怕麻烦……

  她默默看着僵硬呆滞的上杉越,心想他可能并没有那么相信吧,于是就站起来拿过书,翻到下一个书签处,又递给了上杉越老头。

  这一页内容同样被红笔细致的圈了起来,上杉越呆呆地接过书,只感觉除了去看它外别无选择,这种在读自己的情绪的感觉……

  “但是昂热告诉他他还有两个儿子的时候,那颗尘封已久的,木鱼般的心仿佛被重槌击中了……”

  上杉越呆呆地读着,在看到“好像忽然间他在这个世界上就不是孤魂野鬼了,那充满心臆的,无可名状的温暖”时,只感觉内心好像也重重的撞击了一下。

  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这种只需要读自己情绪的感觉……竟意外的很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