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七十五章 一点光华
 
  雷鸣谷内的车队和之前挡路的|/|/|型重卡属于一个型号,这种货柜车的车轮有近一米直径,车身有4.49米高。

  被爆炸惊醒的混血种和雇佣军们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素养,他们从集装箱中抱起各式各样的热武器,从普通雇佣兵的步枪和通用机枪,到混血种们的反坦克步枪和重型机枪,甚至还有榴弹枪火箭筒,单兵导弹无后坐力炮之类的重型火力。

  流着皇血的混血种抱起50公斤重14.5mm口径的KPV重机枪开始扫射,子弹突入永恒的领域内速度变得极缓,雇佣兵们快速调装火箭筒开始瞄准,弹头是特质的水银爆弹。

  单兵导弹里承装着云爆炸药。

  依靠着15w世界币购买的瞬移能力,绘梨衣来到了两辆货柜车的间隙,她的旁边两个男人正在从集装箱中搬运重型武器,看到绘梨衣时两位佣兵毫不犹豫丢下合力搬运的机枪,牛仔一样速掏手枪射击。

  绘梨衣释放了言灵。

  .50口径的沙漠之鹰开火,发出能让普通人短暂失聪的巨响,然而这些震荡的声波忽然被千万倍的放大。

  两人的眼神黯淡下来,声波将他们的大脑震荡成了浆糊,血从他们的七窍流出。

  金黄色的半球形屏障挡下子弹,绘梨衣则在释放完言灵后看也不看的转身,并举起手中红色的太刀。

  绘梨衣身体里的龙血沸腾,握刀的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浮现,她缓缓地挥斩,数千立方米的空气被施加上绝对的意志。

  被枪声吸引的混血种和雇佣军刚一回头,还未来得及瞄准手中的武器,就被带着死亡意志的利刃割破了脖颈或者胸膛。

  混血种们抗住了这次攻击,分散成上百份的意志只切开了普通人的喉咙,甚至没有直接杀死他们。

  枪炮轰鸣,绘梨衣瞬移到人群中间,这里简直就像临时的战壕。

  她一脚踢飞摆的整整齐齐的单兵炮弹,那一刻的她简直如祢豆子附身!炮弹们来不及想为什么我会飞的问题,一股强加的意志就点燃了它们的引信。

  这些炮弹都是追求杀伤有生力量的榴弹,六颗榴弹炸出了5000片三倍音速的金属破片,破片的速度超过手枪子弹三倍,比狙击枪近距离射击的威力还大。

  金属破片夹杂在冲击波炸开,杀伤范围超过15米。

  而绘梨衣则再次瞬移到了远处,开始挥刀点杀基因制造的皇。

  皇的制造并不像普通试管婴儿那样轻松,即使是加图索家这些年的积累也不过一百多只皇。

  绘梨衣前方的皇拔出腰间的炼金武器,他神情冰冷身上缠绕着雷电的光弧,在绘梨衣挥刀的同时他也挥出了手中的古刀。

  巨大的电弧击穿了他和绘梨衣之间的空气!被电离的空气成为了优良的导电体,电弧沿着电离通道狂涌,如雷霆自九天落下。

  言灵·雷池!

  粗大的闪电电压高达千万伏特,是落雷是皮卡丘是御坂美琴,只可惜没名没姓的皇同学并不是什么主角,他的闪电击穿了空气却击不穿龙鳞的屏障,绘梨衣的刀斩则隔着六七米将他凭空切开,一道二十厘米深的从他的左肩切到右腹。

