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七十四章 雄赳赳气昂昂
 
  夕阳如圆盘悬挂西天,火红的光染红云彩,雷鸣奏响的山谷中,林洛手握唐刀,古刀上的鲜血被妒忌吸收,妖艳的红光散发开来。

  林洛还是颂念着刹那的言灵,而此时庞贝却以更快的速度释放出了自己的言灵永恒。

  时零的领域相互交错,庞贝,绘梨衣还有林洛都陷入了双方的领域之中。

  庞贝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们竟然并没有豁免彼此的永恒言灵!

  “你就是那个导致这一切变数的人?你不会死的吗?哦对,你的心脏是不会跳的。”庞贝将线索勾连起来,继续说道:“那几本龙族也是你带来的?”

  林洛愣了愣,打架就打架怎么还聊天起来了?

  林洛开启附属面板和绘梨衣沟通战术,意念码字的速度是小说作者永远达不到的秒速1000字。

  “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我叫庞贝,天空与风的君主,你呢?”庞贝捂着受伤的手臂,他的右臂上有一道三厘米深的巨大伤口,伤口内龙骨散发着暗金的光芒。

  在说这些话时,庞贝庞大的灵顺着呼吸散发,一呼一吸间天地的风流形成直径数公里的气旋。

  气旋初极缓,更像是数亿立方米的空气同时移动,加速也极其缓慢。

  身为天空与风的君王,庞贝拥有释放113号言灵“风瞳”的能力,风瞳的效果是创造贯穿平流层的龙卷风旋,风眼的超低温能把一座城市化作冰雕。

  那是能将猛犸象直接冻死的零下一百度的平流层寒流,其效果可以参考《后天》里的巨大风眼。

  不远处的车队里冲出大量的混血种,有加图索家族的成员也有基因制造的皇。

  林洛不想和庞贝说话,并向庞贝扔了一柄古刀。

  古刀是林洛从附属空间抽出的嫁妆,上面附带了审判的斩切意志。

  古刀飞行到一半时忽然加速,并震荡出一圈圈的风环。

  就像超音速飞机冲破音障留下的音爆云般。

  庞贝的神情骤变,交错的时零领域下古刀的速度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更重要的是庞贝在古刀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感。

  他催动刹那的言灵,想要躲避,却忽觉深陷泥潭。

  泥潭来自于光。

  夕阳投下的红光仿佛被某种力量冻结了,停在空中的光粒子交错纵横,编织出一个巨大的网。

  一个未知的领域产生了,领域作用的禁锢力堪比两个言灵·王权叠加。

  绘梨衣释放了圣光领域,并为古刀施加了震荡和移动的属性,古刀锁定着庞贝的心脏加速。

  庞贝身上爆发出龙骨重组的闷响,刹那的言灵同步释放,反关节的下肢爆发出超越普通人数十倍的力量。

  他在领域的束缚下强行位移,古刀像自动导弹般巡航,默念完刹那言灵的林洛则平举着唐刀,身形爆闪。

  “壹之型·水面斩击!”

  一道十数米长的红色刀光划破空间,弧光的尽头处林洛架着唐刀瞬闪而至,庞贝的身周缠绕着数千立方米空气压缩而成的风流,这些风流忽然形成无尘之地般的结界,将林洛挡在了外面。

  庞贝伸出右爪抓住巡航的古刀,足足一吨的臂力硬生生扭转了古刀的轨迹。

  风压划开庞贝密布龙鳞的胸膛,庞贝握着古刀一刀爆开林洛的狗头。

  进入灵魂态思考的刑天·林洛挥舞干戚,唐刀水平砍向近在咫尺的庞贝。

  庞贝的左爪切掉了林洛的右手。

  绘梨衣瞬移到庞贝身旁,太刀砍向庞贝的背脊。

  太刀震荡,气流暴动锋利如刀,斩切的意志充斥整片空间,庞贝不想硬抗,瞬发刹那来到十数米外。

  他神情肃然地看着绘梨衣,伤痕累累,西装血迹斑斑。

  庞贝呼吸,身上的鳞片齐齐舒张,支离破碎的西装瞬间被撕成粉碎,裸露出的胸膛背脊上有足足数十处的伤口。

  解除投影重新降临的林洛看到了这一幕,瞬间呆滞在了当场。

  那一刻,林小洛同学想到了同样曾赤·身裸·体过的夏弥。

  如果说美女那样做是一种享受……

  林洛猛地扑到了绘梨衣身上,抱着她扭转了180°角。

  被抱住的绘梨衣:“???”

  看到这一幕的庞贝:“……”

  然而林洛并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他迅速一秒千字在聊天栏上码字,然后催动刹那的言灵发动了512倍居合。

  “庞贝这个老不要脸的发动了流氓攻击,绘梨衣你别看会长针眼的,绘梨衣你去把那些皇们解决了吧,这里交给我。”

  另一边,看到林洛发来的这些信息,绘梨衣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呆掉了……

  她默默地发动瞬移,离开了这场男♂人间的战斗。

  ……

  “刚才那个是绘梨衣吧?没有她你觉得自己能杀死我?”庞贝赤·身裸·体,雄赳赳气昂昂,右爪又刺进了林洛的胸膛。

  他举起右爪,手臂上的巨大伤口流淌出金色的龙血,庞贝仿若未觉。

  他的左手握着唐刀妒忌。

  “互报姓名是战斗的礼节吧?我是天空与风之王里的哥哥,你可以叫我维德佛尔尼尔,也可以叫我庞贝”庞贝的神情中带着敬畏,他巨大的左爪一个灵活的运动,反握唐刀用力挥斩,切开林洛的腹部和脊骨。

  痛饮了主人鲜血的妒忌心满意足的开始甩锅,觉得世上应该没人会觉得杀人者兵也吧?

  此时的状态很奇怪,明明是林洛在被单方面的吊打,可是两人的表情却完全角色转换,庞贝的神情充满着敬畏和尊重,林洛的神情则像神灵临凭众生。

  庞贝就是被临凭的众生之一,他反握着唐刀数次挥斩,将林洛的腿和胸膛斩成数截,可他的右手刚一抽出,林洛的身体却重置一般恢复如初。

  林洛身边有黑洞洞开,他从黑洞中抽出一柄古刀,庞贝感受到了黑洞里的气息,叹息说:“是康斯坦丁和阿巴斯啊。”

  林洛没吭声,刀锋施加上斩切的意志,刹那的言灵同步释放,古刀的刀弧划出急速的半圆。

  庞贝以唐刀格挡,妒忌被斩切的意志切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差点没被直接砍断。

  林洛有些心疼地望了望妒忌,心想要不还是废物利用了吧。

  然而林洛不知道的是,庞贝刚才的话语中其实蕴含了风之君主的意志。

  庞大的灵引动了周围数公里的暴风气旋,无数股风流如蛟龙般冲向两人所在。

  数米粗细的风流被灵的力量压缩变小,其中的风元素愈发凝实,最终形成了七根手臂粗细的无形锁链。

  序列98号言灵,风王之锁。

  风妖们缠绕在林洛身上,产生的禁锢力甚至相当于1.5倍的言灵王权。

  “风元素的风王锁链,你能挣脱吗?”庞贝风度翩翩地问着,可在林洛眼里就只是雄赳赳气昂昂。

  大很了不起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