  鲜血从被破开的心脏涌出,绘梨衣的目光透过半展开的龙鳞屏障看向另一位皇,一发火箭弹对着绘梨衣射来,发射火箭弹的另一位皇扔掉火箭筒,颂念言灵的同时抽出腰间的古刀。

  他的身体变得坚硬,并不是海绵体之类的充血硬化,而是堪比钛合金的又坚又硬。

  火箭弹在龙鳞盾上炸开,爆炸的火光波及了这位大名14号的皇者,火箭弹的破片只扎开了他的皮肤。

  他坚如磐石,巍然不动。

  下一刻他忽然猛一跺脚,坚硬的脚将硬泥的地面踩出深深的凹陷,巨大的反冲力使他的速度瞬间超过高速卡车,他向着龙鳞盾冲锋的样子像极了衣服还完好时的庞贝。

  古刀撞击在屏障上爆出巨大的声响,声响被龙鳞屏障挡下并没有让绘梨衣听到声响。

  一直开启着感知态的绘梨衣抬起左手,白皙如葱段的手指划出风流。

  风流被屏障挡住了,但屏障外却出现了新的风流,审判的意志与开启不朽的皇连在一起,两人间的空气都是绘梨衣的武器。

  风流切开了14号的皮肤,割开了一厘米深的瘦肉。

  绘梨衣再次挥手,这一次风流割断了14号的喉咙。

  更多的热武器向着绘梨衣开火,绘梨衣展开瞬移,龙鳞盾感应到危险消失,自行散开。

  绘梨衣看了看正在和庞贝战斗的林洛,此时双方永恒的言灵已经散开,庞贝脚爪离地,周身缠绕着白色的风流。

  周围的风速越来越大了,绘梨衣想起龙六时庞贝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他不需要完全展开“风瞳”,只需要“风瞳”改造区域的元素环境就行。

  这是君主之间战斗的常用方式,它们释放灭世言灵只是为了制造更有利的战斗环境。

  绘梨衣收回目光,挥刀斩下数只混血种的喉咙,黑白王比元素君主们优越的地方就在于无视元素环境,掌控精神元素的它们可以自由操控四大元素,不管是风系环境还是火系环境都游刃有余。

  审判就是正宗纯粹的精神系言灵,审判的意志可以施加在火焰上,也能施加在风流上。

  呼啸的狂风化作绘梨衣手中的武器,满地的军火被绘梨衣的意志引爆,其中一发云爆弹的威力即使是绘梨衣也呆愣了下。

  ……

  被风王锁链缠绕的林洛尝试了一下挣扎,接着解除投影,再次降临时直接抓住了还在空中缓缓下落的古刀。

  风王的锁链回到了风王的身上,庞贝身缠七道白色蛟龙般的风流,白色风流之间是更多无形无质狂涌的风。

  起码是十吨重的空气聚集在庞贝的身周,此刻的他就像绢旗最爱附体弄出了超·氮气装甲,可攻可受……不对是守。

  庞贝龙化的身体更是加持着“不朽”“鬼胜”“青铜御座”等等序列88以下的强化言灵,加上龙王级别的躯体,是真正bug级别的生物。

  庞贝的手里握着七宗罪中的妒忌,就像曾经的昂热做的那样,也许林洛有着百分百被空手夺白刃的体质吧。

  林洛横着古刀,颂念刹那的言灵,他想到了被遗弃在深海的参孙。

  庞贝先一步挥刀砍断了林洛,林洛再一次投影降临,握着原来的古刀。

  “你真的是不灭的吗?”庞贝轻声问,白色的风流如狂龙舞动。

  林洛想了想,忽然把古刀插进了身旁出现的黑色洞洞里。

  庞贝等待着林洛说话。

  “并不是不灭。”林洛走过去捡起了其他的古刀:“你杀我一次,我就会比原来年轻一秒。”

  庞贝:“???”

  “很难理解吗?你杀我一次,我回到一秒前没被杀的时候,这是时间系的灵阶都能使用的权柄啊。”林洛捡起一把古刀,接着说道:“庞贝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庞贝笑了起来,他轻声说:“不抓住权力,任何人都会自卑,就像没有鹿角的雄鹿,在鹿群里没有它的位置……那本叫龙族的书,写的挺好的。”

  林洛将最后一把古刀放进了附属空间里,看了一眼远处结束了战斗的绘梨衣,打开聊天栏让她离远一些。

  看到林洛阐述的原因后,绘梨衣乖巧地回答了一声好的。

  “知道吗?其实我原本是不打算杀你的,毕竟你是凯撒的爸爸,也是凯撒的哥哥。”林洛接着说:“我是因为喜欢这本书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我喜欢路明非,喜欢昂热,也喜欢凯撒,所以我本想让你们八个君主一个不落的活着。”

  庞贝笑了笑:“那真可惜。”

  “你准备怎么杀我?”

  “你知道光吗?”林洛问道。

  庞贝看了一眼夕阳的红光,有些不确定地说:“那个小姑娘释放的光之泥潭?”

  “请再科学一点。”林洛认真地说:“你不是地球物理学博士吗?”

  “波粒二象性?凝聚态光子?激光武器?”庞贝笑了起来。

  “光是由什么组成的?”

  “电子和正电子?”庞贝乐了:“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阳电子炮?”

  林洛的身前五十厘米的地方,一点光华冒了出来。

  林洛伸手,食指指尖放在光华上方,看着庞贝笑了起来。

  “bingo了。”林洛点在了光华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